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 A+
所属分类:生蚝做法

按照仙道境界的划分,墨瞳的实力也达到了仙帝境界,同时她也掌控了一个完整的世界循环。

并不是陆云的天地外循环,而是和火肆城主一样的元力外循环,是黑暗元力构成的黑暗世界。

墨瞳不如火肆城主,是因为火肆城主有火肆城在,若是火肆城主脱离了火肆城,实力与墨瞳应该不相上下。

但哪怕是墨瞳有这样的实力,在光复者中,也并不是真正的核心成员。当然……火肆城主同样也不是那些虚无城主中的重要人物,他甚至连进入虚无城群的资格都没有。

可想而知,这虚无中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可怕。

当初那方大世界还在时候,那方大世界究竟有多么繁荣……而那毁灭大世界的古墓,又有多么恐怖。

“看来这刚刚诞生的新仙道还不够细致各种境界的划分仍旧有偏颇。”

陆云没再理会墨瞳,他开始极力思考。

仙帝境是新仙道最后一个境界,但是这个境界里的跨越有点大……燚山城主那样的人是仙帝,眼前这个一只手就能把燚山城主脑袋扭下来的墨瞳,也是仙帝境。

两人差距,何止天地。

当然,还有一个外在原因,是墨瞳拥有黑暗世界……不过陆云看得出来,墨瞳扭下燚山城主脖子的时候,并没有动用黑暗世界……甚至那个时候,燚山城主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燚山城也都恢复完好。

现在的陆云,一眼可以看穿过去未来……这虚无之中本就没有时间的概念,以他的修为境界,完全可以看清楚已经死去的燚山城主身上发生过什么。

活着的生命可以抵挡这种探查,但是死了的尸体却不能。

陆云同样也能看到火肆城主身上发生事情……不过他懒得看,反正炼化了火肆城主的记忆,他想要知道的事情,都一目了然。

看清楚尸体身上的过去未来,可是有不小的消耗,但是炼化记忆这种事情……运转轮回之力便可。

你怎么不说话了?”

墨瞳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神秘男子……少年人的模样,看上去十七八岁,干干净净,身上没有任何颓废,或者沮丧的气息,反而充满了勃勃的生机。

就如同当年的她一样……从某个小世界中崛起,抵挡住了一个虚无城池的攻击,引领那方小世界的生灵踏上一个名叫‘希望’的征途。

但是最终,现实狠狠的给了她一个又重又响的耳光,她的故乡毁灭了,她的亲人,朋友,统统的死在了那场灾难之中,化作鬼尸,被数座虚无城池围攻,整个小世界都被炼制成城砖。

只剩下她一个……加入到光复者之中。

但是她又何尝不知道,现在虚无中那些东躲西藏,居无定所的光复者,根本就是一群丧家犬,发誓要光复世界,拯救众生,但是他们连自己都拯救不了。

他们这些人,与其说是光复者,不如说是复仇者。

光复世界?那是那些从最初的原始大世界中活下来的大佬们的愿望,他们这些从小世界中崛起的强者,目的仅仅是为了复仇。

向虚无城池复仇……所以,墨瞳在见到燚山城主的一瞬间,就将她的脑袋扭下来。

她这一双手,不知道扭断了多少个虚无城主的脖子。

现在,她在陆云的身上,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同样的生机勃勃,同样的充满希望,但是墨瞳自己的尽头,却是黑暗。

“你想让我说什么?”陆云歪着脑袋看墨瞳,笑道:“难道让我说出光复者中的那个卧底?”

陆云仔细思索了一番,然后无奈道:“火肆城主的级别太低,他只知道光复者中至少有一个卧底,或者叛徒,但具体是谁……他不知道。”

火肆城主已经化作灰烬,他的记忆都被陆云炼化了。

然后陆云站起身来,紫色的雷霆世界浮现出来,他要以雷霆之力,毁掉这火肆城。

“你要做什么?”

墨瞳见状,不禁问道。

“自然是毁掉这座虚无城池了。”陆云斜了一眼墨瞳,理所当然的说道。

“可是这虚无城池中拥有世界本源!”墨瞳急忙说道:“这世界本源,可以反哺到小世界中去,让小世界发展壮大,演化为中世界!”

“可是……”陆云幽幽的说道:“这座城的城砖,是骨灰啊。”

“……”

墨瞳一怔。

“最初,我也想要用这些虚无城池,反哺给世界,让世界发展壮大,不浪费一丝一毫的力量……”陆云的嘴角,噙着一抹笑,他幽幽道:“可一旦我那样做了,我也会被污染的。”

污染?”

墨瞳有些错愕的看着陆云。

“是啊。”陆云点点头,“我不排斥废物利用……但是这些废物里面夹杂的不仅仅是逝者的骨灰,更有鬼尸的力量。”

“一旦将虚无城池中的天地之力融入到世界当中,那么世界也就彻底废了。”

“不仅仅是世界,还有心灵。”

有些事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虚无城池是将小世界炼化为城砖建立而成的,陆云炼化了虚无城池,那么他的心灵就会受到冲击,当他无法再使用虚无城池壮大世界的时候,他便会选择对其他小世界下手。

那样,他也会慢慢成为下一个虚无城主。

听到陆云这样说,墨瞳豁然间看向他,当初,她的家乡还在的时候,若非是被数座虚无城池围攻,小世界毁灭,也许她也会走上那条路。

“这些……都是你从火肆城主的记忆中看到的?”

墨瞳的声音有些干涩。

“火肆城主的级别太过低级,我得炼化更强者才行。”陆云一脚将火肆城踏碎,然后以雷霆世界中的雷霆之力,将火肆城中的一切都劈成碎片。

“炼化生灵……难道不是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吗?”墨瞳看向陆云,眼中带着一抹惊恐。

“是啊。”

陆云点点头,笑道:“我一路就是这样走来的,虽然很多人叫我圣母,但我真的不是好人。”

“若在必要时刻的话,我会你们这些光复者,一起炼化了。”

陆云笑的人畜无害,声音也十分轻柔。

但却让墨瞳毛骨悚然。
问道巅峰的气息!

修士一途,在凡这个领域的极限!

在叶天击杀七长老的前一刻,后者喊了一声救命,在那个时候,叶天就察觉到了这道气息的骤然苏醒。

大气息缭绕之间,一名麻脸老者脚踩虚空,出现在了叶天的视线之中,居高临下的服饰着叶天。

……

……

将时间稍微倒退,回到叶天和七长老刚刚开始交手的时候。

大殿之中几乎所有的人都察觉到了在白家庄园之中突然爆发出来的两道正在交锋的强大气息。

大家都下意识的将此事联系到了刚才突然发出的巨响之上,虽然心中好奇,但看坐在前方的白宗义似乎没有什么异样,场间的众人也就将心中的疑惑压了下来。

不过这样一来,人们虽然还纷纷安座,但注意力却是都已经跑到了东方的白家庄园中,远远的感受着那两道强大气息的对抗。

当叶天彻底打破了七长老的防御,崩溃的灵气仿佛烟花一般绽放开来的时候,大家虽然无法分辨交锋的两者到底是什么身份,但基本上也都能够断定,其中的一方似乎是要输了

下一刻,那声凄厉尖锐的救命之声骤然响起!

七长老生死危机毕竟,哪里还顾得了其他,求救的喊叫之声扩散开来,自然也清楚的传到了这边的大殿之中。

“啪!”的一声脆响。

白宗义骤然捏爆了手中的酒杯,脸上阴沉难看,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场间其余众人目光顿时齐刷刷的汇聚在了他的身上。

“到底是什么人!?”白宗义下意识的怒吼了一声,再也顾不上此时身处的场合以及其余众人,身形飞起,化作流光径直冲出了大殿。

场间众人一阵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会让堂堂的白家家主如此失态。

盛宴经历了如此异变,自然也是不可能正常进行下去了,而且为首的陈国国君和东华亲王也是因为心中好奇,第一时间就冲出了大殿。

这一下其他的人也都坐不住了,大家都是急忙一窝蜂的赶到了外面,抬眼向着东方看去。

他们恰好看到属于问道巅峰的强大气息飘散蔓延,那名麻脸老者现身。

“三长老!?”白星涯顿时皱眉,惊讶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惊动了家族之中这位早就已经闭关多年不出的强者。

这时人们突然看到,有一个消瘦的身影漂浮上了天空,那道身影中明明没有任何的气息逸散,但是面对气势汹汹的白家三长老,却是丝毫不惧,坦然面对。

“此人绝不是白家中人,他到底是谁,竟然敢直面白家三长老?”

“你们莫非忘了刚才呼喊求救的那人,他的气息已经感觉不到了!”

“是被这位陌生强者斩杀了吧!”

“在白家之中,击杀白家强者?”

“……”

场间众人议论着问道巅峰强者之强大的同时,也对此时在和三长老对峙的叶天极为好奇,议论之声不绝于耳。

本来李承道是觉得自己知道白家庄园中到底在发生着什么事情的。

但现在,看着天空中和正在和白家三长老相对踏空而立的身影,李承道的心中也是产生了强烈的疑惑。

他知道叶天准备今晚行动,到时候必然会惊动白家,但是万万没想到现在仅仅只是才开始,引起的动静就已经如此之大,让白家闭关多年的三长老都是现身。

而最关键的是,不管是刚才爆发的那道气息,还是现在的三长老,都绝对是问道之上的强者。

之前叶天的实力在他的猜测中,大概是返虚的修为。

这让李承道也说不准此时白家中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难道是他暗中请来了一位强者?李承道心中不由得出现了这样的念头。

正在思索之间,那个消瘦已经飞身上前,主动冲向了白家三长老,两者重重的轰在了一起。

刹那间,明亮光团在白家庄园的上空爆发,惊天动地的雷鸣巨响向着周围扩散!

“轰隆隆!”

仿佛整个建水城中所有的建筑都在振动,精纯灵气凝聚而成的冲击波席卷整个天空,浩浩荡荡的奔向远方目力的尽头。

恐怖的对轰之中,场间众人都是看到那个消瘦身影竟然整个的爆炸了开来,化成了无数的光点,就像是雪花一般降落了下来。

空中顿时只剩下三长老的身影孤零零的站立,睥睨纵横,强大无匹,震慑着所有在此刻仰望着天空的人们。

李承道顿时瞪大了眼睛。

竟然……就这样败了?

显然周围的人们也都是这样以为的。

“看来这陌生强者也不过如此,竟然一招就被三长老打爆!”

“不愧是白家三长老,实力的确强大!”

这就是招惹了白家的下场啊!”

“不对劲,”随着白宗义的离开,此时场间修为最高的陈国国君此时倒是又和其他人不同的看法,他紧紧盯着白家三长老所在的那处,轻轻的摇了摇头,呢喃自语。
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

……

白家三长老的脸上此时的确没有战胜了入侵者的喜悦或者是轻松神色。

而是强烈的阴沉和愤怒。

“傀儡,竟然是傀儡?!”他的目光之中慢慢都是被欺骗之后的怒火,眼睛四下扫射,想要找到刚才那人到底去了哪里。

……

叶天这个时候已经靠近了白家的后山。

使用傀儡拖延时间,为自己争取解救夏璇的机会,这是叶天早就想好了的应对办法。

他事先准备了三具傀儡,都是与他自身完全相似,面容则是随着他本身的面容更改而更改。

再加上他那强大的神魂力量,基本上可以做到瞒过真仙巅峰之下的所有存在。

在杀死七长老的瞬间,叶天就用一具傀儡代替了自己,留在了原地。

而他的本体,已经是彻底隐匿了气息和踪迹,悄悄的离开了这里

之前跟着白星涯来过一次后山,叶天知道白家对这里的守卫一共有两层。

第一层守卫叶天直接潜行而过,而第二层阵法就是那后山山洞之外的阵法了。

和刚才打破了祠堂外围的阵法一样,对于这道阵法,叶天也准备强行突破。

上一次这阵法的守卫当着叶天的面打开阵法的时候,叶天就将这道阵法记在了心里。

所以早有准备的情况下,在赶到这里之后,叶天根本没丝毫的迟疑,身形骤然从空中闪现而出,身周浩瀚灵气疯狂汇聚,重重一拳砸在了那山洞的石门之上。

这里的守卫还在关注着远处家族祠堂所在的方向发生的情况,却没有想到紧接着自己这边就遭遇到了异变,再加上实力的巨大差距,实在是有些措手不及。

他们甚至于只是来得及看到一个身影出现在眼前,而后极为强大的力量便爆发了出来。

“轰隆!”

又是一声几乎足以惊动整个建水城的巨响,山崩地裂,碎石滚落,烟尘冲天而起。

在此地的守卫全部在巨大的震荡之中,身影飞上了天空,和那些碎石烟尘混合在了一起,向着四周抛飞了出去。

“找死!”

白家三长老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后山的动静,那熟悉的气息让他马上确定了这就是刚刚杀死了七长老的入侵者。

没想到此人竟然留下傀儡将他都是蒙混而过,趁着这个时间已经赶到了后山。

这种被欺骗的感觉让三长老怒火中烧,身周浓郁的杀意沸腾,犹如实质。

他不假思索便疯狂的向着那边冲了过去。

……

在叶天留下来的傀儡被打爆之后,皇城这边围观着的众人中,除了察觉到不对劲的寥寥几人之外,其他的人都还以为这场突然发生的风波已经可以宣告结束了。

包括李承道,眼底里充满了失望的神色。

但还才过了极为短暂的时间,随着叶天一拳轰开了后山的阵法,异变再次陡然发生,场间所有人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

“竟然又有动静!?”

“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有李承道的眼中失望的神色骤然消失,压抑不住的惊喜闪现。

他能清楚的看到,发出异变的区域,就位于白家的后山,

不可能出现那么巧的巧合,先是祠堂,然后后山。

他确定这这些动静都是源自于叶天!

……

这边烟尘弥漫之中,叶天已经冲进了山洞之中。

很快,他就到了囚禁着夏璇的那处空洞。

“竟然真的是你,”几天不见,夏璇还和之前一样,充满了妩媚的风情之感,一看见叶天,桃花眼中顿时浮现出了惊喜神色,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丝不解:“刚才外面的动静最少也在问道之上,是你吗,你是如何做到的?”

“现在不是解释这些的时候,之后你就知道了,”叶天一边说着,一边从储物袋中取出了刚刚从白家祠堂中拿出来的那个盒子。

锁住我的锁链名叫混元锁,就算是真仙强者依然会被束缚,”夏璇有些紧张的说道:“如果没有钥匙的话,我肯定是出不去的,你最好快点离开,不然你也会有危险!”

叶天一把将盒子捏碎,木屑乱飞,剩下那枚玉石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手里。

“混元锁的钥匙?”夏璇眼前一亮。

叶天点了点头,神识延伸进入了这玉石之中。

刹那间,这枚玉石似乎是成为了一个媒介,叶天感觉自己的神识进入其中之后,就好像是直接进入了那混元锁之中。

这一刻,他和混元锁建立起了强烈的联系。

这种联系,正是对混元锁的控制。

叶天心念微动,禁锢在夏璇双手双脚以及身体之上的铁链顿时自动分开脱落。

混元锁就这样被打开了。

终于恢复了自由的夏璇有些艰难的站了起来,活动着身体。

但这些日子以来,混元锁一直无时不刻都在抽取着夏璇体内的灵力,此时的她基本上和凡人没有什么区别

叶天递给夏璇一颗丹药让她服下,还有数量不小的极品灵石。

药力融化开来,夏璇苍白的脸色顿时浮现出了一丝红润,同时双手握住极品灵石,尽可能快速的抽取着其中的灵力。

这时,叶天察觉到那位三长老此时已经赶到了这后山的外面了。

除此之外,还有数量众多的白家强者。

“等会儿出去之后,我会拖住这些人,你隐匿气息全速逃离,我一旦甩开他们,就会用最快的速度追上来。”叶天沉声吩咐道。

夏璇深刻的知道白家有多么强大,叶天能够做到这一步的确已经很了不起,但夏璇还是觉得,以叶天一人的能力,怎么可能拦住白家的诸位强者。

但事已至此,开弓没有回头箭,她更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想要留下来完全就是给叶天当累赘。

“我会尽力!”夏璇郑重的点了点头。

“那就走吧!”叶天一马当先冲出了山洞。

天空之中,三长老为首,白宗义也已经赶到,站在三长老的旁边。

在他们两人身后,还有大批大批的白家强者,皆是虎视眈眈的看着叶天。

以及紧跟着叶天后面出现的夏璇。

“你的目的一开始就是夏璇?!”白宗义对外那种和煦的微笑已经彻底消失,脸色铁青,冷冷的看着叶天问道:“你是那个圣堂弟子,沐言?!”

第一次为了确认夏璇的所在,叶天在白星涯的帮助之下强行闯进过此地,此事以白星涯事后遭遇到了白宗义的一场训斥而结束。

虽然都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但是通过此事,再加上打伤了宇文晔的事情,白宗义还是将这个居住他们白家府邸之中的圣堂弟子有了不弱的印象。

此时发现了今夜这个陌生的闯入者竟然就是为了夏璇,白宗义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是!”叶天说话间,容貌变回了沐言的模样。

他早就知道当事情进展到这一步的时候,沐言这个身份必将会成为最大的怀疑对象,而且也没有再费劲掩饰的必要,因此现在既然被认了出来,叶天也就坦然承认了。

“圣堂的人?怪不得会有这样的胆子!”三长老微微皱眉,冷冷的说道:“不过这里是在陈国,是在白家,不管是谁,擅闯白家击杀我白家长老,都必须死!”

……

……

皇城。

叶天和白宗义以及三长老的对话声音并不大,但这边的众人身为修士,都还是能够清楚的听到。

更何况叶天的面容改变,这几日来见过他的几人自然都是纷纷神色大变。

果然是沐言师兄,李承道轻轻摇了摇头,心中满是佩服,惊叹于前者的强大,依然远远的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为了不被人怀疑,脸上假装和周围其他人一样露出诧异的神色。

“不愧是我喜欢的人!”李向歌紧紧的盯着叶天,大大的眼睛里面闪烁着骄傲自豪的光芒。

许念眼里露出了怀念的神色,沐言再次超乎之前想象和认知的强大,让此时的她在心里又是产生了一种浓浓的关于叶天的熟悉感觉。

而认识叶天的这些人中,此时心中情绪起伏最大的就是白星涯了。

他之前带叶天见过一次夏璇,知道叶天应该是想要救出夏璇。

但这几天来叶天一直住在白家中,白星涯却是从来都没有担心过叶天真的会行动。

这里可是白家,就算是圣堂弟子,也不可能进入后山将夏璇救出来。

更何况还有真仙都无法打开的混元锁将夏璇束缚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