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够了太多了已经满了小说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我小说

  • A+
所属分类:生蚝做法

边境线上,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场袭击,负责押解车队的安保们全都有些懵逼,他们这些人,都是奇利公司的专业安保人员,这么多年始终都在负责押运车辆入境,但是从未遇见过什么问题,因为边境线这种地方,除了双方的军队,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其他武装力量来嘚瑟,所以今天这种遭遇,他们也是第一次遇见,尤其是一伙劫匪喊出青年党的旗号之后,在场的人更是大部分都被吓傻了。

“库尔特!咱们被青年党的人给盯上了!这可怎么办啊?!”一个安保看见他们这边带队的壮汉已经被打死了对着壮汉的副手吼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这里距离最近的城市,也有两个小时的车程,你觉得咱们能扛住两个小时吗?!”库尔特蹲在一台卡车后面,烦躁的问道。

“两个小时?我感觉咱们扛二十分钟都费劲!对面的人有狙,还有RPG!咱们拿啥打啊?”安保蹲在一台卡车的轮胎后面,一动不敢动的回应道。

“那还打个屁!撤了!”库尔特短暂思考了一下,扭头就往后方的深草区跑去,而对方也确实说到做到,看见往后跑的人,基本不会开枪,这么一来,车队的安保开始齐刷刷的跑路。

分钟后,现场除了尸体之外,已经再也见不到任何一个奇利公司的人,几名黑石安保的人去远处的深草区查看了一下,确认奇利公司的人是真跑了,其中一人握住了对讲机:“老板,现场已经被咱们掌控!一切安全!”

“让咱们的司机把所有车辆开走,速度快!”肖发伶此刻早已经撤走,听见手下的回应,语速很快的吩咐道。

“嗡嗡!”

几分钟后,现场的运输车除了爆胎的那一台之外,剩下的全部被开走,消失在了旷野当中。

……

半小时后,正在房间里跟两个姑娘扯犊子的乔恩接到一通电话,刚聊了几句之后,脸上就变了颜色:“你他妈的说什么?咱们的车队被打劫了?!”

“没错,对方是青年党武装!把咱们所有的运输车都给劫走了!老板,咱们这次运输的都是高端的越野车,为了打点国外的关系,还有安排边境线的部队,已经花了不少钱,而且运输车也是在外国公司雇佣的,加上人工成本什么的,这笔损失太大了!”对方很快做出了回应。

“废物!废物!!”乔恩歇斯底里的骂了一句:“你花高价雇佣的那些安保呢?他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连车队都保不住吗?”

“他们也没办法啊,回来的人跟我说,敌人的火力太猛了,不仅有炮火支援,而且连坦克都出动了!他们拼死抵抗,但完全不是对手!”对方轻声解释了一下。

“我去你大爷的!这里是中朱巴!是民阵的管控区!青年党如果有坦克,早就JB炮轰议会大楼了!没事去边界抢劫干你妈B啊!下面这些人,绝对是他妈的怕担责任,在瞎他妈汇报!”乔恩听见这个回应,情绪当场就炸了。

“那您的意思是,这些人可能是引发了内讧,给咱们演了一出戏?”对方试探着问道。

“他们如果想要黑吃黑,那么拿到货就该跑了,怎么可能联系你?你是一头猪吗?!”乔恩暴躁的骂道。

“那……”对方被乔恩两头堵的一番怒吼噎的一句话说出不来,憋了半天才问道:“那这件事,您觉得是怎么回事?”

“我去你妈的!你是运输的负责人!现在连你都不知道情况,你跑来问我吗?!”乔恩再度把对方臭骂一顿,然后胸口起伏的回应道:“马上给我查清楚这件事是什么情况!这批货不仅很值钱!而且意义也很重要!我他妈的连客户都已经联系好了!如果到了约定的时间,却交不出东西,这个后果你能承担得起吗?”

“可是老板,对方在抢劫的时候,已经说过他们是青年党的人了,对于这种恐怖.组织,咱们恐怕惹不起啊!”对方唯唯诺诺的解释道。

“这里是中朱巴州!是民阵的地盘!你他妈有什么好怕的!马上给我寻找那批劫匪的下落!”乔恩吼了一句,愤怒的挂断了电话。

……

城郊四合院,杨东此刻已经接到了肖发伶的电话。

“我们这边一切顺利,那批走私入境的车已经被我们截获了!我已经吩咐下去,连夜将那批车运走,分批次送往布阿莱!”肖发伶介绍了一下他那边的情况。

“没问题,吩咐咱们的人,在运输的时候,一定要走小路,哪怕绕路也无所谓,这种运输车的目标太大了,如果走官道的话,很容易暴露目标!”杨东在房间踱步,握着电话做出了回应。

“你放心,这些我们都已经考虑到了,索玛里这边不像国内,没有监控,村庄什么的也比较少,我们如果趁夜色出发,远离城镇的话,被发现的几率不大,为了避开奇利公司的调查,我们会让车队沿着边境线前往下朱巴,然后绕路去布阿莱,这么一来,车队几乎不会在中朱巴出现,而下朱巴不是民阵的地盘!”肖发伶十分严谨的说道。

“OK!我等你消息!”杨东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

因为车队被打劫的事情,乔恩几乎一夜没睡,开始让手下出去打探消息,但他充其量就是个走私贩子,手里并没有什么太大规模的武装,加之主要势力在布阿莱,所以对于边境线那边出现的问题,根本无法做到有效遏制,民阵所在的中朱巴是军管制度,并不设立警察局,全州的违法犯罪都是军方和宗教处理的,但是车队被洗劫的事情,乔恩又没办法经官,虽然他走私的事情并不算什么秘密,但是让军方介入调查的话,一旦事情闹大,就容易给伊曼带来丑闻。

早上八点多钟,疲惫不堪的乔恩躺在床上刚要休息,鲍勃的电话就打到了他的手机上:“乔恩先生,我在芭克勒这边的事情已经开始处理了,中午就能出结果,同时也在让我的那些同事们向这边集合,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可以返回布阿莱!麻烦你准备一下接洽事宜!”

“那个……鲍勃,很遗憾的通知你,我们的交易可能会延后!”乔恩听完鲍勃的话,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烦躁的神色。

“延后?乔恩先生,你那边是遇见了什么问题吗?”鲍勃听完乔恩的回应,略显疑惑的问道。

“没错,我这边的运输环节出现了一点小问题,不过正在处理当中,应该很快就可以有结果!”乔恩随口编造了一个理由,并没有告诉鲍勃真实情况。

“乔恩先生,你这样让我很难做啊!之前我们合作的几次,你可是什么问题都没有,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反而出现了纰漏呢?你要知道,这次的交易,我只是个中间人而已,我能相信你的人品和信誉,但是其他人并不了解你,这么一来,你会给我惹麻烦的!”鲍勃埋怨了一句。

“实在抱歉!这样,你先让你的同事们在芭克勒州住几天,等我这边处理完手头的麻烦,就立刻让人去接你们,这期间所有的费用,都由我承担,你觉得怎么样?”乔恩尽量保持着语气的平和。

“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但是乔恩先生,我能等待你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希望你能尽快给我一个答复。”鲍勃听完乔恩的解释,言语中并没有什么进攻性,很平和的答应了下来。

应付完鲍勃以后,乔恩刚刚涌上来的困意再度消失无踪,原本他还想着利用这次的交易,能够拿下一个长期客户,却万万没想到,生意上会出现一个这么大的事故,他跟鲍勃这次的交易,虽然没有收定金,但是却签了合同,上面明确的标注,如果他这边不能按期交车,是要给三倍赔偿的。

在索玛里这个几乎可以说没有法治的国家,合同这东西在权贵眼中,无非就是一纸空文,鲍勃不可能拿着合同去外州起诉他,但是如果在民阵管辖区起诉他的话,更不可能达到想要的结果,所以乔恩并不担心自己会赔钱,可是如果他真的不能按时交货的话,这件事对于他公司的声誉,将会造成极大的影响,这种结果才是他最担心的,因为这么一来,外州的客户会对他的人品和能力保持极大的质疑。

想到这里,乔恩再度拿起手机,拨通了那个运输负责人的电话。

“老板,你好!”对方接通电话之后,声音同样很疲倦,明显在出事之后,也一直没闲着。

“怎么样,昨晚的事情,你查到线索了吗?”乔恩嗓音沙哑的问道。

“我已经把咱们的人全都派出去调查了,他们根据车辆的车辙追到了麦其沙漠附近,那里有一条国外援建的道路,而且车辆进了沙漠之后,痕迹很快就会被覆盖,所以目前已经失去了线索,但是请您放心,我们并没有放弃调查!”负责人说了一大堆的话,但基本上没啥有用的。

“咱们不能把所有的希望全都放在找车上面!这样,除了寻找那批车之外,你现在立刻跟国外联系,让他们马上再给我准备一批车,尽快运到境内来!”乔恩不耐烦的作出了部署。
叶天到了这里,没有再隐匿身形,直接走了进去。

不过,茅屋里面的老者,仿佛都没有看到过叶天过去一般,各自都在做自己的事情。

有些人在注释经文,有些人口中愤怒点评文事,有些人开口灿若星河,字成精气,汇入虚空之内。

浩真开始还有些忐忑,怕因此而怠慢了叶天,从而让叶天恼怒,拂袖而去,导致对玄真之界的看法好感快速的下降下去。

这里的老者,早就不闻世事,早就扎在了书堆里面。

若是这一点让叶天恼怒,实在是太可惜了。

不过,这个时候的叶天,神色没有太多的变化,让浩真心中松了一口气。

叶天并没有恼怒,神色之中,看不清喜怒的看着一切事情。

走到一位老者的面前,停滞一些时间,又转移到了下一个。

就在此时,叶天目光忽然一动,落在了茅屋最边缘的一个人身上

这人看上去十分的疯癫,一身的衣物早已经是破破烂烂的状态,头发凌乱不堪,身上甚至是污垢密布,别说是什么清气,就连一丝清光都没有。

但凡读出了清气,他的身躯都不会被泥垢沾染。

清气修行之人,本身就已经达到了无垢的目的。

他一人坐在了破茅屋之前,身前拜访着一个火盆。

火盆里面,是老者在燃烧一张张的纸,没焚烧一张纸,都会飞出无数的文字之后,化为清气溃散的空中。

这是叶天难以控制的事情,在短时间之内,都不是寻常人所能做到的事情。

“尽信书不如无书,烧了烧了,天地至理,岂能以文字记载于言表,做不到的,没有人能够做到!”

那人神色似哭似笑的开口说着,也没有抬头看已经走来的叶天和浩真。

浩真神色复杂,道:“此人曾经和我是同时代的人,他在和我的争执之中,最终落败。”

“但是,落败之人并非是没有出路了,但他却选择进入了这皓首宫之内,皓首宫中,他又因为研究经验,陷入了魔障之中,认为天下的文字,都是没有必要存在的。”

“大道之物,文字难以承载,哪怕是符文,也不能完全展现大道,所以,他感觉到了绝望。”

“将自己一声之中,所著作的所有书籍和文章,都焚烧殆尽。”

“他和我同岁,曾经因为修炼过,所以才能活到今天,但也已经接近极限。”

“不过,他的书,也快要烧完了,估计在烧完的那一天,他就会直接道化。”

“实际上,他的大限早已来临,只是这么一股执念支撑了他。”

浩真叹息,曾经是同时代的天骄之辈,却最终沦落到这个下场,让他扼腕叹息不已。

然而,他也无能为力。

曾经,有一尊神仙老祖,觉得他有着神仙之姿,特意前来劝导。

结果最终演变成了一场道争之声,关键是,神仙强者,最终没有辩驳过此人,落败之后,愤然离去,也难得管他的死活了。

不管如何,谁都无法在文字上完全展现出大道来,所以,他认为文道一途已经走错了方向,并且,是绝路,没有人能够走通。

甚至,浩真还在百年前亲自来过,和他也有过一场争论,最终浩真说不服他,他也说不服浩真。

两人最终分道扬镳,浩真也不想再理会这等事情了。

此刻再看到,难免心生感慨。

“你们修这文道,最本质的本身,就是修心,以修心为主的,这样的结果之下,虽然你们的道心是分稳固,但一旦出现了一些差错,所引来的心魔化为魔障,寻常之人无法打破。”

“除非是他自己堪破,或者,直接将他的一切魔障,强行驱逐。”

“不过,你们玄真之界内,应该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叶天想了想之后,看了一眼浩真说道。

浩真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叶天欲言又止,他想要让叶天出手帮忙,但无论如何都开不了这个口了。

之前的事情,就已经给玄真之界带来的很多的好处

现在再开口,就有点给脸不要脸的意思了。

叶天看了一眼浩真的神色,对浩真的想法心中了然,却也没有明说,只是缓步走了过去,走到了那老者的面前。

老者抬头看了一眼叶天,却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想书籍撕开,然后丢入了火盆里面。

叶天却施施然,从火盆里面捡了出来。

然后拿在了手中观看了起来。

这是有本描绘天地之道的书籍,里面的东西,都描绘的十分详细,若是当成一般弟子的修炼手册,应该可以避免不少修炼新道之弟子走错了弯路。

可谓是玄真之界内,不可多得的好宝物。

也正是此时玄真之界最缺少的东西。

但是被他丢进了火盆里面,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烧了,未免可惜。”叶天说道,随后,他将书拿起来,丢给了浩真。

那老者看着叶天冷笑了一声之后,也不理会,继续找了一本书册拿了出来,们继续丢往火盆之内。

随后,叶天再次拿了出来。

这老者的书籍,大多都十分有用。

叶天一边捡书,一边看,但以他的神念,看一本书,连一个呼吸都不需要的时间。

老者丢的速度,甚至还没与他捡和扔的快。
够了够了太多了已经满了小说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我小说

终于,那老者怒了。

“我烧我的书,你为何要从火盆里面检出来?”老者怒声喝道。

“东西是好东西,可惜走错了路,虽然路错了但也不代表什么价值都没有。可以给后辈人,作为后辈之人警醒的书物质!”

叶天淡然开口说道。

一念而扫,再次看完了一本,丢给了浩真。

“哼,我的书,我愿意烧就烧!还有,你凭什么,阻拦我烧书?”

老者再次冷哼。

叶天却没有管那么多,只是道:“你为何不扔了?继续烧啊?”

老者脸色难看,随后阴沉了下来。

“我的书,要烧掉,不是被你捡走!”

“企图以这种方式阻拦我,是浩真让你来的?以前的浩真,至少还有几分真性在,他虽然胜我,我还对他有几分敬佩之意,现在看来也被污浊所混淆,成为成为了下三滥了。”

老者冷哼开口,却也没有强行再将自己的东西烧掉。

至少,当着叶天的面,他不打算这么干了。

他也看出来了,浩真在叶天的身后,却表现的十分恭敬,或许,此人是什么大人物。

毕竟,浩真在玄真之界内,已经成为了最受关注的一代,实力已经到达了天仙之境的巅峰。

他并不知道,浩真已经突破,实际上就就已经是神仙之境界了。

但是,能够让浩真如此认真之对待,恐怕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在这样的面前烧掉,万一惹怒了此人,就更加不好了。

他虽然想死,但玄真之界,曾经培养了他,他还没有拉着玄真之界一起覆灭的想法。

另外,焚烧是他最后的夙愿,如果没有烧掉,自己死都难以瞑目。

不如等此人走了之后,到时候再找浩真要回来看被拿走的那些,再烧掉,便是最好的选择。

他虽然有些痴魔了,但是不代表他是傻子,那也是曾经天骄一般的人物。

所有人在记载浩真之时,都会记录一笔他的存在。

叶天看他没有继续再烧了,看懂了他的想法,随意瞥了一样老者的身后,后方那个小小的茅草屋内竟然还有整整一屋子的书籍。

忽然,叶天瞳孔微微一缩。

走向了茅草屋!

“诶,你这人怎么如此破坏规矩,简直是有辱斯文!我绝对不会允许有人从屋子里面直接抢夺我的书籍!”老者顿时就怒了,以为叶天要强行将他屋子里面的书籍强行掠夺走。

不让他损毁,不让他烧了!若是如此,死了化鬼都要成为厉鬼!

“浩真,这便是你请来的朋友吗?我玄真之界,不需要如此的朋友!”

老者怒目看着浩真说道。

浩真脸色巨变,连忙对着老者施展颜色以警示,老者声音戛然而止。

“叶天前辈进入我玄真之界,已经是我玄真之界莫大的造化之意,岂有诋毁的意思!”

“玄玉,你莫要自误,让玄真之界来给你买单!”

浩真沉声说道,语气十分沉重!

玄玉脸色难看,凭借他自己的想法,无论是谁,都不能进入他的茅屋,夺走他的书籍。

但是,从玄真之界的角度,这明显是玄真之界的贵人。、

“看来,你也不是真的放下了,只是单纯的陷入了魔障之中,自己还能分辨是非的能力依然存在!”

叶天忽然回头,看了一眼玄玉笑了笑,开口说道。

“你这阵法,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叶天走到了茅屋前面,并没有发生玄玉所担忧的,叶天直接破入茅屋之内,掠夺书籍的事情。

而是在关注他茅屋之外随意施展的一个小阵法而已。

“这又有什么难度?不过是将阵法精简了一些罢了,以阁下的境界,竟然都看不出来,做不到吗?”玄玉嗤笑说道。

我自然能够做到,你这精简之法,浓缩于一字之内,倒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不过,从一字精简到只有一笔,还是有点东西的。”

“至少,在我看来已经有了大道的雏形!”叶天看着那门框之下,很轻微的一道一横,如是说道。

浩真神色一动,身躯微微晃动,直接出现在叶天的身后,随着叶天的目光看去,顿时看到了那么一横。

他心中忽然震撼,他无法形容这一笔之中的精简程度,只觉得,极为精妙,简直是妙到了巅峰一般的存在。

符合天地自然,符合天地大道,仿佛他们追寻的脚步,都是在此一般。

“这……真的是你所为?”浩真忍不住看着玄玉问道。

“这又算不得什么东西,就算是进入到了这又不,依然只是雏形,但是,我已经推演出来的,最多只能精简到这一步,这已经是极限了,所以,我们的道,是有极限的,出不了更高境界的人,我们打不开步这一段世界的桎梏!”

玄玉神色淡漠,淡漠之中,也有着孤独,他在另外一条路上,失败了,败给了浩真。

但是,在这一条路,寻找到了自己,同时,也在这条路上,彻底的迷失掉。

他已经找不到坚持下去的理由了,存活于世,连自己的目标都丢失了,自然道心崩溃。

他知道,自己所做到的极限,在那些真正的大道掌控者之中,根本不算什么,所以他察觉到了自己的悲哀,无能为力,不可改变,只能选择沉沦。

“所以我说,你的方向错了,你所精简的,确实已经进入到了极限,但是,着仅仅限于你们的文字。”

“诸天之内,各大世界的文字未必一定相同,你以为你们玄真之界的文字就是一切了吗?”

“坐井观天,所看到的天空,就只有这么大,你就像是那只蟾蜍一般,不会动,以为自己看到了一切,实际上,更像是一个笑话。”

叶天淡然一笑,随后,在空中绘制一横,一横浮现,便是和玄玉之前的阵法一字凝聚之道简直是一模一样,甚至,将玄玉的一横,直接汲取了进来。

一横上方,金光璀璨,无数关于阵法的东西在上面旋转,有一幕幕的世界演变,在其后方化为虚影开始转动。

随后,那一横开始拓展了,动了起来。

衍生出一竖,横折之类,看似有一个阵字的雏形,但是又不是完全的相同。

看上去,比阵字反而更为复杂了。

玄玉的目光此刻爆发出了极致的光芒出现了,他的气息瞬间复苏,仿佛找到了目标一般。

他双目之中闪过了渴求的光芒,想要明悟这一切。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他面前跟上了两笔之后,之后的形状推演,他已经为安全跟不上了。

玄玉的眼中忍不住闪过了一丝焦急之色,连忙看向了叶天。

“前辈,前辈,可否让他慢一些,让我看个明白!我仿佛找到了至理的存在,承载了文字的大道,我似乎终于找到了根本。”

玄玉祈求一般的说道,就算在此之前,他猜测到了叶天的身份很不一般,哪怕是浩真也十分恭敬。

但是,他却并不在意,甚至,若不是因为对方阻止他烧掉自己编撰的书,都懒得搭理一句。

然而,这个时候,他如同孩童一般的哭诉,在祈求叶天,在叶天身上,渴望明悟这些东西。

是他以后生存之根基!

包括他已经进入了极限的体内,都已经重新焕发了生机。

一缕缕的清气从他的体内爆发了出来,席卷了他的全身,将他的一切污垢都直接抹除。

甚至,他的修为,在急速的攀升,从没有丝毫的修为,直接突破筑基,再下一刻,成就第三步,一路往前,丝毫没有停滞,仿佛所有的境界门槛,都不是什么。

一路到,真仙,才缓步的停滞了下来。

瞬间,直接成为了真仙巅峰的境界,和叶天的真实境界相差不多了。

但是,他苍老的形态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凌乱的发丝,衣物什么的,乃至于修为,在他眼里都不算什么,只是为了知道叶天此刻临摹的东西。

他的修为,在他踏入精简字符的时候,早已通畅,只是他不愿意为之而已。

认知到了大道的本质,其修为自然横跨无界,所谓的境界,在他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此刻之所以愿意接纳,只是想要活下去,从叶天这里,得到一些东西。

一旁的浩真简直是目瞪口呆!宛如见鬼一般的看着玄玉!

“你,你是如何做到的?”浩真问道。

“曾经的你确实胜我一筹,我心服口服,现在,你已经看不到我的境界了。”玄玉瞥了一眼浩真,眼神之内却有不屑之意。

浩真无语,自己把玄真之界的修行之道,最关键的一步都推开了,玄真之界的意志气运都加诸在我的身上,竟然都看不到他的境界了?

实际上他也能看出一些门道来,毕竟他是文道昌盛者的大成者之人,对于文字一道,他自然看的十分的清晰。

若是初看,只是觉得玄奥无比,但是深究,他肯定不行,必须花费一定的时间来琢磨。

但是,现在在叶天的推演之下,他也看清楚了一些东西。

文以载道,何以载文?

便是字!每一个字,都代表着天地的至理,只是凡人粗鄙,难以识得大道,所以先辈之人,经历了无数的岁月篡改,为了方便凡人认知,最后形成了现在如今的字体。

虽然保证了凡人能够认识,并且保存了大道的一丝本真所在。

但想要求得这意思真字的意志所在,就需要花费不小的精力,甚至是,难以识得!

玄玉所做的便是将这意思精华给精简了出来,所以他以为大道是残缺的,是无法弥补的。

直到叶天的出现,推演那一丝大道本真之物,衍化出天地之符号。

仿佛,那才是真正的字形!这个字,在浩真和玄玉的眼中,已经变得无比的复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