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同桌脱了奶罩亲胸 男朋友辅导作业下面连在一起

  • A+

“都是小事,先玩牌。”

江宁倒是不说了。

“你小子。”

沈国华笑了,一下子也跟江宁距离拉进不少。

倒也对江宁的事感兴趣了。

“沈哥,他能有什么正经事?先玩牌。”

赵辉杰输钱了,着急赢回来。

其实他也没输多少。

主要是本该赢的钱,没赢上。

那句话叫什么来着?

看到别人挣钱,比自己输钱都难受。

“好!先玩牌,哈哈!”

沈国华瘾很大,自然也同意先玩牌。

接下来的几局,倒是波澜不惊。

江宁没输钱,也没赢多少。

主要是没什么好牌。

倒是沈国华赢了不少。

最倒霉的就是赵辉杰。

他输了不少钱。

每次运气都很差。

要不就是没牌,要不就是有牌,刚好比对面小。

比如他对10,对面对11.

刚好大一个点。

没一会功夫,他就输得差不多。

“江宁,借我点钱。”

赵辉杰有点输红眼了。

“我也没钱。”

江宁摊手。

“你刚才不是赢了不少嘛?”

赵辉杰不高兴道。

“又输回去了。”

江宁道:“我就一毛钱本钱。”

“就一毛钱,你玩个屁的牌?”

赵辉杰大怒。

本来想要赢江宁的钱,结果被江宁空手套白狼。

“我穷!”

江宁理直气壮,道:“你不是还有五十块钱?找我借钱?我还想找你借钱呢!”

“什么?小杰,你有五十块钱?那还不赶紧拿出来。”

沈国华赶紧道。

“有是有,可这是给孩子买书本的钱,不能用。”

赵辉杰皱眉。

很是为难。

要是这笔钱输了,他老婆肯定生气。

不说离婚,少不了一顿挠。

“怕什么?说不准下一把就赢了呢?”

沈国华怂恿。

可,赵辉杰还是不太愿意拿钱。

“别墨迹,跟娘们儿一样。”

沈国华有点不高兴了。

“行,玩就玩。”

赵辉杰一咬牙,拿出了五十块钱。

“沈哥,发牌。”

五十块钱一拿出来,赵辉杰的气势一下子就变了。

沈国华笑着发牌。

赵辉杰一抓牌,眼神一下子就不一样了。

牌很大。

是同花。

“一块钱!”

赵辉杰马上下重注。

毫不犹豫。

“好家伙,你这牌肯定是大了。”

江宁笑了。

“说不准我也是235,诈你们一手。”

赵辉杰冷笑。

“我还真不怕你诈。”

江宁也掏出钱。

一块钱。

他也下重注。

赵辉杰不动声色。

反正他牌大,不怕江宁不跟。

跟的越多,自己赚的越多。

“你们两个牌都挺大呗?”

沈国华笑道:“我也下一块钱。”

这下,赵辉杰皱起眉。

都下重注?

难道都有牌?

“不可能!”

赵辉杰看了一眼自己的牌,马上来了信心:“两块。”

下完注,看着江宁,冷笑道:“牌小赶紧跑,别当炮灰。”

他以为江宁还是诈,根本没什么大牌。

谁知,江宁也有牌。

“三块。”

不仅有牌,江宁还有大牌,主动涨价了。

“真凶。”

“我也跟三块钱。”

沈国华感叹。

他也有牌,也不小。

“都有牌?”

赵辉杰有点拿不准主意了。

可是他这么大的牌,又下了重注,不可能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

很巧的是,江宁两个人也有牌,也很大。

谁也不肯立场。

一来二去,三个人都下了重注。

赵辉杰更是直接拿出了25块钱。

孩子买书本的钱,足足下去一半。

这把要是不赢,孩子书本可就没着落了。

“开不开牌?”

江宁建议道:“要不然咱们三个一个开牌?谁打谁收?”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赌注太大了。

“行。”

沈国华没什么意见。

“不行。”

赵辉杰却不同意。

既然江宁说这种话,他觉得江宁和沈国华牌都小,气势虚了。

既然牌小,为什么要一起开牌?

下注越多,自己赢得越多。

怎么能提前开牌?

“行,既然他不同意开牌,咱们两个比一下?”

江宁看向沈国华。

沈国华其实不算大,心里有点虚。

江宁的提议正合他意。

“行。”

沈国华答应。

两个私底下比了一下。

江宁比沈国华的牌大。

沈国华看了一眼,把牌扔了。

“倒霉。”

他骂了一句。

输钱自己不高兴。
被男同桌脱了奶罩亲胸 男朋友辅导作业下面连在一起

不过,对江宁印象不错。

要不是江宁的提议,他最起码要再输进去二十块钱。

“赵辉杰,要不要开牌?”

江宁问。

“不开。”

赵辉杰越发自信,道:“五块钱。”

不仅不开牌。还又加了五块钱。

也就是说,江宁必须也加五块钱,才能开牌。

“江宁,这小子牌大了,差不多行了。”

沈国华还善意提醒。

“行,听沈哥的。”

江宁可没赌急眼,拿出五块钱,选择开牌。

“6大同花。”

赵辉杰把牌狠狠摔下,气势很足。

好像下一刻就要收钱。

他觉得他必赢。

结果,沈国华直接骂娘:“你他妈一个6大同花咋呼毛?老子10大同花都不是对手。傻逼。”

“啥?”

赵辉杰呆了。

江宁笑呵呵的亮牌。

同花枪。

还是单挑冠军同花枪。

“这……”

赵辉杰呆在当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脖子伸长,死死盯着江宁手里的牌。

还是使劲揉眼,不相信,一万个不相信。

“兄弟,我收钱了。”

江宁把钱全部拿过来。

这一把赢不少。

“你他妈是不是出老千?”

赵辉杰急眼了,怒道:“一把出现三个同花?怎么可能?”

“别胡扯。”

沈国华骂道:“你要是有证据就拿出来,没有别乱说。”

这种场合,说出老千,可不是闹着玩的。

“老赵,你这是别激动,输输赢赢,很常见,不用太在意,说不准下一把就赢回来了。”

江宁微笑。

他也没跟这家伙一般见识。

明显是输急眼了。

其实也不怪他急眼。

输太多了。

一把就输了三十多块钱。

孩子的书本费全给输了。

这要是被老婆知道,肯定挠他,甚至闹离婚。

“就是,江宁说得对。”

沈国华道:“赵辉杰,你还玩不玩?”

赵辉杰深吸一口气,大声道:“玩。”

不玩是不可能的。

不玩怎么回本?

江宁发牌。

赵辉杰一看牌,高兴坏了。

这一次是他枪同花。

“十块!”

他直接下重注。

足足翻了十倍。

江宁一看牌,不行,直接扔了。

沈国华思考一下,道:“我也不玩了。”

他有一个小对对,本来可以上一手,可,十块钱,就不值了。

“草!”

赵辉杰把牌甩出来,骂娘:“老子一个枪花赢了……2毛钱?”

只是两毛钱。

一毛也不多。

“哈哈!”

沈国华大笑:“你他娘活该,上来就十块钱,动点脑子。”

确实,太傻了。

直接全给吓走了。

听到这话,赵辉杰很生气,可又不敢跟沈国华发作,只是心中暗骂。

“再来,再来。”

赵辉杰发牌,道:“老子要回本。”

他觉得自己运气来了。

殊不知。

一切都在江宁操控之中。

江宁是会码牌的。

虽然不是赌神。

可,对付赵辉杰这种小混混还是问题不大的。

要不然,他也不会欣然答应对方玩牌。

没有三两三,谁敢上梁山?

之后,又玩了几局,互有输赢。

因为江宁赢了一局,轮到他发牌。

牌发完。

沈国华和赵辉杰都乐了。

两人的牌都很大。

当然,沈国华要比赵辉杰大。

赵辉杰这次学聪明了,不动声色,只上了一块钱。

沈国华肯定要跟。

江宁牌不大,可还是跟了。

不仅跟,还主动提价。

“两块钱。”

赵辉杰乐了。

“江宁,你不跑是吧?这次老子就打你。”

“把你手里的钱都杀完。”

他面目扭曲,对江宁极为不友好。

“别张口老子,闭口老子的,听着不舒服。”

江宁冷哼。

完全不惯着他。

一个小混混,装什么大头蒜?

“草!老子愿意,你他妈管我?”

赵辉杰不服气,指着江宁鼻子骂。

“你再说一句!”

江宁冷着脸,很冷。

赵辉杰当即就有点怂了,不敢再说。

江宁冷道:“再说一句抽你。”

“靠!”

赵辉杰脸面过不去,怒道:“来,我看你怎么抽!”

“行了!”

沈国华出面,道:“玩牌呢!你俩要干啥?”

他还是有点分量的。

赵辉杰当即不说话,只是恶狠狠盯着江宁。

江宁也不理他,道:“十块,有人跟不?”

“老子跟!”

赵辉杰不甘示弱,十块拿出来。

“我也跟!”

沈国华牌最大,自然不可能不跟。

“我再跟十块!”

江宁把赢的钱,全都拿了出来。

“我继续跟。”

赵辉杰最后的十块钱也扔了进去。

沈国华犹豫一下,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我不要了。”

江宁直接把牌扔了。

这一举动,让另外两人懵逼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