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桌脱我奶罩吸我奶小内裤 领导要我穿着无线蝴蝶上班

  • A+
所属分类:生蚝做法

批发喇叭裤的事已经提上了日程。

也算很顺利。

江宁找到了下家。

大概有十几个商贩愿意拿货。

预付款都行。

也就是说,江宁只要找到工人,还有便宜的原材料就没有问题了。

牛仔裤原料他还有不少,就算不够,也可以直接去服装厂拉。

花点钱进货嘛!

倒也没事。

最麻烦的就是工人。

现在还是计划经济,人们对个体户不太认同。

跟个体户打工更是少之又少。

再加上江宁的名声,他就是一天一结工资,也没有人干。

“一个工人都没有找到?”

江宁挠头,道:“你们车间的工人没人来吗?”

“没有。”

姜茹摇头。

她刚进车间不久,认识的人不多。

仅有几个关系还可以的,也不愿意来。

就是晚上加班挣外快,也没人来。

“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江宁也无奈。

或许能问问自己那帮狐朋狗友。

本来用大哥的关系是最好不过的。

可,因为事故,现在服装厂里的人都跟大哥划清界限了。

“我出去问问。”

江宁出门。

狐朋狗友们都有固定的聚会点。

像什么台球厅、歌厅等等。

江宁在台球厅里找到了赵虎。

这小子叼着汽水,正在马路牙子上拍婆子。

“怎么不进去?”

“人太多,没位置了,还不如在外面拍婆子呢!”

赵辉杰回了一句。

台球厅人确实太多了。

“江宁,我昨天可是坟头上看到你大哥了。”

“你大哥抱着你爸妈的墓碑哭得老伤心了。”

“一把鼻涕一把泪,还喝了不少酒。”

“说自己害死了父母,自责的很。”

“你是没见,贼他妈狼狈。”

“想想你哥曾经也是人物,谁知道现在成了这逼样。”

“真是废了。”

赵辉杰嘴上也不积德,说话很难听。

江宁不想搭理他,道:“你不是认识服装厂的沈国华吗?”

“有空约出来一块玩玩?”

沈国华,在服装厂是车间的小领导,手底下有二三十个服装女工。

要是跟这家伙联系上,能够很轻松的解决江宁用工难的问题。

“你找他干嘛?”

“那你就别管了。”

“沈国华可不好约,人家大小也算个领导。”

赵辉杰似乎有些为难。

“你不是关系也很硬吗?丈母娘和老丈人都是领导,别人的面子不给,你的面子肯定要给吧?”

赵辉杰老婆家里确实实力不小。

要不然他也不会混的风生水起。

“屁的关系。”

赵辉杰笑道:“既然兄弟开口,我自然帮你试试。”

“行,谢了。”

江宁扭头走。

没进台球厅。

赵辉杰盯着江宁的背影,眼神微微一凝。

哼!

这小子发财了?

找沈哥一起,坑他一手?

江宁没回家。

去了大哥住的地方。

大哥虽然很优秀,可一直忙于工作,没有结婚。

一直跟三妹一起生活。
男同桌脱我奶罩吸我奶小内裤 领导要我穿着无线蝴蝶上班
来到大哥家。

大哥正坐下门口晒太阳。

双目无神,望着天空。

江宁坐下他身旁,笑道:“大哥,要不要喝点?”

大哥不说话。

好像都没看到江宁过来。

“不喝?不喝我可走了。”

江宁起身。

大哥伸出手,拉住他:“喝可以,就怕……”

“怕啥?”

江宁挠头。

“怕三妹骂人。”

大哥也挠头。

江宁哈哈大笑。

没想到大哥一世英雄竟然害怕三妹这么一个高中生。

“没事,有我呢!”

江宁笑道:“要是三妹骂人,我顶着。”

“其实三妹倒是次要的。”

大哥苦笑道:“主要没钱。”

大哥工资还是不少的。

可没攒下多少钱。

仅有的一部分钱,也被三妹给收缴了了。

没办法。

大哥天天喝酒,三妹害怕他身体喝垮。

“钱?我好像也没带钱。”

江宁摸了一下裤兜。

还真是没带钱。

“那还喝什么?”

大哥翻白眼。

“没事,我有办法。”

江宁进屋。

他可是知道三妹的小金库在哪里。

就藏在枣红色的书柜最里面。

里面有一本红楼梦。

很旧。

被三妹翻了很多遍。

书的封皮有一个小夹层,就藏着三妹的小金库。

江宁翻出红楼梦。

一摸封皮,江宁笑了,果然钱还藏在书里。

三妹怎么也不长记性。

已经被江宁偷了好几次,还是不改地方。

“好家伙,钱不少。”

江宁把钱都拿了出来。

除了自己给三妹的几张大团圆,还有大哥的钱。

“好酒好菜全都有了。”

江宁笑了。

“找到钱了?”

大哥也走进屋。

“找到了,我去买酒菜。”

“三妹的小金库全掏空了?不太好吧?”

大哥其实也知道三妹小金库的位置,只是不好意思拿。

“有啥不好的?”

江宁倒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笑道:“反正也没多少钱。”

“是没多少钱,可对三妹来说,却是命根子。”

大哥心有愧疚。

他脸皮薄。

“你想不想喝酒?”

江宁故意道:“你说不喝,我马上把钱放回去。”

大哥犹豫了好一会儿,好像下了极大决心,道:“喝!”

“那不就完了?”

江宁哈哈一笑,马上去买酒买菜。

很快,买来上好的酒菜。

甚至,还买了一瓶好酒。

“茅台?你可真敢买。”

大哥一惊,道:“要是被小妹看见,她要吃人。”

“哈哈!她放学还早。”

江宁笑道:“快高考了,没那么多时间。”

“希望吧!”

大哥叹气,含泪喝下茅台。

兄弟俩你一杯我一杯,很快就喝得差不多了。

关于王华酒后吐真言的事,江宁考虑了一下,还是没有告诉大哥。

跟他说了也没用。

徒增烦恼。

说不准还会给大哥脆弱的心灵再来一次打击。

等自己什么时候拿到证据,把王胖子扳倒再说。

到时候再让大哥上位,一切水到渠成。

“大哥,服装厂谁最懂机械?经常给设备换零件?”

江宁问。

“人多了。”

大哥虽然喝醉了,可对于服装厂的技术人员门清儿。

一个个名字全都念了出来。

他本来就是管技术的领导,这些都是他的部下。

“赵坤最可惜了。”

“这小子人聪明,基础扎实。”

“可就是人不太踏实,总想着一步登天。”

“算是我最厉害的徒弟。”

大哥深深一叹,道:“不过这小子前段时间去深海了,说是要去闯荡。”

“家里还给了一大笔钱。”

闻言,江宁皱起眉。

这赵坤很可疑啊。

王胖子要想在设备上做手脚,没有技术人员帮忙绝对不可能的。

毕竟,他一点技术都没有。

所以,王胖子一定有技术人员的同党。

只要揪出同党,拿到证人证言,王胖子就跑不了。

“他去深海哪里了?”

江宁继续问,道:“有没有联系方式?”

呼噜!

回应江宁的只有大哥响亮的呼噜声。

大哥喝酒太多,睡着了。

没办法,只能大哥清醒了,再问详细。

“江宁。”

突然一声喊。

声音极大,饱含愤怒。

江宁一惊,回头看到暴怒的三妹。

江静一回家,整个人都要疯了。

本来干干净净的家,现在一片狼藉。

全是喝空的酒瓶和各式各样的残羹。

骨头和花生壳起舞,瓜子皮和烂肉横飞。

“三妹,你回来了?”

江宁尴尬一笑,道:“妹妹,没事,哥帮你打扫。”

江静一双足以杀人的眼睛盯着他。

她才不关心打扫的事。

江静一言不发的走进厨房。

果不其然。

厨房里的各种饭菜全都嚯嚯完了。

自己忍着疼,买的一小块猪肉,也成了江宁两人的下酒菜。

猪肉都没了。

更别说厨房内的花生毛豆等一系列蔬菜。

之后,她又走进卧室。

卧室内,有一个暗格,藏着父母丧事留下的几瓶好酒。

她手有些发抖的打开门。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全没了。

本来江宁他们是自己买酒了。

不过后来,喝高兴。

不够喝,只能把江静藏起来的酒也喝完了。

江静藏的东西,从小到大都瞒不过江宁。

江宁自然不会放过。

几乎崩溃的江静突然意识到极为可怕的事。

她猛地回头,看向枣红色的书柜。

完蛋。

自己的小金库不会也被洗劫了吧?

不可能!

江宁不知道自己小金库的位置。

对!他绝不可能知道。

一会儿等他走了,自己再看,绝不能暴露位置。

正在江静打如意算盘之际,江宁上前,拍了拍妹妹的肩膀,道:“红楼梦很好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