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这么大会很痛的 抽的越快声音叫的越大

  • A+
所属分类:生蚝做法

她主动的弯下身躯蹲在他的面前,一只白嫩柔滑的小手赫然牵着他的大手。

  用自己温暖的掌心握住了他的大手,温度从她的掌心传递出来,蔓延到他的肌肤上、血液里,迅速的刻入了灵魂深处。

  陆洵晏一语不发,用心的感受着这份她给的温度。

  真暖和。

  像是小太阳一样。

  他想,就算这只是千娆为了骗他而故意给的甜头,他也认了。

  毕竟,她那么甜,他又怎么忍心拒绝呢?

  耳边响起了少女娇滴滴、清丽甜糯的声音,她似是一只爱撒娇的小奶猫一般,不断的用自己滑嫩的脸颊去蹭他的手背。

  触感滑滑的、有些微凉,像是果冻一样。

  相比之下,三爷的手显得有些粗糙了,千娆很快就感到了脸上有些微微的ci痛。

  “老公,人家真的不是故意要害你担心的。我只是一个人在屋子里待着太无聊了而已嘛,你又不在家陪我。”

  “哪里有新婚第二天就忙着去公司的,哼!”

  陆洵晏宽厚、冰凉的大手落在了千娆的唇上,指腹温柔的摩挲着,动作缓慢而优雅。

  只是他声音冷得出奇,周身更是弥漫着一股子不怒而威的气息,这样的他真叫千娆心里一阵忐忑。

  她暗自在心理给自己鼓舞士气。

  不要怂,阿晏是不会伤害我的。

  陆浔晏怒极反笑了,他的娆娆还真是一只聪明的小狐狸。

  什么时候竟然还学会了恶人先告状了。

  “乖宝,对不起。我不该让你一个人呆在家,自己去公司的。”

  事实上,他去公司也是为了给她准备惊喜。

  只是,这份惊喜现在还不适合告诉千娆。

  从没有想过高高在上、看似温柔优雅实则冷血骄傲的陆浔晏竟然会给自己道歉。

  上一世,就算是她砸光了房间里的摆设,大吵大闹,他也从没有底下高贵的头颅同自己解释过。

  更别说是道歉。

  千娆不禁在心里反问自己,是因为那时的自己太过任性胡闹,所以陆浔晏才会用那样冷漠的态度对自己吗?

  就在她梦游太虚之际,陆浔晏带着磁性的低沉声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带着丝丝蛊惑的意味。

  “乖宝,你告诉我,你今天……是不是去见陆南城了!”

  咯噔。

  他的话音落下,千娆心底那根紧绷的琴弦发出了一记响亮的“铮铮”高音。

  瞳孔一震。

  他怎么知道的?

  千娆抬起雪白玲珑的下巴时,倏然撞上了那双黝黑深邃的眼睛,像是大海一般神秘而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她害怕的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干笑了两声,放在膝盖上的小手紧张的抓紧了衣裙。

  “没有,我没有去见陆南城,我发誓。”

  明知道她在撒谎,他还是继续询问下去,大概是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也想要试试吧。

  “真的?”

  陆浔晏的手下移,突然掐住了她漂亮纤细的天鹅颈。

  虽然他没有用一点力气,可千娆还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杏眸,气鼓了腮帮子。

  他怎么能掐她的脖子呢?

  所以,爱会消失是吗?

  “乖宝,你撒谎的时候身上的气味会不一样,心跳也会加速,你知道吗?”

  陆浔晏的声音冷得彻骨,没有半点光亮的凤眸里,更是酝酿着点点寒芒。

  裂成无数冰刃。

  千娆忙认认真真的举起了三根白嫩的手指,对天发誓道:

  “我没有骗你!这都是真的!比珍珠还真,要是我撒谎的话就罚我吃饭被噎死……呜。”

  要是从前的话,千娆肯定不会在说着种话的时候有什么负担。

  可她已经死过了一次又重生了。

  对于这种玄幻的事情内心还是保持了一点敬畏之心。

  所以在她一边发誓的时候一边在心里后怕的解释道:

  “我这都是善意的谎言,求路过的玉皇大帝、观音菩萨、耶稣上帝们不要当真,打雷时候不要劈我……”

  小妻子竟可爱到发毒誓,看来真的是被自己吓到了。

  怎么办?

  他本来还想在小妻子的面前先伪装一下自己月朗风清的美好一面的。

  握住她脖颈的大手挪开,陆浔晏身躯俯下,极为温柔的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

  千娆的身体顿时石化在了原地。

  他怎么不打一个招呼就突然吻了她的额头?

  虽然上一世也和他做了不少负距离接触的羞涩情事,可这样宠溺温情的额头吻还是第一回。

  至少在千娆记忆里是第一回。

  膝盖上那双紧握的粉拳缓缓地松开了。

  他的声音很轻也很温柔,千娆听得整个人都软了,后知后觉的伸手去摸了摸额头。

  被他吻过的地方。

  仔细回味,其实她并不讨厌阿晏的吻。

  听人说,如果一个男人吻一个女人的额头,则是代表着——珍惜。

  蓦地的两眼一亮。

  阿晏将她当成了珍宝一样,所以才会吻了她的额头。

  想到这,千娆的眼眶湿润了几许。

  这么内敛而又深情的他,叫她怎么忍心生他的气?

  算了算了,本小姐大度一点,就不计较你昨天用链子锁住我,刚才又掐我脖子的事了。

  虽然他并没有用力。

  可是女人生气是不用讲理智的!
啊~这么大会很痛的 抽的越快声音叫的越大

  很快,他的唇离开了。

  陆浔晏不着痕迹的轻叹了一息,眸色黯了黯,一本正经的教训她道:“童言无忌,小朋友不要乱说话。”

  “娆娆,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会信。”

  “所以,你不需要发毒誓。”

  他机关算计才让千娆来到自己身边,生怕她会离开自己。

  所以,哪怕是一丁点的未知风险都不能存在。

  就算是发毒誓也不行!

  万一……就成真的了呢?

  千娆抿着红唇傻笑了两记,阿晏真是刀子嘴豆腐心,他分明就是害怕自己受到伤害。

  “老公,我好爱你!最爱你了,我刚才出去玩还给你带了棉花糖呢。”

  听着她对自己的表白,那四个字不仅仅钻到了陆洵晏的耳朵里,更钻到了他的心上。

  心跳的规律都为之乱了节奏,血液滚烫沸腾了。

  他的脑海中回想起了刚才好友“现场直播”了一幕,自然是知道她买的棉花糖被狗叼走了。

  俊美的脸上破天荒的带上了一丝调侃的笑容,明知故问:“喔?娆娆真乖,那问题来了,你给我带的棉花糖呢?”

  提到这个,千娆颓丧的垂下了小脑袋。
他没有看到,少女脸上的内疚和愤慨都是发自肺腑的。

  气得小嘴上都能挂一个酱油瓶子了,痛心疾首的道:“棉花糖被狗叼走了。”

  “嗯?那狗呢?”

  “狗吃了棉花糖跑了。”

  话落,两人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之中。

  陆洵晏想要安慰一下她,所以伸手摸了摸她的长发。

  手落到她的肩膀上时,发现她的头发和衣服都是湿的,脸色一变,低沉沉的声音响起。

  压抑着暴怒的情绪。

  “怎么回事?”

  千娆自己却是不甚在意的将头发拨到了肩膀后面,“喔,这个啊。是我去追那条抢了我棉花糖的狗,不小心调到了后山的水塘里了。”

  她又在骗自己了!

  陆洵晏的情绪瞬间降低到了冰点,她出去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落水?

  受到了欺负为什么不和自己说?

  看来,他的小妻子对他还是不够信任,所以才会选择瞒着他。

  “先去洗个热水澡吧,别感冒了。”

  说完,他杵着导盲杖起身离开,一步一步的朝着楼上走去,背影莫名的有些孤独落寞。

  然而陆浔宴还是停了下来,就在千娆以为他要叫自己的时候,听到了男人低声吩咐女佣给她准备热水。

  千娆看得出来,陆洵晏生气了!

  否则他不会丢下自己一个人上楼的。

  怎么办?

  她该怎么哄他?

  这小气巴拉的男人,生气你也说一下理由啊。

  突然发作,她什么也不知道,也不敢问。

  千娆委屈的撅着樱桃红唇,连忙起身的追了上去,像一条甩不开的小尾巴一样,小手轻轻的拽着他的衣角,跟在他身后。

  在她拽着自己衣服的第一时间,陆洵晏就感觉到了,男人轻勾了一下唇角,很快又恢复了原样。

  任由她跟着自己。

  一前一后,缓缓离开。

  这温暖又莫名有点萌的一幕映入了周围佣人们的眼里,她们一个个低头偷笑着,直呼好甜。

  ——

  二楼,婚房。

  新婚期还没过,房间里都是一片火红的装饰。

  随处可见的红色“囍”字,双人床上的龙凤被,都代表着对他们的祝福。

  昨天晚上太仓促了,千娆都来不及好好打量这个前世自己和陆洵晏一起生活了多年的地方。

  从前看到这间房,她只会感到厌恶和抵触。

  现在换了换了个想法、换了个角度和心态,再次看到这间时,千娆的心情也发生了天差地别的改变。

  她突然叹息了一声,有些幽怨的小眼神瞥向了那抹高大清瘦的背影。

  因为昨天晚上这张床是她一个人睡的。

  陆洵晏因为生气,自己一个人抱了床被子睡在了墙角那张单人沙发上。

  就在她神游的时候,半空中突然抛来了一件睡衣过来,准确无误的盖在了千娆的头上。

  “水已经放好了,去洗澡。”

  他提醒道。

  千娆眼前一黑,回过了神,吸了吸有些微红的琼鼻,高高兴兴的拿着衣服朝着浴室走去。

  在路过他身旁时。

  她突然踮起脚尖,想要亲吻一下他的脸。

  奈何因为身高差距,这吻的位置就出现了偏差。

  努力垫高脚尖的她也只能吻到陆洵晏的下巴。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举动之后,千娆的小脸爆红,她抱着怀里的睡衣逃似的躲到了浴室里。

  砰。

  浴室的大门被她关上。

  门里门外,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

  男人伸出一只修长漂亮的手指,轻点了点自己的下巴,颇为遗憾他的小娇妻个子怎么就不能再高一点呢?

  这样的话,她就能成功的吻到他的唇了。

  不过此事不不急,从明天开始,他会让管家给娆娆安排营养餐的。

  才十八岁的小朋友,还是有着长高的空间的。

  身体好了,以后在某件事情方面也比较容易配合他,毕竟他太强了。

  *

  哗啦啦……

  浴室里传来了一阵水声,大门是磨砂的玻璃质感,隐约可见到那抹曼妙迷人的曲线倒影在玻璃门上。

  很可惜,陆浔晏看不到这样的美景了。

  不过,光是听着这水声,他的脑海里已经情不自禁的勾勒出了一副美人出浴的香艳画面。

  在原地站了好几分钟,男人被衬衫遮住了一半的性感喉结滚了滚。

  下一刻,那只修长而骨节分明的大手摸到了衬衫的领口处,有些烦躁的解开了领带。

  动作又欲又撩。

  陆浔晏莫名觉得今天的领带系被助理系得有些紧了。

  勒得慌。

  舒展了一口气之后,他举步走到了床沿,伸出一只手撑着床柱缓缓地坐下。

  刚好,坐到了千娆的衣服上。

  大腿上的肌肉被磕到了,钝痛感传来。

  什么东西?

  陆浔宴起身,手指意外的摸到了一片湿漉漉的布料,他这才明白原来是千娆的衣服。

  湿衣服怎么能丢到床上呢?

  她刚才可是从后山的狗洞里爬进来的,上面定然也沾了不少泥土。

  众所周知,三爷有严重的洁癖。

  就算是个瞎子,看不到任何的色彩,他也要求家里的床单被套、沙发窗帘等都必须是白色的。

  他本人偏爱白色,衣柜里的西装也清一色的白。

  刚想叫佣人进来,把衣服拿出去洗一下,一个的黑色的、圆筒形状的东西从衣服的口袋中掉了出来。

  落到了地毯上,发出了一记细微的响声。

  陆浔晏蹲下高大的身体,他的听力很好,瞎了那么多年,也练到了一身听声辨位的本领。

  根据刚才东西掉落时候发出来的声响,他准确无误的从地面上找到了那枚录音笔。

  握在手心,摸了摸,慢慢地感受着它的形状和材质,并且在脑海中形成了相应的可观物体形象。

  金属的、圆筒形,像是一只笔。

  陆浔晏很快就懂了,这是录音笔。

  可娆娆为什么会带着录音笔出门?

  再联想到她穿着湿衣服,那么晚才回来,陆浔晏在心里大胆的做出了两个猜测。

  第一,她是去见了别人。

  第二,她肯定知道对方目的不单纯,所以事前做好了准备,带上了录音笔。

  可,那人又是谁呢?

  陆浔晏思索的时候,手指不断的摩挲着那枚录音笔,眸中的光芒深沉一片。

  他轻轻地杵着导盲杖离开了房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