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守望人妻

  • A+
所属分类:生蚝做法

“太虚雷果?”

赵凡回过神来,就将之拿到嘴边闻了一下,香香的,一闻就有种口中生津的欲望

“一口吞太可惜了,既然是永恒大能送的,就绝对是整个无尽疆域的稀罕之物,我还是细嚼慢咽吧,反正师尊随便怎么吃。”

赵凡打定心思后,就张开唇齿,咔嚓一口咬下。

没有想象的汁液溅射,反而果肉如同嚼蜡般又柴又涩!

“这也太难吃了吧?”

赵凡刚升起这个念头,还没有反应过来,猛然之间,就感觉到唇齿中的果肉化作一种无法言喻的能量,令他的整个混沌道体都抽筋麻木起来!

就像凡俗中了亿万伏特般!

赵凡意识都懵住了!

持续了良久才渐渐消散。

“……”

赵凡打了个激灵,下意识的将大半个太虚雷果一口吞入了口中咽下,再细嚼慢咽就是傻子了!

不过,这也只是避免了口感的难吃。

太虚雷果入腹之后没一会儿,就开始化开,形成了更加恐怖的电击能量!

赵凡的全身上下,一起一伏,还是僵硬的那种,抽搐的怀疑人生了!

此刻。

瓜落道君采集完树叶回来,他望着疯狂抽搐甚至翻白眼吐白沫的赵凡,吓的连忙冲到木屋门前惊呼道:“渔夫前辈!大事不好了!造化兄陷入疯魔了啊!”

“疯魔?”

渔夫的笑声传了出来,“淡定,他不会有事的。”

“哦……”

瓜落道君闻言,便放下心来,走到赵凡身边饶有兴趣的问道:“造化兄?你怎么啦?经历了什么如此酸爽啊。”

就在这个时候,木屋的门开了

一道白色的流光抛向了瓜落道君,却犹如炮弹般将他砸倒在地。

瓜落道君挣扎了半天,却被胸口那个东西压的无法起身,他凝神伸脖子一看,是一颗红色如血的果实,约有拳头般大小

这是那个野人赐予你的,算是对你的厨艺认可。”渔夫说道:“名为大天雷果,一口吞也行,细嚼慢咽也行,我建议你……”

没等渔夫说完。

“哇!”

瓜落道君瞬间就陷入了激动,他倾尽全力的艰难将大天雷果抓住托起来,坐直后就咔嚓咔嚓连着咬了五大口,将果肉全部塞入口中,期待的合动牙齿。

结果,赵凡身上发生的一幕,在瓜落道君身上重演了……

渔夫觉得有些好笑,就在门口看了十余个呼吸,那两个小家伙在地上翻来覆去的疯狂抽搐着。

而大天雷果,是比太虚雷果低一个档次。

不是野人抠门,也不是太虚雷果就一颗,虽然数量有限,但两颗还是给的起的,之所以区别对待,是因为瓜落道君混沌道体的底蕴,根本承受不了太虚雷果的能量,所以就退而求次的送给瓜落道君一枚大天雷果了。

最后,渔夫意念一动,将他们挪移到了低矮的棚石房中,不然这种状态暴露在寒意中会无比凶险。

夜深时。

瓜落道君抽搐完了,整个人虚脱的大喘着气,他下意识的望了一眼旁边的赵凡,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对方竟然还在疯狂抽搐中,无非是比开始幅度略微小了一点而已!!!
林天成此时丝毫没有察觉道来自石雕的怒火,依旧疯狂捶打。

虽然石雕坚固非凡,但是也说明了这东西的珍贵性,一旦自己成功了,那么自己将得到一件不可多得的绝世神兵!

所以,林天成带着兴奋,依旧在疯狂的捶打石雕!

由于每一次的反震让林天成气血翻涌,为了让自己的伤害减到最小,林天成也正在极力的控制自己的吐息,尽量保持和反震的频率一致!

因为只有这样,反震的力量才不会伤到他!

这种震荡的频率让林天成渐渐的沉迷在了其中,石雕原本带着怒色的双眸也闪过一抹诧异,他发现一剑很有趣的事情,林天成正在模仿他的吐纳。

根据每一次的反震,正在不断的调整自己的吐息,渐渐地和自己的频率都对上了!

“有些意思,我族的吐纳之法虽然算不上高深,但是能这么快摸索出来的倒是罕见,当年我联系这吐纳之法都耗费了一年的时间,这家伙……有意思!”

林天成此刻也是眼神异样起来,还在不断的调整自己的吐纳频率,让自己尽可能的化解反震之力。

这震荡着,震荡着,林天成不仅仅没有了气血翻涌的感受,反而感觉浑身的毛孔都打开了!

那股震颤之力,正在淬炼他的肉身,骨骼,血肉,甚至是体内的灵气都仿佛受到了一个无形的垂直敲打,变得十分的凝实起来。

一股不可名状的感悟涌入林天成的心头,“这是……呼吸法?还是另一种天赐的锻体之法?”

要知道,林天成的肉身已经十分的强悍了,他的锻体可谓是已经做到了前无古人!

可是,现在无意中的一次尝试,却让林天成打开了另一扇锻体的大门!

让林天成仿佛看见了无数的曙光,肉身之道原本以为走到尽头的修炼之法,也推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

这让林天成的眼神变得炙热起来,他只是想打造一个兵器而已,没想到的是一个材料竟然让他感悟出来了一种锻体的法门!

而且,林天成刻意的感受了一下,按照这种吐纳之法以及模拟出反震之力锻体,他的肉身至少还能迈进一大步!

“原来……这才是我的机缘!”林天成呼吸忍不住加重起来,他仿佛理解了石雕放置在这的用意。

可不就是让人体悟这神奇的锻体之法的么!

殊不知,他真的误会了,然而此时的林天成已经认准了就是这么会事,石雕放置在这就是为了让人感受这反震的频率,从而推演出这种神奇的锻体之法!

随着林天成的吸气,吞吐,林天成的身上渐渐的散发出一丝丝死气,这都是之前几天在城里待着的时候尚未祛除的杂质,如今竟然也被拍出了体外,不仅如此,林天成还感觉到自己的肉身也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林天成体悟锻体的快乐的时候,石雕也在心中默默的数着数。

虽然林天成每一次出手击打他的石化肉身对他没有什么损害,但是他还是选择默默记下,打算日后有机会就还回去!

“这小子有完没完了,都锤了我上千下了,竟然还不收手,难不成真的想锤碎我?”石雕郁闷了。

这小子虽然有点傻乎乎的,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个人才,误打误撞竟然能领悟我铁背一族的呼吸法!

石雕虽然形同石雕,但不可否认的是,其实他是一个生灵,活着的生灵,而且是上古时代最强的种族之一的铁背族,以最强防御著名的种族。

上古时代,铁背族,号称是同阶不败!

只因为他们强悍的肉身让人望而生畏,每一次的对战都能活生生拖垮对手!

此刻,石雕虽然气愤林天成将自己当做锻造材料煅烧,但是也心生惜才之意,毕竟……他这一族早已泯灭在了上古时代,唯一活下来的就是他。

此刻,他看见林天成领悟了他们一族独有的锻体呼吸法,当即有些下不去手,睹物思人,或许就是这样!

石雕甚至放慢了自己的呼吸频率,有意的引导林天成尽快的走上正确的修炼之道!

而林天成,也没有让他失望,上古时代最强肉身的锻造之法,在二人的配合下渐渐的被林天成领悟。

林天成内心雀跃无比,这次无意中得到的锻体之法,对他而言堪比一场天大的机缘!林天成感悟了一下,如果能将这个锻体之法入门,同阶之内想要破他肉身防御可没那么容易!

只不过现在林天成学的还不够完整,但是也学到了皮毛,仅仅只是皮毛,就让林天成受益无穷,肉身的境界突飞猛进。

在一次次的锻造之下,林天成的三焦之内也溢散出恐怖的生机之力帮助他化解锻造肉身时候出现的伤势!

石雕也是一脸郁闷,这家伙的身上好东西不少,这生机之力如此浓郁,该不会是哪位神境强者的生机本源吧?

如果真是那样……那就说明人族之内真的还有神境活着!

能杀死神境强者的必然也是神境,而这东西肯定不是林天成能接触的,必然是族内的长辈赐予的。

修昂到这里,石雕的内心有些复杂,这小家伙日后成长起来,会不会是颠覆万族的导火索呢?

一边琢磨,石雕一边偷偷的吸取林天成溢散出来的生机之力,导致林天成三焦之内的那块血玉正在肉眼可见的缩小。

这一变化也让林天成吓了一大跳,暗骂这呼吸法真够费钱的,一般人还真不一定修炼的起!

自打林天成得到这块血玉,生机之力不断的消耗,也没有这短短的一炷香时间消耗的多!

“不管了,强大的法门消耗大一点也是正常的,何况……这法门对我肉身的成长那是十分显著的,我现在都能感觉自己在慢慢的强大!”

死气和杂质不断的被可排除体外,林天成的肉身也在渐渐的变得健硕!

而石雕,也渐渐的失去了耐心,这小子没完了?

不是已经都学股哟去了吗?怎么还不走?
自哥舒阳被废修为,逐出天阿圣境后不知所踪的传闻开始。

天阿圣境直接下令追杀叛宗弟子龙紫月!

红字的追杀令张贴五域。

哥舒阳与龙紫月这两个名字对于各域的天骄来说都不陌生

毕竟道统之争刚刚结束。

许多天骄的名字也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北域的姜云凡与苏雍皇。

中域的哥舒阳以及龙紫月。

这都是提到名字便能让人眼前一亮,心中震动的天骄。

姜云凡不必多说,无敌之姿,五域天骄皆心服口服。

苏雍皇,号称北域第一美人,当然,她也的确当得起这个称号,莫说北域,就算是整个天阿界的女子容貌气质能与她相比者,都是极少。

道统之争那场争锋让各域天骄记住了她,也记住了龙紫月。

前两者是圣院弟子,道统之争圣院时隔五百年再一次问鼎第一,镇压四域。

而后两者则是天阿圣境的弟子。

一位是曾经五域天骄中无敌的存在,一位是天阿圣境重点培养的弟子。

但是现在,这两人的下场比之圣院的姜云凡和苏雍皇堪称天壤之别,姜云凡与苏雍皇现在在北域乃至是天阿界都是炙手可热的天骄。

论天赋,不弱两人多少的哥舒阳以及龙紫月则是一人被废,逐出宗门,一个则是成为了叛宗之人,遭到天阿圣境的追杀令。

两个极端。

这也让天阿界的人对于天阿圣境的做法有些猜测。

毕竟,他们并非当事人,且事情发生的突然,天阿圣境直接宣布的结果,而哥舒阳与龙紫月自道统之争后在没有露面,如今唯有天阿圣境的一家之言,另外两位当事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没有留下任何的声音

而身在北域圣院的姜云凡等人在听到这两道消息的时候,他想到了当初带龙紫月回来时,院长所对他说的话。

现在,代价要来了。

站在太一峰上,俯瞰山下的壮阔风景,姜云凡负手而立,一双眸子闪动深邃的光彩。

瞳灵在姜云凡的神识之中。

感受到了此时姜云凡的情绪,瞳灵轻声开口:“小凡,看来哥舒阳说的没有错,天阿圣境打算培养紫月成为新一代的兵人,如今哥舒阳离开了天阿圣境,紫月又被你带来了圣院,天阿圣境的怒火果然藏不住了。”

“幸亏早一步带走了紫月,否则...”姜云凡轻声开口。

虽然话是如此,但是瞳灵仍然心有顾虑,毕竟,现在正是姜云凡的成长期,这个时候的姜云凡刚刚具备了一些强者的资格,虽有圣院庇护,却也沾惹了中域天阿圣境:“但是,若是天阿圣境真的追到了圣院要人,你扛不住,圣院怕是也不会为紫月与天阿圣境撕破脸皮,到时候....”

这一点姜云凡其实心中早就已经想过了。

天阿圣境与圣院一个屹立中域,一个坐镇北域,皆是天阿界数万年的超然宗门。

这么多年,即便不合也仍然维持表面关系。

双方开战,自然是不可能。

天阿界也不会允许。

毕竟,两大顶尖道统开战,对于天阿界的损失将会是无法估量的存在。

当然,姜云凡也没指望圣院能为他和龙紫月与天阿圣境开战。

这非姜云凡所愿。

他只是不想让龙紫月的一生被天阿圣境毁掉。

至于后路,姜云凡还没有想好。

毕竟,未来即将面对的是天阿圣境的怒火,就算是姜云凡在自诩天才也无法以一己之力撼动天阿圣境。

至少现在不可能。

“若是真到万不得已之时,我会带着紫月离开圣院。”

这是姜云凡的打算。

“当然,也并非没有转圜的余地。”说到这里,姜云凡的眼中又光彩闪动:“此届道统之争结束之后,按理说天阿界将会封赏获胜的道统疆域以及天骄。”

“若有,我愿以封赏换紫月一人,想来不难。”

这虽然是姜云凡的想法,但是也未必不可行,当然这都是后话。

毕竟,现在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而另一边,龙紫月这段时间的情绪不是很好,姜灵儿一直陪着她。

姜云凡也曾开导她,但龙紫月的心中仍是愧疚的。

直到,秦问天来到了太一峰。

“老姜!”

刚到的秦问天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守望人妻

闻声,姜云凡走了过去,“怎么了?”

“圣院外,有人找你。”

此话一出,姜云凡的目光微微闪动,没有吭声。

但心中已经猜到了几分。

他微微颔首,然后带着龙紫月下山去了。

北域,圣院外。

一位身着淡青色衣衫的人站在远处,静静等候,他的头上的帽子带着薄纱,遮挡了面容。

但从身材看来,是男人

直到姜云凡与龙紫月两人走出,那纱布之下的面容才露出笑容。

“是我。”

还不等姜云凡开口,那男人便摘下了帽子,露出了容颜。

姜云凡神色闪动,与自己所想不差。

果然是他。

而在看到那男子时,身边的龙紫月则是眼眶泛红,红唇轻颤。

来人正是哥舒阳。

这段时间,所有传闻都在说哥舒阳被废了一身修为之后不知所踪,谁都不曾见过,或许已经死了

而今,再见到哥舒阳后,龙紫月心中的担忧已经消失了。

唯愧疚仍在。

若非是因为她,哥舒师兄返回宗门后最多受罚,不至于沦落如此地步。

“哥舒师兄,对不起...”

龙紫月带着哭腔,泪如雨下。

对此,哥舒阳则是淡淡一笑:“对不起什么?”

“让姜云凡带你走不单单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我自己,我早就想离开中域到外出走走了,我很向往外界的风光,但曾经的我却做不到,现在我走出了中域,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你因该为我开心才是,哭什么?”

说着,哥舒阳的变得柔和了几分。

“没了修为也有没了修为的好处,现在的我就是最轻松的状态,少了几分戾气,多了些许潇洒。”

“今日前来,一是想在最后见你们两个一面,毕竟一个是我同门师妹,一个则是算不上什么朋友,但却是这些年唯一能与我一战的对手,与你们话别之后,我就要走了,我想要走遍整个天阿界,看看这大千世界的风光,快意一生!”

“当然,不用担心我,我虽然没了修为,但自保还是能做到的。”

说到这里,哥舒阳的笑容微微收敛。

这番话,是说给龙紫月听的,他知道在他的消息传出之后,龙紫月内心必然愧疚,不利修行。

所以,他前来为她化解心中这份内疚。

其次,便是他此行的第二个目的。

报信!

“第二件事。”开口时,哥舒阳的声音有些许的凝重之意:“天阿圣境对紫月下了追杀令,矛头隐隐指向北域,你们多加主意与小心。”

闻言,姜云凡微微颔首。

“我知道。”

“那就好,你们多加小心,我走了。”哥舒阳带着帽子,转身离去。

“等等!”

走出几步的哥舒阳被姜云凡叫住,回头。

身后,姜云凡笑道:“从前我们或许算不上是朋友,但是现在算!”

闻言,哥舒阳没有回应,背对着姜云凡与龙紫月挥了挥手,缓缓离去。

面纱下,哥舒阳的脸上露出的些许笑容。

这是他这么多年,最开心的笑容了,没有之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