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 A+
所属分类:生蚝做法

赵晗走到众粉丝的面前。

这些粉丝表现的极为狂热,口中大声喊着“赵晗”的名字。

要不是有保安阻挡着,早就冲过来了

“赵晗小姐,帮我签一张签名吧?”

“帮我也签一张!”

“赵晗小姐,我是你忠实的粉丝,为了看你,是从南省特意飞过来的......”

望着这一张张渴望殷切的面孔,赵晗不忍拒绝,也不想给自己的演艺生涯留下遗憾。

接过粉丝的纸笔,帮着书写了几张签名。

可粉丝们太狂热了,不住地向前冲。

众保安的压力倍增,不住对粉丝大声喊道:“退后!退后!”

突然,粉丝里面挤出几个壮汉,一下子将警戒线冲开。

哗啦!

众粉丝如潮水一般,将赵晗包围在其中。

赵旭眼尖,见其中有个人手持匕首,向着赵晗刺去。

他一拉赵晗的胳膊,将赵晗及时拉到了身后。抬起一脚,踢向那抄着匕首的人

有人高声呼喊道:“他们打粉丝了!”

一时间,众粉丝群起激昂和保安大打出手。

瞬间,从粉丝后面冒出来不下二十个人。

这些人各执匕首向着赵旭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

因为粉丝众多的原因,赵旭担心伤及无辜,拉着赵晗就跑。

众保安和粉丝们已经发生了冲突。

那二十几个人对赵旭和赵晗穷追不舍。

追到通道里之后,只见赵旭站在通道中间负手而立。

不远处,正是白欣欣的那些贴身保镖。

花蕾和白欣欣都在。

赵旭头也不回对花蕾叮嘱说:“保护好赵晗!”

“放心吧赵先生!”

赵旭目露杀伐之色。

他敢肯定,这些人是厂狗安排的人

快速向这些人冲了过去。

那二十几人各执匕首,朝赵旭奔来。

赵旭一脚踢倒当先一人之后,伸手一挡另一人的攻击。

一招空手夺白刃,将对方手中的匕首抢到了手里。

挥着匕首,施展出“变剑!”的招式。

只见一蓬蓬血光闪起,赵旭不断向前推进。

最后,黑衣人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赵旭并没有杀这些人,只是伤了这些人的要害。让他们短时间之内失去了行动能力。

这时,陈小刀带着农泉、苏柔等人赶到。

苏柔看到通道处,躺着一地的黑衣人,面露震惊的神色。

没想到,有人胆大的敢在演唱会这种时候,对赵旭动手。

苏柔走上前,一把揪起一名黑衣人,怒声叱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黑衣人说:“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奉谁的命?”

“不......不知道!”

这时,通道里传来了滚滚浓烟。

这烟不像是有人纵火,倒像是放了烟雾弹之类的东西

赵旭担心烟雾中有毒,对众人指挥着说:“快,我们返回去,从备用通道出去。”

众人开始反身向里边奔跑。

赵旭上前贴身保护着赵晗,以免她会出事。

陈小刀保护着白欣欣,农泉保护着苏柔,影子保护着花蕾,马家四兄弟率众人殿后,快速撤向里边。

到了备用通道后,马家四兄弟将门紧闭,以免烟窜过来。

让赵旭吃惊的是,备用通道的门,不知道被谁给堵死了

一名保镖对赵旭汇报说:“赵先生,这备用通道的门被堵死了。”

“你们退后,我来!”

赵旭松开赵晗的手。

他从裤腿里取出随身携带的“鱼肠剑”,将剑在门上划了一个正方形。

然后,一脚踢下来划下来的部位,露出一个只容一人可以进出的洞口。

赵旭率先从洞口里钻过。

众人鱼贯从洞口里,一个一个钻了过去。

到了备用通道后,赵旭见通道的尽头处,站着不下六七十人。

看到这些人,赵旭倒吸了一口凉气。

厂狗果真是有备而来,居然一下子出洞了这么多的人。

苏柔见状,立刻掏出手机,拨打了警方的求救电话。

难怪对方会放烟雾,原来是想把自己这些逼到这里

这个备用通道,是起到消防通道的作用。

若是遇到紧急情况,可以从这里逃生。

而现在,却被对手堵到了这里。

赵旭对花蕾吩咐说:“花姐,让你的人保护好欣欣和赵晗,我们来解决这些人。”

陈小刀、农泉、影子和马家四兄弟,齐刷刷站到了赵旭的身边。

加上赵旭一共八个人。

对方虽然有六十多人,但赵旭等人脸上毫无惧色。

先不说赵旭是“神榜”高手,光是陈小刀、影子和农泉,还有马家四兄弟,就够对方头疼的了。

赵旭带着几人,缓步向对方走去。

对方黑衣人齐刷刷亮出了手中的兵器。

这些人手中的兵器各异。

赵旭率先脚踏“狂云步法”向对方攻去。

陈小刀、农泉和影子,再加上马家四兄弟紧随其后。

赵旭刚冲到近前,对方立马三人向他围了过来。

这三人手中的武器,相互配合着向赵旭攻来。

赵旭见这三人出招凌厉,几乎招招是攻击自己的要害部位。心神一凛,对陈小刀等人提醒说:“他们是杀手!”

对方攻过来之后,赵旭快速躲闪。

避开对方的招式,一脚踢在对方一人的手腕处,将其手中的武器踢飞出去。

咻!咻!

陈小刀射出两把柳叶飞刀,将剩下两人瞬间解决在当场。

农泉等人各自挑选对手。

赵旭和陈小刀冲杀在前。

两人像两把尖刀一样,快速向前突破。

神榜之下皆蝼蚁!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赵旭的功夫虽然未达到神榜巅峰的级别,但对付这些杀手,可以说绰绰有余。

伙同陈小刀,两人一连串摞倒了二十多个人。

农泉大喝一声,一拳将对方轰了出去。

大声喊道:“你们这些狗娘养的,你农泉爷爷,今天就好好教训教训你们!”

“给我上!”

他带着马家四兄弟,在左侧站锋。

对方的人被赵旭和陈小刀一口气摞倒了二十多个人,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又如何抵得住农泉这些如狼似虎的糙汉子。

不到十分钟的功夫,对方的六十多个人,全部被赵旭八人放倒在地。

解决完这些人之后,赵旭担心会节外生枝,对身后的众人招呼说:“快走!......”
王墨站在那大门旁,转身看向远处的北老鬼,在王墨身后,门开缝隙,仙界的气息将王墨身子缭绕,那阵阵不属于这里的气息,使得王墨体内血脉似在欢呼,血液流转加快。

仿若是在吸收这股气息一样。

“就算打开了大门,你也不敢出去!老夫虽说没有第三魂的记忆,但在灵魂内却也多少残留了一些对于仙界的感悟,洞府界与仙界之间,存在着壁障,唯有拥有血脉之人才可以走出!

即便你有血脉呼唤,可以出去,但你若不交出第三魂,在你离开这洞府之后,老夫会杀所有与你有关之人!!”北老鬼心神内那股生死危机越加强烈,他没有再临近,而是于远处,传出话语。

“如今此门已经打开,你我之间也没有深层次不可化解的仇隙,你把第三魂给我,我会立刻离开这里,永远不再踏入洞府界!”北老鬼声音似带着一股奇异的力量,幽幽回旋。

王墨没有说话,第三魂他是不可能交出的,此魂,在他看来不是七彩仙尊莫小粟,而是自己的弟子彭杰厚。

沉默中,王墨右手抬起,在其手心内有两道幽光闪烁,化作了两团封印符文,这封印外为幽光,其内却是有血丝缭绕,这血丝,是彭杰厚的心血!

彭杰厚以身为第三魂的轮回,以死亡为代价,凝聚出了三道封印,一印自身,余下两印送给王墨,这本就是他临死前,为其师尊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这两道封印,与仙界气息融合后,将会拥有封印七彩仙尊其余两魂之力!

在这两团封印出现的一刹那,王墨身后那开出一道缝隙的大门,其内散出的大量的仙界气息,呼啸间直奔王墨右手,与那两团封印急速的融合起来。

幽光轰然大增,如同在王墨的右手内漂浮了两个幽色太阳一般,那光芒将王墨的身子笼罩成模糊,最终甚至连王墨身后的洞府大门也被弥漫在内,远远一看很是朦胧。

只不过这股封印之力却是没有完全,还在吸收大门内散出的仙界气息,且因大门只是开了缝隙,吸收略慢了一些。

在感受到这股封印之力的刹那,北老鬼双眼瞳孔猛地收缩,他终于知道了自己为何会有那生死危机的感觉,这一切,都是来自于王墨体内的封印与仙界气息融合后,散出的封印之力!

眼中寒光一起,北老鬼没有丝毫犹豫,身子一晃直奔王墨而去,他知道此刻退后不得,哪怕那生死危机之感再强烈,也要冲出阻止,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其速之快,瞬间临近王墨身前不足十丈,这北老鬼右手抬起,一个金色战字轰然而出,直奔王墨而去,与此同时,北老鬼身体外那七彩魂影,更是出现了重叠,却见那魂影外七彩光芒闪烁,正是那七彩道人的魂,幻化出来,全身弥漫七彩,冲向王墨。

紧接着,那全身被披风包裹只露出双眼的七彩仙尊又一魂,双臂蓦然伸开,其身体外的披风如浪,无限的膨胀中似遮盖了一切,向着王墨笼罩过去。

王墨神色平静,他右手两团封印依旧在吸收门内散出的仙界气息,在那北老鬼与七彩两魂临近的刹那,左手抬起向着前方蓦然一拍。

这一拍之下,王墨四周八个根本真身齐齐幻化,如同八个王墨同时拍出一掌。

轰鸣惊天动地,这崩溃的第五花世界,此刻大范围的消散,露出了星空,露出了空乏魔君、五行星马姓老者、姜恭贏以及第三妾妃温婉等人的身影。

还有那重伤的旋龟战将与火凤战将,他们的身影也纷纷幻化出来。

根本真身一出,那北老鬼面色骤然起了变化,他没有第三魂的记忆,从未见过这根本真身,但那五行星的马姓老者,却是在看到这根本真身的瞬间,眼中露出骇然与无法置信之色。

“根本真身!!!这...这是根本真身,寻常之人拥有一个根本真身就已经是极为少见,他...他居然有八个!!

传闻中有除了神境开启外,还有一种成为大仙尊的可能,就是与根本真身有关!这种可能尽管一直没有被证实,但却道明了根本真身的罕见!”

轰鸣回旋,王墨八个根本真身与本尊同时的一掌,与北老鬼碰触,在那轰鸣中,七彩之魂,披风之魂,还有那北老鬼,全部身子巨震,齐齐后退!

这是一次,王墨正面对抗北老鬼,让其退后!

王墨身子一震,似有一股大力扑面而来,顺着他的左手轰入体内,更是轰入他身体外八个根本真身上

其目光一闪,借着这股神通反震之力,左手顺势划出一个弧形,身子后退中一把按在了身后大门。

大门轰鸣,与此同时,其四周那八个根本真身,同样退后,一一撞击在那大门上。

在这惊天的轰隆隆巨响下,那大门再次被推开,从只有一道裂缝,大范围的开启,慢慢变大,最终被打开了近三成!

至此,这大门已经不需要人去推动,在其内磅礴的气息冲进来的瞬间,此门自行开启,轰鸣不断,其开启越来越大

与此同时,更多的气息呼啸而出,与王墨右手上的两团封印急速融合,在那北老鬼面色大变的刹那,王墨右手抬起。

那北老鬼眼中露出惊恐,他此刻来不及多想,不顾一切的迅速后退,王墨望着手中的封印,依稀间,他似乎在里面看到了彭杰厚,眼中露出悲哀。

“彭杰厚...你是我的弟子,也是我的师父...”王墨轻叹中,右手向外一挥,其内那两团封印在幽光万丈下,直奔远处逃遁的北老鬼而去。

这封印,如同宿命,北老鬼即便速度再快,也躲不过宿命。

那两个封印光团,一前一后,飘飘中刹那临近北老鬼,在其一脸惊恐中,第一个封印光团直奔其眉心。

北老鬼咆哮双手掐诀,神通弥漫的同时,其身体外那披风之魂更是眼露恐惧,右手抬起向那封印光团急速挥舞,虚空轰轰。

但一切神通,一切五光十色,都无法阻止这光团封印,仿佛在其面前,一切都不存在,这封印光团穿透了所有的神通与虚无,轻飘飘的,印在了北老鬼身体外,那披风之魂的眉心。

在其印下的一刹那,披风之魂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其身子顿时出现重叠虚影,七彩光芒大闪中,在瞬间化作了七彩之魂,使得那封印,最终是落在了七彩之魂的眉心。

“轰”的一声,封印碎裂,化作一片幽光将七彩之魂包裹在内,远远一看如同一张大网般,仅仅是数息的时间,七彩之魂就在那幽光之网的收缩中,慢慢化作了拳头大小,光芒黯淡下来。

此刻,北老鬼身子疾驰后退,脚下更有波纹回旋,其身体外那躲过一劫的披风之魂,带着无尽的恐惧,看着眼前飘来的第二个封印光团,眼睁睁的看着光团印在了自己的眉心,消散的同时,将其全身缭绕。

远处的空乏魔君等人,望着这一幕,心神震动,他们没有想到,王墨居然有如此后招,那马姓老者与姜恭贏,更是看向王墨的目光,极为复杂。

他们本以为这一次洞府核心,玄罗最终会出手帮助,王墨无法独自一人度过,但眼下,至始至终,玄罗都没有现身,一切全部都是王墨凭着自己之力,走到了这一步。

七彩仙尊融入北老鬼体内的那披风之魂,此刻与另外一魂一样,被幽光之网弥漫,化作了拳头大小的光团,被斩断了与北老鬼之间的联系。

在这联系被斩断的刹那,北老鬼双眼立刻黯淡下来,嘴角溢出大量的黑血,目中尽管无芒,但却清明起来。

看了看四周,最终目光落在王墨身上,落在了王墨身后的洞府大门,看着那开启的大门,北老鬼脸上露出微笑。

“你很优秀...我一生的梦想,就是要打开这洞府大门,可惜...当年度玄劫失败,被它融合了魂...”北老鬼的身体,散发出阵阵黑气,其皮肤枯萎,更有黑水滴落,正在急速的融化死亡之中。

“我本该在多年前就死去了...你完成了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帮我解脱了出来...王墨,谢谢...”北老鬼声音越加虚弱,其身子一半已经消散了。

但他剩余的半个身子,却是在双眼明光一闪中,仿若迸发出了生命最后的力量,在消散的过程中,化作长虹,直奔那敞开了一半的大门而去。

却是他即便死,也要看一眼那一生渴望去往的仙界...

王墨没有阻止,他看着北老鬼的半个身体冲入大门,看着他在那大门外,烟消云散。

大门,完全打开!

洞府界,在那幻化出的入口内,那被黑气缭绕的巨大的鼎,此刻轰然震动,其上黑气寸寸崩溃,消散无影。

这巨大的鼎,从中间裂开了一道巨大的缝隙,阵阵金光从缝隙内散出,更有轰轰巨响回旋,慢慢的,那裂缝越来越大,最终完全的撕开了大鼎,使得此鼎向着两旁轰鸣分裂。

在其分裂中,一扇几乎与天齐高的金门,缓缓地幻化出来,那门敞开,其内一片云雾缭绕,时而能看到一片陌生大陆,时而一片朦胧模糊。

随着此门的出现,这洞府核心之地,鼎外的废墟,全部瓦解,化作了星空,与洞府界的星空连接在了一起。

那在洞府界中,所有关注这里的仙者,此刻一个个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弥漫了整个洞府界的震动,在那震动下,进入洞府核心的入口,轰然消散,那大鼎出现!

鼎中的金门,散发出无尽金光,笼罩洞府界!

金门外,一个个虚影幻化,正是所有进入其内,没有死亡之人,这里面,有天魔,有空乏魔君,有第三妾妃温婉,有五行星之人。

还有王墨。

除了那金光以及大门开启的轰鸣,四周一片沉默,没有人说话,全部的目光,都凝聚在了那金色大门内,那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的世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