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百味:塔斯马尼亚的生蚝

你还在吃生蚝吗?我也是刚刚知道,涨知识了
2020年3月4日
烤生蚝烧烤界“扛把子”,秘方全在蒜蓉酱,但10个烧烤店9个做错
2020年3月4日

离开墨尔本要回国前,我和高悦飞去塔岛,租了一辆车,环行了一圈。这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二次环岛,上一次还是在台湾。我翻译了一个国际驾照,还好澳大利亚承认,否则连车也租不上就有些难受了。在澳大利亚或是美国这样的地方,租车属于大众产业,毕竟地方太大,公共交通又太差,没车实在寸步难行。只不过,澳大利亚是右驾左行,和我们的驾驶习惯相反。不过还好,塔岛上车太少了,从机场租好车子出来,开在前后只有自己一辆车的大路上,叫人忍不住想要飙车,稍稍适应了一会儿,也就熟悉套路了。

塔岛,就是塔斯马尼亚。

塔斯马尼亚,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充满了异域风情。我最初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立马联想到的,是斯洛文尼亚、马达加斯加,不知道为什么,还挺押韵的。哦对了,此外还会联想到斯里兰卡。当然,它们之间是毫无关联的,除了都是个岛。

塔斯马尼亚是个心型岛,与维多利亚州隔海峡相望,这里是澳大利亚的最南端的所在了,故而对于南半球来说,除了南极洲,这里又被视为世界的尽头。但凡是个岛,似乎就会有种特别的生物,表示岛上有着与众不同的生态,成为一个岛对外宣传的吉祥物。澳大利亚大陆块整个就是一大岛,这个吉祥物就是袋鼠。而到了塔斯马尼亚这个小岛上,吉祥物就成了塔斯马尼亚恶魔。塔斯马尼亚恶魔的学名叫袋獾,和袋鼠一样,也是有袋哺乳动物,不同的是它食肉。袋獾的体型和小狗差不多,头大脖子粗,但既不是领导也不是伙夫,看起来倒像个熊,同时也有着极锋利的牙齿和极强的咬合力,被激怒时耳朵会变红,然后露出尖尖的牙齿开始尖叫、咆哮,吃的又是腐肉,因此被叫作“恶魔”。塔斯马尼亚恶魔的大名,甚至被美国DC漫画所引用,成为超级英雄中的一分子,也算是魔鬼中的天使了。

山川百味:塔斯马尼亚的生蚝

我的本意原是要写生蚝的,谁知竟扯到袋獾去了。大概是因为在塔斯马尼亚的有一天晚上,我们到了临海小镇比奇诺,那是观赏世界上最小的小企鹅的圣地。遗憾的是,我们到达的时候已经过了企鹅回巢的时间了,天色又完全黑了,不适合去海边看。我不太甘心,冒着夜色前往,没想到走到一半被一只动物一直尾随,它还发出尖锐的吼叫声,比奇诺是个很小的镇子,到了海边则连个路灯都没有,因此我压根不知道这动物是个啥,只拿手电远远地略微照了一下,只觉得不是狗,心里直发毛,最后只好默默调头假装淡定地往住处走去。

直到现在,我还坚信,我是遇到塔斯马尼亚恶魔了。高悦则常拿此事挤兑我,调侃我怕狗,说是哪有什么塔斯马尼亚恶魔,现在它们都是濒危动物了,你有这么好运气?

好吧,言归正传,还是说回生蚝。塔斯马尼亚的生蚝是鼎鼎有名的,个头不大,口感却极为嫩滑,淋上一点柠檬汁,就可混着自带的海盐气息生吃了,滋味鲜美。只可惜我生来无福消受生蚝之鲜,只下得了口一个,随之就转战更为符合我接受能力的炸鱼薯条了。

山川百味:塔斯马尼亚的生蚝

原来生蚝只是个噱头,我无非就此回忆起在塔斯马尼亚的那次旅行——我们开着一辆天籁,从朗塞斯顿绕一圈到霍巴特,一路行驶在渺无人烟的大地上,两旁尽是森林、牧场、农田和牛、马、羊,天地广阔,途中还遇到偶然发生的下雪天。好山好水好无聊。眼中看着美景,心里却扛着饥饿,在澳大利亚,除了东区第一披萨,就没再吃过什么更好吃的东西了。

总之,作为著名的生蚝产区,塔斯马尼亚的生蚝肯定是不坏的,然而相比之下,塔斯马尼亚的恶魔却更成为我津津乐道的微妙回忆。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一点艺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