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车 公交车上的爱

  • A+
所属分类:生蚝海蛎子

梦泽山。

叶军浪赶到了梦泽山这边,他找到了道无涯,也跟道无涯说明了相关情况。

道无涯沉吟了声,说道:“你想率兵去突袭上苍军营?这主动出击的想法的确是不错。不过,要小心谨慎,上苍界的强者是能够在入口漩涡背后出手的,一旦被这些强者的攻势锁定住,那就会很危险。”

叶军浪点了点头,他说道:“道前辈,这一点我们已经考虑到。所以我们会注意的。古路通道的稳定性与日俱增,上苍界那边必然已经动用了天道石来稳固通道。也就是说,过不了多久,上苍界的强敌必然会前来攻打。所以我们这边不能干等着,得要杀过去,打乱他们的部署!”

道无涯点了点头,他说道:“那老朽给你制作两座一次性的遮掩大阵。催动一次后,大概能够遮掩住气息三个时辰左右。”

“三个时辰也足够了!”叶军浪说道。

道无涯当即取来一些制作大阵的材料,他恢复到造化境之后,已经能够制作类似的大阵,这遮掩气息的大阵需要融入到空间造化的炼阵手法,要想遮掩气息,最好的办法就是以空间相隔。

道无涯炼阵手法叶军浪自然是看不懂,他所修炼的《人皇诀》中也有关于炼器、炼丹、炼阵方面的内容,但叶军浪并没有去修习,只是粗略的看一下,知道一些基本知识。

所谓术业有专攻,他主要注重于自身武道的提升,如果将其他精力用在修习其他上面,那武道的提升也会有所缓慢

反正人界这边,炼丹炼器方面有李沧元、鬼医这些,至于炼阵方面,将姬指天培养起来也是一样的。

现在,叶军浪才知道道无涯在炼阵方面的造诣也是极高的。

很快,道无涯已经将两座遮掩大阵炼制而成,并且直接化为两枚阵势符文,他将这两枚阵势符文交给叶军浪,说道:“大军汇合的时候,只要本源之力进入阵纹内,就能够激发,形成一方遮掩空间的大阵,将大军的气息给遮掩住。”

“好!”

叶军浪接过这两枚阵势符文,他说道:“多谢道前辈了。我这就去准备今晚突袭敌军营地!”

“哈哈,那老朽等着你们凯旋而归!”

道无涯大笑了声。

……

叶军浪返回到遗墟古城。

人界天骄、还有铁铮等一批撒旦军战士都已经准备好。

叶军浪回来后也召集他们召开了会议,制定今晚行动的策略。

叶军浪将他在神陨之地第一城中的作战计划说了出来,又继续说道:“到时候,由我、紫凰、叶乘龙、雷城主率领突袭战士队伍,去佯装突袭。你们其余人则是分配到两路大军中,从两面潜行到敌军大营,然后借助空间遮掩大阵埋伏起来。等待我发出全面进攻的信号。记住,发出信号时全力以赴的攻杀敌军大营,能杀多少就杀多少。我一旦喊出撤退,全员立即撤退,不得恋战!”

“好!”

场中的天骄纷纷点头,自从东海秘境归来后,他们都在勤奋修炼,修炼的意义除了提升自身实力之外,更是在于战场杀敌。

因此,澹台凌天等天骄都很期待今晚的突袭之战。

……

神陨之地,第一城。

此时已经是夜幕降临时分,叶军浪率领着人界天骄前来,正在第一城中。

第一城外的古路通道上,三千名精选出来的精锐战士已经集合在了一起,叶军浪走出来后,这些精锐战士看到是叶军浪,他们都无比激动起来。

这批精锐战士中,就有叶军浪第一次来古路战场的时候认识的山魁。

如今山魁已经是生死境巅峰,实力也很强大。

这批精锐战士都是生死境起步,并且还是百战不死的老兵,拥有着极为丰富的作战经验。

“快看,真的是叶兄弟!”

“叶兄弟这是要率领我们去袭杀上苍界军营的老巢,想一想都兴奋!”

“上次大战,叶兄弟率领我们一路杀到第一城,至今想起来都是热血沸腾!”

“不错!那一战真的是太热血,太畅快淋漓了!”

一些老兵战士正在私底下议论着。

山魁看到叶军浪后他整个人也兴奋起来,说道:“听说叶兄弟这是刚从东海秘境归来,在东海秘境还击杀了不少上苍界的天骄。这一次,叶兄弟又要率领我们而战,我们决不能给叶兄弟丢脸!”

“对,绝不给叶兄弟丢脸!要战出我们禁地战士的威风!”许多人都纷纷说着。

这时,叶军浪走到了这支精兵战士队伍前,他看向眼前的一个个禁地精兵,他说道:“诸位战士,我们又见面了。你们应该都跟我一起并肩作战过,你们的面孔我看着都很熟悉,都有印象。这一次,我们继续并肩作战,剑指敌军大营!”

“战!”

三千名禁地精兵齐声大喊!

叶军浪说道:“战斗总会不可避免伤亡,因此现在站在你身边的兄弟,也许这一战过后就再也见不到。而减少伤亡的办法,那就是令行禁止,绝对服从命令。负责两路埋伏的战士,我发出信号,全面进攻那就全力出击,我说撤退,那就果断撤离!撤离时候,照顾身边负伤战士,有牺牲的战士那就尽量将他们的遗骸带回。只要我们行动有素,令行禁止,那这一次的突袭计划就能够取得成功!”

场中的禁地战士纷纷点头,叶军浪所说的话,他们全都牢记在心。

“上苍界亡我人界之心不死!”

“甚至,上苍界想要炼化我人界,使得生灵涂炭,无一幸存!”

在上苍界的眼中,我们人界就像是他们的血食一般!”

“我们会甘心吗?我不甘心!我们有父母、有兄弟姐妹、有爱人、有朋友、有战友,更是有着自己的家园!我们的家园,我们身边所珍惜之人,我们就应该用自己的拳头去捍卫!”

“因此,此战,剑指上苍军营,杀!”

最后,叶军浪开口,一声一声高亢,一声比一声激荡,那杀字喊出口更是惊天动地,引得风云变色。

“杀!”

场中所有人的战士也纷纷怒喊着,他们的战意跟斗志已经被完全的调动起来。

“三路大军听命,出击!”

叶军浪目光一沉,就此下令。
“他啊?他现在可厉害了。”

孟芸同样抬头看向了远处天空令人炫目的火烧云奇景,轻声说道:“他现在是亚洲首富了,连李嘉诚都没有他有钱……”

孟芸坐在张澜身边轻声说了起来。

从澜山微博说到澜山集团,再说到NBA联赛的超音速队,以及现在刚刚成立没几天的公益基金“枫叶基金会”。

饶是孟芸很骄傲,也不得不承认,整个国内,或者说整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出一个能从大学毕业开始,就跟叶枫一样耀眼的人了。

真的很耀眼。

耀眼到孟芸都有点心动了,又有哪个怀梦的女人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能够像大话西游里说的那样,是一个脚踩七彩祥云的英雄呢?

不过很可惜。

叶枫是脚踩七彩祥云的英雄不假,但是她和叶枫之间的命运也和大话西游的结局差不多,求而不得,爱而不得。

张澜一直静静的听着孟芸在一旁叙说,接着转过头来,干净的眼神仿佛看到了孟芸的内心一样,温和的笑着说道:“你喜欢他对吧?”

孟芸猛然回过神来,刚想解释,张澜重新看向了远处的晚霞,嘴角挂着一抹如同轻风一样的笑容,轻声说道:“没事,我也挺喜欢他的。”

孟芸怕张澜误会,解释说道:“你放心,他拒绝我了,他告诉我你在这里支教,我就明白他心里只有你了,他让我来这里捐赠希望小学,也是想作为送给你的礼物。”

“我知道。”

张澜轻声应道。

孟芸侧头看着温和平静的张澜,想了一下,问道:“为什么你一定要来这里支教呢,把他那么优秀的一个人放在外面,你就不担心有人趁虚而入吗?”

“担心过。”

张澜笑着说了一句。

孟芸不解的说道:“那你还在这里支教?”

“因为我相信缘分。”

张澜抬起手,对着天空的火烧云比划出一个相机的动作,温和的轻声说道:“我知道,在这个社会上,现在很多人,很多事情都讲究现实,讲究利益,也会有很多人因为爱情,因为梦想受到过挫折,然后放弃,得到一些伤感的经验之谈。”

“只是呢,爱情也好,梦想也好,它真的存在的。”

说到这里,张澜转过头来,眼神清澈的说道:“只不过在追逐爱情,追逐梦想的过程中,这个过程可能是痛苦的,也许是很痛苦,很痛苦,痛苦到让人疼的想放手。”

我不是圣人,我也不是什么都看穿了,我也想今朝有酒今朝醉,放纵一生。”

“但是你说人生已经这么苦了,为什么还要自己去添点堵,让自己去否决一切,什么都不相信呢?”

张澜拿起手里的狗尾巴草,让它在风中轻轻飘摇,轻声说道:“我觉得人终究还是要有点信仰的,哪怕这个信仰是假的也好,只要我愿意去相信,它就是真的,说白了,这人世间的事情,哪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错,或者绝对的对?”

孟芸摇头:“你这是在自我欺骗,就像窗户纸一样,只要轻轻一捅,它还是会碎的,等信仰碎了的那一刻,就是自己难受的时候。”

“所以啊,我对自己说了,是我的,终究是我的,不是我的,也是命里没有,强求不来。”

张澜转头看向了孟芸,轻声说道。

孟芸从张澜的眼里看到了平静,坦然,与释然,一时间沉默起来了,她现在明白为什么叶枫会对这个女人念念不忘了。

也明白了自己和张澜差在哪里。

张澜的境界太高了,高到了有点随遇而安,无欲无求的意境,这甚至让孟芸有一点费解起来了

“好了,我们回去吧,等下晚上做点好吃的给你吃吧。”

张澜见孟芸沉默,突然拉着孟芸的手站了起来,狡黠的说道:“这道菜可是我练了好久才练成的。”

“什么菜?”

孟芸好奇的问了起来。

“梅菜扣肉!”

张澜略带得意的说道,原本这道菜她是想在叶枫下次来山上的时候做给叶枫品鉴一下的,不过刚好这次孟芸难得来了,张澜打算展示一下厨艺。

“好的,那我一定要尝一尝。”

这时候,孟芸突然喜欢起张澜来了,其实她不太喜欢张澜刚才平静的样子,有点不自在,也有点自惭形秽,甚至觉得刚才张澜静静叙说的样子有点伤感。

嗯,和叶枫一样老成。

现在孟芸终于在张澜身上发现了她这个年纪原本该有的活力与狡黠。

回到教室旁边不远处的宿舍

张澜和教育局的人聊了一会,便从冰柜里面拿出了以前买好的带皮五花肉放在水里解冻起来,然后一群人陪着张澜一起忙碌起来。

孟芸也挺好奇梅菜扣肉怎么做的,然后发现做梅菜扣肉的时候那么的危险,因为梅菜扣肉做之前需要将五花肉先煮一遍,接着再放在油锅里面油炸,当水碰到油的时候,那油溅出来是真的叫一个吓人。

张澜也是一边拿着锅盖抵挡热油的攻击,一边油炸着五花肉,最后是和孟芸一起过来的司机看不下去了,不好意思让一个女人面对油锅,过来接了张澜的活。

……

由于吃完晚饭后已经是晚上7点了,所以孟芸和教育局的几个人现在再下山也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只能选择晚上都在雨村小学住下。

教育局局长和司机和以前叶枫的待遇一样,用几张书桌拼在一起,住在教室里面。

女公务员则和孟芸跟张澜还有周妍两个女人挤在一个房间,孟芸跟张澜一张床,只不过张澜晚上需要备课,一直到夜里十点多才上床。

“累不累?”

孟芸在张澜上床后,问了起来。

这时候周妍和市里下来的女公务员已经睡着了,张澜躺下来,小声的说道:“有一点,不过挺值得的。”

孟芸同样轻声说道:“我看那些学生挺喜欢你的,白天的时候还给你糖吃了。”

“嗯,挺甜的。”

张澜想到白天的大白兔奶糖,嘴角露出一抹欣慰的弧度。

孟芸侧过身来说道:“在山下的时候,我看了教育局给我的教育环境调研,其实哪怕你为他们支教也是没什么效果的,毕竟他们距离上大学中间除了小学,还有初中和高中,这里的教育条件根本跟不上。”

“我知道。”

张澜关掉灯,轻声说道:“但总要有人去做些什么的,如果连我都放弃他们,他们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狂妄且强势的话语传出,响彻这片空间,使得无数人内心不由为之颤抖起来,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那道沐浴在光芒下的身影。

阻拦他之人,杀无赦。

秦轩,这是在警告他们所有人吗?

许多人目光看向一处方向,只见诸葛云霄浑身浴血,气息都变得虚弱了许多,诸葛山庄的强者守护在他身边,他们脸色都显得格外的阴沉。

刚才一战诸葛云霄伤势极重,可能伤到根基了,需要花费大代价才能恢复到巅峰时期,在此之前他们从未想过,一位五阶圣人能够给诸葛云霄造成如此严重的伤害。

若是知道会这样,他们不会让诸葛云霄单独出手。
肉车 公交车上的爱
只可惜,现在后悔晚矣。

于是他们目光纷纷扫向秦轩,眼神之中尽皆充满了杀意,其中一位九阶强者冷冷开口:“今日纵然你有滔天之能,也要葬身于此!”

秦轩目光淡漠的看了那强者一眼,脚步直接往前而行,像是无视了对方的话语一般。

“一起动手!”那九阶强者厉声喝道,他声音落下的刹那,诸葛山庄所有强者手掌同时拍打而出,顷刻间虚空中出现无数柄长枪,同时朝秦轩的方向杀伐而出。

轰隆隆的声响传出,惊天动地,无数长枪从虚空中穿透而过,空间崩塌毁灭,一股股毁灭般的大道气流肆虐开来,将秦轩所在的空间笼罩,欲将他彻底葬杀在其中。

只见秦轩身形遁入虚空之中,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随后无穷无尽的大道气流湮没那片空间,极具毁灭力,不过刹那之间,一切都化作虚无,什么都不存在了,

死了吗?”无数人目光凝视着那片废墟空间,浑身紧绷着,若是在之前,他们必然会认为秦轩被诛杀了,但如今的秦轩今非昔比,根本不知道他的极限在哪里。

诸葛山庄的强者目光也望向那片空间,神色都显得十分凝重,事实上他们心中也没有多少底气,不知道秦轩到底死没死。

某一刻,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出现在他们身后,他们心中顿时生出不妙,豁然间转过身,只见一道白衣身影神色冷漠的看着他们,赫然是秦轩。

只见秦轩的双眼变得极为璀璨,像是一双神眼般,眼眸之中陡然间射出一道道金色神光,蕴藏无上威能,如同利剑一般锋利,似能诛灭一切。

一阵噗呲声传出,只见金色神光瞬间从一些身影中穿透而过,都是七、八阶圣人,他们身躯猛地僵硬在那,脸上露出无比痛苦的神色,体内有可怕的气息肆虐而出,难以遏制住。

“砰、砰……”随着一阵巨响声传出,只见那些人的身体陆续炸裂开来,尸骨无存,空间中再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唯有一缕缕残留的大道气息,见证了刚才的惨状。

“这……”围观人群脸色惊骇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心脏狂颤不止,秦轩的一道目光,直接抹杀了诸葛山庄数位高阶圣人,这等实力未免也太恐怖了!

此刻诸葛山庄唯有那些九阶人物活了下来,不过他们的状况也没好到哪里去,脸色十分苍白,身上的气息上下浮动着,刚才他们也被一些金色神光击中了,若非肉身防御强大,否则也要被神光诛灭。

秦轩如今的实力强到可怕,八阶人物承受不住他一击之力,这简直不符合修行界的规律,万华天尊的神法竟有这么恐怖吗?

“他应该是借助神法在短时间内提升了实力,这种强大的状态应该维持不了多久时间,我们只需要拖下去,一旦他退出这种状态,杀他轻而易举。”一位老者暗中对其余人传音道。

“有道理,不要和他正面碰撞,尽可能拖延时间。”又一人开口道,眼神中闪烁着冰冷之芒,他倒要看看,秦轩能够在这种状态下坚持多长时间。

秦轩目光环视周围人群,当看见他的视线望来之时,许多人脸色顿时为之一变,甚至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似乎生怕秦轩会对他们下杀手。

“不怕死的话,可以再过来试试。”秦轩口中吐出一道冷漠声音,说罢他脚步踏出,朝前方古山的方向走去。

许多人站在原地没有动,不敢再对秦轩有任何想法了,诸葛山庄那些人便是前车之鉴。

“所有八阶人物退后,只留下九阶人物。”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从人群中传出,许多人目光转过,只见说话之人是纪岚天。

诸人内心无比震惊,纪岚天这是打算和秦轩争锋到底吗?

纪岚天目光平静的看着秦轩,开口道:“他的实力乃是圣境巅峰,只要没踏入神境,便不是无敌的存在,在场有不少九阶人物,只要同心协力,拿下他并非不可能之事。”

不少人目光闪烁不定,纪岚天的话语不无道理,五六位九阶人物或许拿秦轩没有办法,但若是十几位呢?秦轩还能应付自如吗?

“若是拿到了传承,又该如何分配?”一位灰衣老者淡淡开口道,深邃的眼神中透着几分危险之意,犹如黑夜中的鹰隼一般,让人不敢接近。

他之前一直安静的站在人群之中,没有出手,正是不想成为他人手中的棋子,若要让他出手,必须给出足够的回报才行。

“凡是出手之人,都可以修行秦轩身上的神法,这个条件够吗?”纪岚天目光看向灰袍老者问道,使得周围诸人内心皆是一颤,心想纪岚天真的会给吗?

“你说话算数吗?”灰袍老者反问道,眼神中透着几分质疑之意,似乎并不相信纪岚天真的会将神法让给他们修行。

虽然他的实力比纪岚天要强大许多,但纪岚天身边强者如云,而他只有一人,若是纪岚天事后反悔的话,他也束手无策。

“当然算数,我相信其他人也都是一样的想法。”纪岚天开口道,他只要得到神法便够了,无论开出什么条件都可以。

“我也认同。”云策也开口道,随后又有一些大势力天骄开口表态,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只要拿下了秦轩,所有人共同修行他身上的神法,不过前提是,出手之人必须是九阶修为,或者拥有九阶的实力,否则出手只有死路一条。

“我愿出手。”一道中年身影站了出来,脸庞上透着一抹凌厉之色,周身缭绕着强大的火焰之光,气息俨然达到了圣境巅峰。

在中年之后,又有一些身影走了出来,全部都是九阶人物。

在数门天尊级神法的面前,没有几人能抵挡住诱惑,而且他们在秦轩的身上已经看到了神法的威力,竟然能跨越数个境界战斗,他们很难不动心。

最后有四十余人站了出来,大多数都是九阶人物,其余人则是如纪岚天、云策这等级别的顶尖天骄,他们的实力比寻常的九阶还要强大许多。

他们这些人,已经可以代表大地之甍的巅峰战力了。

秦轩目光平静的看着那些身影,脸色波澜不惊,开口道:“看来你们对神法志在必得,只是你们可曾想过,我既然敢出现在这里,又岂会没有准备。”

“你的底气,难道不是那几门神法吗?”纪岚天语气淡漠的道。

“是谁告诉你的?”秦轩目光十分轻蔑的看了纪岚天一眼,使得纪岚天瞳孔微微一缩,难道不是吗?

秦轩心念一动,一道巨响声从体内传出,只见他的身体再次变成巨人形态,顶天立地,那双金色眼眸变成银白之色,目光穿透空间直视诸人身后的古山。

不过片刻时间,古山猛烈地震动起来,一道道古老气息从古山中释放而出,使得人群脸色纷纷为之一变,随后他们心中立即意识到了什么。

秦轩,正在隔空领悟古山!

“阻止他!”纪岚天大喝一声,抬手轰出一掌,一道遮天大手掌从天而降,像是天神之手般,手掌之上出现一道道璀璨夺目的图案,仿佛蕴藏大道至理,深奥无比。

“轰!”一道巨响声传出,大手掌朝秦轩的巨大身躯拍打而去,欲将之轰灭掉来。

几乎在同一时刻,其余九阶人物也纷纷出手,直接释放出自己的最强攻击,此刻秦轩正在领悟古山,是将他击败的绝佳时机。

震天裂地的声响不断传出,一道道强大攻击疯狂轰击在秦轩的法身之上,震得法身上的光芒立即变得黯淡,气息急速减弱,似乎快要坚持不住。

“砰!”

一道震颤人心的声音传出,只见那座古山轰然间炸裂开来,而与此同时,一道无比耀眼的神光直冲云霄,仿佛要穿透那片天穹。

无数人目光豁然间朝古山的方向望去,随后脸上的神色尽皆凝固在那,目光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只见古山已经消失不见了,而在古山所在之处,一柄黄金神戟矗立在那,神戟之上透露出一股古老的波动,使得这片天地变得无比沉重,隐隐让他们感到窒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