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闻檀嫡长孙按在龙椅上弄

  • A+
所属分类:生蚝海蛎子

“什么问题?难道说这些家伙在埋伏我们?”二狗子顿时一脸警惕。

它刚一站起来,周围的几个女修便惊声尖叫,嚷着好可爱

二狗子不屑一顾:“肤浅!只知道用外表衡量他人!”

说着,还用力扭了扭屁股,再度引来一阵尖叫声。

“别特么卖萌了,你不适合这条路线。”徐缺翻了个白眼,“听我说,刚才我去测试,有个老头子忽然冒出来。”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闻檀嫡长孙按在龙椅上弄
他讲方才发生的情况,原貌原样地给二狗子复述了一遍。

“你的记忆里,有没有相关的记忆?”徐缺期待地看着二狗子,指望它能够想起来什么。

他对于二狗子的来历有一些猜测,但是并不确定。

但是这家伙有几世的记忆这是确定的,也不知道它到底对自己干了些什么,搞得如今记忆不全,跟个二傻子似的。

但很多时候,二狗子总是会忽然灵光乍现,回忆起一些很关键的记忆。

二狗子瞪着眼睛,使劲想了老半天,忽然兴致勃勃地开口道:“缺哥,你说我要是现在下去,那老头子会不会给我仙器啊?”

徐缺:“……”

感情你特么想这么久,是在思考怎么好处

“别做梦了。”徐缺翻了个白眼,端起茶杯,缓缓思考起来。

之前他就觉得哪里不对劲,根据烈阳门收集的情报,过去那么多次主事门徒的选拔,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一次的情况。

居然会选择有特点的?

自己长得帅有特点也就罢了,头大也特么算特点?

“缺哥,你不要想那么多了,兴许这就这次的选拔规则呢?”二狗子传音道。

徐缺一愣,扭头看去,发现二狗子正被一堆女修围在中间,享受着女修们的投喂。

“妈的,败类!”

徐缺叱骂了一声,起身在大堂里转悠了起来。

想了想,他找上了先前给自己带路的侍女。

小姐姐,你听说过羽柔仙子吗?”徐缺开门见山道。

侍女正在准备茶具,闻言放下手中的活计,微笑道:“当然听说过,这里很多修士都为了羽柔仙子而来的呢。”

徐缺愣了愣,心想应该是主事门徒有机会进入中央天门,能够见到小柔吧。

哼,一帮废柴,就凭你们也想见到小柔?

本逼圣是不会给你们机会的!

“哈哈,没想到羽柔仙子这么出名呢。”徐缺心中甚为得意,那毕竟是他的女人

侍女搭腔道:“当然啦,不然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修士来选拔主事门徒呢,要知道,当年即便是闻名仙域的风清仙子招收道侣,都没有这么多人来呢。”

徐缺眉头微微皱起,侍女的话让他感觉有些不舒服:“这两者没有可比性吧?”

侍女像是发现了什么,有些讶然地看着他:“公子不会不知道吧?这一次主事门徒选拔出来,进入中央天门是要去参与羽柔仙子道侣选拔的。”

轰!

这番话宛如一道惊雷,在徐缺脑海中炸响。

小柔要选道侣?

“毕竟羽柔仙子乃是万中无一的体质,更是获得四位仙帝的青睐,受到他们的共同培养,不出意外的话,数年之后,便是仙云洲的第一强者,如今要选择道侣,自然无数天骄妖孽前来此地,想要获得羽柔仙子的青睐。”

侍女说着说着,遍体发寒,目光落在眼前少年身上,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

为什么自己一说羽柔仙子要选道侣,这个少年忽然就爆发出了如此猛烈的杀气?

嗯……一定是羽柔仙子的狂热追求者了,之前有好几个青年才俊,听到这消息反应一模一样。

肯定是的!

想到这儿,侍女柔声安慰道:“道友不要心急,小女子看道友修为高深,而且还长得真帅,想来一定有机会的。”

徐缺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怒意,沉声道:“不是我有机会,是他们全都没有机会!”

笑话,想和本逼圣抢妹子

看来你们是没见识过本炸天帮帮主的神威!

是时候让你们这帮年轻人,感受被本逼圣支配的恐惧了!

“道友有这样的自信,自然是好事,不过也万万不要轻敌哟,我倒是知道,这一次连徐家,慕容家和月家都派人来了。”侍女提醒了一句,微笑道,“这成元仙域三大家族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哟。”

她顿了顿,又柔声道:“如果公子不嫌弃,万一失败以后,可以来找奴家哟。”

徐缺有些烦躁地摆了摆手,你算个什么玩意儿?能和小柔比?

侍女见徐缺有些心烦气躁,正准备再说点什么,她忽然像是看见了什么似的,脸上重新挂上模式化的微笑:“道友,小女子言尽于此,请公子好好考虑吧。”

说罢,便转身离去,临走前还冲徐缺抛了个媚眼。

徐缺注意到了她表情的变化,转头看向身后,发现几个年轻男女正结伴从门口进来。

几人修为很是惊人,全都是仙尊境的修为。

其中有三名年轻男子,竟然全都是仙尊境巅峰,至于另外两名女子,修为要稍弱一些,只在仙尊境中期。

不过那几名男子,气息有些波动不定,徐缺隐约能感觉到,其中有一人修为距离半步仙帝就差临门一脚了。

这样的组合可以说是强大至极,完全可以碾压到现在为止,徐缺见过的所有天骄。

徐缺眉头微微紧皱,刚才那侍女应该是看见这几人,便选择了闭口不谈,所以他们应该便是那所谓的徐家,慕容家与月家。

不过就是搞不清楚到底谁是谁……但这重要吗?

不重要!

他只明白一个道理,这帮家伙是来抢小柔的!

敢和自己抢小柔的人,全都得死!

徐缺冷冷地盯着那几人,心中杀意逐渐浓重。

此时,门外的一行人已经走进了琼玉阁,正朝着大堂中走来。

这帮人的修为,在仙帝不出的情况下,可以说已经站在了年轻天才中的最顶层。

其中为首的男子,也是那个修为气息波动最厉害的修士,忽然眉头一皱:“奇怪……我感觉到了杀气。”
易阡陌在碧游宫前面站了一会,便返回了不良司。

在通天教主这里,他得到了很多收获,首先确定了钥匙就在他的手中,其次……他了解到了一个更深的东西

“阿斯玛,那条通道另一头,到底是什么?”易阡陌询问道。

“你终于想起我了,你早问我,说不定我直接就告诉你了,何必兜圈子呢?”阿斯玛笑眯眯的冒了出来。

你会说吗?”易阡陌问道。

“当然不会。”阿斯玛说道。

“……”易阡陌。

“那你能否告诉我,通天教主的话,有几分可信!”易阡陌问道。

“完全可信!”阿斯玛说道,“屠魔耶被封印,确实有阻挡另外一边的意思,我甚至可以告诉你,这条通道,就是通往长生天的一处神秘之所,但这处地方,不在长生天任何一个势力的管辖范围之内!”

“嗯!”

易阡陌没有再问下去,该告诉他的,阿斯玛一定会告诉他,不想告诉他的,他就是求爷爷告奶奶,阿斯玛也不会说。

而且,阿斯玛此前一直想让他走气运之道,并隐瞒了这个事实,如果不是他自己追溯,可能还蒙在鼓里。

但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虽然那处通道被他标记了印记,回去也容易,可没有钥匙,也打不开这处通道。

如此,他便只能等待,等待自己的布局成功,气运达到青木六重,躺赢通天教主了。

然而,就在他准备等待时,外界却传来了一个声音,道:“属下周青峰,觐见司主,还请司主现身一见!”

“周青峰?”

易阡陌眉头微蹙,想起了冯玉给他的一个名单。

这周青峰是前任不良司主的弟子,而且是亲传,冯玉本来想要直接清洗掉他,但没想到周青峰很识时务,竟然在清洗之前,便第一个投靠了易阡陌。

不良司的暗线,还有那些忠于前任司主的不良卫,全都是周青峰帮着找出来的,但即便是如此,他也没有得到易阡陌的重用。

名义上,易阡陌任命了他一个副司主的职务,但实际上却只是一个摆设而已。

这突然前来,易阡陌到是让易阡陌有些意外,但他并没有拒绝,打开洞府大门,让周青峰走了进来。

“拜见司主!”

周青峰单膝跪地,神情恭敬。

“何事?”易阡陌直接问道。

“禀告司主,属下有要事禀告,还请司主屏蔽洞府。”周青峰说道。

“嗯?”易阡陌抬手,用神识将洞府屏蔽,如此即便通天教主也很难探查到里面发生了什么,“说吧,什么事!”

周青峰微微一笑,忽然拔剑,冲易阡陌刺了过来,这让易阡陌一愣,觉得他此刻的行为,有点愚蠢!

他神念一动,一股磅礴的威压释放出来,周青峰的剑根本靠近不了他一丈区域,整个身体便被定在了原地。

看到他满头大汗,咬牙切齿的样子,易阡陌说道:“你不是这么愚蠢的人!”

“你杀吾老师,今日我杀不了你,只求一死!”

周青峰眼中全是不甘。

易阡陌皱起眉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以周青峰的实力,想在他面前造次,差了太远。

“既然你想死,那我成全你!”

对他而言,周青峰是个无用之人,他一抬手,庞大的力量碾压过去。

“砰!”

周青峰的身体,便被碾压成了齑粉,他身上的仙力挤压,最后炸裂开。

但也就在这时,易阡陌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在他炸开的肉身中,忽然释放出了一股白茫茫的雾气!

这雾气像是活着一般,竟直接朝他呼啸而来,感觉到危险的易阡陌,本能的便是一拳轰了过去。

庞大的拳劲在世界之力的加持下,化为漫天的雷霆,别说是区区一团雾气,便是再来一个不良司主,也会被轰爆。

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一拳竟然像是打在了棉花上一样,那些雾气没有被拳劲逼退,反到是粘了上来。

只是瞬间,便沾染到了他的拳头上,没等她反应过来,这些雾气全部消散一空。

易阡陌怔住了,但他很快便感觉到不对劲,神识仔细查看,立时脸色大变,他发现这些雾气是一粒粒白色的孢子。

这些孢子进入他的体内,迅速与他的气血相合,从他血液进入四肢百骸,这跟此前那首领的中的毒一模一样!

“该死!”

想到那孢子的可怕,连阿斯玛都没有办法,他当即全力催动世界之力,准备将这些孢子驱逐掉。

然而,世界之力混合的雷霆在肉身中走了一圈,对那些孢子不但没有任何的伤害,反到是让这些孢子更加深入的侵蚀到了他的身体内。

当他的世界之力收回时,竟然跟着世界之力,要进入他的体内世界!

这让易阡陌浑身一颤,当即封闭了体内世界与外界的通道,这要是侵入了体内世界,那就是釜底抽薪了!

“你的反应到是很快,不愧是可以跟通天教主叫板的人!”

一个声音传来。

易阡陌睁开眼睛,发现周青峰竟然又活了,只不过此刻的他,更像是一具行尸走肉,那双空洞的眼睛里,闪烁出陌生的光。

“你是何人!”

易阡陌冷声道。

“确切的说,我不是人,但你杀了我的一具炉鼎!”

周青峰说道,“既然你杀了他,那就只能让你来替代了,你很强,正好可以作为炉鼎。”

又是炉鼎?”

易阡陌苦笑,这辈子都不知道,给人家做了多少次炉鼎了,他立即问道,“你到底是何人?”

“我?”

周青峰僵硬的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我来自水云涧。”

“水云涧?”

易阡陌皱起眉头,道,“那是什么地方?”

“你不需要知道,那是什么地方,等你身体内的孢子开花结果,你便会成为我们的一员!”

周青峰微笑道,“不要去抵抗它,越是抵抗,你越是痛苦,你只要接受就好!”

“砰!”

易阡陌抬手一拳,周青峰再一次崩溃,这一次他没有再复原。

但也就在此时,易阡陌忽然感觉全身各处撕裂般的疼痛,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的体内冲突出来。

伴随着这股剧痛,他健硕的肉身,迅速的开始消瘦,不到片刻,他成了一副皮包骨的样子。
“什么问题?难道说这些家伙在埋伏我们?”二狗子顿时一脸警惕。

它刚一站起来,周围的几个女修便惊声尖叫,嚷着好可爱。

二狗子不屑一顾:“肤浅!只知道用外表衡量他人!”

说着,还用力扭了扭屁股,再度引来一阵尖叫声。

“别特么卖萌了,你不适合这条路线。”徐缺翻了个白眼,“听我说,刚才我去测试,有个老头子忽然冒出来。”

他讲方才发生的情况,原貌原样地给二狗子复述了一遍。

“你的记忆里,有没有相关的记忆?”徐缺期待地看着二狗子,指望它能够想起来什么。

他对于二狗子的来历有一些猜测,但是并不确定。

但是这家伙有几世的记忆这是确定的,也不知道它到底对自己干了些什么,搞得如今记忆不全,跟个二傻子似的。

但很多时候,二狗子总是会忽然灵光乍现,回忆起一些很关键的记忆。

二狗子瞪着眼睛,使劲想了老半天,忽然兴致勃勃地开口道:“缺哥,你说我要是现在下去,那老头子会不会也给我仙器啊?”

徐缺:“……”

感情你特么想这么久,是在思考怎么捞好处?

“别做梦了。”徐缺翻了个白眼,端起茶杯,缓缓思考起来。

之前他就觉得哪里不对劲,根据烈阳门收集的情报,过去那么多次主事门徒的选拔,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一次的情况。

居然会选择有特点的?

自己长得帅有特点也就罢了,头大也特么算特点?

“缺哥,你不要想那么多了,兴许这就是这次的选拔规则呢?”二狗子传音道。

徐缺一愣,扭头看去,发现二狗子正被一堆女修围在中间,享受着女修们的投喂。

“妈的,败类!”

徐缺叱骂了一声,起身在大堂里转悠了起来。

想了想,他找上了先前给自己带路的侍女。

小姐姐,你听说过羽柔仙子吗?”徐缺开门见山道。

侍女正在准备茶具,闻言放下手中的活计,微笑道:“当然听说过,这里很多修士都为了羽柔仙子而来的呢。”

徐缺愣了愣,心想应该是主事门徒有机会进入中央天门,能够见到小柔吧。

哼,一帮废柴,就凭你们也想见到小柔?

本逼圣是不会给你们机会的!

“哈哈,没想到羽柔仙子这么出名呢。”徐缺心中甚为得意,那毕竟是他的女人。

侍女搭腔道:“当然啦,不然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修士来选拔主事门徒呢,要知道,当年即便是闻名仙域的风清仙子招收道侣,都没有这么多人来呢。”

徐缺眉头微微皱起,侍女的话让他感觉有些不舒服:“这两者没有可比性吧?”

侍女像是发现了什么,有些讶然地看着他:“公子不会不知道吧?这一次主事门徒选拔出来,进入中央天门是要去参与羽柔仙子道侣选拔的。”

轰!

这番话宛如一道惊雷,在徐缺脑海中炸响。

小柔要选道侣?

“毕竟羽柔仙子乃是万中无一的体质,更是获得四位仙帝的青睐,受到他们的共同培养,不出意外的话,数年之后,便是仙云洲的第一强者,如今要选择道侣,自然无数天骄妖孽前来此地,想要获得羽柔仙子的青睐。”

侍女说着说着,遍体发寒,目光落在眼前少年身上,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

为什么自己一说羽柔仙子要选道侣,这个少年忽然就爆发出了如此猛烈的杀气?

嗯……一定是羽柔仙子的狂热追求者了,之前有好几个青年才俊,听到这消息反应一模一样。

肯定是的!

想到这儿,侍女柔声安慰道:“道友不要心急,小女子看道友修为高深,而且还长得真帅,想来一定有机会的。”

徐缺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怒意,沉声道:“不是我有机会,是他们全都没有机会!”

笑话,想和本逼圣抢妹子?

看来你们是没见识过本炸天帮帮主的神威!

是时候让你们这帮年轻人,感受被本逼圣支配的恐惧了!

“道友有这样的自信,自然是好事,不过也万万不要轻敌哟,我倒是知道,这一次连徐家,慕容家和月家都派人来了。”侍女提醒了一句,微笑道,“这成元仙域三大家族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哟。”

她顿了顿,又柔声道:“如果公子不嫌弃,万一失败以后,可以来找奴家哟。”

徐缺有些烦躁地摆了摆手,你算个什么玩意儿?能和小柔比?

侍女见徐缺有些心烦气躁,正准备再说点什么,她忽然像是看见了什么似的,脸上重新挂上模式化的微笑:“道友,小女子言尽于此,请公子好好考虑吧。”

说罢,便转身离去,临走前还冲徐缺抛了个媚眼。

徐缺注意到了她表情的变化,转头看向身后,发现几个年轻男女正结伴从门口进来。

几人修为很是惊人,全都是仙尊境的修为。

其中有三名年轻男子,竟然全都是仙尊境巅峰,至于另外两名女子,修为要稍弱一些,只在仙尊境中期。

不过那几名男子,气息有些波动不定,徐缺隐约能感觉到,其中有一人修为距离半步仙帝就差临门一脚了。

这样的组合可以说是强大至极,完全可以碾压到现在为止,徐缺见过的所有天骄。

徐缺眉头微微紧皱,刚才那侍女应该是看见这几人,便选择了闭口不谈,所以他们应该便是那所谓的徐家,慕容家与月家。

不过就是搞不清楚到底谁是谁……但这重要吗?

不重要!

他只明白一个道理,这帮家伙是来抢小柔的!

敢和自己抢小柔的人,全都得死!

徐缺冷冷地盯着那几人,心中杀意逐渐浓重。

此时,门外的一行人已经走进了琼玉阁,正朝着大堂中走来。

这帮人的修为,在仙帝不出的情况下,可以说已经站在了年轻天才中的最顶层。

其中为首的男子,也是那个修为气息波动最厉害的修士,忽然眉头一皱:“奇怪……我感觉到了杀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