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只想1v1江迟修 污污小说

  • A+
所属分类:生蚝海蛎子

这话怎么越听越不对劲啊。

郭书欣狐疑的望向楚歌道:“师父,你不会这么小都下手了吧?”

楚歌一阵无语。

记得当初这小丫头确实跟自己表白过,不过她那会才多大,都还没成年。

楚歌便以她太小拒绝了她。

哪知道这丫头还记得这件事。

这会提起,确实让楚歌有些尴尬。

余琪琪嘿嘿一笑:“我前天刚过了十八岁的生日,就重新遇上了楚大哥,这一定是缘分!”

说完就搂着楚歌的手,亲昵得蹭了蹭。

郭书欣连忙隔开两人,对着余琪琪义正言辞道:“小琪是吧,你跟师父年龄相差太大了,他应该对你没兴趣!”

玩笑

怎么着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这小丫头想要中间插队,没门!

事实上。

要论先来后到的话,楚歌与余琪琪几年前就认识了,郭书欣才是后到的那个人。

但她可管不了那么多

总而言之,作为徒弟她,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师父自甘堕落,沉迷美色!

“可是男人不都是喜欢年轻一点的吗?”

余琪琪天真无邪的问了一声,还主动询问楚歌:“楚大哥,这个阿姨是谁啊?”

阿姨???

郭书欣当场石化。

虽然你十八岁是很年轻,但自己不过就是比你年长几岁而已。怎么就成阿姨了!

再看这小家伙得意的表情,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了起来!

“呵呵,小姑娘,就算你对师父图谋不轨,也已经晚了!”

说到这。

郭书欣杀人诛心的将萌萌推到了余琪琪面前:“这是师父的女儿,都这么大了,而且他还有很恩爱的师母!”

“你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喽!”

作为徒弟,必须将这丫头危险的想法扼杀在摇篮之中!

“啊?”

余琪琪有些委屈的看向楚歌:“真的吗?楚大哥!”

楚歌点了点头,不想让余琪琪误会什么,便朝着萌萌道:“叫琪琪姐。”

萌萌乖巧的喊道:“琪琪姐你好我是萌萌!”

本还有点小伤心的余琪琪,看到萌萌怎么可爱,也就不计较这些事了。

她本性纯良,对于楚歌本身的崇拜其实多过于爱慕。

毕竟,像她这种年龄,还搞不清什么是爱情。

自然不会因此而一蹶不振。

“萌萌,你好。”

余琪琪喜逐颜开:“萌萌长得怎么可爱,我都能想象你妈妈多好看了!”

萌萌顿时骄傲道:“那是当然,麻麻是这个世上最漂亮的女孩,萌萌只能排第二!”

余琪琪乐了乐,随后望向楚歌询问道:“对了,楚大哥,你来冰象城到底有什么事啊?”

“处理一些私事。”

楚歌回答道:“不过应该跟你们反抗军是一样的目的!”

反抗军的目的,是为了推翻城主军的统治。

换句话说,他们共同的对手都是冰象城的城主。

恰好这时。

反抗军已经将军火都搬到了运输车上

陆风便走了过来,跟余琪琪说道:“小琪,处理好了,我们可以开了。”

余琪琪应了一声好,接着对楚歌说道:“既然楚大哥跟我们的目的是一样,要不跟我们一起走吧。”

“总队长是个好人,一定愿意收留你们。”

“不然这冰天雪地的,总不能一直在外面游荡吧。”

这个提议倒是不错。

楚歌也急需一些关于冰象城的情报。

跟着反抗军走的话,确实能更快的提高工作效率!

陆风皱了皱眉道:“这不合规矩吧,怎么可以把来路不明的人带回去,而且这家伙刚才还把我揍了一顿!”

出于安全考虑。

陆风自然不会随意带外人回大本营。

可架不住余琪琪的软磨硬泡,她再三保证,楚歌不是坏人。

陆风有点为难,唯有走到一旁,致电给自己的姐姐询问她的意见。

楚歌并不着急,若是反抗军不愿意他们一起行动的话,他也会自己想办法的。

出乎意料之外。

通完信的陆风回来说道:“他们可以跟着来,不过姐姐说了,是否收留他们,还要跟他们见过面后!”

如此轻易的答应,这倒是郭书欣没有想到。

不过看陆风对待余琪琪的态度,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这小子的肯定对余琪琪不坏好意,才会这样听话

说白了,就是一舔狗!

太好了!”

余琪琪上前挽住楚歌的胳膊道:“那跟我们回去吧,楚大哥!”

郭书欣一语中的。

见到余琪琪跟楚歌如此亲昵,这陆风的嫉妒之火都快燃烧起来了

他恶狠狠的盯着楚歌道:“看在琪琪的面子上,我让你跟着我们,但奉劝你一句,你最好不要有其他的心思,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楚歌没有与他逞口舌之争。

于是跟上了浩浩荡荡的反抗军队伍,前往了他们的大本营了。

一路上。

余琪琪跟楚歌聊了很多

关于她为什么会加入反抗军的原因,也都跟楚歌说了。

一年前封城之后,现任城主龙千象突然性格大变,开始清理反对派。

手法果断,只要与他意见相左的存在,都被尽数抹杀。

而反抗军,几乎都是由被龙千象迫害的人组成。

比如被满门抄斩的陆家兄妹。

陆风的姐姐陆秋便是反抗军的总队长。

这一年的时间,他联合所有的受害者组成的反抗军联盟与城主军作战。

战火蔓延了整座冰象城。

同时也蔓延到了余琪琪的村庄。

她的父母也在这场战争中牺牲了。

好在城主军的魔爪要伸向余琪琪的时候,反抗军及时出现,救下了她,并且收留了她。

之后,她便一直在反抗军里生活。

说起父母无辜死亡的时候

余琪琪眼眶微红,她咬牙切齿:“可恶的龙千象,如果不是他的话,爸爸妈妈也不会死!”

“是他引起了战争,他就是罪魁祸首!”

“他不配当冰象城的城主!”

战火纷飞,是上位者争权夺利的过程,可到头来受苦的却是百姓。

从军六年,楚歌早就见过太多因为战争而家破人亡的无辜受害者了。

他伸出手,温柔的帮余琪琪擦了擦眼泪:“别哭了,我答应你,我会为这场战争划下句号的!”
青曜星距离炙皇星二十分钟的路程,花然开悬浮车,沿途遇到出任务的飞艇和悬浮车飞过。

不打听也知道,这种都属于小队伍,目的和他们一样。

抵达青曜星,花然在岩石平台略作盘旋,选了一个小岩石平台降落。周边还有不少飞艇悬浮车,朱兴韶率先跳下悬浮车,忽的一阵分吹过来,扑了一身雪。

“好家伙,未开发星球风这么大。”朱兴韶拍打身上的雪,回头提醒罗碧和两个小的:“裹严实一些,别冻着。”

罗碧整理了一下披风,全副武装,朱兴葆裹成了个球滚下悬浮车,罗碧眼看着把雪地砸了个圆乎乎的坑,小孩毛绒绒的萌的不行。

朱兴炙人小干练,跳下悬浮车,抬眼瞭望远处。

花然和罗碧也下了悬浮车,刺骨的寒风随之呼啸而过,因为岩石平台地势偏高,大家站都站不稳,这强风还越刮越来劲。

罗碧果断打退堂鼓:“我们回去吧,人都要刮飞了怎么找食材?”

此话一出,花然几个还没说什么,立刻引来另一拨人的嘲笑。刚到未开发星球就嚷嚷着走,这么娇气,还出什么任务?

“真够矫情的。”一个女孩跟旁边的几个女人低笑,语气中满是嘲讽:“刚来就走,还不如不来,真不缺营养食材就没必要出任务。”

其他几个女人没空搭理这些,凑一块商量怎么找食材,拿了背篓背上,整理兽皮衣把自己捂得严实一些,免得冻着受凉。

“你少操心这些,马上出发了。”年长的女人训斥。

女孩嘟了下嘴,懒懒的拎起背篓背上。

花然轻飘飘的瞥了一眼,不与女人你一般见识。

罗碧跟这些人又不熟,不搭理他们,朱兴韶撇嘴:“话那么多。”

别人议论罗碧,他不乐意,罗碧忽然就笑了。

朱兴炙拎了背篓递给其他人,朱兴葆自己背上小背篓。

花然观察一番风势说:“岩石平台风大,到了山林有树木阻隔,风势相对小一些,来到来了,我们转一圈,找不到食材就回去。”

罗碧一想也行,好几拨人凑一块一起下了岩石平台,冬季的青曜星到处是雪,小灌木大半被覆盖,一行人缓慢朝小麓山方向行进。

所谓小麓山,每个未开发星球皆有,在星球分布中,从边缘到山林的第一座山脉都叫小麓山,炽星有,青曜星也有。

以竹林为主的,有的还叫小竹山,不过是山脉统称而已。

青曜星星球边缘的山脉占地面积约有整个星球的五分之一,星球以东的小麓山就占了不小的面积,另外三个方向的小麓山与之连绵贯通,生长各种树木。

进入山林,风势果然减弱,众人分散开找积雪覆盖的杂草,分辨可能有野菜的可能。这个都是用抢的,找好位置,立刻清除积雪找野菜、菌菇。

找到的都不是稀罕野菜菌菇,但眼下谁也不嫌弃,边走边挖。

就这种野菜菌菇,能挖一筐他们就知足了。
善药童子咬牙切齿得都快面容扭曲,他乃是真仙少帝座下的童子,深受宠爱,今日,竟然被当众掌嘴,如此的奇耻大辱,这怎么不让他咬牙切齿得面容扭曲呢。

“你,你,你——”此时,善药童子气得发抖,大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怒喝道:“我乃是真仙教弟子,我主乃是真仙少帝,伤害我等,便是伤害真仙教,与我真仙教为敌,我主真仙少帝,必斩你九族,我证得大道之时,便是灭你十族永得不超生……”

善药童子如此的扭曲,如此歇斯底里的怒吼,这让在场的大人物也都不由皱了一下眉头,此时善药童子这般的声色皆厉,那只不过是搬出自己的靠山吓唬人罢了,如此的歇斯底里,就好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实在是有损真仙教神威。

当然,善药童子也是失了方寸,他作为真仙少帝的善药童子,何时受过这样的羞辱,不论是在哪里,别人都对他客客气气,那怕是威镇一方、名扬天下的大人物,对于他,也是客气三分,更别说像此时被当众掌嘴了,此乃是奇耻大辱是也,他能不愤怒到扭曲吗?能不歇斯底里地大吼吗?

“再掌嘴。”对于善药童子如此的怒吼,李七夜连眼皮都未抬一下,淡淡地吩咐一声。

李七夜一声吩咐,不消多说,明祖一伸手,善药童子为之一骇,不由缩脖子,其他的真仙教弟子也都纷纷出手相抗,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只见真仙教的弟子个个宝物出手,兵器出鞘,欲挡住明祖。

但是,他们只不过是普通弟子罢了,又焉能挡得住明祖这样的大人物呢。

听到“啪、啪、啪”的一声声清脆的耳光响起,明祖大手扇落下去,就是一下子把善药童子扇得昏头转向,鲜血直流。

“你,你,你……”一时之间,善药童子乃是分不清东南西北,整个人都被愤怒填满了胸膛,整个人都被愤怒灼烧得都快昏过去了。

但是,这一次善药童子只不过是代表着真仙少帝亲来参加拍卖罢了,俗话说,也就是买东西而已,并非是出入什么危险之地,身边并没有老祖作陪。

所以,在这个时候,被明祖几个耳光扇下来,善药童子也是无力对抗,若是真仙教的威名、真仙少帝的威名能唬得住人家还好,现在唬不住李七夜,这一顿啪啪啪抽下来的耳光,那也就是拍挨了,至少此时此刻是如此,未来是否报仇,那就是以后的事情

“你——”最后,善药童子全身哆嗦,咬牙切齿,只能从牙缝间迸出五个字,恨恨地说道:“你给我等着!”

此时,善药童子也只能如此搁下狠话,在这个时候,他也识相了,不敢再去找李七夜麻烦,就算他想找,那也只能是以后报仇,此时此刻,他也只能咽下这一口气,吞下这一份羞辱,否则,他继续会被掌嘴。
宝宝只想1v1江迟修 污污小说
在此时此刻,善药童子盯着李七夜的目光,有多歹毒就有多歹毒,只要让他回到真仙教,他一定会向自己主子好好哭诉,到时候,一定调来千军万马,请来老祖,不仅仅是要斩杀李七夜,更是要灭李七夜全族,不,一定要屠李七夜十族,否则,难解他心头之恨。

看到善药童子这样被掌嘴,也让一些大人物心里面舒畅。

在刚才之时,善药童子一到来,就是咄咄逼人,让多少大人物心里面不舒服,许多大人物,也不想与善药童子这样的晚辈计较,以免失自己身份,更重要的是,很多大人物,也不想因为这样的口舌之利,得罪了真仙教,得罪了真仙少帝,毕竟,真仙少帝未来有可能成为道君之人。

但是,真的有人出手好好教训一下善药童子这样咄咄逼人、狐假虎威的小辈,这也是让不少大人物心里面觉得舒畅的。

所以,看到善药童子被掌嘴,鲜血直流,恨得咬牙切齿,这也让不少大人物觉得,眼前的一幕,十分的舒服。

当然,也有一些大人物不由多瞅了李七夜一眼,毕竟,当众掌嘴善药童子,善药童子回去之后,一定会向自己主子哭诉,一定会搬弄是非,这一定会与真仙少帝、真仙教结下大仇。

对于在场的任何一位大人物而言,那怕是实力十分强悍了不得的大人物,那怕如出身于三千道的拿云长老,也不会去得罪真仙教。

毕竟,因为这种口舌之利,去与真仙教这样的庞然大物为敌,并非是明智之举。

但是,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明知道善药童子是真仙少帝座下的童子,今日出来,乃是为真仙少帝办事,但是,依然没有任何顾忌,仅仅是因为口舌之利,便当众掌嘴,这是狠狠地羞辱了善药童子。

若是善药童子回去搬弄是非,真仙少帝也一样会认为李七夜这是羞辱了自己,也是羞辱了真仙教。

毕竟,俗话说得好,不看僧面,看佛面,自己童子乃是出来为自己办事,却被人当众掌嘴羞辱,这不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吗?所以,李七夜这是摆明了要与真仙教过不去,要与真仙少帝过不去了。

就算在场的大人物,也不会因为蝇头小事,与真仙教过不去,与真仙少帝过不去。

然而,现在李七夜却没有丝毫的顾忌,似乎,根本就不把真仙教放在眼里,不把真仙少帝放在眼里。

这就让不少大人物为之好奇了,若是李七夜这样的一位老祖,是有点见识的话,那应该知道真仙教的份量,既然知道真仙教的份量,还不把真仙教放在眼里,李七夜这样的底气是来自于哪里?

在不少大人物多瞅了李七夜几眼之时,但是,也觉得李七夜是平平无奇,这就让他们在心里面更加为之好奇。

就是连钓鳖老祖在心里面也都不由为之嘀咕了一声,换作是他,也会咽下这一口气,不会与真仙教为敌,但是,李七夜却偏偏要当众掌嘴,摆明就是不给真仙教面子,不给真仙少帝面子。

李七夜这样的一位古祖,看起来平平无奇,为何有着如此底气呢,这让钓鳖老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咳——”就在这个时候,有洞庭坊的人进来了,咳嗽了一声,说道:“诸位贵宾,拍卖即将开始,请移趾密室。”

话一落下,在厅内听到“轧、轧、轧”的沉重声音响起,一个沉重的大门浮现,这个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有洞庭坊的弟子把守在门口,以验证客人的身份。

这就是洞庭坊的私秘拍卖会,不仅是参加的客人需要身份验证,而且,大家也都不知道这样的拍卖会在哪里举行。

“我们走吧,要开始了。”见到这样的门户出现之后,在场的大人物都纷纷起身,进入门户。

当然,在进入门户之前,这些前来参加的大人物,都需要把自己的邀请函或者资格凭证交予洞庭坊验证。

“我们进去了。”钓鳖老祖也与明祖招呼,带着弟子起身。

在进入临验之时,钓鳖老祖不由低声地说道:“我乃是托了古世家,借用了一下资格凭证,这一次也是不容易,武兄呢?”

这样一问,明祖就不由望向了李七夜了,因为他们没有任何邀请函,更没有资格。

毕竟,洞庭坊这样的私秘拍卖会,乃是规格极高,而且所拍的宝物,都是十分惊人,十分罕有,所以,这样的私秘拍卖会,所要求的资格极高。

那怕是明祖和钓鳖老祖这样的大人,都得不到洞庭坊的邀请。

“请诸位贵客,请出示邀请函或资格凭证。”在轮到李七夜他们的时候,洞庭坊的弟子向李七夜他们要求。

“没有。”李七夜笑了一下,轻描淡写。

明祖也不由苦笑了一下,他们的确是没有洞庭坊的邀请函或资格凭证。

一听李七夜这样的话,洞庭坊的弟子都相视了一眼,不由皱了一下眉头,不由说道:“此乃是私密拍卖会,必需要有邀请函或资格凭证。”

在这个时候,一些大人物也都不由瞅着李七夜,毕竟,这样的拍卖,没有邀请函或资格凭证,也敢来参加,这样的老祖,岂不是丢人现眼吗?

我就是。”李七夜看了一眼,淡淡一笑。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顿时让洞庭坊的弟子眉头直皱了,这不是要耍横吗?这不是想强闯私秘拍卖会吗?

“这不是争强斗狠之地。”在这个时候,洞庭坊的弟子忍不住提醒李七夜。

“哼,这等没有资格的贱民,应该赶出去。”在这个时候,善药童子见出一口恶气的机会来了,不由冷哼了一声,厉声叫道:“不,赶出去还不行,这等想强闯私秘拍卖之人,乃是居心叵测,乃是欲偷抢宝物,应该斩首。”

“请回吧。”在这个时候,洞庭坊的弟子沉声地说道。

“放屁。”在这个时候,简货郎就瞪了一眼洞庭坊的弟子,斥喝道:“我公子,乃是万古第一人,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叫你们章祖来迎接,不然,掀了你们的洞庭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