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春医无删减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 A+
所属分类:生蚝海蛎子

北河如带。

河面上后浪推前浪,浪花撞碎的声音仿佛叙述着发生在这里的故事

一白一紫两只亚成年雄狮站在河岸高处。

一阵风吹来,撩动他们的狮鬃,那是属于他们的雄狮旗帜。

“呜呜——”

母狮蓝雅在岸边轻声呼唤,两个看风景的大家伙乖乖跑到她的身边,做依偎状。

两年前,还是两只小毛球的小狮子,如今已经比他们的母亲还要高大不少。

“北河狮群我们回来了,母狮蓝雅带着她的两个孩子回来了。”母狮蓝雅宝石般的蓝眼睛中闪烁着光辉,骄傲地大声说道。

“嗷——嗷——”,她朝着一个方向接连咆哮,声音滚雷般传出去老远,宣誓北河狮群昔日的女首领正式回归。

过了好一会儿,只有母狮蓝雅自己的声音在河谷中回荡。

母狮蓝雅举目远眺,偌大的草原上看不见一头狮子,担心道:“好像哪里不对,我的声音没有得到北河狮群的回应。北河狮群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状况?即便狮群的狮王,雄狮霸火不在领地内,其他狮子也应该听到我的呼唤进行回应的。”

雄狮小白道:“这两年来,我们一直徘徊在各个狮群领地的边缘。但我发现最近半年,狮王之间互相入侵领地和流浪雄狮挑战狮王的事情明显变得频繁。北河狮群也许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雄狮小白的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一旁的雄狮小紫心直口快,接着话茬道:“按照狮子世界的规矩,战败的一方会被胜利者杀死或者驱逐。狮群里的母狮会带着未成年的孩子逃走。不然,都会被新任狮王杀死的。”

小白瞪了小紫一眼,小声道:“小紫,不要乱说。”

母狮蓝雅不禁浑身抖动,皱眉龇牙,嘴里发出呼呼的声音,那是她准备战斗的状态。

过了一会儿,她才安静下来,道:“小紫说得没错,这也是我担心的。但我相信守护北河狮群的狮王霸火是不会轻易被击败的。他是拥有顶级火属性天赋的雄狮,也是一个合格的老战士,之前那些挑战他的雄狮都成了他的手下败将。”

母狮蓝雅的心中却是担忧:“再勇敢的战士都有老去的一天,霸火的年龄已经在走下坡路了。失败是每个伟大狮王的归宿,战死在狮王争霸战中是属于雄狮的荣耀。”

乡野小春医无删减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母狮蓝雅目光坚定,道:“我们去领地中找找看,也许会发生意外的战斗,你们两个跟在我后面,要随时保持警惕。”

母狮蓝雅对自己的两个孩子还是有一定信心的。

他们长得很壮,个头与成年雄狮相差无几,只是鬃毛还没有那么浓密。

小紫兴奋地嗷嗷叫了两声,然后道:“真有其他雄狮入侵北河狮群吗?是时候展示我的力量了。”

小白听到小紫的话,故意用爪子捂住自己的耳朵,装作没听见。

小紫不满道:“小白,怎么我每次说出这句话,你都是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与强大的对手争斗,不但需要力量,更需要智慧。”小白一边说着,一边用爪子指了指头。

小紫伸出自己的爪子,刷地弹出爪勾,道:“你是说我的爪子不够锋利,无法摧毁对手的头吗?”

小白无语,叹出一口气。

小紫挥舞着自己的爪子,刷刷刷,虚空留痕。

然后看准一旁的一块巨大岩石,用力一拍。

砰!岩石表面多出明显的抓痕。

小白道:“我是说你的头比的你爪子还愚钝。”

小紫摇头,抱怨道:“小白,你总是说些故作深奥的话,什么乱七八糟的,让我听不懂。看看那块岩石,被我抓出了痕迹,这说明我的爪子很锋利。”

小白仰头望天,

道:“北河的天空,果然一样很蓝。”

小紫也学着小白的样子,仰头望着天,眼神中现出陶醉,“天空真的很蓝。”

母狮蓝雅走在前面,小白紧跟其后,而小紫还在那里抬头望天。

小白头也不回地喊道:“傻紫,再不走,我们就把你丢了。”

望着天空出神的小紫这才回过神来,追上去,道:“嘿,我说过的,请你不要喊我傻紫,我是小紫。”

“小傻紫。”

“我是小紫,不是小傻紫。”

“哦,傻紫。”

“不是的,我是小傻紫,不是傻紫。”

“小傻紫。”

“不对,好像哪里不对,让我从头捋捋。”

母狮蓝雅咧嘴微笑,兀自低语:“别看他们个头挺大,还是孩子。”

当他们三个远去时,刚刚被小紫攻击的那块巨大岩石表面裂开蛛网般的伤痕,轰地一下粉碎。

北河狮群领地。

西北角,一堆乱石岗旁。

母狮蓝雅嗅着空气中的味道

“请出来吧,我知道有北河狮群的狮子躲在这里。我是蓝雅,我回来了。”

一只长着白耳朵尖的老年母狮从石块后面探出头,道:“是蓝雅首领吗?”

“是的,是我。”蓝雅柔声道。

“你旁边的那两个威武的雄狮是?”白耳朵尖的目光落在蓝雅身后的小白和小紫身上

小紫听到这句话,立刻用肩头撞了身边的小白一下。

小白晃了晃,要不是早有防备,就会被这一下的巨力撞倒。

“听到了吗?刚刚她说我很威武,我认为她说得对。”

小白没有回应,腹诽:“在雄狮的世界中,真正的威武可是要经过无数次生与死的考验的,而不仅仅是外表和力量。哎,我就不和你废话了。说多了,你这个小傻紫也听不懂。话说,你撞得我好疼,懒得理你。”

小白违心的点头。

小紫得意洋洋。

白耳朵尖拖着瘦弱的身躯走到蓝雅跟前,凑近鼻子,确认气味后,道:“真的是蓝雅首领。”

蓝雅回答道:“雪姨,我旁边的两头雄狮是我的孩子,小白和小紫。两年前,他们刚出生时,我带着他们回到过北河狮群一次,只是他们那时都很小,像小狗仔一样。”

被称为雪姨的老母狮,琥珀色的眼神中有泪水打转,“你真的是北河狮群的最强母狮,拥有一双蓝眼睛的蓝雅。”

“雪姨,是我,”蓝雅再次肯定,“你看我的蓝眼睛”。

老母狮围着蓝雅转圈,看不够。

“雪姨,北河狮群里的其他狮子呢?还有,狮王霸火呢?北河狮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母狮蓝雅一连问了几个问题。

“这,说来话长......”老母狮雪姨将北河狮群的情况详细告知。

最近半年来,前来北河狮群挑战的狮王和流浪雄狮越来越多。

就在一个月前,一头和北河狮王霸火齐名的雄狮王,大名鼎鼎的雷轰,前来挑战。

两个传奇狮王,为了自己的尊严而战。

雄狮雷轰是拥有雷属性天赋的狮王,与雄狮霸火的火属性天赋不相上下。

最后,两位传奇狮王都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也是他们独有的天赋。

雷轰的金色狮鬃变成一簇簇金色闪电,体表披挂雷甲,发动雷霆一击。

“天赋——雷轰!”

霸火同样激活自己的天赋,他的黑鬃变成烈烈火焰,体表赤炎升腾,发动火焰绝杀。

“天赋——霸火!”

雷火交鸣,狮王怒吼,金雷翻天,赤火焚野。

交锋过后,方圆百丈,皆为焦土。

最终,狮王雷轰倒

在了血泊中,而狮王霸火右前腿骨折,走路一瘸一拐。

“雷轰,这不是你真正的实力!你不应该在我的火焰攻击中死掉的。这说明你的身上有伤,不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霸火道。

“霸火,我只是想确认你比我更强,所以我才大老远来当面挑战你,”雷轰勾起嘴角,是他的微笑,“能死在真正的狮王手里,也是我狮生的荣耀。”

话落,雷轰的肉身化作一团金色光点,光点之中一枚核桃大小的金色晶核漂浮着。

一个声音渐行渐远:“霸火,如果你能吸收我的这颗金色晶核,你将会拥有两种顶级天赋。我相信,那时的你一定能对付那六个家伙的。那六个家伙一起攻击我,我被迫逃走。没想到,他们是六个魔鬼,竟然将我所在的像树狮群全部杀光,而独剩我苟活......”

那个声音最后是带着怨恨的,霸火确定那就是雷轰的声音。

听到这些话,霸火震惊在当场,自言自语道:“看来,魔兽森林中传开的,突然出现的雄狮六恶棍是真的。为了北河狮群,我要早做防备。”

冷静了好久,霸火才一招前爪,将那枚金色的晶核抓在手心。

晶核表面弹出一道道金色雷弧,其内更有一尊金鬃雄狮的法相,外貌与雷轰非常相似。

霸火的情绪变得激动,眼圈发红,由衷大声道:“这是属于狮王雷轰的勋章,是只有真正的狮王才有的界兽兽丹。”

他盯着这颗金色晶核良久,似乎看到了金鬃狮王雷轰如惊雷般华彩的一生。

雄狮霸火摇摇头,道:“雷轰兄弟,你太看得起我霸火了。年轻时候,你我曾屡次交手,我虽然胜多负少,但却比你强不了多少。何况,现在我的年龄越来越大,实力已经开始走下坡路。我知道,你来挑战我,是想让我帮你复仇。”

顿了好一会儿,他叹出一口气,失望道:“我根本没有能同时拥有两种天赋的体质,我不是天选之子。我要是服下这颗金色晶核,只能是雷火逆流,爆体而亡的结果。”

.......

听完老母狮雪姨的介绍,母狮蓝雅的眉头紧皱,龇牙发出呼呼地声响,她激活了战斗状态。

“如果六恶棍入侵北河狮群,我蓝雅将和他们血战到底。”

一旁的小紫更加兴奋,蹦起老高,他硕大的身体在空中腾了三圈,落地没站稳,啪地一下屁股着地。

小紫也不疼,大声道:“是时候展示我的力量了。”

雪姨惊讶道:“这一身紫色毛发的雄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狮子之一。但他真的很能跳,并且在空中转了三个圈,这要多大的难度?狮王霸火年轻时也做不到。”

小紫闻言,得意洋洋,要不是一旁的小白伸出爪子按住他的肩头,他就要再跳起来。

小白解释道:“雪姥,别理他,他是小傻紫。”

小紫朝着小白龇牙咧嘴:“我真的很强,你知道吗?”

小白点头,道:“我知道,小傻紫。”

“呼呼呼——”,小紫发出低沉的怪叫,做龇牙状,鼻子尖顶在小白的鼻子尖上。

“小傻紫,你的口水都沾到我的脸上了。”小白嫌弃道。

......

母狮蓝雅道:“雪姨,这么说狮王霸火已经带着北河狮群全体转移了?”

雪姨点头,道:“狮王霸火说,他的腿伤还没有恢复。如果这个时候有强敌来袭,或者传说中的雄狮六恶棍来袭,他不但无法保护自己,更无法保护整个狮群。暂时撤离北河领地是最佳的策略,等他腿伤痊愈自然会带着狮群回来这里。而我,由于年纪老了,而且得了肺病还没有痊愈,不适合远走,只能一个人留在这乱石堆了。”

“咳咳咳。”瘦弱的雪姨一阵咳嗽。
和迪莉娅通完了电话之后,池仓业整个人都傻了,迪莉娅竟然让自己……去杀了林逸?

这个时候的池仓业,光是想到这里的时候,就头疼,不说其他的,光是如今林逸的身份,一旦这个人,死在了这里……

那事情就非常的严重了,这一点上,他池仓业很清楚的。

池仓业的眼神里,已经完全的散发着浓烈的不安了,他自己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迪莉娅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迪莉娅自己不想管了,她唯一给了自己一个建议……那就是自己去暗杀林逸。

可是,光是想到这里面的内容,他就觉得,这件事绝对可以说是非常的困难的,甚至,这个时候的他,眼神里,也是多了一抹恐惧之色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这一刻的池仓业,也是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池仓业的目光满满的凝重,随即,池仓业也是拨通了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自然是打给了朴金城。

因为在这里,只有朴金城和他,其实是合作关系,他们都是星盟的人,所以,做这样的事情,他肯定是拉上朴金城的。

当朴金城接到了池仓业的电话,朴金城的眼神里,也是带着一抹凝重,甚至,对于现如今的朴金城来说,其实真正的麻烦,还是不少的。

此刻的朴金城,光是想到这里的时候,眼神里,也是带着一抹凝重之色,他很清楚,如今的池仓业,其实已经没有办法了,找自己,也之色因为自己最合适罢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朴金城也是无奈的接通了电话。

“那个人是林逸,你知道了吧?”电话一接通,池仓业就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出声说道。

“我当然知道!”朴金城叹了一口气道:“星盟那边有什么回复?”

“他们让我……杀了林逸……”这个时候的池仓业,深吸了一口气,出声说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池仓业的脸上,也是带着一抹凝重之色,主要是这件事,实在是有些扯了。

自己去暗杀林逸?

这样的事情,也让他有些无奈了。

光是林逸的本事,他就很清楚,池仓业加上朴金城,能够有多少人

“人家的手下,太厉害了!”朴金城出声说道,他自然明白,星盟都想杀了林逸,可是,不说其他的,光是林逸身边那些保镖,就不是好惹的。

哪怕是他们有关系,甚至,还能够让官面上的人都假装看不到,可是,找谁去杀了林逸?

这一点上,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大的麻烦,也是最难做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这一刻的朴金城,叹了一口气道:“你觉得,我们随便几个人,能弄死林逸?”

“那也要试试,如果成功了,我的危机就没有了,我们甚至能够从星盟要到足够的好处!”这个时候的他,眼神里,也是带着一丝恶狠狠的意味。

对于他来说,这个时候,他很清楚的,那就是,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的将这件事解决。

“去找何烈!”这个时候,池仓业想了想,出声说道,他很清楚,如果说,这件事,还能够解决的话,第一个想法,就是去找何烈。

何烈在韩城,如今就是江湖大佬,而何烈这种人,只要做的好,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朴金城点了点头道:“那你去吧!”

“行!”听到这句话,池仓业也是呼出一口气,对于池仓业来说,他很清楚,这个时候,其实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等人了。

而朴金城,只要还在这里,那就没有问题,一个朴金城,加上他的话,或许真的能够做到。

毕竟,对于林逸,虽然很多人都说起非常的恐怖,但是,这里可是韩城。

在这里,他们自己也觉得,没有那么想象的恐怖。

毕竟,在这里,纵然是排名第一的李家,他们两个都敢上去和对方死磕一下,更何况是一个外来户了。

池仓业想到这里,挂了电话之后,直接就去找了何烈。

而此刻,何烈那边,当看到池仓业急匆匆的过来,甚至,让何烈干掉林逸的时候,何烈微微一愣,眼神里,则是带着一抹诧异之色。

他也是刚刚知道,林逸竟然已经来到了这里,当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最为兴奋的,无疑是何烈了。

对于现如今的何烈来说,这样的事情,也绝对是自己所没有想到的。

此刻的何烈,看着面前的池仓业,眼神里,则是带着一抹古怪。

林逸是自己的老板,而这个家伙,根本就不知道这些,竟然……找自己去帮忙,弄死自己的老板

光是想到这里的时候,何烈就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疯了。

这群家伙,根本就不知道,到了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情况了。

此刻的何烈,看了一眼面前的池仓业,则是一笑道:“池老板的意思……是灭了林逸?”

“是!”池仓业盯着何烈道:“我不管其他的,你们这种人,我知道,肯定是要钱的,那么……我给你钱!”

“一亿美金,够么?”盯着何烈,池仓业出声说道。

而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何烈却笑了。

何烈盯着对方,淡淡的说道:“那可是林逸,身家千亿美金有吧?”何烈看着对方,出声说道:“你觉得,你出一个亿的美金,要人家的命,合适么?”

“那你要多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池仓业的脸上,也是带着一抹恼怒之色道:“可别狮子大开口,不然的话……”

“不然你也要给钱,毕竟……你很清楚,现在你没得选!”看着面前的池仓业,何烈率先出声说道:“池老板,我要十个亿!”

“你开什么玩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池仓业瞪大了眼睛,就这样盯着面前的何烈,眼神里,满满的惊怒,对于他来说,何烈这个人有些不讲武德了,一开口,就是十个亿,这么多的资产,自己怎么可能一口气拿得出来
李灵素的提问,同样也是天地会成员们的疑惑,刚才不问,是众人还沉浸在监正殒落的怅然中。

感叹昔日的大奉守护神身陨。

看到圣子的传书后,众人收敛情绪,把注意力转回各种疑惑和不解翻涌而上。

许七安身在海外,如何得知殒落的消息?

而且,他把监正和天尊的陨落摆在一起,这说明天尊与天道同化绝非寻常,可能与大劫有关。

【三:天尊是为监正而死的。】

许七安的传书出现在众人眼中。

天尊为监正而死?!

天尊也出海参战了吗?难道是被我骂到羞愧,所以才出海相助许七安,激战中,天尊为救监正而死........圣子又悲伤又感动又困惑。

天尊也参战了啊,看来圣子立功了,可惜监正依旧难逃厄运........其他人心里如此想道。

但许七安旋即而来的传书,让天地会成员愣在当场,瞠目结舌:

【三:赵院长殉国后,大奉气运彻底消散,监正不再是不死之身,因此殒落。但天尊融入天道后,唤醒了监正。。】

监正原本已经死去,是天尊融入天道救回了他........天地会成员望着这条传书,心头一震,本能的知道这句话里蕴含着极夸张的信息量,但又看不懂。

赵院长虽然击退了巫神,挽救千千万的百姓,但他的死,确实榨干了大奉最后的国运........楚元缜亲眼见证了赵守的殒落,只是没想到,赵守在救下无数百姓的同时,也变相的“害死”了监正。

世事无常,莫过于此。

但天尊融入天道和唤醒监正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天尊融入天道,会唤醒监正?

【七:天尊融入天道,唤醒了监正?宁宴,这是什么意思。】

李灵素再次替天地会成员问出心里的疑惑。

【三:因为监正是天道化身。】

许七安发完这条传书后,动指如飞,把详细情况,一条条的以传书形式发在地书聊天群里。

等他发完后,地书聊天群已经一片寂静,没有人发声,也没有人感慨。

寂静不代表平静,相反,此时的天地会成员,内心掀起的波澜足以称作“毁天灭地”。

这包括就在许七安身边的怀庆。

监正是天道化身,而他诞生出的意识,是包括道尊的天尊分身在内,后续一代代天尊融入天道形成的。

难道监正要扶持许七安成为武神,难怪他要培养守门人。

许久后,初步平静下来的楚元缜感慨传书:

【四:难怪我会觉得术士体系的诞生有些突兀,初代监正也是他的棋子,在他的引导下开创了术士体系。】

【二:所以,人族昌盛,得天地厚待,是因为道尊和一代代天尊的功劳?】

李妙真难得的提出一个有深度的问题。

她的意思是,人族能在继神魔之后,战胜妖族和神魔后裔,成为九州世界的主人,是因为道尊和天尊们对天道产生了影响,使其偏向人族。

【三:或许吧!】

许七安传书道,他无法给出答案

【八:尽管天道无情,但毕竟也诞生了意志,但凡有意志,便有喜恶,既然是道尊和一代代天尊意识的聚合体,亲近人族在所难免。我更在意的是,天宗的心法,是可以让天道拥有意识的,诸位,这会不会成为隐患?】

天地会内部陷入短暂的平静,众人思考着这个问题,没有回答。

突然哲学起来了.......许七安心里嘀咕一声,刚想说自己身为守门人,也能一定程度上制衡天道,突然看见李灵素发来传书:

【不会有这样的隐患了,刚才师尊下山见我,说天尊羽化前,留下三条口谕。一,冰夷元君接替天尊之位;二,天宗重修原始道法,不再修太上忘情。】

师尊成为新一代天尊了?李妙真由衷的为冰夷元君高兴,并传书解释道:

【二:原始道法是远古时代末期,人族先辈们摸索出的修行之法,你们知道的,道尊是集道法的大成者,但并非开创者。道尊开创的是天地人三宗之法。】

原始道法是可以修到超品境的,道尊便是例子。

弃修太上忘情的话,当然就不会再有天尊融入天道,唤醒监正了。

这也意味着,监正真正意义上的陨落了,永远不可能再降临人间。

寝宫里,坐在御座上的许七安,握着地书,扭头看向司天监方向。

他的目光仿佛穿透屋檐,看见了高耸入云的八卦台,却再也看不见那道捻酒杯眯着眼,醉眼看人间的身影。

监正.......许七安轻轻叹息。

【八:第三条口谕是什么?】

阿苏罗传书问道。

【七:剥夺我圣子之位,逐出天宗。】

地书聊天群猛的一静,众人仿佛看见了圣子灰心丧气,欲哭无泪的脸。

【二:这是为何啊?】

李妙真大吃一惊,她被逐出天宗,是因为信念不同,无法做到太上忘情。

师哥命犯桃花,确实也该逐出师门,但既然弃修了太上忘情之法,那便没有把圣子逐出师门的必要。

【七:可能是,嗯,大概,是我在天宗山门下骂的太过分了。】

【二:你骂什么了?】

李妙真心里一沉。

【七:就,就是,一时糊涂,想当天尊他爹.......】

李妙真:“.....”

许七安:“.....”

怀庆:“......”

阿苏罗:“......”

楚元缜:“......”

见众人不说话,李灵素传书狡辩:

【七:天尊也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太上忘情嘛。】

【六:阿弥陀佛,贫僧觉得天尊已经忘情了。】

恒远大师忍不住传书,他等闲是不说话的。

李灵素:“.......”

天尊不忘情,你现在已经轮回去了........李妙真气呼呼的传音:

【二:好啦好啦,先回京城,你的去留,容后再商议。】

她还得为不争气的师哥的未来操心。

天宗待不下去了,地宗肯定也不行,师哥虽然是个好人,但不是善人,人宗倒是可以,洛玉衡看在许七安的面子上,肯定会收留天宗弃徒。

但人宗隐患极大,业火灼身时,需以意志力对抗七情六欲,而师哥后宫佳丽三千人,怎么可能不碰女人

碰了女人就会被业火烧死。

.........

结束传书,许七安侧头看了眼站在右侧,龙袍加身的女帝。

“我回府报个平安。”

他起身,语气低沉的说道。

怀庆纤薄性感的嘴唇轻轻抿了一下,大劫已定,恋人平安,固然是件值得欣喜之事,但这次大劫里,金莲道长、赵守,还有监正,都彻底的离开人间。

重获新生的喜色下,是生离死别的伤感。

她能体会许七安沉重的心情。

.........

许府。

寒冬腊月,许府的花园里,盛开着灼灼醒目的鲜花,阵阵沁人的花香在府上缭绕不散,闻之心旷神怡。

清晨的寒风里,许铃音坐在内院的石桌边,两只小脚悬空,一边面色狰狞,一边把酸涩的橘子塞进嘴里,时不时打个哆嗦,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被酸的。

粗短的小手指沾满黄色的皮汁。

大锅......”

看见许七安回来,小豆丁先是瞅一眼他的手,见两手空空,这才松了口气,竖起浅浅的眉毛,向大哥告状:

“爹今早又买青橘回来给我吃了。”

许七安就问:

“那你感不感动?”

许铃音顿时悲从中来,酸的挤出两行泪。

乖孩子,都感动的哭出来了........许七安摸摸她的头,道:

“下次你爹再给你买青橘,你就把洗澡水偷偷灌进他的茶壶里,你二哥也一样。”

许铃音一听,眼睛亮了,大声试探道:“那我用洗脚水可不可以?”

以后家里的水不能喝了.......许七安鼓励的说:

“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但记得下次说这些事的时候,小声点。”

他叮嘱小豆丁不要浪费食物后,便转道回了自己的小院。

宽敞奢华的卧房里,临安坐在桌边,白嫩的青葱玉手握着猪鬃牙刷,心不在焉的漱口刷牙,两名贴身宫女默不作声的伺候着,一个烧热水泡汗巾,一个收拾着挂在屏风上的衣物。

她的双眼有着浅浅的血丝,眼袋也略微浮肿,一看就是昨夜没睡好,心事重重。

“吱~”

推门声里,临安猛的抬起头看来,一袭青衣映入眼中,接着是熟悉的容貌,以及上面挂着的,熟悉的笑容。

“我回来了。”他笑着说。

她眼眶瞬间红了,仓促慌乱的推桌而起,撞翻了圆凳,带着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扑进许七安怀里。

.........

懒洋洋的暖阳里,慕南栀穿着荷色长裙,梳着时下妇人最流行的云鬓,靠窗而坐,怀里抱着蠢蠢欲动,想出去找许铃音玩的白姬。

慕南栀的卧房偏南,窗户朝向的后院鲜少有人经过,因此她此刻并未佩戴手串,任由倾国倾城的绝色容颜沐浴在慵懒的冬日里。

肌肤如玉,美艳如画。

小白狐黑纽扣般的眼睛骨碌乱转,想着挑一个合适的机会逃走,与许铃音溜去司天监找监正玩。

新任监正总能取出各种各样的美食喂给人类幼崽和狐狸幼崽。

慕南栀轻抚白姬脑瓜上的绒毛,轻轻叹息:

“以前姨不戴手串,你就高兴的舔姨的脸,现在没以前热情了。所以说,人心是善变的。”

白姬眨了眨眼,天真无邪的说:

“姨,我是妖呀。”

“领会意思就好。”慕南栀反手给它一板栗。

我会永远爱姨哒。”

白姬连忙表忠心,伸出粉嫩小舌尖,舔舐一下慕南栀的手背。

“那今天就在这里陪着姨。”慕南栀低下头,展露出一个完美无瑕的笑颜。

白姬心神摇曳,心里小鹿乱撞,用力点头:“嗯嗯!”

它突然觉得,与其和许铃音这个愚蠢的人族稚童玩耍,不如留在这里陪天上地下,美貌无双的姨,光看着她的脸,就觉得灵魂得到了净化和升华。

这时,正沉浸在花神美色中的小白狐,忽然察觉到慕姨的娇躯一颤,继而紧绷,紧接着,它听见熟悉的声音:

“真美!”

白姬昂起头看去,窗外站着熟悉的人,正朝慕姨挤眉弄眼。

而明明茶饭不思的慕姨,此刻却表现出一副嫌弃和冷淡的模样,傲娇的撇过头,不去搭理窗外的人,仿佛这个男人一文不值。

这样的态度转变是白姬的情商暂时还不能理解的。

慕南栀傲娇了片刻,见臭男人没哄自己,就气呼呼的扭过头来,没好气道:

“怎么没死在外面。”

许七安笑道:

“这不是想你了嘛,心里想着你,就有永远都用不完的力量,你是我最大的求生欲。”

虽然知道这是花言巧语,糖衣炮弹,但慕南栀还是很受用的,哼了一下:

“麻烦解决了?”

许七安笑着颔首:

“多亏花神无私奉献不死灵蕴,助我在海外大杀四方,终于平定大劫,从此九州再无超品。”

呼......她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压抑的情绪得以排解,但心里的哀怨还有,就问道:

没什么损失吧?”

许七安点点头:

“监正赵守和金莲道长殒落了,其他人都还在,已经很好了。”

他脸上是挂着笑的,可是笑容里有着浓浓的怅然和悲伤,缅怀和唏嘘。

慕南栀心里的那点哀怨顿时就没了,还有点心疼,但性子傲娇,端着的劲儿一时放不下来,就说:

“你能成为武神,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是他们最想看到的。”

说完,把白姬往地上一丢:

“去玩吧,走远点,午膳前不要回来。”

白姬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小脑袋里充满问号,姨怎么说变就变呢?

难道刚才对它的甜言蜜语都是骗人的吗。

白姬气愤的出去找小豆丁玩了。

许七安一步跨出,无视墙壁窗户,一步来到室内,慕南栀则走到桌边,娴熟的煮水泡茶,两人在暖洋洋的冬日里喝着茶,许七安给她讲述大战的经过。

其中包括监正的真实身份,武神的能力等等。

“那你气运加身,不可长寿的限制是不是没有了?”慕南栀惊喜的问。

许七安愣了一下,他自己反而忘了这一茬,没想到慕南栀还记得,原来她一直寿命问题。

“武神不死不灭,不受规则束缚,自然不会死。”许七安说道。

慕南栀笑了起来,捧着茶盏,哼哼唧唧的说出自己的小心机:

“百年之后,临安老死了,怀庆是皇帝,她也得死。钟璃霉运缠身,距离超凡十万八千里,李妙真行善事随心所欲,迟早入魔。算来算去,我的劲敌只有洛玉衡这个臭娘们。

“但我不怕,谁让她丑呢。”

我可以用太平刀斩断怀庆不可长生的规则,可以辅导临安修行,踏入超凡,也可以替李妙真磨灭心魔,辅助钟璃晋升超凡也不是难事........许七安没敢把心里话说出来,笑道:

“所以,南栀才是我此生最爱。”

许七安说的可是真心话,每条鱼都是他的挚爱。

“油嘴滑舌!”

慕南栀哼道,连忙低头喝茶,掩饰悄悄翘起的嘴角。

..........

次日。

早朝过后,一则告示贴在了京城各大城门口,以及各大衙门的公示栏上。

告示洋洋洒洒百余字,内容是,许银锣率一众超凡强者,斩神魔,杀超品,平定大劫,西域、南疆以及北境和东北,正式纳入大奉版图。

中原大奉王朝一统天下,京城轰动。

这则消息旋即由驿卒传送到各洲各郡,席卷中原。

...........

PS:我后续还是会更新番外的,公众号和起点一起更新,但有部分章节,我可能只会在公众号上更新,因为起点不太方便,嗯,不需要我解释吧。

还有,之前看到书评,有读者说我七天没更新,害他投资失败,冤枉死我了,我完本后的第三天,就申请了完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