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我小说

  • A+
所属分类:生蚝海蛎子

若两百万年前便是如此,那林旭怎会忍?

林焱虽没亲眼见过林旭,记忆残缺也不知林旭究竟是何等力量,但依照如今他对于林旭所知的一些了解,先祖林旭绝不是会忍受之人。

“那个时代……”

“既知上天如此!”

“所以我便一剑斩之!”林旭再度开口道。

斩之?

“杀了?”林焱愕然。

“杀了!”对于这两个字,林旭说的很平淡,仿佛是屠杀了寻常猪狗一般。

那对于外界而言,可是天地间的主宰。

在林旭口中竟是那般轻描淡写。

诛杀上天,似是随手而为!

“上天被诛,我们便让心底最为纯净之人登临上天之位,让其重新执掌天域。”林旭开口,“但上古复苏,最为古老的气息荡漾世间,天域也受到了冲击,九天残存之气与上古气息乃至域外之气结合,而后再度修出了肉身,让天地大变,再度掌控天域。”

这一道声音落下,让林焱神色凝聚。

两百万年前,竟是发生了如此之大的事情?

尤其是他对先祖林旭的一切,更是改变。

挥剑可斩上天?

更不在乎上天位置,将其交给他人,这是何等的气量?

而林焱也彻底知晓了上天的名字……叫‘九天’?

“其后之事……”林旭感慨一声,并没有再说,旋即神色一凝,“这一世,他比以前更强,不仅是因为上古气息,还有域外之力!”

上古气息?

域外之力?

林焱的神色也随之凝聚起来。

他清楚上古,这乃是最为古老的时代,可追溯到神女所在的时代,那个时代的气息复苏竟是让‘九天’恢复了生机。

至于域外之力……

林焱眉宇间带着疑惑。

嗡!

这时,林旭与石云的光芒也是淡化了几分。

“这个时代,我们的谋划,便是为了再给世间光明,如今你已入轮回,接下来便尽快将力量修炼到神帝层次。”林旭开口。

“若入神帝,世间方才有着希望!”

在林旭话语落下,光芒闪烁照耀在了林焱的身上,这其内有着林旭的一些谋划,不过同一时刻林旭、石云的身影也彻底消散在此。

林焱目光一凝,他虽不知林旭究竟如何谋划。

但至少知晓,他们谋划的目的!

“再斩九天!”

仅仅是这四个字,便足以让世间震颤。

天下间修炼者,谁敢与天抗衡?

但林旭敢!

这一世,林焱目光内有着坚定之色,上天不仁,他早已是感觉到了,而其所为竟是为了让自己寿元永固!

“世间传说,皆用自己的手段让寿元存在。”林焱喃喃,林旭如何他不清楚,但神女乃是一朵花,花开花谢两百万,如此不断衍化在世间中。

而九天,竟是如此狠毒,用世间人族生机?

这些年来,林焱感受到了生死禁地内的一些玄妙,似乎也吸人族的鲜血、魂魄等,以此来让自己强大。

禁地如此,上天也是如此?

这也使得林焱的怒气更盛。

“看来得尽快让自己的实力提升!”林焱心中暗道,若有实力愈发强劲,他方才能够应对这一切。

如今的天之力愈发浓郁,当初林旭封印天域至世间的通道也是不断的崩灭,用不了太久九天便将降临世间了吧?

若真到了那一刻,世间谁可抵抗?

人族必定湮灭!

哗!

就在这时,又是一道身影出现。

此身影仅仅是出现而已,便让林焱愕然,此女傲立在半空上,冠绝天下,她在……仿佛世间一切都黯然失色。

这一刻,她看向林焱道:“这一世,血杀宗既入你之手,那我便将真正的万古杀术传给你。”

万古杀术?

林焱早已修炼。

但如今神女的神色却猛然一凝,刹那间无尽的杀意瞬间汇聚,让林焱的身躯汗毛都猛然竖起。

感受着如此之气,仿佛置身于生死禁地的最深处。

“这方才是最为纯正的万古杀术?”林焱内心中叹然。

之前他所修炼的万古杀术,不及神女亲自传承万古杀术的十分之一。

轰!

术法施展,杀意弥漫四方。

林焱的面色也愈发苍白……

不过片刻后,他也是将这术法的精妙彻底的感悟下来。

随后神女的身影也是逐渐散去。

“呼!”

身在这里,林焱吐出一口浊气,而后体内的力量爆发,将万古杀术施展开来,这一次施展其杀意比之前浓郁了数倍。

但林焱却是摇了摇头道:“不够!”

神女所施展的万古杀术的杀意,虽只是术法,但却犹如在生死禁地深处凝聚万古杀阵一般。

“再炼!”

林焱喝道,此声落下,万古杀术再度施展开来。

这一刻,林焱内心都充斥着无尽的杀意,自体内爆发而出,直接将四周之气全都是化为了杀意,如此下这万古杀术真正的奥妙方才是施展了出来

“自内心中化出杀意,而后方才能够化身为真正的杀神。”林焱暗道,这便是万古杀术的精髓。

“依照如今的杀术,那以后催动万古杀阵的时候就算阵法内没有鲜血,也一样可将万古杀阵的真正威能爆发出来。”林焱暗道。

曾经林焱催动万古杀阵时,用无数修炼者的鲜血来祭阵,如此下方才能够将杀阵的杀意达到极致地步。

但现在,完全不需要!

单纯这万古杀术内的杀意,便足以让万古杀阵内杀意达到极致。

“接下来……该离开此地了。”林焱暗道。

哗!

等到林焱自此地走出,已是一日之后。

世间之上,万古杀术何等玄妙?

但林焱修炼出来,竟只用一日。

这可是神女的传承……

若被外界之人知晓林焱用如此短暂时间便可修成,必定震撼的一塌糊涂。

但此时的林焱,神色却是依旧。

如今他需要寻找非凡之地,如此方才能够让他的境界有所提升。

天域通道开启,怕是用不了太久了?

轰隆!

而就在这一刻,苍穹上却是响起一道道轰鸣之声,不少道光芒直冲云霄。

望着这一幕,整个帝域乃至天亘界域甚至诸天万界的修炼者都是瞪大了双眼,他们清楚……这是那些天才在踏入轮回境!
卡塞尔学院,冰窖,诗寇蒂区。

预效应玻璃打造的低温舱室内,由诺玛读数的舱内温度正在快速下降,在舱外穿着白色实验服的研究人员认真控制着非金属机械臂令黄铜罐只悬浮在舱室中心的石英玻璃罩内。

“龙王诺顿...捕获成功。”

在低温舱室外,研究人员中有人轻声说道,像是打破了千年的魔咒,又像是首次在黑暗无星的夜空点燃了烟花,所有人的眼眸中都洋溢着激动的璀璨,转身看向说话的人。

说话的自然是昂热,这个老家伙就算穿着实验服也是那么别具一格,在他的身上总能找到具有辨识度的代表性物品,比如在这历史性的一刻他手里也恰到适宜地举着一瓶香槟。

打开看包装后拧掉了软木塞上的铁丝,由于环境因素问题,他不能携带金属制的香槟刀进来,所以随手拿起一个香槟杯放到了光滑弧度的香槟瓶颈上,顺手沿着曲线划下在一声清脆“啵”响中软木塞弹开撞落到某个研究人员的怀里。

“上百年来,在龙类基因、炼金技术和言灵方面的研究,让我们更多地了解龙类的文明、习惯以及历史。但迄今为止,我们都未能获得‘完美’的标本。龙的活体和完整骨骼太难获得,唯一捕获的活体也是幼崽没有发育成熟,研究价值有限。”

昂热在一旁老早砌好的香槟塔上倒下黄澄的酒液,每一个香槟杯开始被注满。研究人员们精神振奋地去取下属于自己的酒杯,在校长缺乏热烈但却意义非凡的祝贺中举杯,“今天,是历史性的一天让我们见证科学史上的奇迹,我们将...解剖龙王!”

掌声雷动,所有人都像振臂欢呼,但臃肿的实验服无法允许他们做到这么大的动作,所以只能以越发热烈的掌声来表达心中的热忱和激动。

解剖龙王在混血种世界内的轰动程度绝对远超于汉弗莱斯在1995年公布解剖外星人片段,那时引起了全世界的轰动,如果今晚他们要做的事情被曝光,想必轰动程度会更上一层次——连带不知是否还存在在影子中的龙类世界也会一起躁动起来。

“请问黄铜罐内的是活体吗?”一位研究人员举手。

“不能确定,但大概率是,黄铜罐的铸造时间大约是公元33年,近两千年前的产物,如果黄铜罐内的‘卵’是活体,那么就意味着他沉睡了两千年。它的主人曾经是于四川建元称帝公孙述,一位真正的皇帝。”

“我们这是有实例证明了中国古代的皇帝是龙王的猜想?”那位研究人员惊呼,如果事情属实,那么未来百年混血种的龙墓挖掘方向将进行一次天翻地覆的变化,以后大量的龙类考古学家都将加入国家考古机构,对一些尚未挖掘或已经挖掘的皇帝陵墓进行深探,甚至就连国外另外六大洲的君主陵墓也将会被带动着一一挖掘。

等待着世界的将会是一次...考古盛宴

昂热凝视着悬浮在超导磁场中的铜罐说,“铜罐的主人的确是公孙述,可我们个人认为它真正的主人是公孙述的臣子李熊。这个人劝说公孙述称帝,又向公孙述展示了‘龙出府殿前’的奇迹,至于为什么说黄铜罐曾属于公孙述...至少打造黄铜罐所需的所有炼金材料都是通过当时在四川内陆权势滔天的公孙述暴力占取,刮地三尺而来的,交由公孙述制造成了我们面前的黄铜罐。”

“公孙述会为了一位臣子去冒着得到暴君名号的威胁去刮地三尺么?”有人提出质疑。

“只要这位臣子让他相信,这个黄铜罐是为他准备的。”昂热淡淡地说,“令公孙述真正动心称帝的从来都不是‘龙出府殿前’的奇迹,而是李熊许诺了公孙述另外一个奇迹,一个在古代没有人能拒绝的奇迹...这个奇迹叫‘永生’。”

所有研究人员微微凛然,昂热点头说,“没有帝王不想永生,人间繁华三十年转瞬即逝,更何况是只手覆于大半尘间烟火的帝王...李熊的提议让公孙述无法拒绝,那是连历史记载上千古一帝都未达到的终极,所以公孙述被说动了,称帝于蜀,国号成家,年号龙兴。”

“但最后活下来的是‘李熊’,而不是‘公孙述’,这个黄铜罐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帝王的永生打造的。”最初提问的研究人员低声说,“能‘茧’化的只有纯血龙类,这个黄铜罐一开始就确定了他自己的主人。”

“黄铜罐安全吗?我们现在代表着世界尖端的科技无法扫描透它的外壳获得里面的情况。”有人举手。

“安全,只要让他一直处于低温以及无金属无热的空间,他始终都是安全的。”昂热点头,“黄铜罐本身不是‘铜’类金属,而是现在人类炼金学无法解析的炼金材料,封印龙王的“茧”材料不可能具有唤醒他的条件,不然这无异于是在一堆肾上腺素上想要永眠。”

“如何破开黄铜罐进行观测和解剖?无法使用金属和高温激光的情况下,我们很难对这个大东西动刀。”

“我们从埃及古墓中取得了一种炼金液体叫做‘灰锡溶液’,原效用大致是用来开启法老金棺的钥匙,而那一位法老的真实身份也是一位尊贵的次代种,金棺便是他的茧,而‘灰锡溶液’正是他留给王朝后人用来唤醒他的钥匙。但很可惜的是他对他所统治的王朝过于自信了,导致最先找到钥匙发现‘茧’的人是在当地击败了他残留为盗墓者子民的我们,所以他也理所当然地走向了覆灭。”昂热说。

“‘灰锡溶液’于这类炼金材料如同强硫酸之于人类的皮肤,可以破坏上面的炼金矩阵,至时‘封印’的效果就会被打破,一旦周围有任何契合罐内生物的元素存在,它就会在短时间内复苏。”昂热顿了顿,“但我们不必担心这一点发生...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找到复刻黄铜罐上炼金矩阵的方法了。”

龙王的‘茧化’向来都是秘密中的秘密,也正是因为‘茧化’,龙类不死才会成为混血种们屠龙的教条,每一只存活的纯血龙类在历史上都会有数百年乃至千年的跨度,但这并非意味着他们当真在历史上徒步行走了这么长远的距离,这些动则千百年的时间跨度其实是相当有水分的。一只横跨了一千年整历史的次代种,他真正在大地上留下足迹,得以考究的历史不过百余年,而剩下十分之九的时间内他都在沉睡,而沉睡的方式也正是‘茧化’。

“通过弗拉梅尔荣誉教授,我们在炼金学上永远的大师朋友的指导,他见过卡塞尔学院历来找到过的所有龙类的‘茧’,以影像的方式、以照片的方式、或者以实地考察的方式,他见过的‘茧’算是混血种中最多的存在,而他能见到这些‘茧’活下来更是了不起的手段。”昂热微笑着吹捧了一番钟楼内的友人,让所有原本对好吃懒做副校长抱有固有成见的研究者们肃然起敬了起来。

...可如果昂热将“见到‘茧’后立马跑路绝不参和屠龙战场”的后半句话说出来,大概这些研究者们原本升起的敬意又得垮掉了,副校长知道了估计也会据理力争,炼金学家撤离一线战场的事情那能叫逃兵吗?那叫科学人才享受撤退战线的权力!古往今来亦是如此!

“我们亲爱的副校长指出,所有龙类的‘茧’都是高超的炼金术制造而成的,从‘茧’本身制造的炼金材料,涉及了‘安德瓦利之宝’、‘伊卡洛斯之蜡’、“艾瑞尼尔之铁”、“倒悬新月”等等对于龙类来说也是稀有至极的材料。”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我小说
有博学于炼金学科目的研究人员立刻眼前一亮指出,“材料大多都与‘火’有关!”

“不,准确地来说是与‘耐火’有关。”昂热淡淡地说,“制作黄铜罐类似的‘茧’需要的炼金材料都是极为耐火的存在。”

“黄铜罐内是极致的高温?”那研究人员愣了一下,如果昂热,或是副校长的推测是正确的,那岂不是意味着他们认为龙类的‘茧’内无时无刻都是炎热的地狱?毕竟外表材料都是利用的耐火材料制作而成的,大多炼金刀剑都会掺杂着这些材料以免在激烈的战斗中因为金铁交戈产生的震动和热量变形。

这算什么,他们面对的是以道黄焖炖煮龙王的世纪硬菜吗?接下来的解剖就是开罐分食?

“各位读过‘翠玉录’吗?”昂热望着黄铜罐低声问道,“上即是下,下即是上,以此成全太一的契机。‘上同下比’永远是‘翠玉录’,以及炼金学说的核心理论,在炼金术的极致,龙类的‘茧’上这个道理自然也会得到完美的印证。”

【从地升天,又从天而降,获得其上、其下之能力。

下如同上,上如同下,依此成全太一的奇迹。

万物本是太一,藉由分化从太一创造出来。

如此可得世界的荣耀、远离黑暗蒙昧。

太阳为父,月亮为母,从风孕育,从地养护。

分土于火,萃精于糙,谨慎行之。

世间一切完美之源就在此处;其能力在地上最为完全。

此为万力之力,摧坚拔韧。

世界即如此创造,依此可达奇迹。】

“是耐寒,上同下比...‘茧’内是极寒的温度,而并非是极热!”那研究员像是想通了什么整个人战栗了起来,看向低温舱室内的黄铜罐,不可思议地低声说道,“千百年前就得以存在的...生物冷冻技术?!”

“读懂了翠玉录,就读懂了炼金学的一半。”昂热平静地说,“而另一半自然要用实践来弥补,现代的人体冷冻技术的确在某种程度上破译了‘永生’的难题,但我们迄今为止也只走出了一半,也就是理论知识,实践被迫停在了冷冻对于人体大脑的损伤,以及各种生命分子在无氧低温下的死亡。”

“但龙族却先于我们千百年踏出了另一步,也就是实践——他们完成这项技术,得以让自己的族群与这片大地与天空同寿。”昂热说,“他们掌控了‘灵魂’的秘密,亦或者说‘意识’的秘密,大脑可以被冻死,在‘意识’不会,所以‘茧’的龙类科技才得以完美实施,让这个族群得到了真正的永生!”

“‘意识上传技术’?”有精通于人工智能以及人脑研究的研究人员表情很是精彩,“意识上传再加上生物冷冻技术...就是永生?那他们为什么不干脆意识上传到0、1组成的电脑上?”

昂热微微顿了一下看向提问的研究人员,“电脑的发明是在现代完成的,起码在十年前互联网都还没有大面积普及...想让龙类在千年前制造互联网或许还是有些难为那些尊贵博学的存在了。”

研究人员为这句话愣了一下,然后才意识过来自己问了个蠢问题。

昂热摇了摇头说,“不仅是‘灵魂’和‘冷冻’技术,我们甚至怀疑龙类还掌控了生物炼成技术,也就是基于自己的细胞培养出一个独立,但却没有本身意识的载体,再将这个载体冷冻在‘茧’内,当有一天时机成熟时他的‘意识’转入载体中时,就是所谓的‘复生’。”

“炼金矩阵将物质的基本性翻转,极致的耐高温便是极致的耐低温,黄铜罐内被弗拉梅尔教授确定为‘绝对零度’的空间,也就是热力学的最低温度,-273.15℃,在这种温度下,物体分子动能消失,但势能任然存在,内能取最小值,物质完全没有粒子振动,没有损耗自然就不会有所谓的‘消逝’。”昂热说。

“慕尼黑的物理学家乌尔里奇曾经提到过,我们能从温度曲线上读出一系列温度数,但这些数字表示的只是它所含的粒子处于某个能量状态的概率,所以理论上这种位置进行一次“翻转”,温度曲线倒转过来正到负,上到下,极限就会低于绝对零度。”

“上即是下...符合翠玉录的炼金学核心,原来一些科学理论可以用玄学来印证。”有人低呼。

“现代科学没法做到模拟绝对零度的条件,所以自然没法研究出可以维持绝对零度空间的载体,也就是黄铜罐本身的材料...-273.15℃是个天堑,我们的科学无法真正地模拟达到...但龙族的炼金学却可以!”昂热点头说,“那是超越物理现象的力量,等同于‘规则’。如果存在这种力量,能将‘上即是下’的概念化为现实,将正数倾倒为负数,那么绝对零度对的难题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发现’的问题,只要‘发现’了绝对零度的存在,那么他们就可以轻易的将之实施,并且...改良!”

“难怪这些炼金材料要选取极致的耐热性,我们没有创造过绝对零度的空间,自然不知道需要以什么作为空间的载体...但如果取正温度,再以炼金学翻转他本身的‘性质’,耐热变成耐寒,那么绝对零度空间的载体问题将迎刃而解。”最先察觉出黄铜罐材料问题的研究员恍然大悟,随后涌起的是异常的亢奋,脸上都涌起了红晕。

昂热将他们的反应看在眼里,缓缓点头说道,“‘茧化’技术的破译已经被提上日程了,诺顿的‘茧’毫无疑问是炼金学上最完美的巅峰,这是属于他自己的棺材,在这上面我们可能获得比以往记录更丰富的条件...所以验收龙王财产的工作其实从我们获得黄铜罐时就已经开始了!”

“这还是尚未真正打开黄铜罐的程度。”研究员们的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他们甚至没有真正地开启黄铜罐就已经触碰到了龙类永生的秘密,一旦开启获得龙王的活体之后会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只是稍微想一下就几乎让人boki(防和谐)了。

“如果利用灰锡溶液破坏了黄铜罐的平衡,龙王开始苏醒我们该怎么办?”

“不用担心。”昂热轻轻摇头,“虽然我们无法做到复刻绝对零度的环境,但以现在我们掌控的科学技术,足以达到形成无限逼近绝对零度的条件,虽然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但根据炼金学、龙类生物学、物理学以及最重要的经验学分析,相近绝对零度的环境下定然会减缓龙王的复苏,在这个过程中足够我们完成解剖作业了...”

“真是可惜,如果不是龙王太过可怕,能保留活体用于研究,必然比解剖效果强上成千上万倍啊!”有研究员摩挲拳掌满脸遗憾。

“这并不可惜。”昂热立刻就打断了不少研究员对此的复合声,捏着香槟杯面无表情地看着沉默的众人说,“活体比死体的研究意义更为丰富,这一点道理谁都清楚...可真的有人能承受活体在复苏那一刻对于解剖手术台前的你,对于手术室外的世界,对于整个人类的怒火和仇恨吗?”

没有人说话。

昂热摇头,“谁也做不到这种保证,所以,解剖是下下之策...也是唯一之策,各位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研究人员,根据诺玛的大数据统计各位的生活习性,诸位可能不是解剖技术以及龙类学相关最为顶尖的人才,但诸位必然是所有人才之中思想最为坚定、自控能力最为优秀的混血种,所以各位今天才会站在这里。”

每一个人都轻微点头,像是得到了认可,坚定了完美完成接下来工作的信念。

“所以。”昂热举杯环绕所有人,”诸君...也是诸我们,武运昌隆!(战斗中胜负的命运,以解剖龙王比喻为战斗)”

所有人举杯,将杯中香槟一饮而尽。

“我们的安保确切做到位了吗?”放下香槟杯后,有还保持着大部分清醒的研究员做着深呼吸紧张地问...越是接近终极,就越为担心在觐见真理前出现差错,触碰完美前必然遭受遗憾,这是无数文学、现实作品给人带来的警戒。

“学院已经在‘缄默’模式中开启了一级警戒状态,好肉定当吸引来豺狼,我们只能保证做到最好,毕竟豺狼这种东西可是悍不怕死的凶物啊。”昂热摇头说,“不过也不必太过担心,如若今晚的解剖过程中学院受到了入侵,我们也会第一时间得知,毕竟不要忘了,卡塞尔学院可是全天二十小时全年不间断地有着一位活雷达在监视着一切的情况。”

守夜人,副校长的言灵·戒律。

不少研究员都微微放下了一些心,他们当然忘不了那笼罩了整个学院的‘域’,在弗拉梅尔教授自创的炼金矩阵维持下,那巨大的‘戒律’几乎可以全年无休地保持警戒,任何进入了‘域’中的存在都会被守夜人第一时间获悉。

一旦‘戒律’被撤销掉了,整个卡塞尔学院的学生言灵将不再受到压制,所有人定当会意识到侵入的发生,从而爆发出巨大的凝聚力,这是学院安全的根本保障。

“据我所知,现在‘戒律’依旧还稳定地维持着。”昂热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天花板,冰窖的诗寇蒂区距离钟楼并不远,这里也受到了言灵的笼罩,根据他跟副校长约定好的,一旦发生了什么意外,这一片的言灵将会第一时间撤销掉,从而提醒昂热学院发生了入侵。(无金属环境,传呼机与通讯设备无法带入)

“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吗?校长。”研究员看了一眼手上的无金属复古罗马表,现在时间已经到达了十二点整,正是这次解剖实验开始的时间。

“只可惜听不见钟楼的钟声了,不然会更具有仪式感一些。”昂热略微可惜地说,不难看出这老家伙的骚气已经刻入了骨头里。

片刻后,在研究员们压抑激动的注视下,他微微收敛了情绪,面色平静地对了一眼即将指向十二点整,时针与分针重合的无金属表盘开口说道,“那么我宣布,龙王解剖手术,从现在正式...开始!”

无金属实验室内灯光骤然转红,然后在中心的石英腔体内升起了一抹莹莹蓝色的光芒,内部温度读数开始迅速降低,液态氮大量注入,高压环境同步开始形成,分子与分子距离迅速缩短。

在安静的实验室内,一个所有人熟悉的温和女性声音响起了。

“液氮开始注入...”

“机械臂正在调整...”

“灰锡溶液预装成功...”

“手术环境即将加压...”

“准绝对零度形成中...”

美国时间,2010年,8月21日,0:00:00,青铜与火之王解剖实验,正式开始。”

负责中控调制所有环节的卡塞尔学院人工秘书诺玛的声音正式宣布实验开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