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蚤货你是不是欠c 坐着吃饭下面连是在一起系列

  • A+
所属分类:生蚝海蛎子

戴金燕坐落,凤九儿才放开了她,戴金燕却反牵她的手。

“你叫九儿?”她问道。

“嗯。”凤九儿点点头,“凤九儿。”

“戴将军和我爹爹也很快就见了,待会见面后可以再好好聊聊。”

“好。”戴金燕放开了凤九儿。

凤九儿回头看向其他两人,微微含笑,转身往外走了出去。

“九儿小姐。”御惊风见凤九儿出来,一脸惊喜。

“御大大。”凤九儿抬眸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脑袋的男人。

“让人去准备早膳,茶水也换一换,有果子吗?”

“有。”御惊风颔首。

“多准备点果子,还有洗刷的东西,坐了一整晚,大家也不好受。”凤九儿环视四周一眼。

“吩咐兄弟下去休息,留下一些人就好。”

“是的,九儿小姐,我现在就去安排。”御惊风拱了拱手。

“你安排一下,自己也去休息吧,黑眼圈很重。”凤九儿摆了摆手。

“好咧。”御惊风颔首,转身。

凤九儿也转身,掀开帘子,往回。

帐营里,只有七人。

九皇叔,三位城主,还有三位城主各自带来的贴身护卫。

凤九儿径直走向帝无涯,坐回到他怀中的位置。

“三位前辈。”凤九儿倒了一杯茶,端起了茶杯。

“我相信你们也认识我夫君了,之前也许会有些不愉快,但,我希望在之后的日子里,大家有合作的可能!”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道路的权利,九儿没权去改变什么。”

“这杯茶,是为了我们今天能聚在一起,我干了,你们随意。”

凤九儿举起杯子,干了杯子中的茶水。

戴金燕敛了敛神,终于在她身上收回目光。

帐营里,传出了倒茶的声音。

戴金燕举起茶杯,看着凤九儿,微微勾唇,昂头,一口喝掉茶水。

“像,越看越像了。”

她看凤九儿的目光很炙热,但凤九儿也解释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

无妨,有的是时间去了解。

另一边,也响起了倒茶的声音。

王玉堂举起杯子喝下,不说话,甚至连眼神都未曾给凤九儿和帝无涯。

这与世无争,却心思缜密的模样,着实让人看不透。

“哼!”贾金山冷冷一哼,说道,“让我向一个别国乱党降服,我死也不从!”

“何来的别国乱党?”一道深沉悦耳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御惊风掀开帘子,恭恭敬敬地摆了摆手:“夜王爷,请!”

“夜王爷?”戴金燕第一个反应过来,站起。

她死死地盯着门帘方向,连身子都有些颤颤巍巍。

这是不管是在戴将军,还是戴城主身上,都从未出现过的。

一向的戴金燕沉稳,果断,内敛,今日却一次两次让与她相熟的人吃意外了。

贾金山没理会戴金燕,抬眸看向门帘处。

王玉堂看了戴金燕一眼,目光往外飘。

门帘处,恢复了容颜的凤离,迈着修长,矫健的步伐,大步走了进来。

“戴将军,许久不见!”凤离一进门,便看见了迎上来的戴金燕。

戴金燕“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夜王爷,没想到真的是你,你还好吧?”

“本王很好。”凤离轻声回应了句,摆手道。

“戴将军,咱坐下说话。”

御惊风搬了一张长椅,来到主座旁。

帝无涯牵着凤九儿站起,往侧边走了两步。

凤九儿踮起脚尖,戳了戳男人的鼻梁,嘴角满是愉悦的笑容。

“是,夜王爷。”戴金燕站起,退后几步,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夜王爷,请!”御惊风回到凤离身旁,摆了摆手。

凤离往前迈步,来到主座上。

“参见夜王爷!”

“参见夜王爷!”

贾金山和王玉堂来到殿中,跪了下来。

凤离一甩衣袂,坐落。

“都起来吧,坐下说话。”

“是,王爷。”两人同时拱手,站起,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御惊风带人送进来吃的,洗刷的,换了茶水。

待里面的人都洗刷之后,他才带走了兄弟和洗刷用品。

坐在主座上的凤离,环视大家一眼,摆了摆手。
马蚤货你是不是欠c 坐着吃饭下面连是在一起系列
“听说各位都坐了十多个时辰,先用膳吧,请!”

凤离再次摆手,视线来到帝无涯身上。

“无涯,请!”

帝无涯颔首,轻声道:“谢谢,爹。”

“叫得挺顺口了。”凤九儿给他勺了一碗粥,“快吃!都瘦了。”

帝无涯微微勾唇,接过碗,给凤九儿送过去一勺。

“你先吃。”

凤九儿不客气,张口喝掉。

她夹了一个包子咬了一口,将剩下的递给帝无涯。

帝无涯将另外一半吃掉,神色愉悦,是下面六人从未见过的模样。

“九儿的夫君,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戴金燕摇摇头,感叹道。

“王爷,请!”

“请!”凤离拱了拱手,拿起一双筷子。

凤九儿咽下嘴里的,看向戴金燕:“谢谢戴将军。”

“他很好,我最清楚了!”

“呵呵……”戴金燕含笑,“末将实在也饿,不客气了!”

“别客气!”凤九儿轻轻摆了摆手。

贾金山似乎有话要说,吃得比较着急。

这让本来就粗犷的人,看起来,有点像许久没肉入腹的蛮人,终于吃上了肉那般。

王玉堂一口包子,一口茶,温润如玉,却轻易能让人看得出城府极深。

帐营里安静下来,仅有细微进食的声音。

两刻钟之后,残羹送走,换上了糕点。

凤离却站了起来,摆了摆手:“你们先请回吧。”

请回?三位城主,神色顿时有了几分改变。

王爷还没说过一句话,就让他们回去了吗?

凤离看了看帝无涯和凤九儿,目光回到贾金山和王玉堂身上。

“本王相信,该说的,无涯都说过了。”

“几位城主有何想法,三天之内请给我答复。”

“三天之后,我们会有所行动,到时候是敌是友,就全凭各位的选择。”

凤离摆了摆手,坐落。

“御惊风,送客!”

“是。”御惊风得到命令,和飞龙十二骑一同走了进来。

飞龙十二骑分了两队,六人站一边,一次守在门帘进来的地方。

御惊风看着两位城主,摆了摆手:“几位城主,请!”
“唉……这就难办了,七星岛万一被封,我就只能往星辰之海深处跑了,否则就是自投罗网!”

“让我看看,星辰之海深处是……咿?这是什么地方?”林天成拿着刚刚到手的万族之域的地图一顿搜寻,最终发现星辰之海之内竟然还有一处大陆,只是途中穿越的海域一样有时空乱流,稍不走运,就会被磨灭肉身,摧毁神识!

“天府?什么东西这是?”林天成看着关于那处大陆的介绍,一脸的疑惑。

七星岛上居住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小族,他们的界域入口甚至就放置在七星岛上,平常也依靠来往的万族给他们带来所需的宝物作为置换。

如今,他们也没想到星辰之海中会诞生血莲,招引了一大批的强者在七星岛歇脚。

林天成喃喃道,“要是万一被堵在了星宇之海,干脆就去这个天府避避风头?据说这个天府也是有不少宝物时常出世,前往七星岛的天才强者,多半是冲他去的,到时候人多眼杂,我随便幻化个种族混入人群之中……”

想到这里,林天成摸着下巴,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心中跃跃欲试,觉得这个方法十分的可行。

关键就在于,他会不会被人盯上,到时候可就真的成了瓮中之鳖了!

还有就是,会不会有人提前在哪蹲守自己,毕竟自己从天魁城逃走后就音讯全无,要是被仙魔两族的人遇上,自己的伪装未必能逃过他们的血脉感应。

据传闻,强族都有一种手段,能分辨出谁手上沾染了他们族人的鲜血,除非净化一番洗涤身上的怨气和血气。

只是,林天成身上并没有多余的光属性神魂,想要洗涤,谈何容易!

再者就是,林天成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上究竟沾染了多少万族的怨气和血气!

“要不……我先暴露一下我的行踪,然后再去七星岛,这样分散一下他们的注意力?只是这个时间该如何把控?”林天成盘算了一阵。

最终还是决定将之前丢掉的那些宝物找回来,然后再通过传音玉简通知人去指定的地方取,和幽冥族交易,这样远程遥控,即能暴露自己的想让他们知道的行踪,又不至于处在危险之中。

“就这么干了,实在不行就躲进哪个小族里面,我就不信他能屠了整个小族,否则我肯定是不会出面的!”

就在林天成盘算如何借助幽冥族的手将万族的目光吸引走的时候。

天魁城外,魔童起身和天魔道别,朝着星辰之海的方向飞去。

仙族的玄宗,此刻也在前往星辰之海的路上,两位天骄在途中相遇,也是一脸错愕。

“你也去星辰之海?”

“对,我需要血莲祛除身上的死气!”魔童淡淡的道。

“哼,那就各凭本事吧,我也需要它修炼一门道法!”

魔童头也不回的道,“你是需要将它请回去给某人洗涤身上的怨气和血气吧?没用的,幽冥族已经将这个消息放出去了,明荷……呵呵,注定遗臭万年!”

“混账,我不许你这么说她!”玄宗寒声喝道。

“啧啧啧……万族都传闻你是她一手带大的,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情节!哈哈哈……”魔童放声大笑,身形越走越远,他可没工夫和玄宗在这缠斗。

“魔童……”

“收起你的杀意,我没工夫和你斗,你不是我的对手,即便我现在死气缠身,但是你若是不解封,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不过……你敢解封吗?”魔童冷笑道。

闻言,玄宗顿时一愣,脸色变了变道,“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呵呵……你,我,圣无双,谁不知道谁?封印而已,我也有,有什么稀奇的,我们都不过是那些大人选中的棋子而已,否则你以为凭什么我们能得到种族的资源倾斜?就凭你我那可怜的天赋?”魔童毫不在意的继续说道。

“住嘴,魔童,你疯了?”玄宗一脸惨白的喝道,说罢,神识覆盖八方仔细的搜寻了一遍。

“怕什么,我说的事实而已,难道你敢说不是?”魔童依旧毫不在意的道。

“放心吧,我已经探查过了,四周没有生灵,你我究竟还能活多久,谁都不知道,所以……不用相互为难了,我现在只想试试,凭我自己,是不是能解开封印!”魔童寒声道。

“所以……这就是你走霸者之道的原因?”玄宗沉默良久才道。

“没错,我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成为一枚棋子,我有我的尊严,即便是死,我也想保留最后的一份尊严!”魔童平静的道,仿佛在讨论别人一般!

“唉……我不如你,不过你的那块磨刀石找到了吗?”

“找到了,而且很强,说实话,我都没有把握能不能赢他,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我能死在他的手里也是一件好事!”魔童笑着道。

玄宗看着远去的魔童,放缓了自己的速度,魔童看似一直在寻求霸者之道,实际上他只是在找寻一个能终结他生命的人而已。

如魔童而言,他和圣无双三人,都只不过是各族之中的神王,仙王,魔王的预备之体,万一有个好歹,这些人就会解封他们身上的封印,夺舍重生!

这么多年来,他们默默承受着这一切,如今魔童已经在用行动反抗,而自己……还做不到!

与此同时,林天成找到了之前的那位引路壮汉,交给了他一枚传音玉简,让他过两天和自己联系,到时候送他一份机缘!

壮汉闻言,一脸吃惊的看着林天成,刚想拒绝就被林天成用神魔剑制止了。

“听话,给你你就拿着,被逼我宰了你!”

壮汉想哭,这年头还是第一次被人用剑架着脖子上逼自己收礼物的。

“两天后,我玉简传音你,要是你到时候没回我……呵呵!”林天成笑了笑,随手一摄,将路边的一位万族修士给强行拉扯到了身边,然后一剑斩成两段。

壮汉脸色煞白,惊恐的看着林天成身后被唤醒的死灵。

可是,不等他惊呼出声,林天成连带着那死灵也给强行震杀!

“听话,好好活着,我不想杀你!”林天成淡淡的说道。

壮汉点头如捣蒜,急忙答应,死死的握住了手中的传音玉简。

两天后。

林天成抵达七星道附近,传音壮汉让他变卖之前自己留给他的宝物,指定只能出售给幽冥族。

壮汉为了活命,如实的做了,然后按照指令,带着变卖的宝物躲在了自己的房间内。

幽冥族天慧城办事处,黑衣男急忙上报了此次交易的信息。

虚空之中的一处大殿,幽冥族族老微微一笑。

“恢复仙魔两族,让他们交钱,林天成的下落找到了,天慧城内交易了大量天魁城陨落的强者贴身法宝!”

很快,这个消息就传遍了万族,仙魔两族更是第一时间派遣了强者前往选海平原,准备查验封锁天慧城,将林天成围杀。

同一时间,魔童和玄宗等人也收到了各自族内传来的消息。

“呵呵……无聊,他要是有这么蠢,也不至于刷的万族团团转了!”魔童笑着道。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林天成不在天慧城?”玄宗好奇的问道。

“不,可能他之前在,但是现在肯定不在了,你换个角度想想,你会做这种蠢事吗?”魔童笑道。

“或许,我很快就能遇见他了也说不一定!”
江东真的每天一个气死沈姣的骚操作,不是托人在哪买的花肥,回来把陆正安精心养的花烧死了大半,就是送周童长假发,明示她像个女人样;沈姣明面上骂江东,私下里还是要替他善后,安慰陆正安和周童别跟江东一般见识,直到江东送她个礼物,她一打开盒子,里面是只活生生的大青蛙,真的很大,快要填满整个手掌,她永远记得那一瞬间,头发竖起的滋味儿,青蛙没动,她窜得两米高。

沈姣气得半个月没搭理江东,无论江东怎么解释,这是个很有诚意的礼物,是他在自家池塘边发现的,沈姣不在意,只想把他找人挖得那个比湖还大的人工池塘给填平。

这才消停几天,江东又把她领到这么个地儿,沈姣在房间里发现很多类似哈利波特的元素,排着队,她咬着牙道:“你觉得哈利波特会给人算卦吗?”

江东想也不想的回:“唐僧都能替王八向如来问寿命,魔法就比佛法高级吗?”

沈姣被怼得哑口无言,行,他行。

沈姣日常反思,到底是江东有病,还是她有病才会看上他,生气吗?活该。

两人排了半天队,进的不是一个房间,这感觉让沈姣更焦虑了,有江东在,他是傻瓜,没他在,显得她不聪明。

雕着繁复图腾的黑色大门被推开,沈姣走进去,房间内光线幽暗,电影场景,占卜师坐在黑色帘布后,只有声音传出,沈姣坐在左边扶手是蛇,右边扶手是蟾蜍的椅子上,不好的回忆随之涌来,心里也忍不住骂了江东第一万零一次。

她落座,占卜师戴着四公分黑色长指甲的手伸出来,在桌上摆了三张牌,让她选择,沈姣随便选了一张,占卜师道:“此刻你心里最在意的,是爱情。”

呦呵?

沈姣难免心底一动,是套路还是有两把刷子?

她没出声,占卜师又拿出六张牌让她选,沈姣点了点其中一张,占卜师的声音慢半拍传来:“你爱的人离你很近,就在你身边,但是你很顾虑,不知道该不该接受他。”

沈姣很想不动声色,但这个占卜师已经成功吸引了她的注意。

占卜师让沈姣问一个问题,沈姣觉得这事儿特别中二,可却忍不住开口:“我跟他在一起,会影响他的人身安全吗?”

占卜师发牌,看牌,一顿操作,搞得沈姣如坐针毡,最后听到对方说:“不会,你跟他在一起,你们都会很安全。”

沈姣:“我还能问其他的吗?”

“你还能问三个问题。”

沈姣:“他是真的爱我吗?”

“是。”

沈姣:“他现在有没有骗我?”

“没有。”

沈姣:“未来三个月里,我们能在一起吗?”

“如果你想,可以。”

占卜师的声音是用拟声器做过改变的,听起来倍儿玄乎,沈姣喜怒不形于色,起身就往外走,她也没等江东,直朝着门口去,门口人没有拦她,她下了一层楼,身后才传来很快的脚步声,江东在半路将人拉住,“你去哪?”

沈姣转脸,看着江东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骗啊?”

江东本想逗逗沈姣,没想到她上来就是骗这个字,他很敏感,一点犹豫都没有,当即回:“我没想骗你,你生气了?”

沈姣面无表情的看着江东:“你是觉得我傻到分不清外国玄学和开卷考试的区别?”

江东摸了摸鼻尖,但也掩饰不了尴尬,他拉着沈姣的胳膊下楼,沈姣想甩开,江东道:“你先别急着发脾气,等我跟你说。”

沈姣试了几下没甩开,被江东带到楼下,他替她打开车门,上车后,江东坦白从宽:“我承认,刚刚我一直在隔壁,你那边发生什么我都知道,占卜师的话也是我让他问,我让他说的,但我可不是骗你,我就想让你心里少点钻牛角尖的事。”

沈姣气到升华,心平气和的问:“那你觉得我现在钻牛角的事儿是变多还是变少了?”

江东没敢在自己坟头上蹦迪,老老实实的回:“我错了,本想让你开心,结果还惹你生气,你大人有大量,人美心善,智勇无双,开局五分钟就给我识破了,我甘拜下风。”

沈姣分不清,到底是女人都爱听好听话,还是真的被江东磨得一点儿血性都没有了,她发觉怒气真的消了大半,可是脸色不敢有所缓和,只能绷着道:“江东,你都多大岁数了,三十好几的人有意思吗?”

江东顿时眉毛一挑,先翻脸为强,“嫌我老?”

沈姣:“你说呢,你要是二十出头我还觉得天性使然,情有可原…”

江东:“所以三十多就不能做二十出头能做的事,你现在只喜欢二十出头的?”

沈姣:“年纪小才会喜欢比自己大很多的,我现在都二十七八了,当然喜欢二十出头的。”

江东突然沉默,把脸别过去看窗外,沈姣第一反应,不会真的戳到他了吧,难道男人也对年龄敏感?小气,她喜不喜欢他,他不是心知肚明?再说吵嘴而已,当然什么难听说什么了,这也要当真,小气鬼。

江东平日里都是嬉皮笑脸,很少情况下像这样,沉默不语,他也不表现在脸上,只是很安静,安静的想着,他必须要hold住,hold住了就是沈姣心里愧疚,hold不住就是自己有错在先,自身难保。

车内安静的让人透不过气来,半晌,江东默默地发动车子,副驾上的沈姣开口:“你要不想不用送我回去,我让小童来接我。”

江东不动声色的回:“我给你带出来的。”

沈姣一听他这话,心里不是滋味儿:“我又不是不认路,不用你负责。”

说着,她准备推车门下车,江东一把将人拉住,不等沈姣出声,他又揽过她的后脑,倾身压上前。

沈姣以为今天这架是吵定了,没料到是这样的发展,一时委屈,眼眶湿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