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 A+
所属分类:生蚝海蛎子

钱慧芳闻言,有些狐疑道:“现在世道这么太平,怎么会……”

“国内自然是太平的,那是因为妈你没去过国外,你要去一回,保准你不想再去第二回了。”

杨父点头道:“我也听说过,国外可乱了……持枪是合法的。”

“对啊,有钱就能买得到,走在大街上倒霉点的就能被恐怖分子一枪打死了。”

钱慧芳头皮发麻道:“那么吓人的吗。”

“不然呢……不信您问您未来女婿?问问他这双腿是怎么受伤的?”

说着,还朝着殷无忌挤眉弄眼了一番。

当钱慧芳真眸光狐疑的看着她的时候,殷无忌在杨锐的眼神威慑下,撒谎了。

“别人打伤的……”

钱慧芳立即什么心思都没了。

当首富这么危险那当个屁啊。

钱哪里有命重要啊。

“那无忌你 选择来咱们华国定居是对的……咱华国可太平了。”

“嗯,我听杨锐说了。”

“那……无忌说要给我买车的事儿,还作数吗?”

殷无忌默默的看向了杨锐。

杨锐没好气的道:“你那车先开满一年了再说吧!”

钱慧芳立马不高兴的道:“人家暖暖有钱了,都知道孝敬她妈……就我生了个白眼狼!”

“是是是,我是白眼狼……我爸也有驾照,还很多年了,我当初怎么就想不开只给我妈买呢,我就给我爸买的……”

钱慧芳心口一堵道:“你爸一个厨师,犯不着开车上班……”

“那我就花钱给我爸开间中餐厅!让他当老板,每天开车上下班!”

“你真是要气死我……”

“反正我都是你眼中的白眼狼了,那我就担上这个名头好了。”

“姓杨的,你看看你家闺女。”

杨父原本笑呵呵的听着自家闺女怼妻子,闻言忙道:“小锐……别气你妈了,有话好好说。”

杨锐道:“我就一桩……我自己挣了钱,我会孝敬你们的,我多大本事,就给你们多大本事的孝敬,殷无忌的钱,是他们殷家的!

妈你要打别人家里钱的主意,我肯定是不依的!”

“他都要给你……”

“给我我也不会要的!所以妈你就消停点吧!”

正说着,杨父的手机铃声就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杨锐大伯打来的。

杨父立即心底咯噔了下……想起了刚刚播报的那一则新闻。

钱慧芳这边,也接到了自家大姐打来的电话。

夫妻俩相互对视了一眼,杨锐见此,皱眉道:“看来这事儿瞒不住了……爸妈你们自己应付去吧,殷无忌,你马上回家去。”

殷无忌皱眉道:“你赶我走?”

“不是,是保护你!赶紧走,一会儿我家亲戚肯定全跑来了!”

“为什么?”

“能为什么,都看到新闻了呗!赶紧的,明天我再过去你那边找你。”

“哦……他们知道了又怎样?”

“废话!还怎样!都变唐僧肉了,谁都想啃你一块肉好吗!”

“他们动不了我……”

“我说的是钱!”

“我的钱,为什么要给他们?”

“回头再跟你解释……先走吧。”

杨父也忙道:“小锐不然你今晚就上无忌那儿住一晚吧……别留家里了。”

杨锐一想,也成吧。

“那成,爸妈你们能应付就应付,借钱的一律不借,应付不了的,要跟咱家断交情的就断,我们 先走了啊。”

“成,爸心里有数。”

杨锐看着她妈还拿着电话,在那手忙脚乱的解释着:“啥,我也不知道啊,小锐只说家里条件好,也没说是哪个国家的首富啊……是不是重名了啊?”

她索性叹了口气,说了句:“妈那边玄,爸你多担待下吧,明天还得去爷爷奶奶,还有外公外婆那边去拜年呢……估计有的应付的。”

“那你都别去了,我和你妈去就成。”

“明天再看吧,我带殷无忌走了。”

再不走,估计走不掉了要。

一点都不夸张的说……

而殷无忌一听,杨锐要去他那住一晚,立马什么都不说了。

乖乖的任由杨锐拿着包背上,推着他走了。

他们走后没多久,杨锐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两边的亲戚,都陆续上门了。

原本可能就一两个人恰好看到那一则新闻了,这一传十十传百的就短时间内全都知道了。

杨锐爸妈被审问犯人一般的,审问到大半夜。

杨锐爷爷都发火了,杨父才苦着脸道:“我们这也刚知道不久啊……”

“反正我不管,老杨家难得出了个这么出息的,怎么着都不能不管她堂哥堂姐们,找了个这么出息的女婿,爷爷奶奶也没见她孝顺下!”

杨锐外婆没好气的道:“说的好像我们钱家人都沾着光似的!”

“就是,不都说了,他们也是才知道的吗,这事儿详细的还得问小锐呢,小锐人呢?”

杨父苦笑道:“去那孩子那边住了,没在家。”

众人这才没说啥,总不能大半夜的给人喊回来吧。

好歹人家那边是一国首富啊。

一个个激动得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在网上各种查。

这么大的一个人物,就随随便便从指头缝里给出来一丁点儿,都够他们这些普通人发笔横财的啊!

杨锐大伯尤为激动,看向杨父道:“弟啊!你家小锐有出息了啊,你可比大哥有福气,以后可不能忘了大哥啊!”

杨奶奶立即道:“你哥小时候可疼你了!要知道感恩知道吗。”

钱慧芳没好气的道:“小时候的事儿也拿出来说……”

杨奶奶原本还跟钱慧芳吵的,这会儿人家生的闺女出息了,居然也能忍住不吵。

只笑着道:“慧芳啊,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你生的丫头片子有出息啊。”

钱慧芳傲娇的昂着下巴道:“那可不……我家小锐还小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是个有福气的,果然,比她妈我命好多了,出手就是Y国首富呢!还给人拿捏得死死的,什么都听她的!”

“真的啊?那咱家小锐可有出息了!”

“那岂不是人家什么都听小锐的?”杨锐外婆心头火热道。


“沈一浪参见主人。”

踏着沉稳的步伐,沈一浪进入兽宫·万幻妖府之内。

第一次见外人进入,那些隐藏在小花小草里的妖灵们,再一次纷纷冒头。

一些胆小的家伙伸手指戳戳沈一浪的裤角,一些胆大的家伙,直接抓着飞扬的蒲公英,飞到沈一浪的头上趴下,一口包住他半个脑袋。

对于自家主子手里的稀奇玩意儿,沈一浪早就觉得自己应该见怪不怪,不过乍遇这些小小的,毛球一般的妖灵们,他还是心底有些发虚。

可他面上做着稳重的表情,毕恭毕敬朝真小小一拜。

“主银!”

海翁可没有沈一浪那般稳健,不顾老脸,踮着脚尖便跑了过来,掠起一路小草精跳起。

“你可想死我了!”

要不是真小小手里还握着一把刀,海翁只怕要抱上前来。

“看你们精神,我很开心。”真小小微微点头。

太乙!

沈一浪心中非常兴奋。

他感觉得到,主人现在的气息的确是太乙境,看来自己多年苦修,终于要实现那个“追随她!保护她!”的武者诺言了!

一想到这里,他骄傲地挺起了胸膛,主人大概不知道,他现在可是二梦天一座传道峰的副峰主!

就在沈一浪与海翁分列真小小左右之际,英招带着自己的姐妹们大步踏入宫殿来。

看到英招出现,沈一浪脖子一红,目光不由地瞥去了别处。

“英招率众姐妹参见主人!”

英气十足,英招飒爽地单膝跪地。

曾几何时,她最最痛恨的就是那个欺骗她感情,将她圈禁于烛火之中的碧翎魔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更深刻地理解了那句:祸兮福所倚。若没有碧翎的迫害在先,她一辈子都遇不见主人。

虽然以“主人”相称,但真小小还给她们的是自由,还有无限的未来可能!譬如指导她们修行,譬如帮助她们契约强大的战兽,譬如将她们安置于缥缈仙宗,获取临谷顶尖的资源!

此事放在曾经,想都不敢去想!

我为成为主人的部下,而感到无比自豪。

英招骄傲地挺起自己的胸膛。

“参见主人!”

英招身后的九女或娇滴滴,或羞答答,或清清冷冷,或包含感激地回答,特别是媚柔一双媚眼,火辣辣地落在真小小的身上。

怎么办?

主人看上去更好看了!我好喜欢啊啊啊啊!

真小小的目光先扫过众女,大概了解了她们的修为,随后诧异地将视线放在她们的腰上。

穆兰幽腰上挂着毒龙锥,红影手中拿着天蛛伞,郁仇手中抓着邪猴珠,风轻儿背上是血蝠钉耙……这些都是真小小认识的兽影武器。

然而现在,皇甫沁儿胸前多了个环,媚柔腰上多了把笛子,酒琴手旁多了把琴……

看来这些年间,大伙都没有荒废修业,又自临谷大界各处多寻了些兽影武器来!

且银鹿镜也有了下落,就在蛮荒手中,此物是十件兽影武器中的统领者,日后势必要交到英招手里。

剩下的也只有一铃一印,还找不出处。

一旦十件兽影集齐,便能发挥出极为可观的强大力量。
“唉……这就难办了,七星岛万一被封,我就只能往星辰之海深处跑了,否则就是自投罗网!”

“让我看看,星辰之海深处是……咿?这是什么地方?”林天成拿着刚刚到手的万族之域的地图一顿搜寻,最终发现星辰之海之内竟然还有一处大陆,只是途中穿越的海域一样有时空乱流,稍不走运,就会被磨灭肉身,摧毁神识!

“天府?什么东西这是?”林天成看着关于那处大陆的介绍,一脸的疑惑。

七星岛上居住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小族,他们的界域入口甚至就放置在七星岛上,平常也依靠来往的万族给他们带来所需的宝物作为置换。

如今,他们也没想到星辰之海中会诞生血莲,招引了一大批的强者在七星岛歇脚。

林天成喃喃道,“要是万一被堵在了星宇之海,干脆就去这个天府避避风头?据说这个天府也是有不少宝物时常出世,前往七星岛的天才强者,多半是冲他去的,到时候人多眼杂,我随便幻化个种族混入人群之中……”

想到这里,林天成摸着下巴,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心中跃跃欲试,觉得这个方法十分的可行。

关键就在于,他会不会被人盯上,到时候可就真的成了瓮中之鳖了!

还有就是,会不会有人提前在哪蹲守自己,毕竟自己从天魁城逃走后就音讯全无,要是被仙魔两族的人遇上,自己的伪装未必能逃过他们的血脉感应。

据传闻,强族都有一种手段,能分辨出谁手上沾染了他们族人的鲜血,除非净化一番洗涤身上的怨气和血气。

只是,林天成身上并没有多余的光属性神魂,想要洗涤,谈何容易!

再者就是,林天成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上究竟沾染了多少万族的怨气和血气!

“要不……我先暴露一下我的行踪,然后再去七星岛,这样分散一下他们的注意力?只是这个时间该如何把控?”林天成盘算了一阵。

最终还是决定将之前丢掉的那些宝物找回来,然后再通过传音玉简通知人去指定的地方取,和幽冥族交易,这样远程遥控,即能暴露自己的想让他们知道的行踪,又不至于处在危险之中。

“就这么干了,实在不行就躲进哪个小族里面,我就不信他能屠了整个小族,否则我肯定是不会出面的!”

就在林天成盘算如何借助幽冥族的手将万族的目光吸引走的时候。

天魁城外,魔童起身和天魔道别,朝着星辰之海的方向飞去。

仙族的玄宗,此刻也在前往星辰之海的路上,两位天骄在途中相遇,也是一脸错愕。

“你也去星辰之海?”

“对,我需要血莲祛除身上的死气!”魔童淡淡的道。

“哼,那就各凭本事吧,我也需要它修炼一门道法!”

魔童头也不回的道,“你是需要将它请回去给某人洗涤身上的怨气和血气吧?没用的,幽冥族已经将这个消息放出去了,明荷……呵呵,注定遗臭万年!”

“混账,我不许你这么说她!”玄宗寒声喝道。

“啧啧啧……万族都传闻你是她一手带大的,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情节!哈哈哈……”魔童放声大笑,身形越走越远,他可没工夫和玄宗在这缠斗。

“魔童……”

“收起你的杀意,我没工夫和你斗,你不是我的对手,即便我现在死气缠身,但是你若是不解封,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不过……你敢解封吗?”魔童冷笑道。

闻言,玄宗顿时一愣,脸色变了变道,“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呵呵……你,我,圣无双,谁不知道谁?封印而已,我也有,有什么稀奇的,我们都不过是那些大人选中的棋子而已,否则你以为凭什么我们能得到种族的资源倾斜?就凭你我那可怜的天赋?”魔童毫不在意的继续说道。

“住嘴,魔童,你疯了?”玄宗一脸惨白的喝道,说罢,神识覆盖八方仔细的搜寻了一遍。

“怕什么,我说的事实而已,难道你敢说不是?”魔童依旧毫不在意的道。

“放心吧,我已经探查过了,四周没有生灵,你我究竟还能活多久,谁都不知道,所以……不用相互为难了,我现在只想试试,凭我自己,是不是能解开封印!”魔童寒声道。

“所以……这就是你走霸者之道的原因?”玄宗沉默良久才道。

“没错,我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成为一枚棋子,我有我的尊严,即便是死,我也想保留最后的一份尊严!”魔童平静的道,仿佛在讨论别人一般!

“唉……我不如你,不过你的那块磨刀石找到了吗?”

“找到了,而且很强,说实话,我都没有把握能不能赢他,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我能死在他的手里也是一件好事!”魔童笑着道。

玄宗看着远去的魔童,放缓了自己的速度,魔童看似一直在寻求霸者之道,实际上他只是在找寻一个能终结他生命的人而已。

如魔童而言,他和圣无双三人,都只不过是各族之中的神王,仙王,魔王的预备之体,万一有个好歹,这些人就会解封他们身上的封印,夺舍重生!

这么多年来,他们默默承受着这一切,如今魔童已经在用行动反抗,而自己……还做不到!

与此同时,林天成找到了之前的那位引路壮汉,交给了他一枚传音玉简,让他过两天和自己联系,到时候送他一份机缘!

壮汉闻言,一脸吃惊的看着林天成,刚想拒绝就被林天成用神魔剑制止了。

“听话,给你你就拿着,被逼我宰了你!”

壮汉想哭,这年头还是第一次被人用剑架着脖子上逼自己收礼物的。

“两天后,我玉简传音你,要是你到时候没回我……呵呵!”林天成笑了笑,随手一摄,将路边的一位万族修士给强行拉扯到了身边,然后一剑斩成两段。

壮汉脸色煞白,惊恐的看着林天成身后被唤醒的死灵。

可是,不等他惊呼出声,林天成连带着那死灵也给强行震杀!

“听话,好好活着,我不想杀你!”林天成淡淡的说道。

壮汉点头如捣蒜,急忙答应,死死的握住了手中的传音玉简。

两天后。

林天成抵达七星道附近,传音壮汉让他变卖之前自己留给他的宝物,指定只能出售给幽冥族。

壮汉为了活命,如实的做了,然后按照指令,带着变卖的宝物躲在了自己的房间内。

幽冥族天慧城办事处,黑衣男急忙上报了此次交易的信息。

虚空之中的一处大殿,幽冥族族老微微一笑。

“恢复仙魔两族,让他们交钱,林天成的下落找到了,天慧城内交易了大量天魁城陨落的强者贴身法宝!”

很快,这个消息就传遍了万族,仙魔两族更是第一时间派遣了强者前往选海平原,准备查验封锁天慧城,将林天成围杀。

同一时间,魔童和玄宗等人也收到了各自族内传来的消息。
辣文小说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呵呵……无聊,他要是有这么蠢,也不至于刷的万族团团转了!”魔童笑着道。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林天成不在天慧城?”玄宗好奇的问道。

“不,可能他之前在,但是现在肯定不在了,你换个角度想想,你会做这种蠢事吗?”魔童笑道。

“或许,我很快就能遇见他了也说不一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