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视频

  • A+
所属分类:生蚝海蛎子

李雅薇在九州是什么云梦女神?

沈约内心微有悸动。

石田秀子已道:“然后呢?”她也一直缩着眉头,似在思考着什么。

暖玉回想道:“我脑海中一直有提醒,虔诚的祈求云梦女神……虔诚的祈求云梦女神……当时的我已经虚弱不堪,可终究还是选择了祷告。”

轻叹一口气,暖玉缓缓道:“在九州,我不信什么祷告的,但在绝境的时候,我却只剩下祷告之心,因为除了祷告,我实在做不了别的事情。我一直维系着祷告之念,请云梦女神帮我离开这苦难的世界,直到陷入……半昏迷的状态。”

她形容的奇特,什么叫做半昏迷?

沈约微有扬眉,却没有发问,就听暖玉继续道:“然后我就看到有道闪亮门户开启,前方一片明亮!那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绝境之门。”

石田秀子喃喃道:“根据科学实验,很多临终的人,都会看到类似的场景。”

她自然明白什么是半昏迷,那是肌体功能渐渐丧失,却还能维持意识的状态,从这点而言,半昏迷状态和临终或者禅修态有点儿类似。

沈约亦是理解半昏迷的境况,终于道:“根据大雪山教法,临终中阴时,观感会放大七倍。在修行中,临终那念很是紧要,决定你会前往哪里。”

略有沉吟,沈约缓缓道:“如果你的念头是贪婪,就会转入贪婪之境,但你若观想光明,光明就会放大七倍,甚至可以带你走入解脱之路。这也是常人念经、喜欢念‘阿弥陀佛’的起源,因为阿弥陀佛的本意是宝珠大放光明。”

微有沉吟,沈约补充了一句,“任何咒语的关键不是字,而是意,只有将你理解的意铭刻你的骨头里才会发挥作用。”

暖玉并不避讳道:“你认为我是临终时产生了妄念?”

“不是!”

沈约摇头道:“因为你终究离开了九州,所以我认为,你因为进入类似禅专注的状态,思想经过七倍的放大后,和某些高科技接收器产生了共鸣,是以所谓的绝境之门才会开启。”

“听你这么一说,就科学了很多。”

暖玉涩然道:“不过事实也是如此,门户开启,我挣扎的穿过了门户,到达了暗界!”随即沉吟道:“你的意思是——绝境之门是一种高科技的产物,只有通过类似我的体验,才能开启穿过,离开九州?”

沈约默然片刻,微微点头,喃喃道:“看起来是这样的。”

“可你受到了追杀。”石田秀子突然道,“追杀你的人,也通过了绝境之门?”

“看起来是这样。”

暖玉点头道:“我穿到暗界,发现那里和我的世界截然不同,内心的震撼不言而喻,可我随即就发现在沼泽追杀我的人,也出现在我的身边,这一次,他们轻而易举的抓住了我,迫问我如何回转的方法。”

“看起来那些人是误打误撞的穿过了绝境之门。”沈约琢磨道。

暖玉“嗯”了声,“我那时候自然不知道如何回转,我甚至不知道怎么离开九州,他们恼怒之下,就要除去我的时候,反力之鹰突然出现。”

沈约精神振作。

暖玉缓缓道:“反力之鹰请那些追杀者放过我,他们自然不肯,随即就要除去反力之鹰。他们习惯遵从命令,对任何阻碍都奉行清除的命令,但这一次,他们清除的是自己!”

看向沈约,暖玉缓缓道:“剩下的事情,你自然已经知道大概。反力之鹰救了我,是以他觉得暗界大有问题的时候,我选择了回报。反力之鹰教我自保的方法,然后他去了你的世界,找到了你。”

沈约回首往事,倒着实感慨万千。

那些曾经的迷惑,如今看起来倒是清清楚楚。

石田秀子突然道:“反力之鹰在世界间穿梭,似乎不需要月亮门?”

暖玉沉吟片刻,肯定道:“是的,不需要!”

“那他如何穿梭的?”沈约很是奇怪道。

暖玉默然半晌,“他是通过手印和念咒。”

沈约、石田秀子互望一眼,他们都是眼界极为开阔之人,是以不迷信,但也不会冒然否定什么。

他们如今研究的精神法本是综合古今科学的地方。

自古以来,就有巫术、咒语的存在,在他们的理解中,这并非虚妄,却绝对和强大的精神力有关!

可后人因为痴迷,多是愚蠢的认为,只要发现远古的咒语,念出来就有不可思议的力量,这其实是绝无可能的。

语言本来不过是人类发明的交流工具,这种交流工具的发音若能引发毁天灭地的奇景,那这世界不知道毁灭多少遍了。

是以哪怕大雪山修行密码中宇宙种子字,诸如“嗡、阿、吽”之类,也是一定要有理解意来支撑才能发挥开发潜能的力量。

可反力之鹰不用月亮门,却可以利用手印和念咒来穿梭在类平行世界中。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视频
“手印和咒语是辅助!”

石田秀子推测道:“反力之鹰真正穿梭的奥秘,一定是意志。”

沈约亦是赞同,突然想到暖玉在接他回转,以及之前和藤原野望交锋的时候,也是利用了咒语和手诀。

反力之鹰将这本事传给了暖玉?

可暖玉明显不能通过反力之鹰的方法穿梭类平行世界,不然她也不用寻找月亮门了。

“而且反力之鹰一定要有锚点。”石田秀子又道。

沈约双眉微扬,“你的意思是……反力之鹰在他经过的世界,都有锚点?”

石田秀子喃喃道:“是的,意念锚点一定有的,不然怎么能精准定位呢?”

暖玉眸光发亮,若有所思的模样,

沈约却想到了另外关键的事情——反力之鹰之所以能在类平行世界穿梭,是因为有意念锚点。若诸多类平行世界是被月亮门创造出来的,这说明反力之鹰和类平行世界创造之初那刻可能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这就和天柱山的迷宫般,创造迷宫的人,因为清楚知道创建过程,遂可在其中绝不迷路。

反力之鹰不迷路,因为他对类平行世界很熟悉!

想到这点儿,沈约内心震撼。
顾倾尔有些发怔地站在旁边,看着顾捷热情地招呼傅城予喝茶,仿佛自己是个外人。

顾捷一转头看见她还呆立在旁,忙道:“倾尔,你刚从外面回来,晚饭应该还没吃吧?怎么样,是去临江吃,还是我让人送点吃的过来?”

说这话时,顾捷其实是看着傅城予的,而傅城予却只是转头看向了顾倾尔。

“你们爱怎么吃怎么吃。”顾倾尔一伸手,从傅城予怀中抱过了猫猫,转身就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倾尔!”顾捷喊了她一声,顾倾尔哪里会理会他,头也不回地就关上了门。

顾捷这才转头,有些尴尬地看着傅城予,道:“城予啊,真是不好意思,这丫头脾气一向这么古怪,你多担待啊。”

傅城予听了,只是道:“我知道。”

顾捷忙道:“要不咱们去临江吃点吧?正好店里上了好些特色菜——”

“不用。”傅城予说,“把李庆叔叫过来吧,他做的东西,她会吃的。”

顾捷闻言微微一怔,回过神来才连忙点头道:“好,我马上去安排。”

顾倾尔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时也没有别的事情做,只拿了个小玩具逗着猫猫。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就听见外头传来一把粗犷的声音,正在大声喊她:“倾尔丫头!快点出来吃饭啊!我做了一堆东西呢,看谁敢不给我面子!”

顾倾尔正愣神,李庆已经径直走过来拍门,“赶快出来了,不然我发火了啊!”

顾倾尔这才起身,走到门口拉开了门。

李庆笑眯眯地看着她,道:“这才乖嘛,来,庆叔准备的都是你喜欢吃的。”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来到餐厅,餐桌旁边,傅城予正安坐等待,抬眸看到两个人一起进来,不由得微微一笑。

顾捷已经不见人影,顾倾尔却懒得多问一句,也没有多看傅城予一眼,径直走到离他最远的位子,拉开椅子坐下,拿起了筷子开始吃东西。

见她这个模样,李庆无奈摇头叹息了一声,随后转头看向傅城予道:“傅先生,你也吃啊,难得过来一次,多试试我的手艺。”

“庆叔客气了,忙了一晚上,您也坐吧。”

李庆笑着点头坐了下来,才又问他:“这么忙,怎么这段时间有空过来?”

“也不怎么忙了。”傅城予道。

“这么说来,这次过来是要多留一段时间了?”

傅城予应了一声,道:“是有这个打算。”

听到这句话,一直埋头苦吃的顾倾尔才终于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傅城予迎上她的视线,顾倾尔却飞快地又低下了头。

她坐在餐桌上,却如同隐形一般,全程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哪怕傅城予和李庆聊来聊去,话题多半还是围绕在她小时候发生过的一些趣事上,顾倾尔却始终没有搭一句腔。

直到吃饱喝足,她将碗筷一推,站起身来道:“吃饱了,谢谢庆叔,晚安。”

说完这句,她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餐厅。

“倾尔!倾尔!”李庆喊了她两声,却都没能得到一声回应。

“这丫头!”李庆忍不住道,“上次过年的时候你们回来,我还以为她转性了呢,怎么还是这么个古怪性子……”

傅城予听了,静默片刻之后才道:“她从小就这样吗?”

“好像是一直这样……哦哦,也不是,小时候是真的精乖可爱,就是上小学之前吧,不知道多招人喜欢……后来,大概是她爸爸妈妈去世之后吧,她跟着爷爷生活,性格就渐渐变了……不过性格虽然怪了一点,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好孩子啊,对老爷子不知道多孝顺,当年老爷子生病的时候,她正好高三,为了照顾老爷子连学都不上了,十几岁的小姑娘,一个人照顾了老爷子两年,直到把老爷子送走……这些你应该都知道吧?”

傅城予听了,许久之后,才低低应了一声。

这天晚上,傅城予和李庆喝完酒聊完天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他很少这样跟一个不怎么熟的人一起喝酒,更何况喝的还是白酒。

送走李庆之后,他脚步也有些虚浮,栾斌上前来扶住他,低声道:“傅先生,顾小姐那边的屋子不好进,我在前院给你收拾了个房间出来,你看——”

傅城予却摆了摆手,照旧朝着顾倾尔住着的后院走去。

这个时间,后院已经熄了灯,窗户上都是一片漆黑,可见她已经睡下了。

傅城予缓步走到她房门前,却只是站着,手举到半空想要敲门,到底也没有敲下去。

最终,他缓缓转身,走到门口,直接在屋檐下那张躺椅上坐了下来。

这一坐,就是一夜。

第二天,顾倾尔早早地就醒了,只是她醒来也没动。猫猫原本是睡在她脚边的,见她醒了,便来到了她的头侧,换了个姿势继续趴着。

一人一猫就这么安静地躺着,直到外头忽然传来一阵异样的动静。

顾倾尔心头“咯噔”一声,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下一刻,却只听到一把还算熟悉的声音,一声声地在喊:“傅先生,傅先生……”

傅城予缓缓睁开眼来,就看见了被保镖们拦在后院入口处的林潼。

他是顾倾尔的表哥,也就是顾吟那不成器的儿子。

傅城予原本还头痛着,看见他的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很快站起身,走向了林潼所在的方向。

后院很快恢复了安静,等到顾倾尔起身拉开门的时候,院内已经是空无一人,只有两名保镖,安静地站在前后院的连接门处。

顾倾尔在门口静静立了片刻,到底还是跨门而出,径直来到了前院。

大门口,傅城予正回身往回走,一眼看见她,脚步微微一顿。

与此同时,门外还传来林潼不断呼喊的声音:“傅先生,求求你,我求求你了——”

顾倾尔没有继续上前,只是等着他走到自己面前,这才开口道:“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外面那人是林潼吧?他来求你什么?”

傅城予顿了顿,没有回答。

“求你帮他解决他那些破事吧?”顾倾尔说,“求你借他钱,还是求你多给点钱?他能这么快闻着味跑来求你,说明你已经帮过他了,对吧?”

傅城予安静看着她,还是没有回答。

顾倾尔继续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处老宅,实际上大部分已经是归你所有了,是不是?”

傅城予蓦地伸出手来握住她,道:“我知道你有多在意这座宅子,我不会让任何人动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