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公主殿下好软

  • A+
所属分类:生蚝海蛎子

顾倾尔有些发怔地站在旁边,看着顾捷热情地招呼傅城予喝茶,仿佛自己是个外人。

顾捷一转头看见她还呆立在旁,忙道:“倾尔,你刚从外面回来,晚饭应该还没吃吧?怎么样,是去临江吃,还是我让人送点吃的过来?”

说这话时,顾捷其实是看着傅城予的,而傅城予却只是转头看向了顾倾尔。

“你们爱怎么吃怎么吃。”顾倾尔一伸手,从傅城予怀中抱过了猫猫,转身就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倾尔!”顾捷喊了她一声,顾倾尔哪里会理会他,头也不回地就关上了门。

顾捷这才转头,有些尴尬地看着傅城予,道:“城予啊,真是不好意思,这丫头脾气一向这么古怪,你多担待啊。”

傅城予听了,只是道:“我知道。”

顾捷忙道:“要不咱们去临江吃点吧?正好店里上了好些特色菜——”

“不用。”傅城予说,“把李庆叔叫过来吧,他做的东西,她会吃的。”

顾捷闻言微微一怔,回过神来才连忙点头道:“好,我马上去安排。”

顾倾尔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时也没有别的事情做,只拿了个小玩具逗着猫猫。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就听见外头传来一把粗犷的声音,正在大声喊她:“倾尔丫头!快点出来吃饭啊!我做了一堆东西呢,看谁敢不给我面子!”

顾倾尔正愣神,李庆已经径直走过来拍门,“赶快出来了,不然我发火了啊!”

顾倾尔这才起身,走到门口拉开了门。

李庆笑眯眯地看着她,道:“这才乖嘛,来,庆叔准备的都是你喜欢吃的。”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来到餐厅,餐桌旁边,傅城予正安坐等待,抬眸看到两个人一起进来,不由得微微一笑。

顾捷已经不见人影,顾倾尔却懒得多问一句,也没有多看傅城予一眼,径直走到离他最远的位子,拉开椅子坐下,拿起了筷子开始吃东西。

见她这个模样,李庆无奈摇头叹息了一声,随后转头看向傅城予道:“傅先生,你也吃啊,难得过来一次,多试试我的手艺。”

“庆叔客气了,忙了一晚上,您也坐吧。”

李庆笑着点头坐了下来,才又问他:“这么忙,怎么这段时间有空过来?”

“也不怎么忙了。”傅城予道。

“这么说来,这次过来是要多留一段时间了?”

傅城予应了一声,道:“是有这个打算。”

听到这句话,一直埋头苦吃的顾倾尔才终于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傅城予迎上她的视线,顾倾尔却飞快地又低下了头。

她坐在餐桌上,却如同隐形一般,全程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哪怕傅城予和李庆聊来聊去,话题多半还是围绕在她小时候发生过的一些趣事上,顾倾尔却始终没有搭一句腔。

直到吃饱喝足,她将碗筷一推,站起身来道:“吃饱了,谢谢庆叔,晚安。”

说完这句,她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餐厅。

“倾尔!倾尔!”李庆喊了她两声,却都没能得到一声回应。

“这丫头!”李庆忍不住道,“上次过年的时候你们回来,我还以为她转性了呢,怎么还是这么个古怪性子……”

傅城予听了,静默片刻之后才道:“她从小就这样吗?”

“好像是一直这样……哦哦,也不是,小时候是真的精乖可爱,就是上小学之前吧,不知道多招人喜欢……后来,大概是她爸爸妈妈去世之后吧,她跟着爷爷生活,性格就渐渐变了……不过性格虽然怪了一点,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好孩子啊,对老爷子不知道多孝顺,当年老爷子生病的时候,她正好高三,为了照顾老爷子连学都不上了,十几岁的小姑娘,一个人照顾了老爷子两年,直到把老爷子送走……这些你应该都知道吧?”

傅城予听了,许久之后,才低低应了一声。

这天晚上,傅城予和李庆喝完酒聊完天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他很少这样跟一个不怎么熟的人一起喝酒,更何况喝的还是白酒。

送走李庆之后,他脚步也有些虚浮,栾斌上前来扶住他,低声道:“傅先生,顾小姐那边的屋子不好进,我在前院给你收拾了个房间出来,你看——”

傅城予却摆了摆手,照旧朝着顾倾尔住着的后院走去。

这个时间,后院已经熄了灯,窗户上都是一片漆黑,可见她已经睡下了。

傅城予缓步走到她房门前,却只是站着,手举到半空想要敲门,到底也没有敲下去。

最终,他缓缓转身,走到门口,直接在屋檐下那张躺椅上坐了下来。

这一坐,就是一夜。

第二天,顾倾尔早早地就醒了,只是她醒来也没动。猫猫原本是睡在她脚边的,见她醒了,便来到了她的头侧,换了个姿势继续趴着。

一人一猫就这么安静地躺着,直到外头忽然传来一阵异样的动静。

顾倾尔心头“咯噔”一声,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下一刻,却只听到一把还算熟悉的声音,一声声地在喊:“傅先生,傅先生……”

傅城予缓缓睁开眼来,就看见了被保镖们拦在后院入口处的林潼。

他是顾倾尔的表哥,也就是顾吟那不成器的儿子。

傅城予原本还头痛着,看见他的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很快站起身,走向了林潼所在的方向。

后院很快恢复了安静,等到顾倾尔起身拉开门的时候,院内已经是空无一人,只有两名保镖,安静地站在前后院的连接门处。

顾倾尔在门口静静立了片刻,到底还是跨门而出,径直来到了前院。

大门口,傅城予正回身往回走,一眼看见她,脚步微微一顿。

与此同时,门外还传来林潼不断呼喊的声音:“傅先生,求求你,我求求你了——”

顾倾尔没有继续上前,只是等着他走到自己面前,这才开口道:“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外面那人是林潼吧?他来求你什么?”

傅城予顿了顿,没有回答。

“求你帮他解决他那些破事吧?”顾倾尔说,“求你借他钱,还是求你多给点钱?他能这么快闻着味跑来求你,说明你已经帮过他了,对吧?”

傅城予安静看着她,还是没有回答。

顾倾尔继续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处老宅,实际上大部分已经是归你所有了,是不是?”

傅城予蓦地伸出手来握住她,道:“我知道你有多在意这座宅子,我不会让任何人动它。”
李文斋死亡的时候,身在蛮王城的老贾,突然心有所感。

他立刻用六爻神算为自己算了一卦,然后脸色不由得一变,急急忙忙找到龙隐,有些伤感地说道:“公子,我师父应该是死了!”

龙隐看了老贾一眼,询问道:“你师父怎么也应该过百岁了吧?”

九十多年前,李文斋就在南疆留下了预言。

毫无疑问,李文斋的年龄早就应该超过百岁了。

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李文斋早就应该死了才对。

“师父具体多少岁,我也不知道。”老贾摇头叹息,“我只是大概估计,他应该超过一百二十岁了。”

龙隐眉头抬了抬:“他又没有如同你一般修炼灵气,又不是武者,也没有高深的境界,去世不是早晚的事情吗?

你们不是号称窥探命运吗?连这点事情都看不透?”

老贾苦笑了一下,说道:“我是有些遗憾,没有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

龙隐点了点头,说道:“他应该死在龙岛了,你想要送他也没有办法。

放心吧,我父母他们对你师父还挺尊重的,应该会妥善安排他后事的。

他害苦了我前半生,我还没有找他算账呢,不过现在想找他算账也不可能了。

你学了他的本事,我又传你六爻神算,你的本事以后会比他还要强。

好好把鬼谷的本事传承下去,让鬼谷之名传遍天下,他就算死了,也会因为有你这个徒弟而含笑九泉的。”

“是!”老贾点了点头,“还要多谢公子传我六爻神算!”“你跟着我出力不少,传你六爻神算也没有什么。”龙隐摆了摆手,“不过你得好好珍惜你那条命,就算现在你修炼了灵气功法,寿命得到大大的延长,恐怕也真正算不了几

次。”

“我会小心的!”老贾苦笑着说道。

他现在已经感觉到六爻神算的恐怖了。

他的推算能力,确实比以前强大了很多。

但是,每每用六爻神算推算一次,他就心力交瘁,严重的时候还会身体受损。

按照这样的程度,他确实推算不了几次。

当然,一般的事情,他也根本不会用六爻神算来推算,能够让他用六爻神算来推算的事情,也不多了。

“我一定会好好活着,等候公子传我大衍天算的那天!”老贾接着又说道。

龙隐淡淡一笑:“那得等你有足够的寿命再说!”

连六爻神算已经要命了,大衍天算,那更是要命的东西。

而且,他现在也没有准备把大衍天算传出去。

“大衍天算以后再说,不过,我倒是可以把掌观山河的奥妙传授给你。”龙隐看着老贾说道,“结合六爻神算,掌观山河已经足够你目前使用了。”

“多谢公子!”老贾大喜,刚才为师父之死的哀伤都冲淡了许多。

好半天之后,龙隐才对老贾说道:“现在天下纷乱,你可以好好行走天下,发挥你的特长了。”

老贾了然,笑着点头说道:“公子放心,我会好好给其他人‘算算’,告诉他们,要是和公子作对,肯定都会死得很凄惨的。只有和公子联合的人,才会得到善终。”

“就是这个意思!”龙隐欣慰一笑,“去吧,注意安全!”

他倒是没有对老贾叮嘱太多,身为一个号称看破命运的人,要是死了,只能怪学艺不精。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公主殿下好软
送走老贾之后,龙隐联系了一番华强。

又一年时间快要到了,他想了解一下龙岛之上的情况,和父母联系一下。

但是,得到的结果是华强正在和几个华家人逼迫华国豪突破,整个龙岛都在混乱。

面对这样的情况,龙隐也就不再询问什么了。

龙岛上的局面,他现在也没有办法干涉。

他现在应该考虑的,依然还是提高自己的实力,然后对抗天外修士。

现在平衡守护结界又一次被打破,天外的元婴期即将出现,那恐怕又是一场危机。

以他现在的力量,对付一般的元婴期,自然不是问题。

要是对付那些精锐的元婴期,就有些麻烦了。

最为麻烦的是,他现在还不会飞,面对天外修士的时候处于天然弱势。

他必须得尽快提升他实力,让自己拥有飞行的能力。

“土行炼体圆满之后,下一次应该选择什么力量来淬炼身体呢?”

龙隐沉思了半天,还是决定选择水行力量来淬炼身体。

这一次龙珠岛一战,海中妖兽的突然出现,为他可是敲响了一记警钟。

万一有一天,当海中妖兽大举出现的时候,他怎么应付?

现在的力量,是根本无法应付的。

而水行力量炼体,能够让身体具备水中生存的能力,在对付水中妖兽的时候,会发挥巨大的作用。

而且,按照土行炼体的结果推算,他要是把水行炼体修炼到圆满,岂不是也有可能获得水遁的本事?

以后,大地、海洋,任他畅游了。

想到这里,他开始了水行炼体的准备。

而此时,火星之上,天外修士又有了新的行动。

龙隐不知道的是,天外的那群元婴期,根本用不着门人回去通知,就已经得到可以进入大造化之地的信息了。

玛雅神殿把信息传回火星上的星空战舰,拿到信息以后,星空战舰总指挥官格莱姆又喜又怒。

开心的是,他们玛雅一族真的寻找到了浑天仪。

恼怒的是,这药神宗的混蛋,拿走了他们的浑天仪,还拒不归还。

他瞟了一眼药神宗所在的区域,暂时没有轻举妄动。

星空战舰虽然厉害,但是,药神宗那边,起码有两个飞升期存在。

再加上依附的一堆宗门,这股力量太庞大了。

格莱姆沉思了一番,对姆多尔说道:“你去太玄门那边走一趟,找到他们的负责人,就说我有要事相商。”

姆多尔点点头,转身离去。

片刻之后,太玄门负责人玄尘到来,有些诧异地询问格莱姆:“你们想商量什么?”

他很奇怪,和玛雅一族又没有多少交集,怎么突然找他们商量事情来了?

格莱姆微微一笑:“你们太玄门,想雄霸诸天吗?”玄尘眼睛眯了起来,这玛雅人好大的口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