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 A+
所属分类:生蚝海蛎子

当圣歌响起的一瞬,一切都截然不同。

战场之上此起彼伏的巨响和轰鸣好像被赋予了实质,在无形的双手操控下,接连不断的迸发,扩散,激荡。

明明是稍纵即逝的惨叫,可是余音却不绝于耳,恨不得绕梁三日。明明是令大地崩裂缝隙的宏伟巨声,可是却还没来得及扩散,便被捏死在襁褓之中,只有一声细弱蚊蝇的呻吟被淹没在潮水一般的嘈杂声响里。

所有声音在这一瞬间好像都失去了原本的规律和形态,在某一双眼睛的俯瞰之下,迅速的变化,生长,或者被残酷的剪除。

最后,化为了无形的刀剑。

属于牧场主的圣歌就这样的在此起彼伏的撼动之下分崩离析,割裂成毫无意义的残章。

仿佛在战争中的茫茫厮杀和斗争之中,整个天地之间,只剩下了唯一的主轴。

唯一一个声音。

萦绕在光轮之上的赞颂之歌!

“放肆!”

地狱圣人狂怒的咆哮,空洞洞的眼瞳里,猩红的光焰激烈的燃烧着。

就在图雷尔和西佩托提克的围攻之下,猛然回头,怨憎的视线看向的那一道庞大光轮的正中——如山的贝希摩斯头顶上。

——槐诗!!!!

而就在狗头上的平坦处,盘腿而坐的年轻人仿佛听到了来自远方的呼唤一般,微微抬头。

然后,又毫无兴趣的收回了视线。

就这样吹着口哨,端起呜呜作响的热水壶,将热水倒进茶杯里,俯瞰着茶叶在水中浮沉的模样。

最后,端起杯子,滋溜一口。

在风中的硝烟和血气里品味着苦涩的茶香。

吧嗒了一下嘴,眉头皱起,随手就把茶水倒进了风里。

继续烧水。

哼着歌,优哉游哉的观赏’风景’。

明明是自己的挑起来的战争,可是却现在完全置身事外,突出了一个淡定和悠哉——我都花钱雇人来打架了,干嘛还要亲自上场?

一个二阶?

送嘛?

“这一波啊,这一波是六大派围攻光明顶。”

他拍着膝盖,啧啧感叹,最后振臂挥拳,冲着友军高呼:“跟这群邪魔外道不用讲什么江湖规矩,大家并肩子上,并肩子上啊!!!”

现在别说是深渊里的凝固者们了,就连夸父都忍不住想要一锤打爆他的狗头!

在税务官的怒吼中,尘埃飞扬而起,大地动荡。

宛如黑潮一般厮杀的大群之中,骤然有猩红的血色隆起——无数苍白的骸骨堆积在一处,化为了双头四臂数百米高的亡骨巨像,肆意的践踏着脚下的尘埃,向着贝希摩斯狂奔而去!

干得好,弄死他!

一拳锤死这个王八蛋!

不知道多少友军心中浮现了这样的想法,可很快,便反应过来——这孙子不能死,死了的话,贝希摩斯的源质供应就他娘的没了!

如今整个战场之上,所有五阶挥霍的源质,有一大部分都是来自贝希摩斯的光轮,尤其是进入了战争之后,大量的死亡和尸骸不断的被巨兽所吞噬,化为了源质之源。一旦贝希摩斯被受损的话,大家就要断网了!

“想断我WIFI?做你娘的美梦!”

一个恼怒的咆哮声响起。

就在雷霆之海的侏儒猎手的围攻之下,夸父头也不回的抬起了手中金灿灿的钓竿,向着身后抛出。

首阳山铜和龙伯奇迹所铸就的钓竿迎风便涨,瞬间跨越了大半个战场,而那细细一线则在钓钩的引导之下如飞鸟那样翱翔在空中,缠绕在巨骨之上,轻柔一挂。

再紧接着,方圆一里的大地齐齐下陷了六十公分,而在那山峦崩塌一般的轰鸣里,硕大的巨像竟然被那一线所牵扯,随着夸父的拖曳,不由自主地腾空而起,被拽着,在战场之上划出了一个回旋,所过之处,数之不尽的大群如同蚂蚁一般被抛到了空中,而坠落的地方,便砸出了一道深邃的裂隙。

而就在裂隙之上,火光再度聚合,再度构成阿耆尼的燃烧轮廓,有人听见这位天竺五阶骂了一句娘。

要不是他反应的快,怕不是要被友军活埋了!

现在,在战场之上,声势最为浩大的既不是夸父,也不是来自美洲的世界巨人,而是战场正中央,血潮之中那一道游走不定的耀眼电光。

如林的雷霆随着云中君的意志不断的从云端刺出,可是却并不消散,反而像是实质一般凝固在空气中,渐渐构成了毁灭的囚笼。

天鼓震荡,奋发巨响!

数之不尽的雨水落下,又化为水汽升腾而起,再度构成庞大的循环。而无数死去的生命,破碎的灵魂,乃至散逸的源质,也被这循环囊括在其中,汇聚在应芳州的手中!

——举万众而奉一!

如同云中君这样控场型的辅助,就是这么讨厌。

一旦循环构成,那么在他的循环中,不论是敌是友,情愿与否,那么都是循环的一部分,都将为他提供力量……

就好像槐诗的天阙一旦展开,整个战场上所有的死去灵魂都会在熔炉之中被锻造为铁一样。战场越大,人越多,越乱,而消散的源质、奇迹和灾厄越是庞大,那么最后顺着循环而流入他手中的力量就越多!

按照原本的设定,他应该将这一份力量加持在友军之上,令万众再无匮乏之虞。

但对应芳州来说……友军?什么友军?

我没看见!

作为曾经天问之路的输出第一人,拱手让位?不存在的!

你们躺好了,我来C!

现在,六度纯化的雷霆汇聚在恨水之上,肆意挥洒,所过之处,血海分崩,潮水撕裂,挡者披靡!

以云中君的位阶而孕育出的这一份破坏力,几乎已经凌驾在不少五阶之上!

而就在他的面前,正面承受恨水轰击的恶魔,再度堕入了血海之中。可紧接着,又在兴奋的狂笑之中再度升起。

”就是这样!应芳州,就是这样!让我多看看你愤怒的样子,如此的让人愉快!“

伽拉张狂大笑着,遍布黄金点缀的躯壳之上只是多了一点小伤,根本无损分毫!

在他的手里,由枯萎之王所赐下的王爵之剑熠熠生辉,绽放万丈邪光。

——那便是足以同统治者之尊位相较的犒赏!

作为枯萎之王的侍卫和随从,禁卫军的领袖,在漫长漫长又漫长的时光里,伽拉曾经为亡国立下了不知多少的功绩,枯王甚至将【威权】作为赏赐降下,自亡国的领土之中分封,要将他拔升为统治者的一员。

可恶魔却对这厚重的赏赐嗤之以鼻。

整个深渊,无数地狱,真正的统治者和真正的皇帝只有一人,除此之外,都不过是窜名者而已——这便是他的回答。

究竟是因这一份忠诚而欢喜,而是因为这一份固执而发笑呢?无人知晓枯萎之王的笑声究竟涵义。

他只是轻描淡写的将送出的王冠丢到了一边,然后赐下了一柄佩剑,作为对忠犬的奖励。

从那一刻开始,伽拉便成为了‘亡国之手’。

王爵之剑所在之处,所有亡国大军的力量都在这一柄剑刃面前臣服,献上灵魂、肉体、血和骨,乃至一切。

哪怕是其他属于亡国的统治者也一样……

这便是货真价实的万军之剑,持有此剑,将可以无限制的调动军团和大群的力量,融与己身。

现在,伽拉已经货真价实的,成为了亡国的化身!

如此肆意的宣泄着这一份力量,哪怕是友军也毫不在乎,甚至反手碾死了冲上来碍事儿的蠕虫和异怪,只为了更加酣畅淋漓的战斗!

风暴在利刃的劈斩之下拔地而起,化为龙卷,逆着电光升上了天穹,肆意的游走着,卷起了海量的鲜血和尸骸,妆点这属于战争的舞台。

血色和电光悍然碰撞在一处。

云中君冷哼,手中的电光动荡着,隐隐浮现崩溃的征兆,可很快,电光再度凝聚,自纯白化为漆黑之后,又经过了三度的演变,现在,在他手中已经再无雷霆的轮廓,只有一片弥漫的诡异光晕。

九度纯化!

“再来!”

天阙轰鸣,万丈雷光降下!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

不只是在地狱的腹地之中展开斗争。

不论是现境的棋手们,还是各个谱系的领袖,都绝对不允许如此珍贵的时机被浪费。就在深渊绝大部分力量被牵涉在另一处的时候,敌我边境之上的猛攻再次掀起!

两日的筹备虽然不足以在短时间内形成决定性的优势,但是伴随着此刻的猝然发动,战线已经开始向前推进。

天穹之上,神迹刻印·扶桑降下的暴虐轰击,无数木魅的已经将黄金黎明所架设在最前方的罗生门防线撕裂。

海量的大群长驱直入,在种种诸如缩地和转移的法术之下,以恐怖的效率向前平推。

就在东线,连续四个牧场被拔除之后,至福乐土的斋戒圈已经岌岌可危。

在圣油焚烧的纯白烟雾之中,来自俄联的东征骑士们咆哮呐喊着,身披厚重的铠甲,胯下的巨马嘶鸣,自无数被豢养的怪物之间纵横来去。

宛如从天穹之上所铲下的无形之犁,耕耘着血色和死亡,所过之处,便在黑潮之中凿出了一条深邃的裂隙。

笔直向前!

自战场的一头,穿凿至另一头,然后,掉头,重新再来一次!

当万军集结为一体时,被圣灵所赐福的骑士们便融为了一体,共享着同一灵魂,同一奇迹,和同一祝福。

马耳他十字的徽章如鹰隼那样,在硝烟之中招展!

而就在这动荡的厮杀之中,却仿佛有那么一瞬间,陷入了彻底的寂静。一切杂音消失无踪,一切动作都凝固在空气里。

疾驰的骑士团竟然在敌丛之中戛然而止,所有人都僵硬在了原地。

紧接着,凄厉的惨叫从甲胄之下扩散开来,畸变和凝固竟然在这化为事象记录的军团之间扩散。

只是短短的三个弹指,圣洁的辉光消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漆黑如液体一般的粘稠火焰,源源不断的从甲胄的缝隙中流出。畸变的巨马缓缓调转方向,向着身后的友军。

悍然倒戈!

此刻,在棋盘之外,原本医院骑士团的纯白已经被尽数染为了黑色……

随着突如其来的凝固,浮现在棋盘之上的标注竟然也在缓缓的变化,向着棋手们露出嘲弄的笑容。

——【医院骑士团(伍德曼)】!

从这一刻开始起,这一支精锐的大群便从现境的手中脱离,归属了地狱的阵容,成为了地狱的先锋!

而就是靠着这短暂瞬间所产生的空隙,弄臣们的力量便见缝插针的融入了战场之上,令原本明朗的局势再一次回归到混沌之中!

要说棋手们的心情……

恐怕就只有’恶心’两个字才能形容了!

他妈的黄金黎明!

就好像曾经面对理想国的地狱生物们一样……现在轮到现境的升华者们怒斥怎么会有这么搞人心态的玩意儿了!

作为黄金黎明的成员之一,如今以《浮士德》作为媒介而降临的伍德曼失去了自己的框架和定律。

现在的他,便是魔鬼·梅菲斯特的化身,所具有的只有两个技能【无形】和【窜变】。

前者让伍德曼不具备实体,无法被物质或者源质的攻击杀死。而后者,则让他在充足的源质供应下,迅速的污染和操控一切具备灵魂的生物。

倘若具备独立灵魂的升华者还稍微有些难搞的话,那么对付这种以数量才能产生质变的大群对于他来说,比打个哈欠还简单!

除非是专长操控灵魂的圣痕和同领域的神迹刻印,否则的话,就是噩梦。

不但杀不死,赶不走,驱之不散,而且一不小心还会被读心、洗脑和污染……就好像一直在耳朵边嗡嗡嗡的苍蝇一样,恶心到家了!

这时候,就要只能上更恶心的了……

魔法,才能打败魔法!

遇到搞心态的,那就只能用更搞心态的方式恶心回去才行!

那一瞬间,天竺谱系的棋手阿鲁德尼,面无表情地抛出了手中的卡牌。

【精诚所至·石咒仙人】!

来自天竺的维持谱系的五阶升华者,万般苦行和修持的尽头巅峰,万物因果的体现。

——梵仙!

现在,感受大愿和诅咒的恐怖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