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

  • A+
所属分类:生蚝海蛎子

一股浓郁的灵气从地道里飘出来,让墨小月和轩辕冥直接感觉到体内的灵气不由自主的运转起来。

“下面有灵泉,真没想到唐府有这么大个秘密,怪不得近百年来成长这么快,原来发现了这处资源。”曹星武也是很感慨。

“下去看看?”墨小月很是惊奇的道。

“老夫在前面吧。”曹星武怕下面有危险,自愿领路。

随即三人就朝着地道下去,地道看上去建造时间也不会太久,通道上的兽油灯也是挺干净精美,人走到一定距离,就会自动点燃。

很快三人都能看清楚下面的情况,有点像一个地下石府似的,还有几间密室。

密室里到没什么特别的东西,有些茶具和生活物资,看来唐家老祖很长时间都在下面过修炼生活。

墨小月就无法理解,怎么会有人喜欢生活在地下,就算里面灵气充足,没有窒息感,但触目所及都是石壁,哪里有外面的蓝天白云那么让人心怀舒畅啊。

走过几间石室后,突然豁然开朗,耳朵里听到了水声,随即大家就看到了眼前一个圆形石洞,中间位置是一个圆形的小池子,只有圆桌大小。

池子里有白色的液体,应该就是灵气。

而正中间有一个孔,孔上面有一颗发着淡淡金光的珠子,而整颗珠子在灵泉上不断翻滚着,似乎是孔下面的灵泉托起了这颗金色的珠子,不让其掉下去。

灵气的水柱并不大,似乎托得很吃力,看着金珠好像要掉落下去了,又被勉强托起来。

只是这一幕对于眼前三人来说都很是新奇的。

“这是地下灵泉,这地方唐家老祖是花了不少心思来建造啊。”曹星武说道。

“那金珠是什么?”墨小月奇怪道,“一定要灵泉托着吗?”

曹星武也蹙眉,不过立刻道:“唐老祖说这是龙珠。”

“龙珠?”墨小月震惊,随即道,“龙的内丹吗?”

“不可能!”轩辕冥立刻摇头道,“这不是龙珠。”

曹星武和墨小月都转头看他,见轩辕冥那张俊美的脸都皱成一团,觉得有点奇怪,他怎么知道这不是龙珠?他是见过龙珠不成?

“咳咳咳,这不是龙珠,因为我闻到一股味道。”轩辕冥看向两人道。

曹星武和墨小月瞬间都鼻子耸动一下,果然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在灵泉有点浓郁的奶香味之中,虽然很难发觉,但一旦发觉了,就会觉得这股清香很明显。

“这是玄龟珠。”轩辕冥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脑子里一下子冒出这个信息,只觉得这金珠给他的感觉很熟悉且非常亲切。

“玄龟珠?”墨小月不懂,“就是乌龟的内丹吗?”

“咳咳咳,玄龟应该是上古神兽玄武吧?”曹星武看着轩辕冥有点惊讶,这小子怎么认识这珠子,就算是味道,他难道闻过玄龟的味道?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
“差不多啊,也许更加古老,洪荒神龟?”轩辕冥讪讪道,脑子里似乎有什么记忆闪过,让他也很茫然。
6月25日,天谭投资的操盘手和基金经理早早就来到公司。

昨天的大盘暴跌已经引起了社会方方面面的关注,有人说狼来了,大熊市至少要维持一年。

绝大多数人都抱着悲观心理,陷入到迷茫之中。

这些专业人士昨天就得到了上面的命令,不需恐慌,等待命令,一旦时机成熟,便下场吸筹加仓。

九点半,一开盘,大盘股指便延续昨天的颓势,继续向下跳水。

这些操盘手一看这种情况,就知道今天肯定没戏了,状况不会好转。

果然,到下午时,沪市股指竟然跌破了今年的最低点1845点,几天之间,A股市场就回到了解放前。整个市场里哀鸿遍野,信心荡然无存。

就在下午2点的时候,一道命令从谈小天办公室发出,张学海和关心水接到命令,立刻指示下属,入场。

闲散了一天的操盘手和基金经理们精神一振,几秒钟后,办公室里的噪音全部消失,密集的敲击键盘声像下雨一般响起。

所有的人都开始调动各自掌握的资金,下场抢筹,主攻方向自然还是沪市本地股。

从2点到收盘时的3点,短短一个小时时间,天谭投资这些人便抢了不少筹码。

而这一切都源于谈小天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内容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央行开会了。

谈小天立即品出了味道,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央行坐不住了,它马上就要采取行动了。

此时入场,正是最佳时机。

******

收盘后,天谭投资照例召开了盘后会议。

关心水忙忙碌碌,一直忙到6点才算喘口气,这时财务部的主管敲开了他的办公室。

“关总,马上就要月底了,这是这个月的员工工资表,请您过目,您看看有什么地方需要调整的?”

每个月这个时候,都是报员工工资的时候,而关心水就要根据这个月员工的表现相应调整他们的收入。

关心水接过工资表,一行行的看下去,老员工没什么说的,除了封闭那几个要加补助外,基本不用调整。

新员工变化就很大了。

关心水指向韩小东这一行,“小韩表现优异,提前结束实习期,工资定为一万二,另外,这个月给他加50万的奖金。”

“什么?”财务主管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关总,加多少?”

关心水不满的看了她一眼,“是我的口齿不清吗?50万。”

“可是,关总,这么大一笔奖金总要有个名头吧?”

“特殊贡献奖,小韩的报告为公司避免了大量损失,创造了效益,根据公司规定,给予他重奖,这是谈总和许总定下来的事,怎么,你有意见吗?”关心水的脸绷的很紧。

财务主管强挤出一丝笑容,“领导定的事情,我怎么敢有意见?关总,您看看,还有谁需要调整。”

关心水的目光从一众新员工的名字上划过,“管莓和王雅涵表现不错,这个月给她们两加3000元补助。”

“好的。”财务主管抱着工资表走了。

关心水起身去公司的吸烟室抽了支烟,遇到了几个下属,满耳朵都是恭维声。关心水和他们敷衍了几句,匆匆抽完了烟,往自己的办公室走,路过大厅时,他注意到管莓已经下班了,可王雅涵还在工位上忙活着什么。

看着这个长了一张娃娃脸的小美女,关心水心里一动。

他回到自己办公室,把秘书小章叫了进来,“你去看看,现在还没走的新人都有谁,一个个把他们叫进来,我要和他们谈谈。”

小章不敢怠慢,急忙到大厅转了一圈。

今年新招的员工表现都还不错,除了还在封闭的韩小东和已经下班的管莓外,剩下的都在。

这些新员工也都很努力,看到了这段时间股市的刀光剑影,全都主动留下来加班。

很快,这些人一个个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

关心水打着官腔,说了几句好好表现,争取在实习期内取到好成绩,留在天谭这样的话。

这些新人初入职场,对顶头上司都当天神一般看待,一个个争先表态,表示自己一定会加倍努力,争取留在天谭。

关心水的真正目的是王雅涵,叫这些人进来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他做了这么多年的领导,这点技巧还是懂的。

终于,王雅涵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关心水就像换了一张脸,突然变得笑容可掬起来,“小王,坐。”

王雅涵心里七上八下的坐下,说是坐下,其实也只是屁股挨了一点椅子边而已。

她还是有些害怕的,上周她口不择言,说出了管莓和他的事,这几天一直担心受到报复。她可是还在实习期的新人,关心水如果要开她,都不需要找什么冠冕堂皇的借口,三个月实习期一到,一句简简单单的不适合就能让自己卷铺盖走人。

关心水慢条斯理的拿出了新人递交的分析报告,这是对所有新人安排的第一个月的工作任务。

管莓的调查行业是互联网,而王雅涵的调查方向也是比较热门的人工智能板块。

他一页一页翻看着王雅涵的报告,王雅涵听着那有规律的翻动纸页的声音,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她紧张的看着关心水,生怕他说出任何不好的字眼出来。

“不错,小王,能够看得出,你做这篇报告是用了心的。”关心水的话让王雅涵错愕了半天,她没想到等来的居然是夸奖。

“关总,其实这份报告是我请教了很多前辈才写出来的,这里面有他们的功劳。”

“小王,你知道吗?学习能力是我们这个行业最值得提倡的能力,你肯积极的向其他人请教,这点很值得提倡。”

王雅涵产生了一种错觉,眼前的关心水这么亲切,这种关心备至让她觉得很温暖。

“我认为,你们这一期的新人里表现最好的有三个,韩小东,你还有管莓。”关心水凝视着王雅涵的眼睛,“小王,在公司里除了有学习能力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懂得团结其他人,现在不都讲究团队精神吗?一个人单打独斗是走不远的,要懂得依靠。”

王雅涵听出来了他的意思了,团结,这不就是在暗地里点我前几天和管莓吵架的事吗?看来他已经知道了,可他为什么不开除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