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柱子别停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 A+
所属分类:牡蛎

“完了!”韩天敌心中一寒,知道事不可为,心中已经生出了退意。

可他身为五行盟的盟主,又怎么能临阵脱逃呢?

眼见李炫步步紧逼,韩天敌只能无奈的大吼道:“诸位以我为矛,跟他拼了!”

口中说着,韩天敌体内的灵力扩张到了极限,浑身散发出淡淡的金光。此刻的他就如同一柄刺天的长矛,锋锐无比!

两个护法修士两个堂主闻声立刻催动灵力,源源不断的将庞大的力量输入到韩天敌的体内

如今他一人兼具众人的修为,赫然将力量提升到了化神巅峰的巅峰。

李炫浑然不觉一般,宛若一轮太阳高高悬在天空。韩天敌瞄了一眼,冷笑道:“小子,你要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

“轰”韩天敌的身形爆射而起,如同一柄利矛,朝着李炫直刺而去。

“杀了他!”两个护法修士和两大堂主齐声助威,远方观战的修士们也都一个个攥紧了掌心,为韩天敌呐喊助阵。

五人合力,气势几乎能把苍天都戳一个窟窿,韩天敌不信李炫能挡得住这一击。

可是李炫一向能把不可能变成可能,就在韩天敌冲到身前的一刻,他的周身上下荡开一股令人惊心动魄的气息来。

就见李炫手掌一探,竟然一把将韩天敌凌空抓住。一股杀气透体而出,“咔嚓”一声攥得韩天敌浑身骨头欲裂,一身灵力顿时四散分崩离析!

“砰砰砰!”一股大力透过韩天敌传出去,隔山打牛的轰在其他五人身上。

一阵筋骨断裂的声响传来,王焚天和护法女修同时惨叫一声,浑身血肉轰然爆开,当场毙命!

韩青云和护法男修也不好过,同时被弹射出去,身上的骨头断裂成七八截,再也爬不起来了。

只不过眨眼之间,李炫就粉碎了五行盟五人合击,还击杀了两人,将场面牢牢的控制住。

“他怎么会如此恐怖?”观战的修士们全都呆住,有聪明一点的已经准备逃走了。

他们就算再笨也看得出来,五行盟的末日已经到来了。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今天就是五行盟的灭门之日!

“完了!”就算韩天敌有心杀敌,也是无力回天。

当他被李炫抓到的一刻就知道五行盟这回是完蛋了。

他的战意飞快的消逝,身形一扭拼命的挣脱李炫的掌握,就要遁走。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此时的韩天敌已经顾不得什么脸面和尊严,只想留一条命。

只要今天能活下去,日后未尝不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眼看韩天敌都要走,观战的修士们再也不犹豫,一个个驾起飞剑法宝,也想溜走。

可惜李炫早有准备,他冷冷的道:“想走吗?此地早已经被我封锁,你们一个也逃不了!”

果然四面八方一股股黑气冲天而起,将五行盟的五座山峰团团包围,形成了一个黑暗的世界。

这些修士如同东冲西撞,却如同无头苍蝇一般的无处可逃。

韩天敌气的睚眦崩裂,干脆一口咬破舌尖,将一口本命精血狂喷出去。

精血喷出,果然在黑气上撞开一个缺口,韩天敌一振衣袂就要穿出去。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凄厉的喊叫声。

“爹,救我啊!”

发出喊叫的自然是韩青云,他的骨骼尽断,干脆抛弃了躯壳,一缕神魂冲了出来,想要求父亲的庇佑。

韩天敌略一犹豫,到底没有回头,而是一扭身就冲出去。

他自保尚且有难度,何况再去救韩青云,大难临头就算是亲生儿子也顾不得了。

抛掉儿子,绝情决意的韩天敌一闪身冲到缺口处,就要冲出去。

似乎只要突破这一层黑气就有生天。

在他的身形碰触到黑气的一刹那,四周的黑气猛地卷上来,一下将他包裹住。

黑气猛烈的收拢,就听“轰”的一声,将韩天敌的身躯瞬间绞碎,立时化成了飞灰。

“你们一个都不能走,全都要死!”随着李炫阴森的吼声,黑气开始疯狂的虐杀起来,一个个修士被卷入其中,立刻就变成骨头渣。

这个时候不分筑基和元婴的区别,就算化神修士也跟一条丧家犬没什么两样。

在李炫强大的杀气面前,五行盟的修士一个个惨叫着被杀掉,几乎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这里便尸横遍野,再也没有了人迹。

李炫还不罢休,黑气往五座山峰的每个角落里搜索着,只要遇见活人就立刻绞杀。

等黑气扫荡一遍后,五座山峰上再也没有了半个活物。

不,还剩两个半条命的活人,正是那护法男修和韩青云。

李炫缓步走到他们面前,不等护法男修开口便一脚踢爆了他的脑袋。

堂堂顶尖修士,就如同一只最卑微的畜生般死在李炫的脚下。

韩青云的神魂呆滞的停在李炫面前,他已经完全的吓傻了。

他做梦也想不到偌大一个五行盟竟然在一日之间灰飞烟灭,强大如他爹韩天敌和两个护法长老都已经陨落。

这种从天堂到地狱的巨大落差让他难以相信,甚至怀疑这是一场醒不过来的噩梦。

“你一定很痛苦吧。眼睁睁看着你的基业,你的亲人部下,全都这样毁掉,我猜你一定很痛苦。”李炫咧嘴一乐。

韩青云绝望的哀嚎道:“到底为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炫蹲下来,低声道:“你想知道原因吗?”

韩青云点头,他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李炫道:“三百年后,你在幽然界强抢一个民女,被我遇到阻止,你仗着修为比我强,把我打伤,还在整个幽然界追杀我。”

“什么?”韩青云根本听不懂,什么三百年后?这是什么混账理由?

李炫也不管他能不能听懂,继续道:“我和你们五行盟对抗了上百年,耽误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经常像丧家犬一样到处乱跑,当时我就下定决心,有朝一日一定要把你们五行盟连根拔除,杀的鸡犬不留!”

“你……”韩青云觉得好委屈,哪有这回事啊?

可是李炫根本不会跟他解释,一脚踩落。

韩青云,毙!
听罢,肖舜的话后,老人摸着胡子笑了笑。

“呵呵,你这小家伙,想不到居然如此市侩,也罢这冰针便赠与你,对你只有莫大好处!”

看着那漂浮而来的银针,肖舜猛然间醒过来。

紧接着,他便看到围在自己身旁的众人,当发现手上的冰针和千指针法的时候,才知原来那一切都不是梦啊!

大长老笑道:“你看见了?”

肖舜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大长老,和梦里的老头还有一点像,可是却又很不相同的地方,“嗯,看见了!”

闻言,老者笑容满面的说着:“老夫乃是第一代族长,传授给你的这一套针法好好收藏,切莫被人偷取,听今天下午你要和毒霸比赛,之后的一个星期你可愿意和我一起去修炼?”

众人一惊,李莹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长老的意思是让小肖成为弟子,可她明明记得对方曾经说过此生不收弟子。

文儿也给吓了一大跳,更多的是看见如此优秀的肖舜,心里有点不甘,见对方一瞬间成为群星环绕的焦点,感觉自己好像配不上了,心仪的男人越来越强,可自己却越来越弱了。

察觉到她心思的三长老脸上出现一抹坏笑,“怎么,不甘心啊,这小子一瞬间变得那么强,高于你不仅仅是一个档次那么简单,现在追也追不上,只是尽可能的缩小差距,不如拜我为师吧,他训练一个星期的时间,你也训练一个星期,怎么样?”

闻言,文儿立即喜不自胜道:“好,师傅。”

一旁的李莹只是叹口气,这孩子,还真的是……

二长老心里极其不平衡,厉害的给了大长老就不说了,可这漂亮的也被老三给抢走了,自己好像什么都好处都没有落着。

长明笑着:“师傅,你还有我。”

“是啊,我还有长明这个乖徒儿。”

二长老说罢,满脸宠溺的摸着长明的头,私下里二长老对长明是最好的,两人的关系也是最好的。

一时间关于肖舜成为大长老的关门弟子的说法散步全族人的耳朵里,尤其是毒霸。

“什么,大长老出关了,竟然还收了一个外族男子为关门弟子,消息准确吗?”

“准确,是族长那边传来的消息,下午有些不好对付,族长让你好好照顾那小子,这是定金。”

说着,仆人从兜里拿出金钱和丹药。

毒霸脸上浮现出一抹毒辣的笑容,仆人吓的连连后退,“哈哈,回去告诉你主子,没问题,只要他给我弄好了一切,我便给他他想要的,这是两位夫人的抑制药丸,带回去给他,让他赶紧喂两位吃下,别让人发现。”

毒霸那边暂且不论,李强此时心里很是不安,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没有想到这一次来了一个这般厉害的人物。

这肖舜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这样的本事让大长老给看重,奈何自己没有儿子,不然说不得也可以一并送到大长老哪儿去。

他越想心里越是扭曲,站在窗前不住扶额,是心烦意乱。

另一边,肖舜跟随大长老等人回到后院,对于大长老的提议,他最终还是点头,没有更强大的实力也对付不了今后强大的对手,这一次回去一定要将罗四海给灭了,不然难解自己心头之恨。

见一旁的肖舜一直在发呆,文儿唤道:“肖舜……”

肖舜知道对方想要跟自己说什么,微微一笑到:“你也要跟三长老去训练,对此不需要太过于压力,我们之间所拥有的东西不一样。”

他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文儿,心里也能察觉到她对自己实力的提升之后的失落感,所以便避重就轻的说了下自己的情况。

傻子柱子别停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文儿很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嗯嗯,我没事,倒是你一定要小心今天下午的比赛,还有两个小时就开赛了,那毒霸以用毒闻名,所以我有些担心……”

不等她说完,肖舜摆手截断道:“用毒?他是没有尝试过我的厉害罢了,不需要担心。”

李莹此时虽然担心肖舜,不过她更担心的是自己的母亲和姐姐的病情,回到后院后,便连忙去看看两位,不过奇怪的是两人的脸色好了不少,着急的找过来。

“小肖,你快去看看我母亲还有姐姐她们。”

肖舜疑惑:“婶婶,怎么了,长老们已经走了,不需要着急。”

“不是,你快去看看,她们的脸色已经变好了,我不知道这是坏现象是好或是坏,你过去看看吧。”

肖舜一听连忙起身,随即一行人快步走进了夫人的病房。

夫人身上的银针也确实没有被动过,检查身体的各个部分,似乎被人喂了解毒之物,看来这毒确实是有人故意而为,被人发现之后,那暗中搞鬼的人开始慌张了,这么快就露出狐狸尾巴?

然而,两人身体里的毒素依然存在,那解药不够是暂时抑制住了她们体内毒素的蔓延而已,想要根植却还有一定难度。

想着想着,肖舜不由心中一动。正好试试那一套针法,听大长老的意思很厉害,也不知道对这令人感觉棘手的毒素到底管用不管用。

于是,他提醒道:“下午比完赛我会医治好她们,但是在此期间一定要保护好病人,不能让她们处于危险之中,明白吗?”

闻言,李莹重重的点了点头,下定决心哪怕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照看好自己的母亲还有姐姐。

告诫好了后,沈策便回房备战下午的炼丹大会了。

对于这一次的选举大赛,炼丹族众人都十分重视,原本被排斥在外的肖舜等人,因为大长老的认同,再也没有人敢说句话。

主持人询问道:“各位,最后一场比赛即将开始,首先我确认一下,众人是否有不服毒霸为我们族长的,有还请站到台上。”

话音刚落,却见一道修长的身影潇洒不已的浮空而来。

众人定睛一看,这不正是在族内声名鹊起的肖舜么!

主持人还不知道之前发生事情,见是一张生面孔到来,笑道:“小伙子的速度还挺快的,请自我介绍一下吧,看着挺陌生。”

肖舜接过话筒,对着台下众人自我介绍道:“我并非是生长在炼丹族,只因为一位婶婶是炼丹族的族人罢了,我叫肖舜,此番上台只是想跟炼丹族的一代高手切磋切磋而已。”

他这番话说的一点儿其实都没有,听得众人有些始料未及,毕竟这小子之前在众多长老面前可谓是嚣张至极啊!

联想到这里,众人面面相觑,都在质问他是不是大长老徒弟。

主持人也对肖舜很有兴趣,八卦问道:“那之前大长老收的徒弟就是你了?”

肖舜没有否认,虽然只有一个星期的指导而已,不过也算是师傅吧!

对此,他没有明说,毕竟人家要是这么认为的话,刚好可以利用这个身份,帮李莹母女减轻一些压力

看见白越这一副喝多了的样子,洛凡只觉得脑壳疼,平日里白越话不多,就一个劲在那翻白眼,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现在倒好。

喝多了,求爷爷告奶奶要找江凌。

没去管白越,洛凡坐在床上打开手机,放起了大悲咒。

白越一听见大悲咒,整个人都懵了,“你干嘛?”

洛凡身上的肌肉结实得可怕,剑眉星目,整个人就是座不好惹的冰山,照理说应该放点劲爆的音乐,可惜他放的是大悲咒。

他依旧惜字如金:“超度你。”

“……”白越说,“你是不是拿我当鬼啊!啊!暴怒,你简直不是东西!”

洛凡啪嗒啪嗒按了两下指关节。

白越像个小哭包,哭唧唧地说,“我撤回我刚才说的。”

于是等到江凌和祁墨一脸着急敲响洛凡酒店房门的时候,门一被打开,就有人直接扑了过来,正正好好扑进怀里不说,还要哭喊着,“呜呜呜,江妈妈你终于来了,暴怒他欺负我喝多了,他想打我啊,你怎么才来啊。”

江凌张了张嘴,“那个,白越……”

白越不听,接着折腾,“你快带我走,洛凡是个心理变态,他放大悲咒说要超度我这妖孽!”

祁墨将白越从自己怀里撕下来,“你抱错人了。”

嘎的一下,白越哭得一愣。

抱错了?

抬头看去,发现自己在一脸无奈的祁墨怀里,边上江凌站着特别尴尬,脸上写满了“千万别过来跟我打招呼相认我一点都不想认识你”的恐慌。

白越这一愣,差点吐出来,刚张嘴要呕,祁墨就直接把他推开,“别吐我一身啊!”

江凌生怕白越摔了,上去一下子把他接住,随后道,“你这是喝了多少啊?”

“唐诗夸我漂亮,我就喝飘了。”

白越这会儿感觉对了,是江凌的怀抱。

安心了。

他前几秒还在闹腾,这会儿已经下巴靠着江凌的胸膛直接闭眼睡了过去,动作快得都不需要缓冲。

祁墨看白越像是真的见了鬼似的,嘟囔着,“这家伙感觉心智还未成熟。”

“确实。”江凌一边这么说,一边将白越横抱起来,“他就是心智没成熟,要不怎么会变成七宗罪的‘嫉妒’呢?”

抱着白越,江凌抬了抬下巴,对着祁墨说,“人我领走了,洛凡还你,物归原主。”

祁墨倚着门笑,“孩子他妈,辛苦你带孩子了。”

江凌好气又好笑地垫了垫怀里的白越,他睡得跟猪一样,可能是江凌的怀抱太踏实了。

“重死我……”抱着白越走了,江凌慢吞吞地回到了自己房间,生怕走急了,把睡着的白越垫醒。

将他放在床上,随后替他把衣服脱了,江凌叹了口气,又去放热水。

白越喝多了一身酒味,他刚洗的澡,又得再冲一遍。

结果就是这个时候,白越睁开了眼睛,大床上柔软的布料令他没回过神来,前几秒不是还躺在毛毯上吗?

结果睁开眼睛发现江凌在脱衣服。

白越吓得咽了咽口水,“你要干什么?你怎么脱衣服?我不是那种人,你是不是把我当女人了?你别过来,你——”

确实聒噪……

江凌再好的脾气都受不了喝多的白越,直接将自己的袖子塞进了白越的嘴里,“你别说话!”

白越吓得头发更白了,这是要强行干嘛啊!还堵他的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