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 A+
所属分类:牡蛎

饿鬼吞天地,血食徒哀泣。

饿鬼吞业阵开启,周遭霎成一片干裂荒芜的旱地,唯有飞沙走石,不生寸草。

左飞樱还未看清周遭之景,便觉头晕眼黑,浑体无力,几欲瘫倒。

中毒?不,不是!”左飞樱初时以为是中毒,但很快推翻了自己的判断。

这是饿!无比的饿!

左飞樱修道多年,虽不能做到传说中的餐霞饮露,但对饮食的需求也大为降低,饥饿的感觉已经许多年未曾体验过了。而如今,就好像要将这辈子欠的饥饿感全补上,那令人抓心挠肺的饥饿百倍猛烈的卷土重来。

这是饿十天,还是饿二十天会有的感觉

左飞樱无法辨别,只觉饿到她全身器官都无力,只有胃囊在翻腾、在咆哮,就好像她的胃囊要化作一张怪物的大口,再得不到满足,就要吞尽她全身的血肉,吮净她每一根骨头!

佛经之中,终日饮食,却怎么也吃不饱,无时无刻不在忍受着饥饿的煎熬,而不安的鬼魂唤作饿鬼。

左飞樱此时明白,饿鬼道的阵法,竟是能让阵中之人不断受着饥渴折磨!

此时,一声声惨嚎将左飞樱心神从饥饿中强行唤回,她奋力睁眼,便见饿鬼道已经攻来!

饿鬼道分为两队,一队是蜀中群妖,一队是北龙妖兵,此时皆化作饿鬼形态,泛着赤红的眼,张开大口,或留着口涎,或吐着火焰,好像要开饭一般,嘶吼着杀向万象天宫众人。

一干弟子正饿得头脑发晕,手脚发软,还未反应过来,饿鬼道众人已张着大口而至,立时,不少弟子被扑倒在地,在声声惨嚎中,被饿鬼撕下臂膀,剖开肠腹,大口分食。

“饿……饿……”而万象天宫中,竟也有弟子看着那被扑倒分食的同门,双目泛起贪婪血光,

饥饿,是人类最源初的,最不可遏制的本能,它能将所有道德、伦理、人性通通吞到腹中,驱使着人用胃代替脑子思考。

一日没粮,心里发慌。

三日没粮,两眼放光。

七日没粮,断绝伦常。

十日没粮,人肉飘香。

饥饿驱使下,人以人为粮,易子而食的惨剧曾不断重复上演,而如今,惨剧又出现在了眼前。

“饿啊!”两名万象天宫弟子疯狂喊了一声,也目泛血光扑向那些惨死的同门,从他们被啃食的不成人形的尸身上争抢血淋淋残余碎肉,发疯似得往嘴里塞填。

而还有更多的弟子,看着他们大快朵颐,已舔着舌头,忍不住要挪动脚步了。

就在此时,一阵火光闪现,竟是左飞樱一挥手中红伞,唤出一阵南明离火,将那两名啃食同门的万象天宫弟子烧成飞灰!

在那两名弟子凄厉哀嚎声中,听闻左飞樱集聚中气,朗声道:“我等重返昆仑,乃为光复门派,死则死矣,但求挺身为人,俯仰无愧,任谁再行此非人之举,依循门规,左飞樱定杀不饶!”

左飞樱面上带着寒煞,威势骇人,传遍八方,可她心中却在滴血。

此番攻打六道轮回大阵,除天道外,针对剩余五道的战略是破其三,拖其二。对要攻破人间道、地狱道、修罗道的正派联军来说,他们是取胜的关键,承担的责任自然是艰巨。

而对负责畜生道、饿鬼道的两方来说,他们的任务就只能用凶险形容了。

入阵之前,正派联军对畜生断念阵和饿鬼吞业阵的功效一无所知,信息缺乏这是其一。

主力要被分配到主破的三阵,那分配到饿鬼、畜生道的战力就势必减少,这是其二。

在信息缺乏,战力不足的情况下入六道阵法,相较于其他三道,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因此,万象天宫残众当仁不让的接下了这最凶险的任务,不管各派真实动机如何,此番若能攻破六道轮回大阵,万象天宫就能重返昆仑,光复门派,可说是最大的获利者,所以,自然也要主动承担最凶险的任务。

左飞樱开战之前,已做好死伤惨重的心理准备,但仍未想到,自己一个饿鬼道道众还未诛杀,就先杀了两个同门师弟。

这些年连番血战,死伤无数,不少万象天宫弟子已无法忍受朝不保夕的危险,默然退出门派,能留存至今的,都是屡经风霜,心志坚定之人,都是未来万象天宫复兴的希望。

左飞樱视他们皆如兄弟姐妹,可如今却不得不杀,因为她知晓,极端的饥饿之下,所谓人性简直脆弱的可怕,一旦其他弟子也跟着效仿,那阵中将再无正邪之分,只有彼此互食的饿鬼。

不知是被左飞樱所慑,还是众人暂时找回清明,万象天宫上下纷纷强提精神,他们结成阵型,施展各式术法抵抗,一时雷火飞窜,冰雾齐涌,挡住饿鬼侵袭的浪潮。

但左飞樱依旧无法心安,要知晓,饿鬼道道众皆修行《饿鬼吞业大法》,此大法可以化身饿鬼形态,令自己战力大增的同时,还可通过进食人肉迅速提升修为,可谓一等一的邪法。但之前虽是号称“饿鬼”,终也有吃饱的时候,饱食之后,饿鬼便会变回之前形态,反陷入一阵较为虚弱的消化期,直到下一次饥饿降临。

可根据现状推断,若阵中之人皆要忍受无休无止的饥饿,那饿鬼道道众也同样不会“饱食”,换言之,那可怖骇人,吞进一切的饿鬼形态,永远不会解除!

同样是饥饿,饿鬼道非但战力大增,还能在此战中通过吃人源源不断的进化。

而正派这边却只能忍饥挨饿,同受肉体和精神的双重考验。

眼看着一名修炼雷劲,精擅雷法的师兄手擎惊雷,击向一名饿鬼道道众,可手方举出,便因饥饿而脱力垂下,被那饿鬼咬断了喉咙,吃掉了心脏,又被其他饿鬼份儿分而食之,眨眼功夫,竟连骨头都不剩下。

吃掉他心脏的饿鬼继续迫不及待的扑向下一个目标,腾跃之间,竟隐隐多了几分雷霆之威……

万象天宫弟子见日常同门沦为口中之食,又有几人濒临极限,发出畏惧惊恐的尖叫,。

左飞樱不敢保证,她的威慑能持续多久,同门对血肉的诱惑又能抵御多久,甚至连她自己,对着那纷飞的血肉,都已暗咽唾沫……

“不行!”左飞樱猛收心神,她一双眼睛扫视战场,寻到了饿鬼道道主隐虚为的身影,高喝一声,“杜道长,齐道长,擒贼先擒王!”

说话同时,左飞樱催动“动地术”的术法,往地下一按,隐虚为足下瞬间腾起十数丈的巨大石柱,让他与周遭饿鬼分开,巨大石柱耸立成了一个隔绝的战场。

杜如诲、吕知玄二人领上清派少数精锐支援,此时听闻左飞樱呼唤,立时明了用意,二人同时纵身而起,左飞樱也随后御风而至,不多言,不待言,三人同时出手,齐攻隐虚为。

吕知玄一抖后肩,背后双剑化作两条蛟龙,腾跃而出,绞向隐虚为。

杜如诲运使“焚玉天衍印”,烈阳真火凝成手印,轰然而出。

左飞樱擎伞向天,汇聚雷霆,随后红伞一引,雷电劈下。

但隐虚为从开阵时起,便一直负手闭目,自始至终站立不动,好似对外界毫无感知。

直到双剑,掌印,雷电已及身边时,他才忽然睁眼!

“抱歉,我方才一直在压制饥饿,倒是怠慢了……”

隐虚为不紧不慢开口,左手以掌接掌,轰碎杜如诲掌印,右手以术破术,同以电闪雷鸣,化去左飞樱的雷电。

咆哮而来的双蛟已没有手再抵挡,而他也不挡。

但见隐虚为旋身一翻,双蛟险之又险的从他面前刮过,而躲闪同时,他竟张开口,咬住了其中一条蛟龙的背脊,生生撕扯下一块血肉来。

蛟龙双剑乃吕知玄以上清秘法祭练,取蛇魂魄封于剑上,每七日便以心头血浸沃,长此以往,可由蛇成蟒,由蟒化蛟,甚至祭练到传说中的最高境界,可以化为龙形。所以虽是铁器,却也能生出血肉。

蛟龙痛苦嘶吼声中,隐虚为仰头将囫囵血肉吞下,一瞬间,面上涌现出满足之感,但下一瞬,又被无尽的饥饿填满。

于是,他嘴角泛起诡异微笑,双目泛光,打量美味食物一般扫视三人,继续道:“……好在你们送上嘴边了,终于可以,不用忍了。”
华山掌门厉轼借土遁逃离檀州,惶惶然若丧家之犬,急急乎如漏网之鱼,马不停蹄逃到幽州,见没人追上来,这才松了口气。他终有些疑神疑鬼,生怕对方动了手脚,当即找一家客栈,丢下十两纹银,要了一大桶热水,脱得赤条条,上下里外刷了个干净,唤上全新的行头,胡乱吃了些东西,旋即投蓟州而去,从海路辗转南下,远离是非之地。

这一路逃亡,一路回想,厉轼终于明白李希夷为何如此反常,隐于幕后不露面,她这是破天荒对郭传鳞心存忌惮,不愿与之正面为敌。哈,哈,他可以肯定,郭传鳞已死,魂飞魄散,只留一具肉身,被什么妖孽老鬼附体夺舍,还冒了羊护的名头,在河北三镇搅风搅雨,图谋不轨。不成,他要明哲保身,躲得远远的,此生再不踏入河北三镇半步,这是血淋淋的教训,一想起就后怕不已。

走了一条漏网小鱼,魏十七并没有放在心上,比起区区一个邪修,封使君吸引了他的注意,吞噬虎妖得到的好处,就算一百个厉轼也抵不上。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李希夷失算了,遣封使君前来试探他的底细,却平白送上一份大礼,她若知道其中的原委,会不会把肠子都悔青?

连着好几天,魏十七心情都很好,一清道人趁机提出,希望能拜在他门下,求仙问道,修一个长生不好。魏十七也需要有个人为他奔走,当下将一点血气种在他心窍深处,传他一些搬运血气的粗浅法门,看他能修炼到哪一步。

一清道人如获至宝,依照魏十七所言,出城去往无人的荒山野地,挑气血旺盛的猛兽,强忍着恶心生吞血肉,孜孜不倦搬运血气,自觉气力渐大,精气旺盛,显然这法门颇有效用。一清心中清楚,魏十七也没有讳言,这是旁门左道,不是玄门正传,但他还有挑挑拣拣的余地吗?羊先生愿意指点他修炼,已是天大的恩惠,这是他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到底。

波澜尚未掀起,即被魏十七一手抚平,一夜之间,饮马帮莫州分舵沦为笑柄,赵荥吃了一颗定心丸,全力扶持夏荇与潘行舟打擂台。出乎意料,潘行舟竟忍下了这口气,匆匆遣一亲信赴莫州收拾残局,

偃旗息鼓,韬光养晦,这反倒引起了赵荥的警惕。

忽忽过了月余,萝菔道人回到檀州城,径直拜访天龙帮,与魏十七密谈片刻,又飘然而去。夏荇心生好奇,这萝菔道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连茶都顾不上喝一口,究竟在忙些什么?不待他发问,魏十七便告诉他,萝菔道人约他去往一处寻求机缘,三日后动身,此去不知何时才能回转,檀州城之事,一时是顾不上了。

夏荇心中打了个咯噔,这些日子他与赵荥反复商议,推测潘行舟下一步的举动,现下终于明白了,他在等,等羊护离开檀州城,等天龙帮少了这一根定海神针。凛冬将至,风雪来袭,天龙帮只是赵荥手中的一把刀,随时都会丢开去,光靠他一人,如何担得起这风险?他沉默良久,艰难地开口道:“妹夫……能带夏芊一起走吗?”

魏十七断然回绝道:“仙凡殊途,她去不成。”

夏荇叹息道:“怕只怕潘行舟趁机来袭,饮马帮在河北三镇的势力极大,又是地头蛇,檀州城待不下去,只能逃往胡地了。”天龙帮好不容易才有今日的兴旺,一朝雨打风吹去,叫人怎不懊恼,但羊护要走,夏荇有什么办法能留住他?

魏十七早有打算,将毒龙剑连鞘递到他手中,关照道:“潘行舟敢来,自有一清道人处置,他若抵挡不住,你就拔出此剑。”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夏荇眼皮跳动,当日在栖霞山,他亲眼见“铜龙”江伯渠拔出此剑,难不成他要重蹈其人的覆辙。他觉得口干舌燥,下意识咽了口唾沫,道:“拔出此剑,化身为妖物?”

魏十七没有否认,要获得强大的力量,就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他提醒道:“此剑不可轻动,每拔一次,只得半炷香工夫,要耗去二十年寿元。你正当壮年,调养得法的话,再活四十载不在话下,若能撑到我回来,可设法为你延寿。”

夏荇哑然失笑,将毒龙剑紧紧握在手中,笑道:“妹夫既然早有考虑,那就早去早回,我就算舍了这条性命,也会护得妹子周全!”

魏十七淡淡一笑,繁花似锦,

烈火烹油,若是天龙帮熬不过这一场大劫,那就等他回来,杀个翻江倒海,亲手将这一段因果了断。夏芊叫他一声“夫君”,夏荇叫他一声“妹夫”,虽是一时游戏人间,又岂容他人欺侮。

他朝夏荇略一颔首,拂袖而去。

三日后,魏十七悄无声息离开了檀州城,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天龙帮波澜不惊,就像什么都没发生。夏荇时刻绷紧了心中一根弦,人前不动声色,人后却忧心忡忡,他没有瞒着妹子,将羊护的安排一一告诉她,夏芊好奇地摸了摸毒龙剑,似乎对自己的夫君信心满满,没有半分怀疑。夏荇只得暗暗苦笑,饮马帮,潘行舟,四十年的寿元不知够不够,罢罢罢,到头这一生,难逃那一日,若事不谐,他便豁出性命催动此剑,结局如何,听天由命!

风起于青萍之末,谁都没有想到,饮马帮会从夏记银楼下手。

先是老掌柜孙文良忽然失踪,后又出现在幽州城,公开露面,揭露所谓黑幕,指责夏记银楼不守规矩,以次充好,成色不足,擅自抬高售价,他要求夏记银楼立刻关门整顿,接受商会同仁的监督和审查。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将信将疑,正观望之际,孙文良被刺杀于街头,胸腹连中三刀,当场毙命,刺客得手后躲入人群,说巧不巧崴了脚,一瘸一拐,被路过的豪侠擒获,押入官府,自承是天龙帮的执事,奉命除奸。

失踪的孙文良是真的,露面的孙文良是假的,惨死的孙文良是真的,刺客是饮马帮的死士,一口咬定天龙帮所为,数日后惨死于狱中,坐实了口供。三人成虎,又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夏记银楼的生意一落千丈,天龙帮的名声亦一落千丈,人心惶惶,兴旺的势头戛然而止。

江湖事江湖了,赵荥明知是此事乃饮马帮所为,也不便插手干涉,他暗示夏荇快刀斩乱麻,拖得越久,对他越不利。夏荇思忖再三,决定不接潘行舟的招,没什么生意,夏记银楼也照常开门关门,看饮马帮会不会把手伸进檀州城,看赵荥是与他共渡难关,还是撒手不管。
小笕把身一翻,已经恢复了人形,但心中却是惊涛骇浪,五味杂陈!

她认出这个家伙来了!不仅只是方才和她磨洋工的道人,还是那个在林狐梦幻境中猥琐无耻的兔子!

幻梦境对她来说,也不是完全能够回忆清楚的,一段时间下来,该忘记的都忘记了,就只剩记忆最深刻的,比如揉搓狐尾的娴熟手法,是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

这个东西,果然也跟来了莫愁路,还救了她,却让她兴不起任何的感激之情,唯一想要做的就是扑上去狠狠的咬上几口。

但她知道自己千万不能暴露!否则就惨了,这家伙的手段实在是变态,不当人子!

“你是谁?为何出手救我?天狐一族不受外恩,若有要求我做不到,就不如现在把命还了与你!”

娄小乙就呵呵笑,“顺手而已,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我听说天狐一族最是知恩,还以为能以身相报,叠被铺床什么的……”

小笕一听又来了,知道这厮惯于口花花不着调,也不理他,

“那道人临死前只说了一个字,提?是你的名字么?”

娄小乙装傻,“不知道啊!我听人喊提,就顺手把你提起来了,可不是存心亵渎,没轻没重。

冎阵仍然未脱风险,时间宝贵,你是跟着我呢?还是自寻去路?”

那道人所谓的提,当然是提刑!外景天上他还是有些名声的。

小笕也知道现在可不是闲话之时,她也不是附强之人,

我自寻他路,就不与道友同行了,没的添乱,坏了道友的大事!”

娄小乙点点头,这小狐狸还算懂事,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的时间宝贵,可不想把自己也置于冎阵的随机选取中。

在二十五名乾修中随机选取一人湮灭?骗傻子呢?他敢打赌那九个半仙就一定有办法把自己置于选取之外!也就是说,只有另外被蒙在鼓中的人类半仙和八个公狐狸才是真正有危险的。

他可不想玩这种赌运游戏,哪怕可能性很低,他也不愿意!

既然不会杀那些无辜的天狐,那他就只能对人类半仙下手,尤其是那九个使坏偷偷布置冎阵的!

天狐一族是鸦祖的朋友,虽然娄小乙从来没有接触过,但有些传统必须坚持!轩辕护过的,鸦祖护过的,就一定不能倒,否则他娄小乙还凭什么在未来宇宙变幻中起到一呼百诺的效果?自己的人都守护不住,谁还会跟你一起干?

这九个人,他已经干掉了三个!现在是第三个轮时,时间仍然很紧张,规则的抹杀随时随地!

他对天狐没有什么私人情感,鸦祖的朋友也未必就一定是他的,但必须尊重。如果一定要找个理由,那就只能是他的掌控欲!

他不喜欢被人蒙在鼓中,不喜欢被人推着去拼命,不喜欢有人在背后指手画脚,更不喜欢把自己的生命置于抽签之中!

“去找到你们天狐一族的管事者,告诉她,目标是那九个始作俑者,现在已经只剩六个,至于其他人,多杀无益!”

小笕冰雪聪明,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分青红皂白的杀人是不可取的,应该更有目标指向性!她们当然不可能杀光所有乾修,最好的目的就是达到乾坤阴阳平衡,如果一定要杀,也应该杀那些故意挑起事端的。

这很重要,意味着不把那些不在阴谋中的不相干人拉进来,天狐这么小的族群,又哪有和人类半仙修真力量抗衡的底气?

“明白,我的任务就是把消息传到每一个族人耳中,而不是去参加战斗!”

看着小白狐远去,娄小乙微微一笑,天狐真的很聪明啊,和这样的族**流会很愉快,可比当初在天择劝那些太古兽轻松多了。

他需要加快速度了,不仅天狐那里在努力,他这里也需要联系那八个不明真相的半仙,这并不难,其实这一切发生下来,八个人对那九个人的怨气反而会更大,更生杀心;现在对天狐攻击不过是形势所逼,如果让他们看到另外一种解决问题的可能,转变轻而易举!

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刻,规则抹杀随时都会降下;如果有足够充裕的时间,大家最后达成一致对那九个始作俑者动手就是早晚的事,但现在有规则在后面赶着,如果不想抽奖,你就必须杀人。

事态发展比他想象中要好,在寻找下一个九人目标时,他碰上了他们这八个不知情者之一,稍一说明,立刻秒懂,二话不说就加入了他的行列。

这是一个简单的数学问题,如果坚持杀天狐坤修到底,他们还需要杀十四个人;如果从乾修下手,他们现在只需再杀八个人!其中六个还是大家都怀恨在心的,没什么心理负担,至于最后的两个名额从哪里找,且战且说吧。

消息的扩散很快,因为天狐在数量上的优势开始体现了出来,再加上改变目标的人类半仙,逐渐形成了共识,那六个人开始陷入人人喊打的境地!

他们也没想到,一件谋算日久,完美无缺的计划就这么破了产,都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的?事态就开始往最不可能,最糟糕的方向滑去。

除了说是天意,还能拿什么解释?

娄小乙在其中没有领头杀人,这不是什么好事,在异族面前的自相残杀,甭管对错,修真界的一些老古板都会拿来说事;其实也不需要再领头,随着冎阵中乾修接二连三的殒落,傻子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该怎么做

天狐们借助数量上的优势,把消息传递到位,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那九个半仙群体中,再有另外八个半仙一旁帮忙,战斗就彻底变成了群殴!

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个公狐狸被反击致死,打到最后,人类半仙和天狐们聚在了一起时,现场还剩下八个人类半仙,十四个母狐狸,三个半仙公狐,四个阳神公狐!

还差一个才能达到阴阳平衡,谁该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