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小东西,我想要你,给我

  • A+
所属分类:牡蛎

束龙汐醒来的时候,一睁开眼,就发现了夏平安正站在她的面前,正用一双精芒闪动的三角眼盯着她。

夏平安现在的这双三角眼,初看的时候会让人觉得这个人不好惹,但是和夏平安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以后,不知为为什么,再次看到这双眼睛,束龙汐却有一种特别的安全感。

似乎只要有这个男人在身边,她永远不用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

就像现在一样,醒来的束龙汐只是微微运转神力游走全身,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毫无异常,真是太让人安心了。

“干嘛凑得这么近,吓我一跳……”束龙汐瞪了夏平安一眼,已经站了起来,却发现她和梅政似乎在一个大阵之内,从这里看去,外面迷迷蒙蒙,被一团雾气笼罩,那雾气还在不断的旋转着,束龙汐一下子对夏平安刮目相看,“啊,没想到你还懂阵法,你什么时候布置的?”

“前几天!”

“对了,我闭关多少天了?”

“刚刚一百天!”夏平安平静的说着。

“一百天的时间,你就这么盯着我看,我有那么好看么?”束龙汐眨着漂亮的眼睛,看了夏平安一眼,这一眼,有些撒娇的感觉,也有一种特别的风情。

“刚才你身上光芒闪动,有些异象,我是以为你出事了,只是没想到你是已经彻底融合完神丹!”夏平安刚才是在这大阵之外,守在这里的是夏来福,正是因为夏来福发现束龙汐的身上出现异象,夏平安才返回到这

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小东西,我想要你,给我

里,收起了夏来福,自己站在束龙汐的身边等着束龙汐醒来。

此刻的束龙汐,整个人的气质形象和之前比起来有一些微妙的改变,束龙汐原本就长得漂亮,现在似乎更漂亮了一些,满头秀发黑得近乎妖异,就像被星光洗涤过一样,脸上的皮肤吹弹可破,皮肤下隐隐有一层红润的光泽,分外美丽,身上还隐隐多了一丝和之前不一样的香味。

“当然,以后本小姐就青春永驻了……”说到神丹,束龙汐一下子高兴了起来,忍不住眉飞色舞,“这次的收获太大了,没想到我们居然能得到神之秘藏,还能得到神丹……”说到这里,束龙汐突然想起什么,连忙追问,“对了,你的那颗神之秘藏里有什么东西,你打开了没有?上次我这边太急,都忘了看看你的那颗神之秘藏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咳咳,你就没发现这里和我们之前所在的那个神陨之地的地方不同么,你已经可以使用术法了!”夏平安轻巧的岔开了话题。

“啊,这里难道不是在那桃花林里?”束龙汐一愣。

“当然不是!”夏平安只是一挥手,光芒一闪,他的手上就多了一个小巧的阵盘,他直接把阵盘收到了自己的秘密坛城中。

阵盘一收起,束龙汐才看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这里不是什么桃花林,而是一个被开凿出来的巨

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小东西,我想要你,给我

大树洞,她的身前身后团团转转,都是木纹和木头,她所处的空间也不大,大概二十多平米的样子,在她左手边不远处的地面上,有一个开凿出来的洞,通着下面。

束龙汐直接走到那个洞口,飞身而下,然后发现这下面也有一个二十多平方米的树洞空间,而在下面这层的树洞内,就有一个通往树洞外面的半人高的出口,那出口外面有着几片巨大的绿色树叶,把洞口遮盖住,但还是可以看到外面的光线照了进来。

束龙汐一猫腰,就从树洞钻了出去。

而来到树洞外面,看到外面的景象,束龙汐整个人一下子惊讶得合不拢嘴。

这是一片巨大的林海,森林里到处都是如她身边这边三四百米高的巨木,远处山峦叠嶂,几条瀑布犹如银链挂在山峦之中,那山峦背后,一轮红日正从升起,整个大地和森林从一夜的沉睡之中醒来。

头顶上,一群一米多长拖着彩色尾羽的鸟正在叽叽喳喳,地面上,一群高大的食草鳞甲兽正悠闲的在转悠着,这片林海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眼前的景色秀美壮丽,绝不是在万神星,也不是在那神陨之地,而是已经回到了弑神虫界。

“怎么回来了?”束龙汐惊讶的问来到她身边的夏平安。

“要不回来,你就要死在那里了,你之前耳朵上戴着的那一对耳坠,是不是特殊的魂器,可以让人定位到你的位置?”

束龙汐一摸耳朵,才发现自己之前戴着的耳坠已经没有了,“还啊,那是束龙家的弟子身上都会戴着的东西,就是方便寻找,我的耳坠呢?”

“我把它丢了,之前在那桃花林中,也就在八天前,我发现你的耳坠突然在动,片刻之后,就有两个人突然闯入到了我们所在的那个空间……”夏平安就把那日他击杀那两个人的经过大概的说了一遍。

束龙汐听了,脸色一直变化,最后眼神之中露出一丝悲戚,看着远处升起的旭日,神色黯然,一下子沉默了,连夏平安都能感觉到她的难过。

“让你见笑了,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束龙汐对着夏平安强笑了一下。

“那些人怎么能够定位到你的所在,还能找到你?”夏平安问道。

“所有的神裔家族,可能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光鲜!”束龙汐轻轻叹了一口气,“可能有些人想看到我死,那样他们就会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吧,而且在那种情况下,我若死了,还能把责任推到你头上,有人给他们背锅,神裔家族的同辈之间,分支之间,有时候就像敌人一样……”

束龙汐这么一说,夏平安大概明白了一点。俗话说最是无情帝王家,这束龙汐所在的神裔家族,恐怕也不会比帝王家好到哪里去,一个家族内部对有限的资源和有限的权力的争夺,有可能更加血腥。

“对了,那两个来找我的杀手长什么样?”束龙汐突然一下子打起了精神,问道。

夏平安描绘了一下那两个人的长相,然后手一动,从自己的腰间一抽,就抽出一把魂器软剑来递给了束龙汐,“这是他们使用的武器!”

束龙汐看了看夏平安手上的魂器软剑,又听夏平安描述了一下那两个人的长相,长长吐出一口气,“明白了,果然没出乎我的预料,他们是天煞盟的人,你带我离开那里的决策是对的,如果你不带我离开,稍微一犹豫,可能最后你自己都走不了,天煞盟的人从不单独行动,他们要找我的话,绝对是大队人马一起出动的!”

“天煞盟是什么组织?”夏平安问道。

“天煞盟是弑神虫界最顶尖的杀手组织,能加入这个组织的,最低都是通幽境的召唤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天煞盟和万神宗也有些相似,他们都是用修炼资源引诱别的召唤师加入后去做很多危险的事情,很多宗门,神裔家族,还有世俗的权力家族做不了的事情,都可以找他们去做!”

“这把魂器软剑就送给你防身吧!”夏平安把那软剑递了过去。

“我有防身之物,这软剑你最好把它们毁了,不要再显露出来,一旦让天煞盟的人知道他们派出的人死在你的手上,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报复你!”

听到束龙汐这么说,夏平安想了想,也就把那魂器软剑收到了起来。

“记住,那两个人是在桃林之中被我杀的,和你没关系,我杀他们的人,理所应当,你无需把麻烦扯到自己身上……”束龙汐一脸严肃的告诫道。

“无所谓……”夏平安耸耸肩,“有一点挑战,才有前进的动力!”

“对了,这里是弑神虫界什么地方?”束龙汐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带着你从那个神陨之地逃出来,就被空间乱流卷到了这里,这里方圆万里内都没有什么人,这几天我看到从天上飞过去的召唤师,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

喜欢黄金召唤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