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说你被多少人搞过

  • A+
所属分类:牡蛎

这次的秦岭之行,虽然途中有很多的艰难险阻,我们也有两个战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但总得来说,还算是比较顺利的。

我们克服了重重困难,又从大秦守山人那里获得了秦王剑,成功取得龙脉之气。

对于我个人来说,更值得高兴的是,我成功闯入第五重化神境,修为又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一点也不夸张地说,在同龄人里面,我可以算是傲视天下的存在,就算是碰上那种几十年修为的老江湖,我也不落下风。

还是那句话,善有善报!

如果不是我们舍身的付出,又哪里会得到上天的恩泽呢?

天亮之后,我们收拾好东西准备下山。

贵重的秦王剑还是由周小强贴身背在身上,这一把四尺长剑,承载着拯救天下的希望。

长剑本身并不沉,但是希望却很沉。

现在,我们只需要带着秦王剑回到秦始皇陵,并且将秦王剑插在始皇陵的坟头上,就能封印住蠢蠢欲动的始皇帝魂,天下将重新回归宁静。

龙头山已经重新恢复了安宁,早上起来,又是一轮红日从云海升起,祥云瑞彩,一圈七彩光晕环绕着龙头山。

若是从空中俯瞰,此时的龙头山就像一朵飘浮在云海里的七彩睡莲。

我们简单用过早饭,神采奕奕地往山下走去。

俗话说得好,上山容易下山难。

昨天攀爬龙头山的时候,已经体会到了龙头山的险峻,今日下山,感觉龙头山的险峻仿佛比昨天多了一倍有余。

如果不是借助着高科技的攀登工具和安全工具,可以说是寸步难行。

我们的腰间挂着安全绳,就像蜘蛛人一样,一点一点下坠,慢慢沉入茫茫云海里面,周围都是白茫茫的水汽,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有种沉入大海的错觉。

这支队伍里的人,哪个不是胆大之人?

但是在下坠的过程中,我们都不敢回头张望。

我只回头张望了一次,便再也不敢回头了,因为那一眼,就吓得我魂飞魄散。

面前是万仞绝壁,后面是万丈深渊,这种滋味还真是难以形容。

直到天色尽黑,我们终于平安着陆,悬空挂了一整天,等双脚踩在地上的时候,还感觉有些不真实,两只脚就像踩棉花一样,踉踉跄跄的,站都站不稳。更有甚者,就像喝醉了酒似的,偏偏倒倒,半晌回不过神来。

我摸了摸自己的腿肚子,就跟抽筋似的,突突突直跳。

周小强说:“走吧,大家坚持一下,今晚咱们回活死人村歇息!”

活死人村,是我们给那片活人墓取得名字。

我们点点头,相互搀扶着,慢慢往活死人村走去。

还没走到村口,就看见活死人村里面亮着熊熊火光,映红了夜空,夜空之下,随风飘来一阵阵厉叱声和嘶吼声,听那声音,村子里面像是有人正在激战。

我们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村子里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有打斗声?

“师父,你听见声音了吗?”我问周小强。

周小强皱起眉头,沉着脸说:“进去看看!大家小心一点!”

我们快步走进

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说你被多少人搞过

活死人村,想要看个究竟,我们原本以为,是不是有外敌侵入村子,继而引发战斗,但是当我们走进村子里的时候,当场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村子里确实有外敌侵入,但我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侵入活死人村的“敌人”,竟然是一条蛇,一条鸡冠蛇!

不,确切地说,这应该是一条鸡冠蛇王!

之前我们看见的鸡冠蛇,长约一米左右,不是很大,但是火光中映照出的这条鸡冠蛇,体长足足超过了五米,它腹部下面生长的爪子,就跟龙爪一样。尤其是蛇头顶上的那个鸡冠,娇艳似火,就像顶着一颗火球在脑袋上面,比皇后的凤冠还要鲜艳夺目。

鸡冠蛇最是记仇!

我们之前炸毁了鸡冠蛇的巢穴,可能当时蛇王并不在巢穴里面,看见自己的巢穴被毁,这条鸡冠蛇王竟然一路追着我们来到这里复仇。

只是,我们去了龙头山,所以鸡冠蛇王便把复仇的矛头,对准了活死人村里的这些守山人。

换言之,这些守山人肯定相当郁闷,他们无缘无故就躺枪了,鸡冠蛇王本是找我们报仇的,他们却成了我们的挡箭牌。

当然,从我们内心来说,我们也是相当的懊恼和歉意,因为这场灾祸,是我们带给活死人村的,是我们把这个怪物给活死人村招惹来的,我们要负很大的责任。

我们赶到这里的时候,那些守山人已经给鸡冠蛇王经历了一场激战,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好几具焦炭状的尸体,那都是被鸡冠蛇王毒死的守山人,他们的死状非常骇人。

其他守山人在秦老的带领下,分开呈扇形,将这条鸡冠蛇王包围起来。

这些守山人看着鸡冠蛇王,瞳孔里燃烧着熊熊怒火。

鸡冠蛇王盘踞着身体,蛇头高昂,滋滋地吐着蛇信,不断做出攻击姿势。

这条蛇王也不好受,身上有好几个血窟窿,那都是被利剑刺伤的,汩汩往外冒着血。还有好几个地方的鳞甲都脱落了,鲜血淋漓的一片。

虽然它杀死了几个守山人,但是这些守山人也没给它好果子吃。

人蛇双方都在对持,守山人这边忌惮鸡冠蛇王的蛇毒,不敢贸然上前,同样的,鸡冠蛇王也畏惧守山人手里的利剑,所以它也不敢乱动。

我们的突然到来,一下打破了这种对持的局面,鸡冠蛇王看见我们这边人多势众,开始变得烦躁不安,两只爪子支撑着身体,不停地爬来爬去,情绪极为激动。

秦老提着一把乌黑无光的长剑,指着鸡冠蛇王,厉声呵斥道:“孽障,这么多年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你今夜突然闯入我的地盘,咬死我的族人,我自然是留你不得,这份仇,我一定要报!等我把你的脑袋斩下来,就用你的脑袋祭天!”

鸡冠蛇王仿佛能够听懂秦老说的话,它扭过头,歪着脑袋,斜视着秦老,瞳孔里流露出一抹血红色的凶光。

喜欢阴阳狩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