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和你睡1v 1h月半喵笔趣阁 被两根粗大前后共享娇妻

  • A+
所属分类:牡蛎

长武王庭。

长武亦是个有历史的国都,燕时此地唤作天芹,而后经历了数次政变,历经百年,最终成就了如今的长武国。

约莫两百年前,长武国王历经杀戮终临王位,却在此后数年里梦中常有被他杀死王侯武将嘶吼,惊醒数次。

为洗清罪孽,长武国王请教高僧,修佛养心,而后在长武大兴佛道,成就了如今这幅局面。

王宫之中,便有九层佛塔,各有高僧镇守。

九层佛塔之中。

数位高僧睁开双眸,目光皆是朝那东方望去。

目光通过云霭,跨越千里。

所见真龙盘旋与大乾疆土,却在那天穹之上,见了一尊佛陀悬天。

那佛陀是虚幻的,却好像并未成型一般,而在那佛陀的掌中,似有两人对坐,张口闭口之间,似在念叨着天地,念叨着佛与道。

“阿弥陀佛……”第九层的高僧口中念叨道:“佛子落于东方,自是因果,我佛慈悲。”

“我佛慈悲。”

数道回应传来,来自这佛塔的各层。

“空明,你且去保佛子平安,此去东方,传我佛法,扬我佛道。”

“领尊者法旨。”

.

.

转眼几日过去。

五川坊百姓依旧有条不紊的过着日子,天上悬着的佛陀好似与他们并无关联。

不过几日之间,那佛陀却是越发凝实了起来,唯独那面容瞧不清模样。

竹玉镇守五川,以神识囊括大半个五川,但又异动,便能立刻发现。

他抬头看了一眼佛陀,口中念道:“想来也快了……”

许是等待这佛陀异象完整之时,先生与婵月也该醒来了。

他只是不解,那佛陀到底是什么。

竹玉总觉得有些古怪,是佛,却又好像又有着道的痕迹。

却在此刻,神识囊括之处忽的传来感应,乃是一条真龙落于五川。

在竹玉发现他的时候,他一样也察觉到了竹玉的窥视。

烛江抬起头来,身形转眼消散,现于竹玉身前。

竹玉上前道:“竹玉,见过龙君。”

“不敢。”烛江摆手道:“该是烛江见过仙剑才是。”

“龙君客气了。”竹玉道。

烛江抬起头来,看向了头顶的大佛,问道:“这尊大佛,是何来历?”

“因先生而起。”竹玉答道。

烛江倒是一愣,问道:“陈先生还懂佛法?”

竹玉思索了一下,摇头不答。

他也有些不明白,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烛江收回手来,说道:“我还说是哪个和尚能有这么大本事,引出这般异象,若是先生,倒也说的过去。”

“先生是在与人论道。”竹玉说道。

烛江越发好奇了起来,问道:“是何人?竟能与陈先生论道这些时日?”

这大佛似乎也有数日了,能与先生论道如此之久的人,还真是从未见过。

想当初在陈江边上,陈先生与那百花仙君论道,引来大雾弥天,镜花水月,异象更是快覆盖了整个陈江口,但这样的异象也只支撑了一夜罢了。

又有何人能与陈先生论道如此之久?

“龙君且看那佛陀掌心。”竹玉说道。

烛江望了过去,总算是见到了那人的面容,不由得愣了一下。

他甚至是怀疑自己看花眼了。

“那和尚……”烛江眉头一挑,问道:“怎会是个女人?怪哉,怪哉……”

竹玉点头说道:“此前倒也听先生提起过,《法华经》中曾有记述过龙女成佛的典故,不出意外,与先生论道的那位,便是走的这条此道。”

“倒是新奇。”烛江摸着下巴说道。

竹玉向前半步,开口说道:“龙君是因这大佛而来的吧?”

烛江说道:“我啊,就是来瞧热闹,不曾想此事又与陈先生有关,还真是离不开陈先生。”

“这样吗……”

竹玉点了点头,说道:“若是龙君无事,可否助我为先生护道,如此异象悬天,总归会引来一些不必要人。”

“此言在理。”烛江点头说道:“再则,长武那边有些老家伙若是知晓了此事,估计也坐不住。”

“长武?”竹玉并不了解。

烛江解释道:“长武以佛兴国,王庭中便有高僧为国师,也不乏有得道高僧。”

竹玉眉头一挑,问道:“凡世王朝,怎能有修士插手。”

“仙剑有所不知。”烛江解释道:“长武王庭大不一样,他是这世间唯一一处佛家容身之地,这数百年来,也不曾惹过事端,只顾长武内事,不理外界,故而也并未有过什么麻烦。”

“当年我还是龙蛟之时,就曾误入长武,还未入其水域,便被一位高僧拦下,自此原路而返,回了陈江。”

竹玉却是眉头一挑,说道:“如今大乾西边边境可是有些不太平。”

烛江说道:“那只是长武王庭的事,与这些僧人并无关联。”

只想和你睡1v 1h月半喵笔趣阁 被两根粗大前后共享娇妻

是这么回事吗……”竹玉了解的却也不多,只是觉得这长武国着实有些古怪。

凡世竟成了佛修的容身之地。

佛道竟都没落成了这样吗?

“话虽如此,可那些僧人却不会放过一点机会,且等着吧,不出一日,便会有长武高僧前来。”

烛江轻哼一声,说道:“那可是一群死不要脸的老家伙。”

竹玉点点头,他倒也想看看,居于长武的这些僧人有何本事。

.

.

近来修仙界也发生了不少大事。

其一,便是连云山掌门遇刺,人头被挂在了山门之处,据传言乃是仇杀,至今都不曾找到凶手。

再则,便是最为重要的一事。

镇守两届山数千年的天元子退去了道尊一位,放言能者居之,修仙界都炸开了锅,无数修士跃跃欲试。

而天元子此时却正在凡世的一座仙山之内,劈着柴火。

入这青玉山已有月余,劈了一月的柴火,却没有什么收获。

不过他却并不在意。

大势在此,总能图到点什么。

这一日正在他劈柴之际,他却是忽的一愣,目光瞥向了南方。

他眯起了眼眸,抬手算了一下。

“嘶。”

天元子口中传出嘶声,嘀咕道:“他怎的每次都快贫道一步?”

上次就是提了一嘴。

他便把主意打到佛门身上了?

天元子感叹道:“这也太快了些吧。”

他低头看了一眼没有劈完的柴火,无奈摇了摇头。

捡人剩下的,那也是捡啊。

还是劈柴吧。

——————

破碗~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