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当着他兄弟要了我 嗯啊~好痛,,教室里的娇喘

  • A+
所属分类:牡蛎

车子开回酒店的时候刚好雨停。天上的阴云尚未散去,太阳将大片阴云撕开一个口子,耀眼的丝光细密柔亮,像是被囚禁在古堡里的公主,百无聊赖之际,将金色的头发撒在了风里。

一下车,何依依就看见唐家的保镖在停车场候着。于是纳闷地走过去。

她还没问什么,保镖就弯腰问好:“何总好,唐总有事跟您说,在车里等您呢。”

“唐总也来了?”何依依纳闷地看了一眼明景昕。

明景昕拉着她的手上了那辆黑色的房车。

“景昕,依依,坐。”唐泽九坐在车内的会客桌跟前,会客桌上放着三杯咖啡。

“棠棠没跟我说您来了。”何依依在唐泽九对面坐下来。

“她不知道我来了。我是私人飞机过来的,比她早两个小时落地。”唐泽九抬手指了指咖啡,“刚煮好的,按照你的口味加了半奶。”

“谢谢唐叔,您专程赶过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何依依端起咖啡,浅浅的啜了一口。

“依依,这次我跟你爸爸的意见一致,我是来接你回国的。”唐泽九说着,转眸看向明景昕,“相信你也能明白我们的苦心。”

何嘉庸跟唐泽九一向不对付。

在何教授眼里,唐泽九就是一个满身铜臭的商人。

在唐泽九眼里,何嘉庸是抢走他心爱女人的混蛋。

他们俩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偶尔见面,能冷眼相对不互相损两句就已经很客气了。

这次居然达成了共识,也着实不容易。

明景昕点头说:“二位长辈的苦心我当然能理解,但是依宝……”说着,明景昕扭头看何依依,他当然愿意何依依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更明白何依依不会同意。

她不愿意做的事情,他不想勉强。他只想陪在她身边,祸福相依,生死与共。

不等明景昕表态,何依依抢先说:“唐叔,这件事情如果不彻底解决,我不管走到哪儿都没办法睡得安

男朋友当着他兄弟要了我 嗯啊~好痛,,教室里的娇喘

稳。”

“我就知道你是这个态度。所以接下来,我会替老何跟曦月两个人,守在你身边。”

何依依:“……”

如此不符合逻辑的话,竟然从一个商界巨子嘴里说出来,这实在是太玄幻了。

“唐总,您如果不放心依宝,可以把你的安保人员分一部分过来。没必要亲自上阵当保镖的。”显然,明景昕也不想身边多一个唐泽九时时刻刻的监督着。

“放心,我不会妨碍你们两个谈恋爱的。我不是何嘉庸那个老顽固。”唐泽九笑了笑,端起咖啡杯喝咖啡。

何依依知道再说什么都是多余了,于是点头说:“既然这样,那先去酒店入住吧。”

唐小棠看见自家老爹跟何依依一起出现,立刻就炸毛了:“老唐你怎么个意思?唐氏快要破产了嘛?你闲的没事儿盯我盯得这么紧?”

唐泽九笑了笑,说:“你想多了,我过来找依依有事儿。”

“哦。”唐小棠这下放心了,但瞬间又指着唐泽九说:“不许你插手我们子不语的事情!这次时装周我们要凭实力说话。”

“放心,我对时装周也没兴趣。”唐泽九摆摆手。

“那就好。”唐小棠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念一想,又一把拉了何依依,“依姐跟我一起!你不能过分占用她的时间。”

唐泽九无奈地揉了揉眉心,说:“棠棠,依依很忙,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你应该学会独当一面。”

“你让我独当一面?”唐小棠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唐泽九轻笑道:“一个时装周而已,我唐氏的大小姐如果连这种小事都搞不定,那我唐泽九的脸还往哪儿搁呢?”

“老唐你终于有爸爸的样子了。爱你哟!”唐泽九扑上去,搂着唐泽九的脖子亲了他一下。

“我饿了,啥时候可以吃晚饭?”唐泽九扭头问明景昕。

“马上就可以了。”明景昕拿出手机给酒店餐厅打电话,让他们安排晚餐。

对于让唐小棠肚子负责时装周这件事情,何依依心里明白唐泽九的用意。

她跟霍秉琛的事情牵扯太深,时时刻刻都处于危险之中,唐小棠跟她在一起危险系数很高。

而何依依跟唐泽九一样,不想让唐小棠因为这事儿受到伤害。

所以晚餐的时候,她举杯说:“棠棠,晓月,时装周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两个了。我这边真的拆不出时间来,就不过去了。”

“这怎么行呢?我们还想借你的势头呢!”唐小棠立刻瞪圆了眼睛,“你现在名声大噪,身价倍增,但子不语好歹是你自己的品牌啊!”

秦晓月也附和道:“是啊何总,之前你也说,会来为我们助阵的。我按照你的尺寸设计了五套衣服,这是一个系列。只有你的气质才能把衣服的东方美诠释到位。”

“可是,我……我也没有走T台的经验啊!还有我这身高……”何依依自嘲地笑了笑,“这身高也不达标啊。”

秦晓月无奈地摊了摊双手:“所以,我才说是按照你的尺码设计的衣服,这套衣服拿去给别的模特儿穿也不合适啊。”

“这倒是。”何依依点了点头,又看明景昕。

明景昕明白唐泽九担心自己女儿的安全,但时装周又离不开何依依,于是二者相权,他只能说:“其实,我觉得唐小姐目前还是以学业为重。”

“干嘛?你要赶我回去?我告诉你,学院那边我已经请好假了。我的系主任也鼓励我来时装周,还有,我这次来不是代表子不语品牌的股东,我是来走T台的!”

明景昕笑了笑,说:“原来唐小姐也要进时尚圈,是我多嘴了。”

唐泽九立刻明白明景昕的意思,忙说:“棠棠,你上的是戏剧学院,以后要走实力派路线的。身为一个大青衣,主要任务就是修炼好演技。你若是过早的踏入时尚圈,容易被人家贴上标签,会限制你将来的发展。你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唐小棠喝了一口果汁,冷笑道:“我知道你们是怕我跟依姐在一起有危险,她现在是全球焦点,那些尚没有落入法网的坏人时时刻刻盯着她,想要她的命呢。你们是觉得我会拖后腿,对吧?”

“棠棠,你想多了。”何依依微笑着摸了摸唐小棠的脑袋,“唐叔跟我哥是担心你的安全。”

唐小棠好笑地看着两个男人:“有什么好担心的?里里外外的安保人员都过百了吧?”

“但是我们的对手在暗处,危险无处不在……”

“哎呀!行啦!畏首畏尾的,啥事儿也干不成。不都说邪不压正吗?难不成他们还会把时装周搅个天翻地覆?”唐小棠一身正气的拍着桌子。

何依依无奈地挑了挑眉稍,把决定权交给了唐泽九。

“依依,我记得你说KK的王和后都来了这里?”

“是的,他们也住在这个酒店。不过今晚他们有事,如果唐总想见他们,我可以帮大家约明天的早餐。”

唐泽九又问:“他们能去时装周吗?”

王磬东和斯黛拉带着半副身家来这里,就是要跟何依依一起解决问题的:“当然,要去的。”

“那就好。那我们就一起去吧。”唐泽九最终还是做出了让步。

·

第二天一早,宁凡熙带着节目组所有人回国。

何依依,明景昕,唐泽九一行人则乘私人飞机赶往时尚之都参加时装周。

上飞机之前,何嘉庸又打电

男朋友当着他兄弟要了我 嗯啊~好痛,,教室里的娇喘

话来催何依依回去。当他得知唐泽九没能劝回何依依,反而要跟她去参加时装周时,气得骂了一句:“姓唐的就是个废物!我就不该希望他能把你带回来。”

“老何!哪有你这么说话的?时装周结束我就回去了,你要照顾好爷爷和外婆,不能让我再喂家里的事情操心哦。”何依依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何嘉庸担心,所以故作轻松的调解气氛。

可惜何嘉庸气得不行不行的,完全不领这个情,直接挂了电话。

何依依看着手机,无奈地笑道:“这老头儿,年纪大了,脾气也见长。”

“他是担心你。”唐泽九把一杯果汁送到何依依手边,轻声说:“你在这边的事情一出来,他都急疯了,半夜两点给我打电话。他那个臭脾气能主动给我打电话,可想而知他有多慌张。”

何依依觉得眼睛有些涩涩的,遂掩饰着低头喝了一口果汁,把心头的情绪压下去,方笑道:“他呀,平时就是嘴硬。文人么,都有这种臭毛病。您不跟他计较就好。”

“你这话说的……太像你妈妈了。”唐泽九微微苦笑。

这个时候,何依依不想跟任何人探讨自己母亲的过往,于是又低头喝了一口果汁,说:“唐叔,我有些文件要看完,您休息一会儿?”

“好,你忙你的。我也要忙一会儿。”唐泽九手边需要处理的工作比何依依还多。

于是,私人飞机舒适的座椅成了三位总裁的办公椅。

唐泽九,明景昕,何依依三个人的膝头各自放着一摞文件,审阅,签字。

唐小棠说何依依现在是全球焦点,这话一点都不夸张。

到了时尚之都,一下飞机,何依依就被一群媒体记者堵在了机场出口。

这些记者们操着各国语言对何依依喊话,主题就是围绕着霍秉琛的案子,甚至还车上伊莲公主以及盛氏财阀,全世界的记者都是一样的犀利,问的问题永远都直击重点。

明景昕和唐泽九都明白滞留在这里的时间越长越危险,于是让安保人员直接把何依依护在中间,在一群记者里硬生生挤出一条路,出了机场。

早到一步的王磬东安排了车子过来接机,这些事情何必早就接洽好了,无须何依依操心。

原本以为一切都安排的天衣无缝,反而在何依依即将上车的时候,忽然有个东西隔着人群丢了进来。

那个拳头大小的黑乎乎的东西冒着青烟,咕噜噜滚到车底。

“散开!”何必大声呼喊着,一把拉过何依依就往一旁倒地,然后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她。

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倒地发生了什么时,“碰”的一声巨响,爆破的烈焰和浓烟骤然炸开。

“啊——”

“啊啊啊——”

受伤的人在地上哀嚎着翻滚,更外围的人,没有受伤的则像是没头苍蝇一样朝着各个方向奔跑。

“依宝!依宝!何依依……”原本善后,应对媒体记者的明景昕晚出来一步,爆炸声把他的三魂七魄都吓飞了,他慌乱地扒拉着地上的人,喊着何依依的名字。

“哥哥,我没事儿……”何依依从何必的身下爬起来,又巴拉何依依,“喂,何必!你怎么样?”

“唔……老板,我的腿……”何必痛苦地动了动,没爬起来。

“你先别动。”何依依又喊明景昕:“这里!在这儿呢!”

明景昕一把把她拉进怀里,护着她返回机场内,上下左右打量着:“你怎么样?伤到哪里了?”

“我没事,何必及时护住了我。你呢?有没有受伤?”何依依忘了明景昕因为应付媒体记者,刚才爆炸的时候他还没出来。

“我没事!他们呢?”明景昕这才左右找人。

唐泽九及时护住了唐小棠,鹿霏雨,秦晓月跟赵晋等人要取行李,尚在机场内没出来。

其他的安保人员虽然有些轻伤,但都不要紧。

只是车里的司机不幸遇难,还有四个KK的兄弟受了伤。

随着机场警察赶来收拾局面,现场的慌乱渐渐地控制住。

何依依看着那辆爆炸后的车架子,咬牙说:“这些人真是疯了!”

明景昕按了按何依依的后背,说:“这里也不安全,我们还是要尽快离开这里。”

喜欢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