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太疼了,出来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她

  • A+
所属分类:牡蛎

“裘大人,小的真没胡说,不信你们去问问官驿的人,看看他们记录驸马来的时间,他来之后就开始有人发病,说他是扫把星也没冤枉了他啊。”先前那人酒量是真的不咋滴,全然不管身旁他人的眼神警告和提醒。

“王爷,他喝多了,您莫要跟他一般见识哈。”裘大人一边跟濮元聿赔礼,一边招呼帐篷外的衙役进来,把这醉酒胡说的扶出去。

虽然他们这几个,都知道那夏驸马是太子那边的,但是,毕竟也是眼前这位王爷的自家人呢。

“无妨无妨。”濮元聿才不在意呢。

可是一转头,却见身边这位神情有异:“小九,午后咱去城内采买些路上用的东西吧。”

濮元聿可不想她被那个人影响到食欲,赶紧的扯开话题。

常小九拧眉朝他

疼,太疼了,出来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她

看了看,拽着他袖子走到一边,压低声音:“你能不能安排人去查查夏成泽来这的情况,他来做什么,在这多久,每日见了什么人,行动轨迹,越详细越好?”

看着她凝重的神情,濮元聿收起笑:“好,我这就去安排,不过,这件事是不是通过裘大人安排更好一些?”

常小九明白他的意思,裘大人是个可靠之人,并且这里是他的地盘,由他命人去查自然是最方便最合适的。

她立马就点了头,谁去查她不在意,她只想证实心中的一个猜测。

一个她不敢相信,却忍不住怀疑的猜测。

“好好用午饭吧,交给我。”濮元聿没问为什么查夏成泽的事,只轻声示意回到桌边。

常小九回到桌边坐下,濮元聿却喊了裘大人到帐篷外。

“你若是怕招惹麻烦,那本王自己来。”见裘大人听了自己的话之后,怔怔的看着自己没反应,濮元聿有点失望的不耐烦。

裘大人回过神来,赶紧道:“下官不怕,峰城和峰城的百姓都保住了,下官没什么可怕的。但是,王爷交代的事,根本就不用那么麻烦的去查了。

下官手下有这么一人,原本是个混迹江湖的,后来落了点残疾,落难于此,赶巧的下官收留了他。也就是添一副碗筷的事,也没想着什么报答。

但是他却过意不去,不肯做白吃白喝的闲人,没办法,就把他安排在驿馆里做些个小驿官。

下官听说,他平日里对于来驿馆的人,很是在意。

不止是登记来者的姓名,来历,别的事他也会很在意。

不如,直接唤他来先问他知道多少,了解多少?”

“如此甚好,那等下散席后唤他来吧。”濮元聿很是满意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小声的告诉了身边这位。

濮元聿注意到,这位太反常了,反常的让他担心。

午饭的席面很是丰盛,菜也都是色香味俱全,但是濮元聿注意到,小九她后来吃的根本就是心不在焉,好几次都是空筷子送到嘴边的。

看着她的模样,再看看那几位还在喝酒,濮元聿就起身说,有事先走一步,让他们慢慢吃。

然后就带着常小九先离开了,经过裘大人身边的时候,看见他对着自己点了头。

果然,回到帐篷后一盏茶的功夫都没到,裘大人说的那人就来了。

一个只有腿有残疾的中年人,身材瘦小,一双眼却精神的很。

进了帐篷后,只看了常小九一眼,嘴角就是一扬。

“咳咳,裘大人说你是可信的。”濮元聿也注意到了,立马开口警告。

“王爷放心,裘大人是小的再生父母,而您二位此番帮了大人,有恩于大人,自然也是小人的恩人。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小的心里有数的。”这人拄着拐,抱拳表态。

到底是聪明人,话都不用说得太直接,人家就懂了。

尽管还没说正事儿,濮元聿对此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靠谱,应该能问到小九想知道的事。

“哦,对了,小的知道的都在上面了。”这人掏出一本册子,递了过去。

濮元聿接到手上,看都没看,直接递给走过来的常小九。

于是,这次再次的朝常小九看了看。

“请坐吧。”常小九看他腿有残疾,说完,就直接打开了手中的册子。

濮元聿示意这人坐,这人也没客气,立马就上前坐了,然后这俩就都朝常小九看去,只见她眉头越锁越紧,把手中的东西看了一遍又一遍,前后一共看了三遍才合上。

又拿起桌案上的另外一本册子看了一遍,濮元聿知道桌面上的那本记录的什么内容,那是裘大人给她的,是峰城大夫整理这次疫病开始的诊治记录。

“畜生。”常小九忽然一拳头砸在桌案上骂道。

嗯?濮元聿神情一冷,立马起身走了过去,伸手抓过小九的手,看着拳面的红色:“再气也不能虐自己啊。”

“薛文宇,咱立马启程返京吧?”常小九眼睛都红了。

“好。”濮元聿什么都没说,转身就往外走。

“常大夫,若是没有什么吩咐的话,小的先告退了。”驿官也起身道。

“多谢了,这个我们要带走,不知?”常小九道谢后问。

驿官摆摆手:“既然有用带走就是了,其实这个也不是驿馆明面上的东西,就是小的打发无聊私底下弄的。”

常小九现在的心情很是沉重又烦躁,也没跟这人再说什么,目送他离开后,看着桌案上的两本册子,胸腔里的怒火越烧越大了。

本来都说好第二天一早启程离开的,忽然提前了,濮元聿的手下倒是没多问什么,麻溜的就忙碌起来。

裘大人得知后,匆匆赶来,看看边上没有旁人,却还是近前一步的看着濮元聿,声音都颤抖着:“王爷,这次事,难不成真的是人为?”

那你们这次进京,可是凶险了。”

“大人,你守好这一城百姓即可,其他的就莫管了。”濮元聿把话说得很是明白了,不想

疼,太疼了,出来 萧先生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她

让这老大人参合进来。

“好,下官祝各位一路顺风,一生平安。但若是有用得着下官的地方,王爷尽管开口,下官这把年纪,一条腿已经跨进棺材板了,不惧死的。”裘大人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老泪立马就下来了。

“大人一心为民的,自然要活到百岁才好,那些罔顾人命的混蛋才该进棺材。”常小九上前道。

濮元聿的人到底是跟着他到处行军打仗的,临时决定出发,也并没有显得手忙脚乱,很快的就收拾好,随时等着一声令下出发了。

常小九对着裘大人抱拳说声告辞,就上了马车,濮元聿骑在马上,一挥手,队伍就动了起来。

不管是车厢内的常小九,还是马背上的濮元聿,心里都知道,这返京之路肯定是艰险的……

喜欢常九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