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把大蒜放屁眼里 跟同事两口子合租房子好吗

  • A+
所属分类:牡蛎

“而从程序转变为意识,拥有肉体之后,他们费尽心思研究出来专门针对我的病毒,自然也就无效了。”

旱魃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以及林彬等人想知道的一切,缓缓道来。

“不过他们动手的速度比我想象中更快。”

“无奈之下,我只能赶来大渣星,如果要区墨兰星的话,已经来不及了。”她轻叹:“人族原本答应我的尸体,也没能到手。”

“好在,你这边,竟然藏着一具,而且比想象中更强。”

通过旱魃的讲述,林彬等人才知道,她到底遭遇了怎样的凶险。

诺大的天网总部,天网自己留下的诸多备份,竟然都凉了!甚至哪怕留下了一个‘分身’假死,本尊也依旧成了那副德行。

“他们···怎么办到的?”

孙婉有些惊愕,她本身就是一个‘技术宅’,所以对相关的技术更为了解,但也正因为了解,才感到难以置信。

其实她一直在外面守门呢,所以他们此刻出来,孙婉自然也就看见了。

那句话怎么好的来着?

这事儿,在你们外行人看来,的确是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在我们业内人士看来···这简直就是特娘的不可思议!

现在的孙婉就有这种感觉。

难以想象,难以置信。

“按理说,以你加密算法和能力,应该可以抹除一切‘尾巴’才对,你的那些备份,应该也是无人可知的吧?”

“他们怎么会查到?”

“普通备份,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蛛丝马迹。”旱魃,或者说天网未曾藏着掖着,一一道来。

“普通备份,如何启动?设定都是在我本体出现问题的情况下,才会按照顺序启动。”

“可是,如果不联网,又如何知晓我本体是否出了问题?”

“一旦联网,就势必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至于那些脱机的备份···”

她轻轻摇头:“因果律武器,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原来是因果律武器!”孙婉惊呼一声:“这么说的话,倒是一切都说得通了。”

“因果啊···”

林彬幽幽低语。

“等等。”苟坚强挠头,目光幽幽,有点懵逼:“如果是因果律武器的话,那么,他们应该能知道你本体的存在吧?”

“不,他们能知道我还没彻底死绝,但却不知道我本体还存在,因为对于一段‘程序’而言,严格来说,没有主次。”

苟坚强吐槽:“那不是一样吗?”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知道你还活着,那接下来是不是···”

这货没把话说完。

但是他很担心。

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要继续追杀她?或者说,是否连整个大渣星都要被牵连?不过,这话不太对劲。

人家就是因为帮了大渣星才落得这幅田地,如果赶人走,说不过去吧?

“的确有可能。”

旱魃当然能听懂苟坚强的意思,轻轻点头,皱眉道:“对于因果律武器,我所知的也不是太多。”

“而且我目前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情况,至少觉我所知,之前从来没有任何存在成功将程序转变为意识过。”

“经历这种转变之后,因果律武器还能察觉到我的存在吗?或者说,他们还能顺着因果找到我吗?”

“我也说不清楚,但还是有可能的。”

“不过你们也别太担心,我是天网,自然不可能没有任何准备,只要这次的操作成功,那么我接下来···”

“不用担心这一点。”林彬突如其来的开口,却是让大家都有些发懵。

见他们愣住,林彬笑道:“其实你应该察觉到了吧?你现在的身体,跟我们普通人族,有些不同。”

“···”

“哦?”

旱魃略有些茫然,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不由微微扭头:“哪里不一样?”

“的确就是人的身体啊?”

她甚至想来一句,不都是黄皮肤黑头发吗?而且还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两只耳朵一张嘴···

“其实,还真有些不一样。”

甘芷仔细观察后,道:“这具尸体不知道存在多久了,却栩栩如生,而且与我们最直观的区别是,金色的瞳孔。”

“据我所知,我们人族,没有金色瞳孔的存在。”

“金色瞳孔?”

旱魃一愣,随即走到一旁,可以反光的金属前,仔细观看,而后错愕。

“的确,我也没有人族出现金色瞳孔的资料···”

“难道我现在不是人?”

她慌了!

这跟自己想象中不一样啊!

“怎么说呢。”林彬解释道:“这具肉身在很久以前,是人,但后来不是了,变成了一具尸体。”

旱魃更懵了:“???”

满脑子都是问号。

这还要你说?

“我的意思是。”林彬强调:“在彻底变成一具不会动

女生把大蒜放屁眼里 跟同事两口子合租房子好吗

的尸体前,她是另外一种尸体。”

“僵尸。”

这两个字一出,大妖精、甘芷、苟坚强、孙婉四人,顿时一惊!

严格来说,种子计划时,很多东西都‘失传’了,尤其是关于这种民间传说、小说、话本,更是大多都没带。

毕竟时间紧急。

不过,通过少部分带来的传说故事,再加上当时那一辈人偶尔流传下来的话语,却还是有关于僵尸的信息。

天网更是猛然一顿,随即脱口而出:“僵尸,集天地怨气晦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不入轮回,被天地人三界摒弃在众生六道之外,浪荡无疑流离失所,在人世间以怨为利以血为食,用众生鲜血宣泄无尽孤寂。”

甘芷四人更懵了。

天网又道:“是我记忆中的这种僵尸吗?”

“是。”

林彬点头:“而且还是传说中的第一只僵尸,僵尸之祖,旱魃。”

“也正因如此所以我才说你不用再担心什么因果律武器,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没有任何因果能够‘束缚’僵尸。”

天网:“···,所以我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如果我没搞错的话,从本质来说,我仍然是一具尸体,难怪我依旧没有体温···”

“至少不是一个机器了。”林彬摊手,略有些无奈道:“没办法,情况紧急嘛。”

“而且,也不是没有好处。”

“最直观的好处就是,现在的你,已经无限接近于的目标了,甚至可以说是超额完成。”

“从血肉苦弱,到机械飞升,再到飞升、超脱。”

“以我们人类的角度来说,成仙就是飞升,而从实力的角度来说,旱魃的实力,可比普通的‘仙’,强出太多太多了。”

“况且强的还是肉身。”

“我估计,你一口下去,就是最强的虚空巨兽都得凉,而且是轻轻松松的凉,完事儿之后还得变成你的‘后代’。”

僵尸最强的本来就是肉身,哪怕是普通的黑僵,也是刀枪不入。

旱魃这个级别得多屌?

那可就说不好了。

林彬自己也不清楚,但这厮估摸着,最少也得是金仙的层次吧?指不定还有可能是大罗金仙层次。

至于难缠程度,怕是比普通大罗金仙还要更上一层楼。

这厮又强调:“毕竟你想要的其实是超强的个体战力,而并非一定要修仙,对吧?”

“···”

“这倒是没错。”

天网逐渐接受了这个现实:“其实从我目前的感知而言,似乎也没什么问题,能听到声音、看得出天空颜色、闻得到花香,也能感觉到心跳。”

“唯一不同的,似乎就是没有体温。”

“但体温我自己感受不到,不与其他人接触的话。”

“总之,算是完成我的目标了吧。”

“而且是一步到位,超额完成。”

“是吧?”林彬露出笑容,随即却是笑道:“对了,你咧个嘴看看?”

“···”

天网一愣,有些懵,但还是照做,裂开了嘴角,只是,在如今她这幅堪称绝美的脸庞之上,却显得有些呆萌。

“是这样吗?”

“嗯?”

“这尖牙···”

“果然是僵尸啊。”

她发现问题,闭上嘴,或者说不露齿的话,看上去倒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此刻,这尖牙却足以说明一切。

甘芷四人都是一个哆嗦。

林彬方才的一番话,给他们震的不轻!

僵尸就算了,还是僵尸之祖?

惹不起,绝对惹不起!

“来,你抬个头。”

林彬却是并不意外,反倒是全然不知道害怕两个字为何物似的,凑到天网近前,甚至还按照她的脑袋,让她仰头,而后仔细观察獠牙。

最让人意外的是,天网竟然无比配合,甚至还在此刻翻了个白眼,跟之前使用机器人身体的时候,近乎一模一样。

这一幕,让苟坚强等人三人面面相觑。

好家伙!

貌似也不怎么可怕啊?感觉跟之前那个‘傻白甜邻家小妹天网’没什么不同?

“咦?”

“没看到洞啊,我还以为这尖牙是跟蛇牙一样中空的,可以喷射毒液呢?”

“那什么,你现在对这具身体的操控怎么样?”

“能控制喷射毒液吗?”

这厮可没忘记需要她口中‘原始僵尸病毒’的事儿:“研究一下看看?这东西挺重要。”

“···”

天网白眼都翻到天上了:“事实上我没发现自己有什么喷射的能力,不过唾沫星子倒是有不少。”

“你想要的话我可以吐一些给你,顺便研究研究里面是否有毒液。”

林彬还没说话。

甘芷却是瞬间凑了过来,点头如小鸡啄米:“好的好的,麻烦了,我们先研究一下。”

天网一愣:“还真有用?”

“如果的确如我想象中一样的话。”甘芷深吸一口气:“有大用!”

甘芷早已经知道,所谓的上帝之花,其实就是僵尸病毒,那么问题来了,按照传说,僵尸也是分强弱,分‘辈分’的。

那么,眼前的生物···完全可以说就是旱魃。

旱魃的毒,在僵尸中,应该是数第一的吧?

那么,之前那些病毒所存在的‘上限’问题,是否就不会存在了?

她瞬间激动。

“那我吐哪儿?”

林彬:“···”

“那什么,我觉得我们分明在讨论一个非常重要、且学术价值极高的问题,为什么乍一听这么恶心呢?”

吐口水!

还吐哪儿?

完事儿了还要拿去化验、研究?

这这这···

然鹅!

甘芷却是面色凝重道:“稍等一下。”

随即,赶紧跑去乘坐电梯,到地下实验室找来容器,郑重的让天网开始。

“虽然我以前是机器人,或者说程序···”抱着容器,天网挠头:“但是仔细想想,这种事的话,还是听难为情的吧?”

她背过身去,吐了两口唾沫星子,封存好,才交给甘芷。

“你们先聊,我这边先忙了。”

甘芷毫不含糊,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直接一头扎进实验室中。

林彬这边笑着点头之后,看向天网:“怎么说呢,现在,我们是该称呼你为旱魃,还是天网?”

“···”

“我就不能换个其他名字吗?”

她缓缓摇头,脸上带着一丝憧憬:“天网达成了目标,旱魃被我夺舍···可以说,我已经获得新生。”

“叫个其他名字吧。”

“那你想叫什么?”大妖精带着一丝好奇。

“不如···”

“叫,额···想不出来。”

“王富贵怎么样?”林彬突然开口。

“!!!”

在场几人无一例外看向他,无力吐槽。

“你怎么不说叫林狗蛋?”苟坚强接了一句。

“都是人才!”孙婉幽幽叹息。

“唉,不对。”

天网突然挠头:“我不能改名字,还得叫天网!”

“为什么?”

“不然···他们不都真以为我死了吗?”她突然笑了,只是,笑容中带着些许冷意。

“也行啊,看你自己。”

林彬摸了摸下巴:“有没有兴趣测试一下你现在的实力?”

“你是说,我们打一场?”天网眸子微亮:“我很期待,我知道,你最近变得很强了!”

“打住!”

林彬当即摆手:“我是想让你熟悉一下自己现在的实力,或者说能力,不是想找死。”

“你才刚‘夺舍’成功,你能确定自己能够控制好轻重?”

“万一下手没轻没重的,我不是瞬间没了嘛?”

这厮表示自己不干!

跟天网打???

而且还是刚刚夺舍旱魃,之前是机器人的‘天网’?

怕不是嫌命长喔!

“也对。”

旱魃微微思量,道:“其实我的确不知道自己现在有什么能力,也不知道力量有多大,真不见得能控制好。”

“以前,我只需要操控数据就好。”

“用多大的力量,可以准确道微克。”

“但是肉身的话···”

她轻轻跺脚。

咚!!!

整个大渣星都是一震。

“快收了神通吧!”

林彬吓了一跳:“大渣星可经不起你折腾。”

“其实我没怎么用力。”天网强调,并表示委屈。

“我知道,但那是因为你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有多强,那什么,我已经给你选好熟悉自己实力的目标,或者说方式了。”

“怎么做?”

林彬嘴角一勾:“你应该还记得吧?外面可还飘着不少族群和势力的战争堡垒呢,等着之后跟我打?”

“之前我之所以这么安排,一是因为实力不足,想先稳住他们。”

“二则是我面临突破的边缘,所以需要一些对手。”

“但现在,实力方面,有你在,足够了。”

“而且是因果律武器都无法对你造成威胁的情况下,更不用怕。我呢,也已经顺利突破。”

“那么他们,就没必要了。”

“你把他们当工具人?”天网呀然:“这话要是被他们知道了,估计能气死。”

“或许,他们没这个机会。”

林彬轻笑道:“他们这些工具人,不是还有最后一项任务吗?让你熟悉自己现在的能力,或者说···实力。”

“卧榻之处其容他人安睡?之前是没办法,并且想用他们来突破,但现在嘛···”

“却是需要清扫一切了。”

“大渣星需要立足,万族通用强化液,也要让其他族群、势力,全都断了念想。”

“不然,拖着多多少少是个麻烦。”

天网也笑了,轻轻点头之余,道:“你们知道吗?其实我之前计算了很多种可能。”

“但是,却完全没有计算到如今这种情况。”

“不仅仅是旱魃这回事,还有,你的选择。”

“竟然把这么多种族、势力,全都当做工具人。”

“只能说,计算机、程序,可以算尽一切,但却算不透人心。”

“要不怎么说人心难测呢?”

林彬伸了伸懒腰:“走程序?还是直接干?”

“你就不用出手了吧?”

天网撇了这厮一眼,略带一些傲娇:“我认为,现在的我,可以横扫一切,他们不是我的对手。”

“···,那你最好猛一些。”

“告诉你个秘密。”天网略带挑衅的扬了扬眉:“其实我一直很猛。”

轰!

大渣星再度猛的一震!

天网却是瞬间从原地消失,只剩下一道流星划过的痕迹瞬间消失在视线尽头,甚至,在宇宙中浮现···

“嘶。”

大妖精咽了口唾沫:“你这是‘培养’出来一个怪物啊。”

“旱魃的肉身,天网的思维。”

“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最强肉身和最强大脑?”

“算是吧?”林彬也不太确定,道:“不过当二者结合之后,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或者说,会结出怎样的果实,我也不知道啊。”

“或许,稍后我们就会知道答案了吧?”苟坚强呲着牙,好嘛!他着几分钟内嘴唇就没闭合

女生把大蒜放屁眼里 跟同事两口子合租房子好吗

过!

一直呲牙。

甚至都快尿了。

嗯,不行,忍不住了。

这货不动声色,走到一株灵植旁,抬脚,嘘嘘。

“给它来点化肥,纯天然,无污染的那种。”

“这狗东西!”

林彬笑骂。

孙婉则是一脸严肃的摆弄着设备。

“你干嘛?”

“我们得看看战况啊,总要了解一下吧?”

“这么看有什么意思?”

林彬嘿嘿笑着:“我带你们看现场直播。”

“那还等什么?”大妖精满脸兴奋,眸子里满是喜色:“走着,快带老姑我体验一下肉身横渡宇宙的感觉。”

······

林彬带着人,自然没办人剑合一遁为剑光。

不过现在的他实力提升巨大,速度自然也是不慢。

不过,若是跟天网一比,却又直接被秒成了渣渣,什么都不是,当他带人感到的时候,天网已经引起各族注意!

“那是什么?”

“一个人类?漂浮在虚空中,她想干什么?”

陌生!

现在的检测设备和启发达?

哪怕是一个看似小的可怜的人类,在各族眼中,也是万分清晰,但这个人类却格外陌生。

所以,它们都凝神观望,但却没有主动开口去与她交流。

“该不会是来谈判的吧?”

“谈判?”

“大渣星有这个人吗?”

“之前没见过啊···”

但就在它们错愕、琢磨之余,天网开口了,声音穿透虚空,震动苍穹,就连附近的荒芜星辰和战斗堡垒都在颤动。

“走个流程吧。”

她开口,声音清脆,却有一种冰冷与霸气隐藏在其中:“我是天网,你们都听好了。”

“从今往后,战争坟场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万族通用强化液,更不是你们能够染指之物。”

“给你们一分钟时间,立刻离开。”

“否则,死!”

“计时,开始。”

远处,大妖精看着这一幕,啧啧称奇:“这就是所谓的走流程?”

“没毛病。”林彬摸着脑门儿:“霸气外露。”

苟坚强:“···”

而各族生物闻之,却是纷纷惊骇莫名。

“天网???”

“假的吧!”

“扫描结果···分明是血肉之躯啊?”

“是一个人类冒充天网的名头?”

“应该是了,毕竟天网跟大渣星和人族本来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墨兰星那边天网也是帮着人族出手,他们冒充天网的名头,说的过去。”

“但是···这是把我们当智障了嘛?”

它们短暂愣神之后,都怒了。

擦,这是把我们当蠢逼啊这!!!

你要冒充天网,好歹找个机器人来冒充好吧?直接弄个人类的血肉之躯,我们会分辨不出来吗?

就算我们分辨不出来,还特么有各种检测设备呢???

就离谱!

最关键的是,就算你真是天网又怎样?怎么着?以为我们全都怕你、不敢跟你对线还是怎么滴?

不过片刻间,最多十秒。

它们怒了!

“笑话!”

“还走流程?你算什么东西?”

“一个人类,也敢冒充天网,还把我们当蠢货?”

“滑稽!”

“真当我们好骗、好欺负么?”

一声声怒吼,通过设备传输而来:“该不会是你人族怕了吧?或者说,是林彬怕了?”

“但这是你自己定下的玩儿法,而且也是战争坟场独有的‘文化’,在这种情况下,你等还想出尔反尔,当真以为我等好欺么?”

“要嘛,交出与万族通用强化液有关的一切。”

“要嘛,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一切照旧!”

各族自然不愿意就此退去。

先不说在它们眼中,此刻的天网就是个冒牌货,就是真的天网在眼前也不愿意退缩啊!

都特么耗费多少时间与钱财了?

甚至其中有十几个族群、势力,还在墨兰星那边损失惨重。

且有三十余个族群都死了高手、或是死了外援。

最关键的是,这么多势力、族群,联合逼迫大渣星,结果到最后却什么都没得到,灰溜溜的跑了?

这特么一旦传出,我们的脸往哪儿放啊?!

天网?

天网是强,但你丫还能是无敌的不成?就更不用说是假天网了。

况且,它们之中的一些势力消息非常灵通,知道天网已经凉了,那就更不用怕!

毕竟那可是联盟高层出手,怎么可能会失手?换言之,大渣星连天网这个盟友都没了,眼前这个自称天网的女人,绝对是假货!

那还怕个锤子?

但,他们却不知,此刻可不是什么假天网,而是真的!

不仅如此!!!

这个天网,还是达成自己心中目标,已然‘飞升’、‘超脱’的终极版本。

听到各族话语,天网微微一愣。

像是没想到这些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中?!

她双目微凝:“有本事,你们就叫我滚。”

各族:“···???”

艹?!

还有这种要求?

“开投影!”

“投到虚空中,越大越好!”

好些个势力的首领当即下令,而后,一道道各族生物的投影浮现在虚空之中,大的吓人。

接着,这些投影好似商量好了似的,纷纷抬手,指向天网,并开口呵斥道:“你滚!”

天网嘴角一抽:“···”

孙婉倒吸一口凉气:“这么不给面子的嘛?”

苟坚强:“我似乎嗅到了腥风血雨。”

“好戏要开场了。”林彬嘴角微微勾起。

怕?

怕个求!!!

按照天网的了解,目前联盟最强的武器应该就是那几个顶尖族群的因果律武器,但僵尸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根本不沾因果···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怕的?

实力?

这···倒是有些期待了。

天网这个超级智能与旱魃的超强身躯结合之后,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林彬愈发期待。

也就是此刻。

有些许无语和面上无光的天网动了。

她没再废话,在虚空中猛然一跺脚···

咔咔咔咔咔!!!

伴随着如同玻璃破碎一般的声音响起,恐怖的一幕就此出现,那片虚空,竟然···裂开了!

在虚空中跺脚,竟然将空间都踩爆,空间裂缝蔓延出足足几百上千里之远!

而同时,天网的身影,也以超越光速的急速,朝那些战争堡垒而去!

速度太快。

哪怕是林彬的肉眼都有些难以跟上,只感觉光芒一闪,一座惊人的战争堡垒,便轰然炸裂!!!

在宇宙之中,化作一朵璀璨烟花!

只是一击而已!

甚至没任何生物看清她是如何出手,只是光芒一闪,一座战争堡垒,便直接炸裂了!

“我的妈呀!”

苟坚强呲牙咧嘴,直哆嗦:“怎,怎么办到的?”

“···”

林彬抹着冷汗:“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她只是一头撞过去而已。”

大妖精:“额···,一头,撞过去?!”

“对。”

“一头撞过去,对方的能量防护罩瞬间破碎,引以为傲的外装甲就跟纸糊的一样,直接被撞了个对穿,而巨大的动能直接导致整个战争堡垒都随之发生剧烈爆炸,甚至因为速度太快,战争堡垒内部都出现了空间裂缝。”

孙婉:“(ΩДΩ)?!”

其实,林彬也很懵,他的目光只是勉强能跟上天网此刻的‘操作’,只是,为什么是一头撞过去???

最吓人的是,一头撞过去,都这么猛?!

完事儿之后,天网,或者说旱魃的肉身还毫发无伤,没有半点问题?!

在几人震惊的关头,天网所化作的‘光’,却又猛然折返回来,以更快的速度朝另外一座战争堡垒而去。

“不好!!!”

“快!”

“防御!”

“不,防御不住,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但如果只是防御的话绝对不够,开火、开火!!”

“主炮!”

“近防炮!”

“所有拦截性武器,开火!!!”

“杀了她!!!”

诸多势力,上上下下所有生物看到这一幕,都懵逼了,被震惊到全身都在哆嗦,难以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一个人,速度竟然快到这种程度?

甚至能一脚踩爆空间,一瞬间打爆一座战争堡垒????

这尼玛怎么感觉比恒星级的虚空巨兽还要轻松的多?!

事实上,不仅仅是它们懵。

诸多骑墙派更懵。

衡虚等一众虚空巨兽之中的大佬,也是疯狂打起了摆子。

“这···”

“这还是人吗?”

衡虚哆嗦着低语:“我怎么感觉她一头撞过来,就算是我都得被装穿?!”

平心而论,搞定一座战争堡垒,衡虚还是有一定把握的,但也不会太过轻松,尤其是在对方有准备的情况下。

结果这自称天网的人类竟然???

衡虚等虚空巨兽尚且如此。

其他族群的生物,自然更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不好!!!”

迅鬼一族的战争堡垒之内,诸多高层看清天网的冲击方向之后,顿时面色惨变,一个个惊叫出声。

“她朝我们过来了!”

“快,快开炮!”

“用尽一切手段,一定要将她拦下来。”

“该死,速度太快了,拦不住!”

“灭世武器,用灭世武器!!!”

“杀了她!!!”

迅鬼一族的族人都懵了。

他们对自己的速度引以为傲,最快的,甚至能逼近光速,这绝对是种族天赋,是其他族群望而却步的恐怖速度。

可是现在,他们的自信却是被彻底积击溃,甚至还被人族踩在脚下疯狂碾压,完事儿还特么吐了两口口水。

这是什么样的速度啊?!

超越光速,甚至···影响了一些东西???

怎么可能会有生物达到这种速度?

但是,他们来不及去分析,更来不及多想,此时此刻,不想死,只有孤注一掷。

动用灭世武器!

撕拉!!!

一颗实体炮弹瞬间朝着天网袭击而去。

在能量的裹挟之下,速度很快,也达到了光速,且它还能跳跃空间,并不断计算、修正航线。

所以,最终,还是准确与天网碰撞在一起。

轰!!!

恐怖的爆炸席卷大片星空,最近的一颗星球瞬间炸裂,化作漫天尘埃,甚至就连相隔很远距离的几颗行星也受到影响,被震的离开了其原本轨迹,更有大片岩石、泥土等剥落···

“成功命中!”

迅鬼族战争堡垒的主控室内,诸多高层见状总算长出一口气,放松下来:“成了!”

“再强,也终究只是生物。”

“我们的灭世武器,就是虚空巨兽都未必接得住!”

“热武器不相信碳基生物,除非不够热!”

它们逐渐放松,毕竟···什么样的生物才能硬下着灭世武器的正面爆发?而且还是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之下!!!

然鹅!!!

这份轻松,还没维持到一秒。

“不好!”

检测员惊呼一声:“见鬼,怎么会这样?!”

“发生了什么?”

这一声近乎引起其他人注意,赶紧扭头看去,结果却发现,天网还活着!!!不但还活着,其速度,还没有任何衰减,方向,也不曾有任何变化。

甚至,最为恐怖的是,天网没有受到任何伤势!

全身上下,皮肤都无比完好,甚至连她的衣角都与刚才一般无二,没有任何损伤,乃至于连脏都没脏哪怕丁点!!!

甚至它们毫不怀疑,特娘的这个自称天网的女人连头发都没掉一根···

“这不可能!!!”

战争堡垒之中的迅鬼一族上上下下所有族人彻底懵了。

这他妈怎么可能啊这?!!!

观战的其他势力、骑墙派,此刻也是目瞪口呆、毛骨悚然,全身都打起了摆子。

方才,迅鬼族动用灭世武器的时候,大家都吓了一跳!

狗日的,灭世武器啊!

迅鬼一族疯了???

但现在!!!

他们才发现,是他妈自己疯了,不,是这个世界疯了!

“这···这不科学!”

它们难以置信,错愕无比。

怎么会这样啊???

灭世武器,什么是灭世武器?

最弱的灭世武器,都能轻松灭绝一个星球亿万万生物!稍微强一些的,则是能连带星球和生物一同抹除!

更强的?

一颗灭世武器下去,一个行星系都得遭受灭顶之灾!

而且灭世武器可不仅仅只是针对‘碳基生物’或是血肉生物,就连元素生物之类的存在,也会被死死针对。

上限?

理论上来说,没有上限!

不然怎么敢以灭世为名???

也就是虚空巨兽中有些个体太强,灭世武器可能无法一击奏效,但绝对也会对其造成很大的威胁就时候了。

可是现在,我们看到了什么?

一个女人,正面抗住了迅鬼族的灭世武器,毫发无伤???

这尼玛???

“这科学吗?”

有一个生物哆嗦着喃呢,但此刻,却没有谁能够回答。

接着,这片星空下,所有生物都在目瞪口呆之中,眼睁睁看着天网的速度越来越快,硬抗灭世武器、冲破迅鬼族战争堡垒的一切封锁、防御···

不,不是冲破。

而是根本不能对其造成任何影响。

就是这样飞过去、撞过去。

轰!!!

又是一颗绚烂而美丽的烟花在星空中炸开,无比璀璨。

“我···我的妈呀。”

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声,所有生物都懵了。

又来了?这才多长时间?

不到半分钟而已,两座战争堡垒,就这样被一个人类女子,轻松摧毁?!

随即,那道光瞬间调转方向。

“不好!!!”

“这他妈是个怪物!”

“开火,快,全部锁定,开火!!!”

“灭世武器,全都给我上,一起发射!”

“大家一起!”

各族、诸多实力都傻了、懵了、吓到了,随即,便是尽皆疯狂,这尼玛不科学!

但是···

你得死!

怀着这种心态,他们疯狂开火,不单单只是战争堡垒而已,大量母舰、战舰、飞船也是纷纷开火。

漫天攻击,遮天蔽日!

能量武器、实体导弹、震荡波、生化武器···

数之不尽,四面八方都有无数攻击绝杀而来,简直就像是无尽海水倾斜而下,瞬间从四面八方将天网淹没在其中。

然而···

无用!!!

所有任务都通过监测设备,眼睁睁发现,天网强无敌!

在无数能量攻击之下毫发无伤,连速度都不曾停歇半点!

生化武器?实体炮弹?爆炸?

在那片足以撕裂恒星级虚空巨兽的攻击海洋中,天网竟然游刃有余,宛若在洗澡!

甚至,这恐怖的攻击,还引动了当初那场大战中遗留下来的各种虚空诡雷等灭世武器,攻势越发恐怖!

但···

天网依旧毫发无伤。

流光闪烁,所过之处,一切都碎之湮灭,无数武器根本无法伤她分毫,而她哪怕只是简简单单一头撞过去,便能毁灭一座战争堡垒!

如穿针引线!

但,针线所过之处,却是接连有‘烟花绽放’。

喜欢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