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坐上去自己摇 用我的手指头搅乱吧

  • A+
所属分类:牡蛎

随着大楼警报响起,警报声很快蔓延大半个城区。

不过这显然没有意义。

在有心的放纵下,目标轻而易举的离开。

两辆飞行车一前一后的飞过长街,在穿过一栋栋高楼大厦后,终于来到一处相对偏僻的大楼型工厂中。

飞入大楼后,两辆车已变形成声波与爵士,卡莉从爵士体内走出。

“非常感谢你,我的兄弟,竟然冒死来救我,不可思议的是,你们竟然还成功了。”爵士拥抱了一下声波。

曾经的背景仇敌,如今俨然已成了一家人。

“的确不可思议……本来不应该现在动手。”声波依然用他特有的声音道:“但是出于某种未知原因,我们冲动了。”

“冲动可不是你的特性。”爵士回答。

“这很奇怪。”声波道。

“可惜迷乱死了。”卡莉伤感道。

声波安慰她:“我们是战士,战死就是我们的命运。”

“我知道。”卡莉抽了一下鼻子:“可我还是很伤心……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三人说着已进入大楼内。

这一间无人工厂,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动化设计,而且绝大多数都是能量装置。好在还有几个工人,但实力弱,根本没能力发现他们。

他们一路走来,来到一个酒吧内。

此时这里空空荡荡。

因为人少的缘故,这种内部酒吧一般都没什么人。

爵士已道:“这次就你们几个过来?擎天柱呢?”

卡莉回答:“他正在和钢铁之神布兰尼克进行一项重要研究,暂时无法过来。”

于是爵士叹了口气:“他变了。如果是以前,他会不顾一切的先救我。”

卡莉抓住爵士的大手:“别怪他,他要为变形金刚整个种族的生存而考虑。”

“不,我能理解,那才是一个像样的领袖该做的事。但是这里……”爵士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还是会痛。”

于是卡莉摸了摸他的金属面庞:“是的,我明白。有许多事或许是正确的,但却是让人难以接受的。”

爵士正要再说什么,忽然外面传来脚步声。

“有人来了。”卡莉道。

声波和爵士同时变形。

一个变形成饮料机,一个变形成游戏机。

进入战境次元后,大家的实力也都有增长,象这种变化都是小儿科。

卡莉则来到酒吧后面,自己拿起一瓶酒,开始自斟自饮。

一名戴眼镜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斯斯文文,看起来有些文弱,不象是这里的值班工人。

年轻人看到卡莉,笑道:“我不知道这里还有女士。我好像之前没见过你,你也是在这儿上班?”

卡莉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嗯了一声。

她表现出不想说话的意愿,但是对方却显然有些不识趣。

年轻人来到卡莉身边,拿起酒杯给自己也倒上:“工作很无聊,对吗?”

“嗯。”

“我是负责基础设备运行的,没故障的时候,什么都不用干。而大部分时候,它们并不出故障。每天你就待在那狭小的二百平米的房间里,看着屏幕,无所事事。其实真要有故障,也有修理机器人,也不真正需要我们……我们之所以会上班,不是因为被需要,而是因为人是不可以无所事事的……而除了法则与科研,现在的人类几乎找不到不会被机器替代的东西,甚至连艺术都能被替代。我最近看了本小说,是机器写的……写得还不错。”

他喋喋不休的说着,卡莉只是默默的喝酒,祈祷着这聒噪男人赶快走开。

宝宝坐上去自己摇 用我的手指头搅乱吧

惜对方很明显不识趣,又继续聒噪了一会儿工作的无聊,上班的苦闷,一个人的寂寞,以及对未来的莫名的灰心丧气。

“科技越繁华,生活越富足,内心反而就越空虚。”年轻人道:“知道吗?在很久以前的时代,物资不那么充沛的时候,一点小小的收获就能让我们满足。那个时候,在酒吧里喝酒和美女聊天是娱乐。而现在,面对免费的美酒,你却提不起任何兴致。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换个法子挥霍时间。”

卡莉白了他一眼。

这个男人好烦。

年轻人继续道:“越到高处,就越空虚,越无聊。明明是超级文明,人们的心灵却如此沮丧。如果没有战争,没有对手,你甚至找不到未来的方向。唔,从这方面考虑,也许我反而能理解,我们的文明为什么一定要和诸神,和古圣,和选民,和其他所有文明战争了。”

他举起酒杯:“因为唯有战争,才能证明我们存在的意义,唯有死亡,才能证明我们还活着。”

“那如果赢了呢?”卡莉忍不住问,一开始觉得他有些烦,不知不觉,到是有些听进去了。

宝宝坐上去自己摇 用我的手指头搅乱吧

年轻人撇了撇嘴:“赢了?输了是灭亡,赢了就是进一步的空虚,然后继续寻找对手,寻找存在的意义,直到某天,你纵横次元,再找不到一个像样的对手,生活变成了负担,生命无所追求,唯有那不可企及的超脱,成为唯一的追求,然后……”

“然后就会象飞升者文明那样,选择集体飞升,次元成神。”卡莉喃喃道:“所以星光文明无论输还是赢,最终走向都是灭亡吗?”

“消亡是万物的终点。”年轻人回答。

他放下酒杯,来到饮料机前,开始取饮料。

不过怎么取都取不出来。

年轻人挠挠头皮:“真奇怪,为什么拿不出来?”

你当然拿不出来,声波可没在肚子里装一大堆的饮料,那些都是假的。卡莉想。

年轻人取不出饮料,看起来有些生气,对着机器踢了几脚:“破机器。”

然后他对着卡莉一笑:“总有一些不遂人意的地方。”

“希望那能让你找到存在的意义。”卡莉回答。

真有趣,自己好像对这年轻人有了点莫名的好感。

年轻人已来到游戏机前,他尝试打游戏。

毫无疑问,游戏也没法玩。

于是年轻人笑了起来:“我好像有活儿要干了?毕竟我可是个修理工呢。”

他说着往屁股兜里摸了几下,竟然被他摸出个大号扳手来。

然后他绕到机器的背后,看样子是要拆机器了。

就在他绕过去的时候,游戏机屏幕亮起一排字迹:“快阻止他,他在拆我的屁股!”

喜欢罪恶战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