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多(限) 尚扇弱水 洞里的珠子一颗一颗被扯出

  • A+
所属分类:牡蛎

“团藏大人,你找我有什么是吗?”

在木叶的这片森林之中,油女志微脸色有些难看的盯着眼前的团藏。

油女一族在木叶虽然算不上是什么大家族,但是也绝对算是一个有名有姓并且具备不俗实力的家族了。

因此油女志微能接触到的消息也很多,他自然非常清楚站在他眼前的这个该死老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这个家伙是木叶最神秘的一个组织,根部的负责人。

而且这个家伙所做的事情也可以用恶劣来形容,他不知道对多少被怀疑过的自己人动手,而且这里面还有不少人是无辜的啊。

除此之外,这个家伙居然还暗杀过火影,这已经超出了油女志微的想象了。

即便这个玩意是流言,但是他更加愿意想象做这一切都是真的,因为团藏这个家伙还真可能做出这些事情。

最重要的是,团藏这个家伙已经不止一次在油女一族要人了,油女志微对此真是敢怒不敢言。

这一次团藏又找到了他,哪怕还没有说些什么,但是他已经猜到了团藏这个家伙的想法,这让他内心真的无比的愤恨。

“我来找你其实目的很明确。”

团藏看得出油女志微对自己的不满,但是他根本不在意,木叶厌恶他的人多了,但是他们根本不也敢反抗自己,这就足够了。

“根部已经之扩编,这件事算不上什么秘密,毕竟暗部那边都在这样做。

所以我需要更多的人来让根部变得更强,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木叶。

鉴于我们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的考虑考虑,这是一个对所有人都利好的事情。”

良好的合作关系?

对所有人都是利好的?

油女志微听到这句话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个家伙到底已经无耻到了什么地步了。

他压根就不觉得他和团藏这个该死的家伙之间,到底有什么良好的合作关系。

从来都是团藏用着手中的权力对他进行压迫,逼迫着他不得不做出某些选择。

油女龙马就是这样离开了家族去到了团藏手里,这件事还曾让油女志微内心气闷了很长的时间。

现在这位家族的天才根本就在回家,和家里面也基本没有了任何的往来,是死是活也没有一个定论。

这是何等的让人感觉到痛心疾首的一件事,而这件事也让油女志微牢牢的记住了团藏这个家伙。

“抱歉,团藏大人,现在家族内并没有那么多可用的人才。”

油女志微虽然内心恨透了团藏,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对抗团藏这个家伙了。

因此他只能控制着情绪,耐着性子和团藏就交涉,他是真的不愿意再把任何的人交给团藏,这是对家族负责更是对他自己负责!

“没有吗?”团藏听到这句话,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油女志微,我希望你能认真的考虑清楚,我不是在询问你的意见,我只是在告诉这件事而已。”

“可是.....”油女志微微微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团藏根本没有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

只见团藏转过身去一边向前走着一边缓缓的说道,那冰冷的声音直接穿过了油女志微的耳朵,直刺他的内心。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你只有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时间到了你没有给我一个合理的回答.....”

说道这里,团藏稍微顿了一下,他微微回过头目光淡然的看着油女志微,他这才缓缓开口说道。

“那么我会采取一些行动,到时候你后果自负。”

说完这里,他直接转身离开了原地,也就在这一刻,数名身着黑衣带着面具的忍者悄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他们一起默默看了油女志微一眼,然后才跟随着团藏的脚步一起离开了原地。

油女志微脸色显得有些苍白,这已经是赤裸裸的威胁了,而且这还是他无法承担的威胁。

他内心真是充满了愤恨,但是却也丝毫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他所面对的是一个根本没有同村情谊的恶棍。

尤其是这个恶棍还是木叶的高层,手里掌握着难以想象的力量。

他可以反抗,但是反抗的代价真的难以想象,尤其是这个他知道这个家伙身后很有可能是火影啊!

“哎。”

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油女志微默默的离开了这里,他是真的恨团藏,但是他也是真的无能为力。

根部虽然神秘,在在如何的神秘也绝对脱离不了火影的掌控,这是铁一般的事实无法被更改。

他现在内心已经把猿飞日斩也给恨上了,如果没有猿飞日斩的默许,怎么可能有志村团藏如今的肆无忌惮呢?

何况志村团藏这个该死的家伙之前都已经被解职了,但是现在他又回来了,如果不是猿飞日斩这个家伙怎么可能回来呢?

现在木叶已经肆无忌惮的把手伸进家族,这已经算是打破了忍界的潜规则了。

可惜他没有办法,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火影在那里,猿飞日斩在那里!

但凡他有得选择,他也绝对不会做出如此。

“恐怕,不只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吧,木叶啊......”

独自生着闷气的油女志微默默的走进了木叶中心,他现在内心真的一片凄凉,在凄凉的同时他也开始无奈的思考人选了。

走着走着,他发现今天的木叶似乎和平日不太一样,无论是平民还是忍者,他们手里都拿着一大张纸在那里看着。

而且那样的投入,还真让油女志微有些感觉到莫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先了解一下情况吧?”

油女志微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他宁愿找些别的事情来做,以便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也不想一直想着那个该死的团藏,以及那无比糟心的人员选择,因为无论他选谁,那个族人的命运基本都注定了。

“报纸,这是什么东西?”

当油女志微

小城故事多(限) 尚扇弱水 洞里的珠子一颗一颗被扯出

通过虫子得到了一定的情报之后,他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诡异。

因为他发现好像只是一个早上的时间,木叶就多出了一个很莫名的玩意。

而且这玩意似乎非常的有意思,它似乎在里面记载了非常非常多有意思并且有价值的信息。

这些信息也引得所有木叶的居民都在竞相购买和阅读,这是这里面到底记载了些什么东西呢?

想到这里,油女志微干脆自己也买了一份,这会儿他才发现所谓的报纸到底是什么玩意。

“这.....算不算是另类的公告?”

看着那用粗壮的黑色字体,油女志微挑了挑眉头,只是当他翻开第一页的正式内容时,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大蛇丸?

还是暗部特别提供的信息?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

不怪他现在发懵,大蛇丸的事情真的是能拿出来乱说的吗?

作为家族族长他自然知道大蛇丸背后牵扯的东西非常的多啊,这种事情作为木叶的机密,并且还是偏向于黑暗的东西。

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拿出来瞎搞,也无论如何也不能乱来的啊。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

油女志微内心沉吟了片刻,他立刻开始快速的阅读起整篇文章。

他的阅读速度非常的快,到底是一个强大的忍者,常年任务培养了他优秀的阅读能力和思维能力。

他没有花多少时间就彻底把正片文章给看完了,而看完之后他脑子里面则一直在闪烁着一个念头。

那就是木叶上面,不会是真的发疯了吧?

这篇文章虽然通篇在说大蛇丸的事情,而且这题报道也还算是比较客观。

但是这篇文章可是隐晦的说了,大蛇丸的身后有人!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有人在那猿飞日斩他们说是,这是在攻击猿飞日斩他们,而且他还看得出,猿飞日斩绝对不敢轻易去取缔这份报道。

不仅仅是暗部给这篇报道在站台,更是暗部之后有着那位最年轻的四代火影,一旦撕破脸皮那可就是木叶灾难了啊。

不过油女志微现在也看得出来,木叶内部是真的斗的非常的厉害,除了强度之高,花样也是百出。

之前四代火影所代表的暗部和三代火影在村子内,就大蛇丸的事情责任到底归谁抄的那儿叫一个不可开交。

后来事情缓和了,也让大家都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结果没想到暗部居然再一次发力,整出了这样一个方法来针对猿飞日斩他们。

“还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油女志微摇了摇头,他打算继续往下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其他内容的时候,他整个人忽然顿住了。

暗部,四代火影,对抗三代火影?

这一系列的想法忽然出现在了油女志微的脑海之中,而且这些想法仿佛一个种子一般疯狂的在他的脑海中生根发芽。

油女一族长期以来走的都是中立的路线,说好听一些叫做他们绝对不会轻易站队,保持着中立和客观的原则。

说难听一些就是,他们并没有多少属于自己的原则,他们只会去帮助胜利者的那一方。

这样的做法严格来说没有什么不对,因为每一个家族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

奈良、秋道还有山中,他们何尝不是这样呢?

说着绝对不参与任何一方的争斗,但实际上他们比油女一族做的更加的过分,因为他们两头都会去派遣人员。

等到最终谁胜利了,他们就可以用一个冠冕堂皇的口号——提前适应工作需要,来帮助最终的能力者过渡一切。

油女志微不限选边,更新不希望站队,因为他很清楚他们家族的实力到底如何。

哪怕站队成功可以得到难以想象的回报,可是这样的做法,也同样代表着一招不慎就要满盘皆输的啊。

油女一族不是什么大家族,也没有那么高的威信,他们真的不愿意这样选择。

不过现在,油女志微觉得自己必须要好好考虑考虑了。

“三代火影大人放纵团藏,这给我们这些家族带来了难以想象的打击。

尤其是他已经不管不顾的打破了忍界的规则,强行把手伸进了忍者家族内部。

再这样下去,谁也不知道也不敢保证,到底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

油女志微低着头假装在看报纸,但是内心却已经思索了一大堆的东西。

作为家族的族长,他虽然不能更深层次的看到他手中的东西,到底会对忍界产生什么一个什么影响。

但是他却能看到这玩意在村子内会变成什么样,不过这也足够了,因为他可以根据这些内容做出对家族有益的选项!

就比如......

“看来,这一次我也要选择站队了,哪怕风险很大,也必须要制止这一切!”

油女志微内心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尤其坐以待毙看着优秀的族人不断的被带走,不断的进入根本找不到人的地方。

最终让他们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并且还要无时无刻遭受到迫害,整日都不得安宁!

想到这里,油女志微狠狠咬了咬牙,他已经下定决心了。

相较于猿飞日斩现在如此无情的处理方式,他为什么不像自己曾经的队友波风水门靠拢呢?

而且波风水门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跟随他绝对好过于跟随猿飞日斩,哪怕现在猿飞日斩依旧掌握着火影的大权!

但是那又如何,法理上现在是波风水门的天下,猿飞日斩也不过是一个代理火影而已!

“这是你们逼我的,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了!”

在这一刻,油女志微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了,他直接转过身朝着一个家族的方向走去。

他必须要好好想想,好好想想一些对策。

哪怕他有了决定,有些事情也必须要认真想清楚后在行动,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已经选择战队波风水门了!

不只是他,很多遭受到了团藏迫害的小家族,在他们满心悲怆的拿起报纸之后,他们就有了一个想法。

与其被这样无休止的压迫,并且还不敢声张猿飞日斩他们越界,还不如拼一把。

暗部就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至少这个选择可以给他们带来庇护!

......

“部长大人,结果已经出来了。”

中午时分,在夏彦的办公室内,穹和莲华带着第一份的报告跑了过来。

她们两人现在看起来都非常的兴奋,她们这样的表情哪怕夏彦没有看报告也猜得到,恐怕这一次的收益应该不会差。

当然,夏彦也从来没想过这一次的效果会有多差。

到底报纸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没有出来过,夏彦把他弄出来真有那么一点点的降维打击的感觉。

尤其是前世的他身处在一个信息大爆炸的环境,他就算不是学新闻采编这个专业,但是也大概率知道如何抓住别人的眼球。

这一次的报纸整篇基本都是按照他的思维逻辑来设计的,而他的想法也非常的简单,那就是要足够的抓住读者的眼球。

大蛇丸这种家伙,够引起人的兴趣了吧?

暗部忍者的自白,这能让原本就对暗部好奇的人有兴趣了吧?

第一手外界的消息,这能满足人的对比心态和探索心态了吧?

除此之外,他也暗暗的加入了宣传暗部,打击对手的私活在里面,同时还引导人们去想‘就是暗部做得好,大家才生活的那么安宁’。

可以说,夏彦已经把他能想到的都加进去了。

不过他也还算有节操,至少没有搞什么震惊体,然后第二天可以去某网站上班的标题来博人眼球。

可即便如此,这些信息的覆盖也差不多算是方方面面,夏彦真不觉得这些东西会不引起别人的兴趣。

“看你们的样子,结果应该不算差。”夏彦微微笑了笑,随后他才开口询问道:“具体数值有吗,让我也惊喜一下。”

“我们一共印了五万份,而仅仅一个早上,已经卖掉了两万份了!”穹脸上充满了笑意,这一刻她真的非常的骄傲。

“而且现在还不是高峰期,可以预见到了中午和下午销量或许会更高。”莲华还算保持着冷静,但是看得出她现在也很激动。

听到她们两人汇报的数值,夏彦默默计算了一下也不由得点了点头。

木叶的常驻人口是十五万左右,五万份的份额看起来似乎有些保守,但是夏彦也要考虑到这里面有小孩和老人的问题。

除此之外也必须要考虑执行任务不在村子内,还有长期驻守在边境的那些忍者的问题。

当然,也要考虑到那些不识字的人的存在。

木叶识字率很高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是在高也有那种不认字的不是吗?

同时他也必须提防猿飞日斩那边的人杜绝购买他的报纸,还有就是一人购买多人一起观看这种事情。

因此印个五万份单独在木叶销售,其实也算是一个很合理的区间了。

而这五万份的份额,仅仅一个早上就卖掉了两万分,尤其是早上还算不上什么高峰期。

每个人都着急着去开工、上班,而有些刚下班或者刚执行完任务的人。

他们一个个正赶着回家休息,自然不可能购买报纸来阅读。

但是当这些人中午休息了或者是休息够了,在了解到报纸的存在后,他们恐怕又是一群强大的购买力。

想到这里,夏彦不由得表情变得更加的满意了起来。

文化输出、舆论控制需要的就是有足够的传播度,而对于报纸来说传播度的一个重要体现就是它被购买的力度。

被越多的散户购买,就有越大的概率把夏彦想要传播出去的东西落户在各色人的身上。

不过夏彦也还算是比较冷静的,现在只是一个木叶而已,哪怕成绩值得骄傲但是也要到此为止了。

“很不错,接着努力。”

夏彦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他才脸色微微变得严肃了起来。

“不过这还不够,我希望的是,忍界日报能真的如他的名字一样,蔓延到整个忍界而去。

现在我们的成绩是不错,但也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我们未来的挑战可是很大的。”

“是,部长大人!”穹和莲华立刻收敛了自己的心情,她们异口同声的说道。

“现在在木叶表现还不错,那么接下来就逐步的朝着火之国内拓展吧。”

夏彦思索了一下,才继续说道。

“注意,一定要保持内容的质量,宁可少一点但也不要滥竽充数,毕竟三代目他们可是在看着我们。

我可不希望变成他们的嫁衣,那么这会显得我们过于失败。

除此之外,就是成本的问题,我们的预算应该还够,但是也不是这样浪费的。

承接广告的事情也需要跟进,价格方面到时候我们可以慢慢谈,知道了吗?”

“是,部长大人。”

看着穹和莲华这认真的模样,夏彦不由得再一次笑着点了点头。

虽然他内心想法并不算多,但是看着漂亮的人围着自己工作,那种秀色可餐的感觉也确实比一群大男人围着他转要好。

夏彦不是一个喜欢‘强人锁男’的人,作为一个直男他还是比较喜欢异性相吸的感觉。

虽然直肠的温度也不差,但是夏彦可不打算去体验。

至于这两个女孩,夏彦觉得还是顺其自然吧,说不定以后就会有一个明确的结果了呢。

“好了,这个话题暂时到这里。”

夏彦抬起头看着这两个女孩,随后他思索了一下幽幽的开口。

“其他人出去,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伴随着他话音的落下,瞬间办公室内出现了一些声响,只是很快这些声响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夏彦这样的动作立刻让两个女孩变得更加的严肃,清空保护的暗部单独见他们,很显然这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啊。

“我知道你们有疑惑,不过在我说之前你们必须要保证一些事情。”

夏彦平静的看着两人,他的口吻也变得更加的严厉了起来,这样的一幕是穹和莲华都没有见过的。

“接下来我要给你们的东西,你们必须要保证不能透露给任何一个人听。

如果我发现了你没有没有做到,那么我可以保证,有些事情我能做的比团藏更过分。

我不喜欢用武力胁迫人,尤其是跟我亲近的人,但是这一次我发现的东西,实在太重要了。

你们能做到吗,我能相信你们吗?”

.......

午间十分,油女志微悄然朝着火影岩的方向走去。

他的目标很明确,他要去的就是暗部的总部!

暗部作为木叶最可怕的力量之一,它本身是具备很强的保密性的,哪怕是日向一族的白眼都不见得能找得到。

但是奈何,木叶还是有着很多厉害的家族,他们可以用各种方式来锁定暗部的位置到底在哪里。

就比如靠着气味来索敌的犬冢一族,就比如可以用微小的虫子来寻找敌人的油女一族!

油女志微其实并不想这样去做,因为这样做的后果和可能会被暗部给敌视。

但是早上想清楚,他回到家里和家族的其他人商量后,他得到的结果就是他现在还必须要低调才行。

团藏他们惹不起,尤其是被猿飞日斩庇护着的团藏,他们真的有些无可奈何。

原著中团藏能高傲的直接当着油女志微的面,索要油女志乃进入根部就可见一斑了。

在猿飞日斩的庇护下,团藏真的是将肆无忌惮发挥到了极致。

如果不是油女取根主动选择带土志乃,承接自己父亲油女志黑的轨迹,恐怕未来的十二小强真没有志乃什么事了。

现在的志乃才一两岁,自然不可能遭遇这样的事情,但是团藏的肆无忌惮却依旧达到了一个新的巅峰。

重掌根部,并且还是得到了巨大扩编的根部,这对他来说等于是一夜暴富。

这个家伙根本不可能控制得住自己的欲望,而他恐怕也不会去控制自己的欲望。

面对这样的人,油女志微必须要小心翼翼才行,哪怕他也非常担心因此得罪了暗部,最终结果是两头不讨好。

但是正面去打了团藏,乃至于是猿飞日斩一巴掌,那么他的下场哪怕有暗部的庇护,也不见得能好得到那里去。

“就是这里了,接下来我要悄无声息的混进去才行。”

来到那一条熙熙攘攘的街道,油女志微知道再向前跨入一步,就彻底的进入到了暗部的地界。

而一旦潜行进去,他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不过他还是咬了咬牙,随后他干净利落的向前潜行而去,只是当他正式进入到这片区域后,他立刻感觉到了危险!

“秘术·虫壁术!”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他立刻动用了体内的虫子快速构建起了一道屏障,也就在这一刻,一个橘色的火球撞向了他的身边。

霎时间无数的虫子甚至来不及惨叫就化作了灰烬,一缕缕青烟在他的四周散发开来。

他身前的这道黑色的完全用虫子构建的屏障,直接被烧出了一个真空!

“这是.....灼遁?”

油女志微到底是参加过战争的人,三战时他就是在河之国战场对抗砂隐村的袭扰,因此他还真的见过灼遁。

只是砂隐的那位灼遁使用者,已经死在了雾隐村内,而且那位使用者也没有孩子,可以说这个血脉差不多是断了。

然而他没想到,在木叶的暗部之内居然也有使用灼遁的人!

“虫遁?你是油女一族的人?”就在油女志微思索时,一个女性的声音传入到了他的耳中。

“是的。”油女志微苦笑的摇了摇头:“我是油女一族的。”

“为什么这样做,你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这个女性的声音越来越近,而且伴随着她的声音,在油女志微的身边也出现了好几个暗部的身影。

油女志微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当族长当久了,自己的潜行技术变差了,这才刚刚进来就已经被抓了个现行了。

“我知道。”油女志微脸色无比的难看的摇了摇头:“只是,我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

“这样吗?”女性暗部已经来到了油女志微的身前,忽然她好像愣了一下:“你是.....你来见部长的?”

“是的。”油女志微看着她的表现,顿时就知道自己已经被认出来了,这让他更加的苦恼:“抱歉,这真的很重要。”

“我明白了,放心好了,这个地方不可能有其他人存在,你也不用做出这样的表情。”

“是....是这样吗?”

“族长阁下,要知道这里可是暗部。”

.......

部长办公室内,夏彦看着依旧紧闭着双眼的穹和莲华,感受着她们体内那不断变化的气息,他不由得总算松了口气。

把查克拉果实交给她们使用,这是一件非常非常冒险的事情。

首先自然是怕暴露,虽然夏彦找了一个自己是意外找到的东西,但是这个结果可真经不起推敲。

虽然夏彦不怕遇到太大的麻烦,至少天上那些大筒木没有下来,地下那些死人没有爬起来前,他还可以在人世间称雄。

但鬼知道自己的事情曝光后,他会引起多大的麻烦呢!

其次就是果实的效果到底如何,这一点夏彦自己也不太清楚。

因为这些果实都是他自己孕育,并且都是他自己在使用,给予其他人能不能有效果,效果如何。

如果没有效果,并且出现了负面效果该怎么办,这些都是夏彦必须要想清楚的。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找一个死囚,然后用他们来做实验,但是孕育一个果实的成本又太高,夏彦真不想浪费那些时间。

小城故事多(限) 尚扇弱水 洞里的珠子一颗一颗被扯出

“反正我也有控制生命的术,只要生命之火没有熄灭,我就可以救回来!”

夏彦抱着这样的想法把果实交给了穹和莲华,并且他也随时保持着自身查克拉的涌动。

他必须要保证,一旦这两个女孩出现了什么问题,他就要第一时间进行抢救。

不过让他感觉到欣喜的是,他的果实完全可以交给其他人来使用,而且效果和他自己使用时似乎是一样的。

除了消化和感悟果实内带来的变化,所需要花费的时间比他要多不少之外。

其他的,都是朝着一个好的方向在前进着。

尤其是,夏彦还发现自己给出去的果实,似乎还有着一些更加特别的效果呢.....

.......

喜欢木叶村的五代目被我预定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