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睡不着的网站app 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文

  • A+
所属分类:牡蛎

“臣,窦怀贞拜见陛下。”

胡子一大把的窦怀贞明显有些情绪激动‘陛下终于记起我了。’

因为名声因为鲨妻跳船,窦怀贞一向都是声名狼藉的代名词。

王霄上位之后一直没想好要怎么安排他,毕竟无论是安排去地方还是安排在朝中,都会引起激烈的反应。

现在终于是找到合适他做的事情了。

“爱卿还没吃饭吧,来来来一起。”

王霄热情的招待窦怀贞,还让高力士加了两个菜。

喝着酒吃着菜,再加上王霄的笑容。

这一切都让窦怀贞感觉到兴奋,因为这是皇帝即将重用自己的征兆,看来自己想要做宰相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对于出身显赫,家中有钱的窦怀贞来说,他真的是什么都不缺,就只缺实现做宰相的梦想。

一顿饭拉进了君臣之间的关系,明显有些喝高了的窦怀贞,甚至拍着胸脯说“但凡陛下有所吩咐,臣必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很好。”

王霄满意的点头,然后对他说“爱卿真不愧是朕的忠臣。朕这里正好有一件非常棘手,需要有能力且忠心的臣子去做的事情。不知道爱卿愿不愿意接下这份重担呐?”

窦怀贞大喜过望,急忙起身过来对着王霄行礼,拍着胸脯说“臣万死不辞!”

“好。”

王霄一巴掌拍在了案几上“既然如此,朕就任命爱卿为御史大夫,专职清查宗室勋贵侵占民田等不法之事!还望爱卿不畏强权,把这些蛀虫们都给抓出来。”

窦怀贞‘Σ(っ°Д°;)っ’

‘不好意思陛下,我没听明白,您能再说一遍吗?’

他的酒醒了,可脑袋却是更晕了。

看着王霄的笑容,窦怀贞终于是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王霄给带坑里去了。

前边拍胸脯的话都说了那么多,这个时候想反悔都来不及。

不说得罪皇帝,直接一个欺君的名头压下来,以他现在那烂大街的名声,肯定会有无数人主动上来踩他。

可这种事情,得罪的那是全体宗室和勋贵呐。

谁特么的敢一次性得罪这么多的大人物?

王霄看着他那不断变幻的神色,悠悠然的说“看来爱卿也不像是自己说的那样忠心耿耿呐。不过区区小事一件,就让你不敢去做了。那朕还能指望你做什么更加重要的事情不成?”

窦怀贞苦笑不已。

这那里是什么区区小事,这是了不得的大事情!

宗室勋贵们侵占田地,那都是古来有之。真正被治罪的很少,因为他们的身份不一般。

只要消息传出去,他窦怀贞立马就成为宗室勋贵们的眼中钉。

可王霄的明示暗示,让他实在是动心不已。

要知道从正常情况下来说,他窦怀贞的名声早就完蛋了,几乎不可能有出头的机会。

现在王霄给的机会,几乎是他唯一出头的可能了。

仔细考虑之后,窦怀贞神色一变,满脸肃穆的向王霄行礼说“臣愿为陛下分忧!”

他的想法是,拉两个典型出来搞一搞,各方面都能交代的过去就行。

这份小心思自然是瞒不过王霄的,不过王霄也没有立马就揭穿他。

等到大朝会的时候,王霄才图穷匕见。

当朝任命了窦怀贞为御史大夫之后,王霄当着众多百官勋贵们的面说。

“大唐百姓已经无田可分,其根源就在于土地兼并。勋贵宗室,地主庙宇无视朝廷法度,大肆作恶简直可恶!此次将由窦爱卿主持清查之事。无论涉及到谁,无论是什么身份爵位。只要是被查出有不法之事,那就绝不姑息!”

“朕在这里奉劝各位,谁家若是有不法之事,趁早去找窦爱卿把事情交代清楚,该退回来的全都退回来。这样日后还有继续站在这大殿之上的资格。”

“窦爱卿已经向朕立下了军令状,哪怕粉身碎骨也要将这些事情全都贯彻到底。朕在此特向爱卿赐予一把尚方宝剑,无论是谁胆敢阻挠此事,爱卿可凭此剑先斩后奏!”

王霄目光和蔼可亲的看向一脸懵逼的窦怀贞“爱卿,你的决心让朕赞叹。朕也相信你一定会将宗室勋贵占地之事清查清楚。谁敢对你暗中下手灭口,朕必用其全族为你陪葬!你就放心的去吧。”

高力士捧着一把佩剑走到了窦怀贞的面前,然后恭敬的递给他。

窦怀贞颤抖着手接

晚上睡不着的网站app 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文

过了尚方宝剑,声音带着哽咽之色“臣...臣多谢陛下...”

在旁人眼中,这是一幕君亲臣忠的美好画面。

可在窦怀贞的心里,他却是恨不得当场就把尚方宝剑给扔在地上大喊‘你坑我啊~~~’

然而他却不能喊出来,因为他已经被架在火堆上烤了。

这个时候想下都下不来,强行下来只能是直接掉进火堆里去。

那可是整个大唐的宗室和勋贵啊,此外还有那些高门世家。

虽然这么多年下来接连遭受不断打击,可这些人依旧是虎死威不倒。从他们的嘴里抢肉,窦怀贞想想都会感觉头皮发麻。

王霄可不去管窦怀贞怎么想,他安排好事情之后就开始关注姚崇那边。

姚崇通过大僧正召集了全天下各处大寺庙的主持们,来长安城商议未来佛门的前途。

这个话题很大,这些主持们不得不来。

之所以不是所有寺庙的主持们都来,那是因为此时大唐各处足有数以万计的寺庙,大唐没有这种动员能力让所有的主持们都过来。

这些寺庙,基本上都是当地的高利dai主,坐拥数百到数万乃至于数十万不等的田亩土地。

不对他们下手,那大唐的百姓们就是真的过不下去了。

如此之多的大和尚入宫,哪怕是在最为崇佛的武周时期也没有过。

临德殿里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光头,一眼看过去到处都是锃光瓦亮。

随着高力士一嗓子‘陛下驾到~~~’

众多穿着纹有金线华贵袈裟的主持们,纷纷向着王霄行礼。

穿着正式龙袍的王霄,一言不发的坐在椅子上。

随后高力士用太监们所特有的声音,宣布说“此次之事皆由中书令姚崇负责,诸位当听从姚卿所命。若有不从,后果自负。”

高力士说完之后,王霄起身就走,将这里交给了姚崇。

等到王霄离去,大殿内顿时炸了锅了,众多的光头们纷纷涌到姚崇身边,七嘴八舌宛如几百只鸭子一样在他的耳畔呱呱呱呱。

到了偏殿的王霄,端着茶杯倾听着那边的动静。

这种事情他不好亲自动手,因为和尚们会写故事来泼脏水,所以主刀的工作就交给姚崇去做。

那边的争吵很激烈,各种口音的佛号连绵不绝。

间或之中还有高喊‘你不怕下阿鼻地狱吗’的叫嚷声。

姚崇那边倒是没什么生气的感觉,哪怕被几百颗光头给照的刺眼睛,哪怕被无数的口水所吞没,他依旧是慢条斯理的说着事情。

不过他虽然说话很轻声,可态度方面却是非常坚决。

首先就是要求必须修整他们的高利dai业务,搞贷款可以但是利息绝对不能超出朝廷的规定范围,否则的话就要以大唐律法来处置。

这自然是让大和尚们无法接受。

他们通过高利dai不但能够赚取大量的利润,而且借钱给百姓们的时候,那是要有抵押品的。

通常都是百姓们的田产,也有房屋甚至的妻女作为抵押。

这其中尤其是田产至关重要,土地越多自然产出越多赚的越多。

百姓们没了田地的时候,他们再以慈悲的面孔出现,收留那些百姓们做农奴佃户。这是这个时代最为赚钱的行业了。

而且大唐的和尚们很多都是满脸耶喽之色,那叫一个浑浊不堪。

这要是给百姓们能够还得起利钱的机会,那他们还怎么兼并土地,还怎么亲身去为女信徒们传授佛法?

面对众多口吐芬芳,言辞激烈的大和尚们。姚崇不为所动,他慢吞吞的说起了第二件事情。

“清查庙产!”

大唐对于庙宇的监管其实是很严格的,庙宇能够拥有多少田产来养活僧人,那都是有着严格规定。基本上是按照寺庙拥有度牒的数量来制定。

但凡是有多出来的,那肯定不会被承认,是要被没收的。

一旦严格追究的话,甚至发放的度牒都会被收回。

没有了度牒,那就不是被大唐所承认的和尚。

赋税立马就追上来,也不许去化缘,更加不许接受信徒们奉献的香火钱。

一旦传扬佛法,还会被抓起来。

所以说,度牒就是大唐僧人们的命门所在。

比起之前限制高利dai来说,清查田产那就更是要了佛门的命了。

大唐承平这么多年下来,各处寺庙通过各种手段,主要是高利dai逼迫以及信徒捐献得到的田产,简直是难以计数。

在这个生产力不高,科技也不发达的时代里,田产就是一切的根基。

哪家寺庙不是有大量超出朝廷规定数量的田产?真要是清查,那就全都要被收走。

如果是之前限制高利dai是挖他们的骨头,那现在清查田产就是在直接掏心挖肺!

“为何不许?”

姚崇微皱眉头说“朝廷清查天下田亩乃是天经地义之事。尔等百般阻挠,莫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的确是有不可告人之事,可这事不能说啊。

喜欢万千世界许愿系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