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整瓶红酒倒入下面喝掉 鹭点烟汀(师生)

  • A+
所属分类:牡蛎

“唰!”

她的身形原本只在门口,但是只在一眨眼的时间,她的身形,就进入到了时慕言的房间里面。

“砰!”

姜璃在进入的那一刹那间,就直接关上了大门。

而在外面的时慕言的人,则是面色大惊。

他们刚刚也看见了时慕言的变化,刚想要往里面冲,却被姜璃给阻拦了。

“姜璃!”

他们不顾一切的大喊道:“你快开门!言少他发病了,必须得立刻就医!”

事实上,时慕言的病,根本就不能够通过药物治疗的方式达到,这也是时慕言的身边,为什么没有配备医生的原因。

时慕言的病,每段时间都会发作一次,每次发作的时候,都会有人特意的上门延缓。

之前的路清远,就是为此而来的。

但是时慕言没有让他治疗。

因为对方要他回中州。

而时慕言,不想回去,他也不愿意回去。

此刻,距离他离开中州,已经是将近三年了。

这三年的时间,足够他的腿伤不能够遏制了。

如果,那算是腿伤的话……

姜璃的身形进入到房间之中,看见时慕言的双腿,几乎是破裂的。

他的双腿,在他伤势发作的那一刹那间,就瞬间爆裂成了无数的碎片,一片的血肉模糊。

而他的双腿,只剩下骨头和血肉了。

而这会,时慕言腿上的白骨之上,赫然浮现出什么东西。

非常深沉的黑雾,仿佛是连通着什么东西,不断的,有黑雾,联系着时慕言的身体,在不断的汲取着什么。

时慕言的身体,竟然在不断的衰弱下去。

他的皮肤变得暗淡没有光泽,甚至悄悄的泛上了皱纹。

而他的眼睛,也变得不再明亮。

头发开始变得雪白。

时慕言在衰老!

有什么在吸取着他的生命力。

这也是姜璃这次为什么一进入就关闭大门的原因。

她不知道,时慕言身上的这些情况,有多少人知道,以前他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所以,她第一时间就封闭了大门,同时,把房间里的隐形摄像头,全部都给震爆了。

这些摄像头,都是时慕言自己安排的,平时用来掌控自己房间里的情况的。

但是现在的特殊时候,姜璃不确定,他的房间摄像头权限,会不会被别人所掌握。

所以,姜璃当机立断的废掉了所有的隐形摄像头。

更甚至,她的体内,浮现出一股力量,瞬间就将她面前的这个房间给笼罩了,截断了一切有可能会被人窥探的途径。

把整瓶红酒倒入下面喝掉 鹭点烟汀(师生)

如果有人能够从姜璃的体内力量世界中,窥探到现在的一切,那她叫对方爸爸!

姜璃握住了时慕言的手,直接就将自己的灵气给输入了进去。

“你忍着一点。”

姜璃认真的道。

时慕言这会已经介入昏迷之间了。

他微微的抬头,朝着姜璃微微的一笑。

此刻,如果是别人进入到他的房间,必然会被他所安排的后手给击杀。

但是,这会,是姜璃。

时慕言这次的伤势发作,远比以前要严重得多。

以前,他体内的伤势,虽然发作得厉害,但是还不至于到现在的程度。

他的整双腿,都炸开了。

【不……或许不能够叫做是伤势,而是……诅咒。】

时慕言的心中,默默的道。

姜璃的力量,源源不断的进入到他的体内。

他想要摆脱姜璃的手,告诉她,自己有延缓的办法。

但是在姜璃的力量进入到他的体内之后,他就不吭声了。

“这股力量……”

时慕言的目光复杂,看向姜璃的身形。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时慕言曾经也怀疑过,姜璃到底是什么人

把整瓶红酒倒入下面喝掉 鹭点烟汀(师生)

但是对方的资料告诉他,她是陆家流落在外的女儿,是龙家的外甥女,是国际上声名鹊起的黑狐。

但是她体内的那些力量,却原本不应该是她所拥有的。

姜璃,你怎么会拥有这样的力量?

时慕言一直都当做是对姜璃身上的那些力量不知道。

此刻,在感觉到姜璃的力量输入到他的体内之后,他狠狠的攥紧了姜璃的手。

他原本都已经没有力气,意识趋于模糊。

但是这一攥之下,他的力量,却是异常的大。

原本已经是虚弱无比的身体,这会却迸发出了强大无匹的力量。

“姜璃……你不是来自那个地方的人,对吧?”

“星临之地……”

时慕言的声音,状若呢喃的道。

他的目光,深深的看着姜璃,眼神迷蒙,但是那目光,却执着又充满力量的盯着姜璃。

他要一个答案。

姜璃一定不是来自那边的人,对吧?

她的力量,是那里毫无关系。

时慕言必须得得到这个答案。

“嗯。”

姜璃的声音温和而充满了安抚,她坚定的道:“我不是!”

她的手,按着时慕言的手背,反手握住他的手背,道:“我是蓝星上的人,我就是姜璃!”

不管星临是个什么地方,姜璃的心中十分的确定,她就是蓝星上的人,

哪怕她曾经去过天元大陆,但是那也不过是大梦一场,只是一个旅途的中途罢了。

她的故乡,她的家乡,她的亲人,她的起始,她的寄托,都在这个星球之上,都在这个世界之中。

所以,时慕言无需在意她是哪的人。

但是,姜璃也没有错过时慕言话中的意思。

“星临之地……那个地方,有着和我差不多的灵气吗?”

“亦或者说,时慕言他们,在那里看见过,和我差不多的力量。”

“不然,他不会这么问她。”

他就是要确定,她不是那边的人。

所以,时慕言是来自那里吗?

他真正的家,他的故乡?

而在姜璃的话开口的时候,时慕言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随后慢慢的,慢慢的阖上了眼。

他相信姜璃的话。

“不要告诉别人你身上的这股力量,不要让别人知道,你的身上,有这种力量。”

“泯灭一切的气息,我的房间里,有总控权。”

“今天的所有事情,全部都压下。”

时慕言的话说到这里,随后慢慢的昏迷了过去。

而在他昏迷之后,姜璃的身体猛的就是一震,把她体内的气息给收了回来。

喜欢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