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 A+
所属分类:牡蛎

苏昕在深夜时候,终于醒了过来。

严司爵早就走了,坐在她床前的是林雪儿。

“林雪儿!?”苏昕防备的坐起身,“你在这干什么。”

林雪儿却没直接回答苏昕的问题,只是冷冷问:“苏昕,你想保住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么?”

苏昕一怔,本能的伸手覆上了小腹

说实话,在刚知道这个孩子存在的时候,她也想过打掉这个孩子。毕竟,她连这个孩子父亲真实姓名都不知道。

可当听见严司爵要打掉这个孩子的时候,她却觉得心如刀绞。

原来这就是血缘的力量。

无论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孩子的母亲都是她。

想到这苏昕缓缓点点头。

林雪儿顿时就笑了。

“好,我帮你。”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

半夜

林雪儿轻手轻脚的离开病房,果然看见走廊上严司爵的保镖都被撤走了。

她按照林雪儿说的,并没有急着下楼,而是悄悄上了楼。

林雪儿说了,不能直接往正门走,因为楼下都是严司爵的人。必须从楼上的空中通道走到隔壁医院的实验楼再下去,这样才能安全离开。”

苏昕快步穿过空中通道,就到了隔壁实验楼。

现在是晚上,医院实验楼空空荡荡,苏昕正准备下楼,不想就在这时候——

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一团火花从隔壁的实验室炸开!

-

与此同时。

严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严司爵正在和他的律师开会。

“所有的股权都给苏小姐?”律师一脸震惊,“严总,您确定么?”

“确定。”严司爵双手合十,眼神是不容置疑的强势,“还有我在海内外所有的不动产都给她,剩下的存款和流动资金,都捐给慈善机构。”

律师听着这令人震惊的安排,正想说什么,不想严司爵的手机突然响起。

是他安排在医院的保镖。

他立刻接通,就听见保镖惊慌失措的声音从手机里响起——

不好了!严总!医院发生火灾!苏小姐……苏小姐就在里面!”

严司爵瞳孔剧烈一缩,顿时什么都顾不得,如同闪电一般冲出去!

-

严司爵来到医院的时候,整个实验楼都已经是一片火海。

他一把抓住旁边的保镖,怒道:“苏昕现在在哪里!”

“在……在实验室!”保镖哭出来,“对不起严总!是我们没有看好苏小姐!”

严司爵此时却没心情去追究这些,一把甩开保镖,将外套用旁边消防队的水润湿披上,就冲了进去。

“司爵!”

一旁的林雪儿看到这一幕吓坏了,尖叫的想拉住严司爵,可严司爵的身影却是已经消失在火海里。

实验楼里的火已经非常大。

严司爵一边用湿布捂住口鼻,一边大喊:“苏昕!苏昕你在哪里!”

他跑了很久,终于听见一道不可置信的虚弱声音——

“严司爵?”

他转头,就看见苏昕蜷缩在角落里,奄奄一息。

他二话不说,就将苏昕抱起来,冲了出去。

可此时的火势,已经比刚才还剧烈

楼梯口都已经整个塌了,根本不可能再跑下去。

“该死!”

严司爵心里暗骂一句,立刻冲到窗口。

楼下,消防队已经搭好了软垫,冲着他们大吼:“下来!赶快跳下来!楼已经要榻了!快!”

严司爵迅速的将苏昕抱起来。

“苏昕,别怕往下跳,掉下去不会有事的。”

说着他要将她抱上栏杆,苏昕却是一把拉住他。

“我们一起跳!”

“不行,两个人一起下去会撞到彼此受伤的!你先跳。”

严司爵毫不犹豫的拒绝,干脆抱着苏昕越过栏杆。

苏昕感到突如其来的悬空,不由一阵恐惧,可还来不及反应,就突然感到一个吻,轻轻落在她耳朵上。

与此同时,严司爵低沉的嗓音在耳畔响起。

“苏昕,忘记我,好好活下去。”

苏昕一怔,还来不及反应,严司爵就松了手。

她的身体顿时失去了支撑,不断下坠!

砰!

苏昕落在气垫上,浑身疼得要死,但似乎并没受伤。

旁边消防员赶紧将她从软垫上拽下来,她才回过神,朝着楼上大喊:“严司爵,快跳!快……”

可她的喊声还没说完,楼上就突然——

砰!

楼上突然发出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与此同时,整个楼的高层,全部塌陷下来。

苏昕一怔,随即失声尖叫——

“严司爵!”
摄政王府。

夜色如墨,红烛上映着大红的喜字。

房间里传出男人狎昵轻挑的声音。

“任你是相国府嫡出四小姐,如今还不是躺在我身下任我玩弄?你若识趣,今夜乖乖同我圆房,我自带你远走高飞。”

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响起,床上女人纤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

下一秒,她猛然睁开眼睛,眼底已然杀气腾腾。

男人不知道床上的女人已经换了芯子,伸手朝她衣服探去。

“找死!”

女人眸色一冷,顺着男人的手,咔嚓一声断了他的手腕,往上卡住了他的脖子,一个翻身,将人死死得压在地上

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她皱起眉头。

她是特工组织里最优秀的一把刀,可是做了杀戮机器太多年,她向组织申请做最后一次任务后退休。

可就在她圆满完成任务的时候,脑海里只剩下同伴的一声“对不起”,随即是火海吞噬,爆炸声响。

醒来,便是眼前的这幅画面。

凤倾音没有半点犹豫,咔嚓一声扭断了男人的脑袋,凉风吹开这扇窗户,她起身,一个踉跄脑袋有些晕乎。

脑海里交织着不属于她的记忆。

身为相府嫡出四小姐,亲娘早逝,亲爹相爷一心只想攀附权贵。

而摄政王权势滔天,却重疾缠身不久于人世,相爷就将她这个不受宠的嫡女嫁过来,谁料新婚夜却被歹人闯入,硬生生被药死。

然后她就穿了过来。

既然老天爷让她重生一次,那她定不会像原主从前那般懦弱。

猛地一阵眩晕传来,凤倾音身形一晃。

糟糕,这是

合欢酒的后劲!

她强行压制住体内那股乱窜的气息,不行,必须找个解药,不然得爆体而亡。

她穿过那片竹林,二话没说,翻身便入了林间。

四周雾气弥散。

女人迷迷糊糊间便看到那一抹白影,皎洁的月色照应在男人的身上,肤若凝脂,形容的便是这样的绝色吧。

靠,真美呐。

凤倾音被摄了魂似的僵直在那儿,内心有一个声音在狂吼:睡了他,解了毒,这不就是行走的解药吗?

“看够了?”那充斥着危险的声音,一瞬间便到了跟前,女人都没有弄明白,他是怎么过来的,下颚便被人攥着,男人言语淡然,“擅闯禁地者,死。”

疼痛一瞬间,让她清醒过来。

“就凭你?”

女人眉头一挑,嘴角的笑意越发深了,她眯起眼眸,上下打量着这个男人,不如就地把他给办了,也省得麻烦!

  男人根本不知道此刻凤倾音的野心,这女人狂妄的有趣。

  还没有人敢这般对他说话!

  简直找死!

  凤倾音趁着他愣神之际,抬脚狠狠地朝着男人的下面攻击。

  她的速度很快,可还是被男人躲开了,他的眼底露出一丝亮光。

  打量着她身上这件破旧的嫁衣。

  不是说相府千金,温文尔雅,知书达理。

  可如今面前这个粗鲁、狂妄的女人,跟传闻之中半点不像呢。

  女人一个劲儿往前,趁机缠住了他的身子,湿透的衣服阻断不了那如火的热情,她的气息一瞬间席来,凤倾音有些迷离,声音酥地能滴出水来

  那贴身一抱,更是让她神魂颠倒。

  “求……你,给我。”

  男人眉头一皱,眼底满是清冷

  “想要我?”

  他的眼眸对上那一抹柔情。

  月色照应,将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纠缠在一起,那般羞人。

  可下一秒,身下一个力道,她吃痛,脚下一空,被那男人狠狠地踹入水中。

  “如此,可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