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弄青梅全文阅读 小哭包和他的暴躁先生

  • A+
所属分类:牡蛎

“非凡,李炎不符合你的要求吧?”

面对石珉教授的直接询问,言非凡也没藏着掖着,颔首道:“确实不太符合我的期待。老师,你察觉到了?”

石教授轻叹道:“中午一块吃饭时,那小子是自信满满,侃侃而谈他的发展计划。”

“他是用心了,却用错了地方!”

言非凡轻笑道:“是一个有能力有想法的人才,只是我们这里不太适合他。”

“老师,替我对他说一声抱歉!”

石教授嗯了一声,又问:“周雯?”

言非凡轻声道:“她给我的感觉还行,只是周一时间有些仓促,一些问题没谈到。”

“要核实申请者情况,她有时需要出差做实地调查,不知能否接受?”

“我还想到了一个编制问题,一时应该比较难调入医院,估计保险什么的需要先挂靠别的单位来交。”

“再约个时间谈?”石教授提议道!

言非凡想一想,说:“算了,老师你和她在电话里谈一谈就好了,看她能否接受。”

“再说一时的面试表现,代表不了什么,最主要的还是要看在工作中的长期表现。”

停顿一下,言非凡又一脸正色的说:“老师,一些话需要跟她说清楚。”

“这个岗位需要和钱打交道,有时还会涉及到患者的生死,需要严格的自我约束,还有较强的心理承压能力。”

“如果她做了突破底线的事情,我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石教授点点头,说:“该说的话,必须的提醒,我都会和她说清楚的。”

见言非凡把这件事确定了下来,石教授又转而说起了团队评优和年终福利一事。

“医院让我们在周五把评优结果报上去,以我们的人员规模,可以评一个先进。”

石教授又补充说:“这是团队先进,他的奖励需要我们自己出。”

言非凡对这些琐碎的事情,没什么兴趣,就让石教授看着处理了。

“至于年终福利,每人多发一个月工资,外加价值五千元实惠又实用的礼物。”

“老师,你和陆会计看着办理吧……”

接下来,两人又就春节之前的工作安排,做了一些商议。

临近下班之际,言非凡的办公室来了一位意外的访客。

手臂神经受损的古筝演奏家钱澜。

和上次相比,言非凡就发现,钱澜明显清减了许多,眼窝深陷,两颊突出。

言非凡心中叹道,确诊了AIDS,这身心承受的压力,肯定不是一般的大。

钱澜在办公桌前的多功能诊疗椅上坐下,苦涩的一笑,说:“言

竹马弄青梅全文阅读 小哭包和他的暴躁先生

医生,再次来到这里,我竟然生出了一世事沧桑,恍如隔世之感。”

“上次来这里,我还有一个幸福家庭,还是受人尊敬的古筝演奏家。”

“现在呢,家没了,我也成了被人指责唾弃,人人避之不及的十恶不赦罪人。”

言非凡能够想象的到,多半个民乐团因她之故,被HIV病毒牵扯上,她肯定是千夫所指的对象。

言非凡询问道:“你和张先乔先生?”

钱澜挤出一点苦笑,说:“正在办理离婚手续,他不能原谅我的背叛,我也不能原谅他的出轨,只能离婚了。”

“这样也好,我也算解脱了。”

钱澜又长呼出一口气,迎着言非凡的目光,说:“言医生,如今的我,家没有了,名誉没有了,还众叛亲离。”

“弹奏古筝,就是我唯一的慰藉了。”

“言医生,你是否愿意给我这个AIDS患者做手臂神经植接手术,让我的演奏技术恢复如初呢?”

这个……

给AIDS患者做手术,也不是不可以。

医院有一套针对这种情况,相当严格的防传染措施和规范。

在手术过程中,严格的按照防范规定行事,不会出什么问题。

只是谁也保证不了不会出万一,更何况手术中手术刀、手术剪划来划去。

言非凡也晓得,这个万一的几率非常小,只是,真的有必要冒这个风险吗?

忽然察觉到自己的犹豫,还有担忧,言非凡不禁自嘲起来。

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位纯粹的医生,面对患者,不论任何情况,都会挺身而出的。

只是没想到,只是小小的HIV病毒,就让自己产生了退缩情绪。

这让他意识到,真的遇到有危险的情况,自己没想象中的那么大无畏。

这英雄,真的不是随便就能当的。

心中感慨万千的言非凡,看向钱澜,就注意到她眼中那期待的光芒,在一点一点的慢慢消退。

“钱女士,我在第一次见面时就说过,这神经分割体内蕴养,再植接,并不能保证让你恢复如初!”

“尤其是音乐演奏,对手指操作的精细和灵敏,要求极高。”

钱澜见言非凡没有一口回绝,心中又燃起了希望。

竹马弄青梅全文阅读 小哭包和他的暴躁先生

她语带急切的说:“我知道,我知道。既然是植接手术,必然会有一定的损伤。”

“但是以言医生你的能力,恢复十之九八,至少是没有问题的吧?”

“我如今这种情况,也不奢望再去大舞台上为观众表演了。”

“我就想着在家里自娱自乐,将来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能从事教学方面的工作,能教出几个热爱古筝的学生。”

言非凡见她对生活依然充满着渴望,就轻轻颔首道:“你坚持的话,那就周五来医院做神经分割手术吧。”

“我需要提醒你……”

面对一脸喜色的钱澜,言非凡语气郑重的说:“对于神经分割后的疼痛,除了副作用不小的神经性麻醉外,还没有其他有效的止疼方法。”

“而你需要分割的神经要长许多。术后的一两周,将是十分的难熬。”

钱澜伸手一指自己的胸口,说:“言医生,对我来说,身体物理上的疼痛再是剧烈,也比不上我这里疼痛难受的十分之一。”

言非凡呵呵一笑,道:“钱女士,你有亲身感受和比较的机会。”

“希望,你能轻松的熬过去……”

送走了钱澜,言非凡也到了下班时间。

他收拾好办公桌,离开办公室,走出小红楼,乘坐卡宴车离开了附属医院。

不过,车子驶上回家的车道没一会儿,就像是蜗牛一般,慢的令人发疯。

言非凡透过前挡风玻璃,就见前头的车辆是排的一眼看不见尽头。

“怎么了?前面出现事故了?”

开车的段羽回道:“我了解到的情况是,前面交通管制,只允许两个车道来回通行。”

“说是出现了突发情况,有人站在了路边楼顶上,要跳楼。”

“跳楼?”

言非凡重复了一遍,又忍不住好奇,问:“这是别有诉求?还是以死相逼,还是真的一心想求死?”

段羽学着言非凡的样子,翻了一下眼皮,说:“言大医生,你觉得我会知道吗?”

“等我们车辆经过那里,我替你问问现场警察,他们或许能给我们一个答案……”

喜欢开挂的住院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