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揉我奶头~嗯~啊~动态视频 厨房掀起裙子从后面进去

  • A+
所属分类:牡蛎

众所周知,在东洲大陆中,修为的封顶便是元帝境。

但此刻的金身法相给人一种已经超越元帝境的感觉,那究竟是怎样的境界?

面对这样的对手,天剑门一片死寂,这样的强者恐怕就连伍宗贤与陆玄伯联手都对付不了吧?那还怎么打?

靠景中月?还是靠孟星河?

看着依旧处于前线的孟星河与景中月,天剑门弟子心目中已经充满敬佩,因为今日两人做的已经足够多了。

与金身法相那小山一般的身形比起来,景中月是那么的渺小,仿佛金身法相一个手指头便可碾死她,但景中月依旧没有撤退,她就这么顽强的站在那里。

“三公主。”

这时候景中月的身后出现孟星河的声音,孟星河走了上来。

景中月看着孟星河,说道:“现在你我联手也没用了,对方的修为已经超过元帝境,我们绝不可能是对手。”

孟星河深吸了一口气:“不,我们并非完全没有胜算。”

景中月诧异道:“什么意思?”

孟星河道:“金刚宗有初代宗主,难道我们没有初代门主的残魂吗?”

景中月俏脸一变:“唤醒初代门主的令牌在你那里?”

孟星河点点头,然后说道:“但是我没把握将其唤醒,我需要时间。”

这话的意思就很明显了,孟星河需要景中月帮他拦住金身法相,他需要时间去尝试唤醒初代门主。

景中月眼中重新出现了希望:“交给我!”

景中月最怕的就是看不到希望,现在既然有希望,那即便付出生命也只得去冒险一试。

地面上。

二师兄看着天空中如同神明的金身法相,震撼道:“师尊,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我感觉他的修为已经不属于东洲大陆了。”

林老头凝重道:“这应该是无限接近真道境的修为了。”

“真道境?那是什么境界?”二师兄问道。

林老头说道:“我曾在一本书上见过,东洲大陆的封顶修为便是元帝境,称帝之后便要寻找自己的道,并尝试破道,以此达到更高的境界,所以在元帝境之上,便是真道境。”

“只是真道境已经不属于东洲大陆,只有在北洲大陆才有这样的强者了,如今东洲大陆却出现这样的强者,这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

二师兄绝望道:“如此说来,天剑门岂不是必败无疑了?”

金刚宗都派出一个超出东洲大陆范畴的强者了,这还怎么打?

林老头脸上也罕见的出现绝望:“至少从目前来看……是这样的。”

.............

天剑门的人几乎都处于绝望之中,这样超出东洲大陆范畴的强者实在是太过分了,根本无人可挡。

金刚宗一边的人则是士气大涨,己方出现一个无人能敌的强者,这无疑是一针强心剂。

天空上。

三头六臂的金身法相首先盯上的就是景中月与孟星河。

正中的那颗头颅带着无上的威严,一只手隔空对着前方一捏,景中月与孟星河瞬间感觉周遭空间好似成了坟墓,死亡的威胁弥漫心间。

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便直接出手!

景中月与孟星河心中气愤,同时景中月一步站出,星寒剑绕了一个圆:“冰封万里!”

剑气纵横,无数的雪花从天而降,这些寒冰凝聚成了一个圆球,而孟星河与景中月就在这圆球之中:“你抓紧时间,我撑不了多久。”

撂下一句话,景中月便冲出冰球,她需要外出拖住金身法相,否则这冰球扛不住对方的轰炸。

眼看景中月冲出冰球,孟星河咬牙,从怀中拿出伍宗贤给自己的令牌,他以龙影剑划破自己的指尖,然后滴血到令牌上。

血液滴到令牌上后,刹那消失不见,而且令牌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

“怎么回事

别揉我奶头~嗯~啊~动态视频 厨房掀起裙子从后面进去

?”

“伍宗贤不是说以我的血脉为引,是可以唤醒初代剑圣的么?”

孟星河

别揉我奶头~嗯~啊~动态视频 厨房掀起裙子从后面进去

百思不得其解,也就是这时,那平平无奇的令牌忽然爆发一股吸力,一下子吸住了孟星河的手指,同时孟星河感觉的血脉在迅速的流失。

一种危机感弥漫孟星河的心头,他本能的想要抽回手指,可令牌如同跗骨之蛆,无论孟星河如何甩也甩不掉。

这块令牌就好似婴儿吮吸奶水一般,贪婪的吞噬孟星河的血脉。

孟星河本就是重伤之躯,此刻血脉大量的流失,他逐渐开始头晕,出现低血的征兆。

这时候孟星河强打起精神,看向令牌,只见那漆黑色的令牌逐渐变成了红色,四四方方的令牌,已有十分之一的面积从黑色变成红色。

“难道要等整块令牌变作红色,才可唤醒剑圣?”

孟星河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输送血液,不要晕过去。

冰球外。

此刻景中月已经是岌岌可危,那三头六臂的金身法相一拳扫向景中月,景中月不敢力敌,原地升空,躲开一击。

可这时候另一只手从头顶袭来,景中月刚刚躲开,又有一臂从左侧打来,面对六条手臂的连续攻击,景中月根本逃不掉。

没办法,景中月只好星寒剑一扫,在身体四周凝固一面冰墙,用作抵挡对方的攻击。

可景中月的冰墙完全挡不住,三头六臂瞬间击碎所有冰墙,狠狠打在景中月的身上。

噗嗤!

景中月狂喷鲜血,身体倒飞。

这时候金身法相猛然跺脚,景中月四周的空间被封锁,其中一个头颅突然张大了嘴巴,他的嘴巴里凝聚着金光。

“佛门狮子吼!”

“吼!”

一道巨响传来,佛门狮子吼粉碎一切空间,击打在景中月身上。

咔嚓!

景中月全身筋骨粉碎,手中星寒剑直接脱手,她已完全失去战斗力。

九重祖神境的景中月即便是开辟出了剑道,依旧不是金身法相的对手,对方近乎摧枯拉朽一般击垮了景中月。

彻底让景中月失去战斗力后,金身法相张开五指,散发极强的吸力,景中月的娇躯瞬间飞向对方的五指,被金身法相五指一握,攥在手中。

金身法相的三个脑袋上遍布残忍的笑容。

现在只要他五指用力,便可将景中月捏为齑粉。

“景中月!”

“景中月师姐!”

天剑门的弟子开始狂吼,他们知道景中月已经是濒临死亡。

景中月几乎已经失去意识,她艰难的转过头看向冰球,嘴里吐着血:“还没好吗?我恐怕要先走一步了……”

喜欢不朽圣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