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文 军婚男主无意中强了女主

  • A+
所属分类:牡蛎

在场最慌的是本庄实乃,她暗自祈祷这只是一场误会。是御馆内的侍男自己贪婪,克扣小孩子的钱粮衣物,不涉及到外人身上。

若是真要涉及到上杉宪政对北条家的报复,她本庄实乃也有失察之罪。

全场最放松的,是上杉景胜这孩子。她看着上杉景虎在那位俊朗不凡的御台所怀中听故事,拉了拉上杉景信的衣袖,一脸羡慕。

上杉景信用眼神告诫她注意礼仪举止,这事羡慕不来。这份温情的背后,是要用大量鲜血来浇灭上位者的愤怒。

两家长尾家可不能掺合进这种烂事里,在岸上看着就好。

不久,外间传来阵阵喧哗。

侍男们被姬武士驱赶呵斥,跪在议事厅外的中庭。就像是种在雪地中的一排排萝卜,整齐又渺小。

蒲生氏乡可没空甄别这些侍男,谁负责上杉景虎的日常生活。

因为义银不喜用侍男伺候起居,平时都是由同心众那些半大萝莉,在侍奉主君。所以御馆中的侍男并不多,全部抓来问话就是了。

一群男人被抓来,吓得跪地发抖,哭声响彻中庭。

室内的义银听得烦躁,此时门外的蒲生氏乡已经带了两人进来,伏地叩首。

义银不耐烦问道。

“你们谁在负责景虎的饮食起居?”

两个男人相互看了一眼,一人面露畏惧,鞠躬道。

“禀告御台所,我在膳所当值。御馆内的用膳都是由我管理,但送餐不是我的职务范围。”

另一人赶紧接口道。

“禀告御台所,我是侍奉内庭大人日常用度,可景虎大人的事我不清楚。我只负责统揽全局,没有细致到一个个去查问。”

义银不怒反笑,这两个侍男首领过于畏惧,下意识狡辩就露出了马脚。

蒲生氏乡抓人都不知道为什么抓,义银自己更没有露出口风。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却已经开始推卸责任,这就是心虚的表现。

义银随口说道。

“把他们两个拖出去砍了,家人抓起来送去矿山做苦役。

蒲生氏乡,出去再找几个知情的进来问话,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废物,留之何用?”

蒲生氏乡鞠躬接令,她身边的姬武士刚要拖人,这两人已经吓得瘫软在地,大喊冤枉。

一人哭闹着趴在地上不肯被拖走,喊道。

“御台所饶命,真的不干我们的事。

我们都是照着规矩做事,只是有人在规矩外犯事,还警告我们不要多事。”

义银冷笑一声。

“你们管理御馆的饮食起居,责任重大。别人让你们看不见,你们就敢看不见了?

岂有此理!”

两人痛哭流涕,伏地不敢为自己求活,只是为家人求情。

中古时代的矿山,哪是人去的地方?没有科学计算挖掘的矿洞,时不时发生崩塌。每一块挖出来的矿石,都是人血凝结而成。

义银看着他们,真是又可气又可怜。

这世界的男人因为搞丸素不足,天生肌肉少,远不如姬武士强壮。在暴力为尊的古代,渐渐沦为女人附属,与义银前世完全不同。

义银最不喜这世界的男权卑微,平日里生活都是交给同心众打理,少有使用侍男。

但此时,见他们哭得凄凉,心头也是一软,说道。

“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人的求饶声愕然而止,相互观望,谁都不敢先开口说话。就在义银等得面色不耐的时候,一人横下心伏地叩首,说道。

“御台所在上,前阵子御馆来了几个新侍男。都是上杉宪政殿下推荐的人,我们不敢拒绝。”

他还未说完,在旁看着的上杉辉虎忽然开口道。

“低贱侍男竟敢贪墨衣物口粮,薄待我的养女!这御馆上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庄实乃,这就是你替我管理的上越之地?你太让我失望了!”

上杉辉虎打断侍男的话头,不让他继续说话,反而指责起本庄实乃。

本庄实乃心里发苦,但她知道,主君丢过来的这只死耗子,她必须得吞下去。

这件事无疑是上杉宪政为了报复北条氏康杀害子嗣的血仇,对上杉景虎这个北条氏康的女儿下手。

可上杉辉虎不能让侍男首领把这件事说透,不然怎么收场?

上杉宪政是她养母,更是山内上杉家隐退的前家督。

这次大军南下,上杉宪政出面说服下野国足利城的长尾当长来投。这就充分说明,上杉宪政在关八州还是很有影响力的。

不说其他的关八州武家,只说长尾当长。她现在握有足利城,馆林城两块要地,是上杉辉虎最倚重的上杉旧臣。

对上杉宪政这位养母,上杉辉虎不能撕破脸。有些事查清楚就行。真戳穿了,谁都不好下台。

所以,上杉辉虎在弄明白真相之后,第一时间接过话头,不让侍男首领继续说下去,反而指责本庄实乃失职。

本庄实乃能怎么办?她也很无奈,这个黑锅她必须背起来。主君相信你才给你黑锅背,这叫信任。

本庄实乃出面鞠躬,诚惶诚恐说道。

“主君息怒,此事皆是我的过错。是我没有看顾好景虎姬,让这些贱民玷污了您的荣誉。”

斯波义银在旁摸着上杉景虎的小脑袋,默默看着上杉辉虎演戏。

他当然知道不能撕破脸,上杉宪政的地位特殊。

但是,上杉宪政不把他这个保护人放在眼里,竟然敢在御馆内对上杉景虎动手,总要付出代价。

本庄实乃对着怒气冲冲的上杉辉虎磕头认错,又小心翼翼看了眼不动声色的斯波义银。

义银的样子越平静,本庄实乃心里越慌,她咬咬牙,喊道。

“来人!”

上杉辉虎的旗本都看向主君,上杉辉虎微微点头,所有旗本上前一步,嗨了一声。

本庄实乃脸上杀气腾腾,下令道。

“把这些卑贱的侍男全部拖下去!砍了脑袋丢到城外喂野狗!”

“嗨!”

上杉旗本们迅速行动起来,将两名侍男首领拖了下去。两人还想挣扎,被狠狠肘击肋下,疼得几乎晕过去,然后架走。

拉门被关上,门外传来侍男们撕心裂肺的求饶声与挥刀声。片刻后,寂静如夜。

房中,义银怀中的上杉景虎呆呆望着紧紧关闭的拉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义银缓缓把她放下,然后将自己佩戴的肋差连鞘拔出。

“景虎。”

“嗨!”

“你知道什么是元服吗?”

“回御台所,元服就是姬武士,就是长大了。”

义银点点头,将肋差塞在她的手里。幼小的身体拿着肋差,就像是成年姬武士佩戴打刀的长度。

她只是一个孩子,义银暗叹一声,面色肃然说道。

“景虎已经元服,是一名英勇的姬武士。从此以后,必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

你是上杉殿下的养女,没有人可以轻视你,伤害你,你明白吗?”

上杉景虎面色流露一个孩子不应有的坚毅,对斯波义银伏地叩首,说道。

“谢御台所教导。”

然后,她对着上杉辉虎鞠躬致歉。

“对不起,母亲大人,是我给您添麻烦了。”

上杉辉虎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不愧是北条氏康的种,这反应这态度,超过许多成年姬武士。

上杉辉虎扫了眼义银,心中有些忐忑。自己打断他的询问,擅自杀人将此事终结,他会不会对自己不满?

此时,上杉辉虎微微点头,对恭谨的上杉景虎说道。

“你是我的养女,理应受到尊重和优待。这件事,不是你的过错。”

本庄实乃适时插入,鞠躬说道。

“这件事是我的错误,恳请主君惩处。”

斯波义银看了一眼,抢在上杉辉虎前面说道。

“我看上杉景虎聪慧,在这御馆之中却得不到名师教导。本庄姬,你是否愿意教授这孩子?”

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文 军婚男主无意中强了女主

上杉辉虎看向斯波义银,斯波义银也在看她。

本庄实乃当年就教导过上杉辉虎,更是上杉辉虎直臣侧近旗本一系的领军人物。

斯波义银把上杉景虎往本庄实乃门下塞,她必然会亲近上杉辉虎的直臣团。

上杉辉虎尚无婚配子嗣,这上杉景虎如果和直臣团的关系混好,日后会不会成为她们的代言人,甚至有资格继承上杉辉虎的位子?

要知道,武家比起血统,更在乎整个武家集团的利益。要是有一天,北条氏康的子嗣真能入主山内上杉家,这可就有意思了。

对于这个建议,本庄实乃当然不敢接口,她可怜巴巴看着自己的主君。

上杉辉虎回望斯波义银的目光,知道他这是在表示不满。

上杉宪政在御馆搞事,想弄死上杉景虎,这是没把他放在眼里。

上杉辉虎想要平事,没问题。让上杉景虎这个养女,得到一个养女应有的待遇,而不是顶着养女头衔的俘虏。

上杉宪政不是想搞事吗?我斯波义银就让上杉景虎,成为拥有山内上杉家正式名分的养女。

望着斯波义银严厉的目光,上杉辉虎缓缓点头,说道。

“这孩子我看着也是喜欢,不如就让本庄实乃代我看顾教导吧。”

此言一出,上杉景虎的地位便确定下来。本庄实乃成为她的监护人,下次如果再出事,就真是罪责难逃,必须切腹了。

在旁观摩始终的上杉景信一阵心悸,她下意识看向身旁的上杉景胜。这孩子还一脸天真,望着眼前的场面看不懂。

斯波义银的反击,是一巴掌抽在上杉宪政脸上,也让上杉景虎真正有了融入上杉家的契机。

上杉辉虎没有婚配,没有子嗣。虽然她一心追求斯波义银,但这件事八字还没有一撇。

一旦上杉辉虎有个意外,能继承她位子的原本是上杉景胜,这个她哥哥的女儿。

可因为斯波义银将上杉景虎引向本庄实乃教导,这个养女与直臣侧近旗本众便有了牵连。

本庄实乃,柿崎景家,斋藤朝信等上杉旗本出身的众姬,各个手握重兵。

若是上杉辉虎有个三长两短,她们会支持上杉景胜这个利益无关的长尾血亲,还是自己集团教导长大的上杉景虎?

上杉景信心中总有些忐忑,上杉家的未来,越发朦胧难测。现在,她只希望上杉辉虎真能娶回斯波义银。

这两人的子嗣,才是越后集团最好的继承人。能够团结所有人,不发生内乱的继承人。

————

一场参见不欢而散,本庄实乃与上杉景信分别带着孩子行礼告辞。上杉景虎走时,手中还紧紧握着斯波义银给与的肋差。

室内只剩下斯波义银和上杉辉虎两人,义银深深吐出一口气,上杉辉虎望着他说道。

“谦信公是在生我的气?

并非我想僭越行事,只是上杉宪政的地位特殊,确实不好轻易动她,还请您体谅。”

上杉辉虎微微鞠躬,态度诚恳。义银无奈回礼,接受了她的歉意。

但在义银心中,却不是为了上杉宪政的冒犯而愤怒。他是惆怅武家冷酷,一个无辜的孩子被卷入这场纷争。

更为那些惨死的侍男悲哀,他们大多数人对此事是一无所知,惨死中庭真冤枉,只是殃及池鱼。

上杉辉虎要遮掩此事,所有可能的知情人都得死。

而上杉景虎得到斯波义银赐予的肋差,又拜本庄实乃为老师,小小年纪就注定走上了一条艰难的求生之路。

义银心中的抑郁就在于此。

每当他快忘记这是一个残忍的武家乱世,总有无数的人和事会从各种匪夷所思的角度提醒他,这个世界的冷酷。

无人可以幸免,无人可以生还。要么死,要么斗。

义银勉强笑了笑,对上杉辉虎说道。

“上杉殿下做得没错,此事的确不宜牵扯到上杉宪政身上。”

上杉辉虎点头道。

“您能够理解,我非常感激。请您放心,我保证此类事件不会再次发生。

上杉景虎是我的养女,她应该获得一个养女应有的培养和地位。任何对她的暗算,都是对我本人的挑衅。

中庭侍男们的鲜血,会警醒我的那位养母大人,毕竟上杉景虎也是她的养孙女。

我相信,她会懂得进退。”

喜欢不一样的日本战国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