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太大我的装不下 皇上压着孕妇的肚子

  • A+
所属分类:牡蛎

自从皇上瘫痪后,太子就代皇上处理一切政务。遇上重要决策时,还会规规矩矩的去请示,没有越池一步。

这让瘫痪在床的皇上很满意,太子没有大权在握就把他撇一边去。

殊不知,他正在谋划着继位一事。

毕竟太子还只是太子,处理政务也只是代为处理,没有继位,玉玺没有在手,总是名不正言不顺。

今天朝堂上已经有大臣提出,要太子继位,皇上升为太上皇。

反正皇上都中风了,已经不能上朝理事,只能日日躺着,生活都不能自理,何必还占着茅坑不拉屎。

这是很多大臣的心声,只是没人第一个提出来。

更何况新太子这段时间处理政务,也是越来越得心应手,对朝臣们也礼遇有加。

太子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都觉得他是个合格的储君。

有第一个人提出,就有第二人附议。朝堂上的官员们,一个个都有个七窍玲珑心,一开始没想到的人,也马上琢磨过来,渐渐的也越来越多人附和。

皇上已经好不了,只能躺床上,这会儿正是他们讨好未来皇上的时候,太子继位也是早晚的事。

没有哪一个太子是不想当皇帝的,现在正是他们出头好好表现的时候。

一些重臣老臣们也开始了沉思。

太子却直接义正言辞的婉拒了大臣们的提议,称:“父皇龙体只是暂时欠安,御医已经在医治了,最近已经在好转当中,相信很快就能痊愈,众臣不必多说。”

一些老臣们也忍不住点点头,太子还是合格的,不管心里如何作想,表面的功夫都会做足。

私底下,几位老臣们也开始讨论这事,中风之症他们至今也没见有痊愈的。

如今朝政都掌握在太子手中,太子只是缺一个名正言顺的帝位。在场的人心里其实也都赞成太子继位,皇上为太上皇。

他们都看向宰相,“你去说吧。”

宰相瞪向他们,“为什么又是我?你们就不怕把皇上又气晕过去?”

“谁让你是宰相,众臣之首。在其位,谋其政,我们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宰相吹胡子瞪眼的看着这些老家伙。

太子这时候正在皇上寝宫,给皇上念今日的奏折。

他时刻谨记着自己还只是太子,没继位前,都不可大意轻心。九十九步都走了,也不差这一步,他等得起。

等回到东宫时,天都已经黑透了。太子妃还在等着他回来。

“你怎么不先吃,都说了很多遍了,孤最近繁忙,不确定几时回来。”

“我不饿,我只是有事要与你说,所以才一直等你回来。”

老夫老妻多年,太子妃也习惯了在他面前直接自称我。自称臣妾,她总觉得少

他的太大我的装不下 皇上压着孕妇的肚子

了几分亲近。

太子拉着她至桌前坐下,“边吃边说吧,菜都凉了。”

太子妃笑笑,“现在是盛夏,素菜凉了也不影响入口,汤热的就好。你多吃一点,咱们吃完再说,不着急。”

他也不反对,食不言寝不语是规矩。

等他吃完后,命下人把碗筷都撤走,太子妃才把今日的信件拿给他过目。

看到是周成的家书,太子疑惑的看了她一

他的太大我的装不下 皇上压着孕妇的肚子

眼,也没问,先打开看了起来。

看完信后,他又仔细的看了周善的画像,还有脚底的印记。

“你觉得长得很像?”

太子妃失笑,“你不是见过淮南王妃吗?怎么还问我像不像。”

“孤没事盯着淮南王妃看做什么?这么多年,孤也只在寿宴上,寥寥见过几面而已,又不会仔细去看,早就没印象了。”

她笑笑,也觉得有理,他们只有祝寿时才会进京,寿宴上那么多人,没事也不会盯着女眷看。

她是与淮南王妃同为皇家妯娌,才有短暂接触,交谈过几回。

“像,非常像,简直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看这线索都对上了,应该是确实无疑了,以防万一,孤再命人打听一下。你入驻东宫后,还未宴客过,父皇病重不宜大肆操办宴席,但是简单办个小家宴,邀请一下众王妃还是无妨的。”太子思索了一下,说道。

“是,我也正有此意。”

太子妃想到辽东府邸的那些人,又说道:“辽东那边府邸的儿孙,还有各房妻妾,咱们什么时候派兵护送进京?”

他毫不犹豫的说:“这个暂且不急,这几日朝堂上已经有大臣提出让孤继位,皇上封为太上皇了。那些老臣们也有点动摇,先等此事尘埃落定先。人多容易出乱子,他们接过来也只会添乱,还是先呆辽东吧。”

“也好,皇上还是不能动弹,口不能言语吗?”

“嗯,最近已有好转,能简单说个一两个字!我问过太医,想要痊愈站起来是不可能的,最好的情况,就是能多说几个字。”

那些老臣们商谈了一整夜,第二日正打算去皇帝寝宫议事。结果半路上碰上了刚诊完脉,要去抓药的太医院院正,他们就把他拦住,拉到角落里去。

“院正,你老实与我们说皇上的病情如何,能否好转。”

院正滑不溜丢的,“皇上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正在好转了,你们不是也知道皇上最近已经能开始张嘴说话了?”

说完就想溜,他可不想趟这块浑水,太子继不继位可不关他的是。

这些老臣可不是好忽悠的,集体围住他,“偶尔蹦出一两个字也叫会说话?你别打马虎眼,就说皇上还能不能站起来打理朝政。”

“你们见过中风后还能恢复如初的病人?”

“这倒是没有,我们不是对你有信心嘛。”

“老朽学艺不精,医术有限。”说完拎着药箱就要走了。

这回也没人拦着他了,都在相互看着,然后所有人又都看向宰相。

宰相皱着眉头,“我琢磨琢磨看看,要怎么说?”

“直说吧,皇上也确实年事已高,升为太上皇也能安心的养病,颐养天年。更何况太子也是他所肯定的继承人,太子登基为帝不无不妥。”

“走吧,一起去吧。”

喜欢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