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女生自己捏自己的小兔兔 他喜欢在手术台上要她

  • A+
所属分类:牡蛎

花园里回荡着欢快的音乐,江离在教小精灵石头跳着欢快的舞蹈。

南笙悠然地走进花园,看着在欢笑的二人。

江离回头看到南笙,赶忙停止教导,看着南笙,带着几分歉意:“我们跳舞影响你了吧?对不起。”

南笙摆手:“没事,看来你的心情很好啊?!”

江离点头:“李梦洁夫妇和好了,那些绑匪也都被绳之以法,皆大欢喜,当然会心情好了。哎,我表现这么好,是不是该给点奖励啊?!”

南笙看着江离:“可以。”

江离故意地:“那是不是我要什么奖励都可以……”

南笙点头:“只要我能做到,而且不破坏交易所的规矩就可以。”

江离看着南笙坏笑着:

教女生自己捏自己的小兔兔 他喜欢在手术台上要她

“放心,你绝对能做到,而且跟规矩一点关系都没有……”

江离故意伸出自己的脸,用手指点着自己的脸颊,做个了嘟嘴的动作,坏笑着。

南笙看着江离,明白了他的心思,却故意不动声色,向着江离身后的石头微微使了个眼色,石头会意地点头笑着。

南笙看着江离,淡淡地:“好,你闭上眼睛。”

江离意外欣喜地赶忙闭上了眼睛。

南笙向石头做个手势,石头迅速飞到江离的面前,在江离的脸上亲了一口。

江离惊喜地闭目享受着,不敢睁眼,显得无比的享受和陶醉。

忽然江离觉得不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随后越发觉得瘙痒,忍不住伸手挠着自己的脸,睁开了眼睛。

只见石头站在江离的面前,两条嘴唇变成了鲜艳的绿色,正看着江离笑着。

江离惶恐地:“石头?!你,你用什么东西亲了我?!”

石头亮出一个小瓶子,向着江离坏笑着:“奇痒草……”

江离气恼地看着石头:“你……”

脸上的剧烈瘙痒让江离无法再“收拾”石头,只能捂住脸,快步地逃跑,边跑还边叫喊着:“石头,你捉弄我,你等我洗脸回来收拾你的。”

石头看着逃跑的江离,哈哈大笑着。

南笙看着江离被捉弄的窘态,也忍不住嘴角露出了轻微的笑容,看着石头轻轻点头。

江离虽然边叫嚣边逃跑,但也看到了南笙露出的微笑。

江离十分欣喜,虽然没让南笙亲成他,但是她能和石头一起跟他开玩笑,而且还真的开心笑了,也算成功了……

江离心里这样想着,脸上却更加的瘙痒,只能加快脚步逃走……

玩笑归玩笑,江离也明白,要彻底打消南笙的顾虑,除了自己要努力去争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要完成自己和吉特的约定。

能够让南笙不再受锥心之痛,也是可以让她打开心锁的关键。

想到这里,江离决定还是要继续出发寻找新的交易对象。

夜幕降临,江离来到了一间酒吧,在他的认知里,有交易需求的人,还是更容易在这里找到。

酒吧里回响着轻音乐,三三两两的客人散坐在酒吧大厅里,饮酒聊天。

江离悠然地走进,来到了吧台前坐下,有意无意地巡视着酒吧内的宾客。

江离忽然发现离自己不远的吧台边孤零零的坐着一位妙龄少女,显得心情低落,拿着面前的酒杯正不断地喝着酒。

江离仔细地端详着少女,忽然认出了对方:“雷小姐?!……”

时间回到了数年前,当时江离还在四处打散工,在一家酒店做门童行李员。

江离提着一个大箱子走进酒店的大门,在江离的身后跟着的是穿西装的助理,在后面是穿着华丽的雷若妍。

江离提着大箱子,艰难地往前走着。

偏偏此时,大厅内有一个旅行团的宾客准备退房离开,非常的凌乱。

尤其是几个孩子,在大厅里不断地奔跑打闹着。

一个孩子狠狠地撞在了江离的身上,江离站立不稳,手中的大箱子摔落在地,一下散开,箱子里的东西散落一地。

雷若妍发出了惊叫,江离慌忙地趴在地上赶紧收拾着。

助理生气地上前怒斥着江离:

教女生自己捏自己的小兔兔 他喜欢在手术台上要她

“你怎么回事,怎么把我们小姐的箱子弄散了。赶紧收拾,丢了东西或者弄坏了,你赔得起吗?”

江离顾不上回话,低头慌忙地收拾着。

雷若妍上前催促着助理:“你别埋怨他了,赶紧帮忙一起收拾。”

雷若妍说着,自己也弯腰收拾着地上散落的化妆品。

助理看到雷若妍动手,也不敢怠慢,快速地上前帮忙。

忙了好一会儿,三人才把地上的东西都收拾回到箱子里。

江离慌张地对雷若妍:“小姐,您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丢东西,或者损坏什么?”

雷若妍摆手:“没事的,你也不是故意的,我看到是有个孩子撞了你,现在东西都收回来了,没事了。”

江离看着雷若妍,眼中充满了感激……

尽管这只是件小事,但因为雷若妍的大度,没有找江离的麻烦,他才得以继续工作下去,所以他对雷若妍的印象很深。

此时的江离,看着角落雷若妍的样子,敏感的察觉到,她应该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江离正想着,雷若妍喝完面前的酒,将一张钞票压在杯子下,起身向外走去。

江离赶忙也起身跟了上去。

雷若妍走进走廊,江离在后边快步跟随。

雷若妍停下脚步,回身看着江离,江离也赶忙停下了脚步。

雷若妍带着几分严厉地:“你跟着我干什么?!”

江离赶忙解释:“雷小姐,千万别误会,我不是坏人,我是江离,你仔细看看,几年前在酒店,我帮你提行李,在大厅里把箱子弄散,行李撒了一地的那个行李员……

雷若妍仔细地端详着江离,回忆着恍然地点了点头:“是你啊……你跟我有事吗?”

江离平和地:“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坐下谈几句吗?”

雷若妍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和江离又回到大厅,相对而坐。

雷若妍看着江离:“看你的穿着打扮,最近应该过得不错啊。你找我有事?!”

江离开门见山地:“我刚才看你一个人喝酒,情绪低落,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

雷若妍微微一愣,随后回避着:“没有啊,一个人喝酒又有什么……”

江离真诚地:“雷小姐,如果你遇到烦心事,告诉我,我可以帮你解决的。”

雷若妍还在回避着:“不,我真的没事。”

江离恍然:“我明白了,你是对我的能力有怀疑……”

江离扬手向空中一抓,一条漂亮的钻石项链出现在手中:“只要你能说出的东西,我都可以为你拿来。”

雷若妍惊讶地看着江离:“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江离做出神秘地表情:“你听说过超能交易所吗?”

雷若妍疑惑地:“超能交易所?!”

江离点头:“对,这是一家神秘的店铺,只要用超能力或者是特殊的天赋交易,就可以实现任何愿望,我现在就是超能交易所老板的助手。”

雷若妍的眼睛瞬间一亮:“真的?!”

但她随后又黯然下来:“行了,你别安慰我了,怎么可能有这么神奇的地方?”

江离微笑:“不但有,而且我就能带你去。”

雷若妍轻轻摇了摇头,却没有去拿名片。

江离看着雷若妍:“怎么,还是不信?”

雷若妍摇头:“不是不信。就算真有这么个地方,可我烦心的事,不一定通过交易就能解决的。”

江离赶忙安慰雷若妍:“雷小姐,到底是什么事,你就告诉我吧。”

雷若妍看着江离,终于下定了决心:“好吧,我告诉你……”

雷若妍拿出手机,调出一张新闻专稿,放在了江离的面前:“你看看这个。”

江离看着新闻,照片是一对青年男女走进酒店房间被拍下的情景,旁边的文字是:电影明星郭柔萍与薛凡深夜酒店幽会。

江离疑惑地:“好像是前几天的新闻,还挺轰动的呢,怎么了?”

雷若妍一脸哀怨地:“郭柔萍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薛凡是我的未婚夫……”

江离一下愣住:“什么,他们和你是这样的关系?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雷若妍:“报纸登出来以后,我就马上去找了郭柔萍,她是跟我这样解释的……薛凡和她是演对手戏的搭档,是薛凡打着和她对剧本的名义,把她骗到了房间,然后QJ了她。”

江离恍然地:“原来是这样,那薛凡实在是太过分了,还是对你最好的朋友……”

雷若妍摇了摇头:“可我觉得薛凡不是这样的人,而且他也对我做了解释,却是另外的样子……他说当时他们的确是进了房间对剧本,却是柔萍主动去勾引她,甚至还在水里下了药。”

江离一脸茫然地:“你到底相信谁呀?!”

雷若妍一脸为难地:“一个是我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一个是我最爱的男人,你说我该相信谁?!”

江离无奈地:“可他们的脾气性格你总该了解吧,难道你就一点判断不出来?!”

雷若妍思索着,眼中带着几许愤恨地:“是柔萍,一定是她!从小到大,她最喜欢抢夺我的东西,从玩具、吃的到衣服,只要是她喜欢,就一定会抢走。”

“这次,一定是她看到薛凡人品出众,又动了抢夺的念头,所以主动勾引薛凡的……”

江离带着几分不平地:“要真是这样,这个朋友不交也罢,没有必要再烦恼,以后断交就是。”

雷若妍思索着,更加愤恨:“不行,光是断交不够,我咽不下这口恶气,我唯一的好朋友,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我必须要报复她。”

江离有些担心地:“你想怎么报复她?”

雷若妍思索着:“她不是大明星吗,我要让她身败名裂,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水性杨花和轻浮。”

江离有些迟疑了:“雷小姐,这样报复会不会太过分了?!”

雷若妍更气愤地:“过分,她抢我东西,勾引我老公的时候,怎么不觉得过分,不这样不足以平我心头之恨。”

江离思索着:“那好吧,我带你回超能交易所,看老板能不能完成你的心愿……”

交易大厅里灯光闪烁,雷若妍坐在沙发上,江离恭敬地站在南笙的宝座边。

南笙一身黑色长袍,从后堂走出,来到宝座前,巍然而坐。

江离对雷若妍:“雷小姐,这位就是超能交易所的老板,你有什么愿望,可以尽管对她提出。”

雷若妍将信将疑地看着面前的南笙,但还是认真地:“我希望可以让郭柔萍身败名裂,让所有人都知道她轻浮和水性杨花。”

南笙上下打量着雷若妍:“你的愿望我可以实现,但是需要你付出你的友情来交易,可以吗?!”

雷若妍愤恨地:“本来我也没有其他朋友,她还背叛了我,我还要友情有什么用?!我同意交易!”

江离再次提醒着:“雷小姐,你可一定要想清楚。”

南笙点头:“一旦交易,结果将无法更改,你确定吗?!”

雷若妍态度坚决地:“我确定,我必须要让她受到应有的惩罚!”

南笙无奈地点头:“那好吧。”

南笙摆手,精致的合约飞出,落在了雷若妍的面前:“请签约吧。”

雷若妍拿起合约,在上面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郭柔萍住处。

郭柔萍心情低落地坐在房间的窗前,呆呆地看着窗外。

忽然,画外传来的雷若妍的敲门和喊声:“柔萍,开门,我是若妍。”

郭柔萍惊喜地赶忙起身,快速回身来到门前将们打开,看着门外的雷若妍。

雷若妍猛地张开双臂,一把将郭柔萍搂在了怀里。

郭柔萍短暂的惊愕后回味过来,也紧紧地搂着雷若妍,伤心的眼泪流了下来。

雷若妍搂着郭柔萍,努力地哄着她:“好了,柔萍,不哭了,我知道你受委屈了。”

郭柔萍慢慢停止哭泣,松开雷若妍,看着她,有些不敢相信地:“若妍,你相信我是受委屈了?!”

雷若妍:“那当然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当然相信你了。我已经决定了,和薛凡这个伪君子分手,以后,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

郭柔萍看着雷若妍使劲地点着头。

雷若妍:“柔萍,我今天来找你,其实还有一件别的事。你不是写了很多诗,准备出一本诗集吗?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了出版社,过段时间就可以上市,到时候,还要为你办一个签字售书仪式的。”

郭柔萍大为感动地:“若妍,你真的对我太好了。”

雷若妍:“别说傻话,我们会一辈子都是最好的朋友。”

郭柔萍眼中含泪,使劲地点着头,再次和雷若妍拥抱在一起,她却完全没有察觉到,在她怀里的雷若妍,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喜欢超能交易所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