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老师 一女多男同时进6根同时进行

  • A+
所属分类:牡蛎

只有探寻到李家祖上的秘密,我才有可能找到姜小四和龙小鱼。

只有窥破李家祖上的秘密,我才有可能找到,并救出李家众人。

也只有窥破李家祖上的秘密,我才有可能知道,那九个棺中女的尸体,拼成一具留有李思妍意识的完整尸体,是为了什么!

此刻细细想来,拼尸绝对是一种邪术。

而且,我之前的猜想应该是对的,拼成的尸体,真的会活!

只是不知道那尸块拼成的、活了的、具有李思妍意识的尸体,活了以后,还是李思妍么?去了哪里?

这山洞,绝不是这次诡异之行的终点!

可我扫视了几遍山洞,发现除了那个入口之外,这山洞似乎没有别的去路了。

至少我现在没有看到别的去路。

我走到那入口处。

那条石阶通道时刻在变化,不同时刻进入,会去到不同的地方。

会不会通往李家祖上秘密的路,就是其中一条?

此时,那些黑色的“根须”正在疯狂摆动,犹如生物的触手在捕食一般。

这时候再看到这些黑色的“根须”,我毫不怀疑,这些玩意儿就是洞中黑莲的根!

我要从这里走么?

想了片刻,我摇了摇头。

还是再找找看的好!

只有这山洞里确实没有别的路了,这条我来时的路,才有可能是通往秘密的路。

而且,如果我想要出去的话,走这条我进来的路,多半是出不去的。

进来的人想要原路返回,几乎不可能。

因为设计这里的人,绝不会让这里的秘密外泄!

那么,一旦这条进来的路,不是通往李家祖上的秘密的路,就只会是埋葬秘密的路!

我不能走这条路。

想通这些,我在山洞里走动起来,寻找其它的路。

寻视良久,别的出路我是没看见。

但我有所发现。

我的视线落在了血棺上。

我反复观察这山洞里的九口血棺后,总感觉这九口血棺不是随意摆放的。

片刻后,我双眼一亮。

这山洞,果然不是这次诡异之行的终点!

诡棺封路!

这九口血棺,隐秘的摆成了诡棺封路阵!

剔除那两口空棺,可不就是典型的诡棺封路么?

诡棺封路并不少见。

许多大墓里都会有诡棺封路。

诡棺封路,必然是布置于假的主墓室里的。

一般人看不出来,只会把假的主墓室,当成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老师 一女多男同时进6根同时进行

真的主墓室。

其实,许多被考古挖掘或者被盗的大墓,就只挖到了假的主墓室,因为大墓中有诡棺封路。

而真正的主墓室,在“诡棺封路”所封之路的尽头!

有一个不知起源的传说,说是所有的诡棺封路,其所封之路,都通向同一个尽头!

但没有人知道那尽头究竟是哪里。

“诡棺封路,活人止步。”

这是规矩。

也是警告。

更是禁忌。

千百年来,无数的前人,用生命诠释了这句话!

能看出来诡棺封路的人很多。

但,敢去破诡棺封路的人,很少很少。

而去尝试破解诡棺封路后,还能活着的人,更是直接没有!

至少,从古至今的所有门派里,都没有过什么人破解了诡棺封路的传说。

也就是说,没有人知道诡棺封路,封的是什么路!

因为走上诡棺封禁之路的人,全都死了。

任何出现诡棺封路的地方,都意味着前路封禁、活人止步。

可我要就此止步么?

沉思良久,我决定不止步!

此前的我,就是太惜命了,以至于被人算计到了此处,几次险死,身中诅咒。

若非第二次要杀腹中怪物的时候,我选择了拼命,就真的成了别人孕养怪物的工具!

回想那怪物第一次出现降生迹象时,它分明是要掠夺我的全部生机的!

那时候,怪物如果降生成功,我就死了!

而且,怪物几乎降生成功了,那时候,我的生机已被掠夺枯竭。

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怪物没能降生,我的生机也重新充盈。

可李思妍则莫名死了,龙小鱼和姜小四也奇异失踪了!

此时仔细一想,李思妍的死,以及龙小鱼、姜小四的失踪,应该都是救我所致……

就是因为我惜命,才落到了现在的境地!

所以,从今往后,我绝不能再因为惜命,就过于理性和谨慎了。

这诡棺封路,拦不住我!

想了想,我决定等自身状态再好一些,就挑战这古来无人能破的诡棺封路!

前无古人,不一定后无来者!

谁说挑战诡棺封路的前人都死了,我挑战诡棺封路就一定会死呢?

而且,我隐隐有一种感觉:不论主动还是被动,不论生死,我总会到那诡棺封禁之路的尽头去……

甚至,我所有的疑问,兴许都会在那里得到答案。

比如操控了我人生的人是谁!

比如陈婷残缺的神在何处!

比如“李思妍”、龙小鱼、姜小四去了哪里!

这诡棺封路,我闯定了!

有了决断,我当即盘膝而坐,恢复自身状态。

现在的我,燃烧了太多修为,伤也没好透,得休整休整。

……

修整了几天,我燃烧掉的修为已经恢复。

但我的伤愈合得稍微有些慢。

这时候,我倒是又谨慎了,决定等待伤愈。

那么问题来了,食物已经耗尽。

想了想,我打算看看黑莲的莲子能不能充当食物。

我走到一颗黑莲下,观察了起来。

这黑莲的莲子奇特无比,呈现出人头的形状。

而且,所有状似人头的莲子,竟然都长着我的脸!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反正挺吓人的。

观察了片刻,我面上一喜。

作为修习过《隐龙经》“医”字卷的人,我轻易就能判断出来,这些黑莲的莲子没有毒!

而黑莲盛开的时候,虽然吞吐邪气,但莲子里并没有邪气。

虽然看上去就像是我的头,但绝对能当成食物!

唯一的缺点,只是不太好下嘴而已。

也不知好不好吃?

没耽搁,我直接捏动剑诀,以剑气斩向上方的黑莲。

我要斩断莲花杆。

“噗”的一声。

目标黑莲的莲花杆被我的剑气打中。

然而,莲花杆没断,“伤口”出溅起一道血花。

而后,鲜血喷涌而出。

我惊悚间,满山洞的黑莲都异动了起来。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