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 案件小说2阿龟婚俗验身

  • A+
所属分类:牡蛎

柳树坎儿和庆丰可不一样,不是出门就能雇到车子或者轿子的。李大郎带着淑慧来的时候,是雇车来的。因为两个人手里实在是没什么钱了,所以到了柳树坎儿,就把车给打发回去了。

如果要车等他们,那是另外的价钱。

李大郎本来寻思着,回庆丰的时候,再另外雇辆车。可他没想到这雪会越下越大,根本就顾不到车。

他就说要跟淑慧走回庆丰。

淑慧的脸色就变了,神情紧张极了,却不敢说什么。

李家老爹却还是心疼儿子的,虽然这路程不算很远,可下着雪走回去,那肯定冻的够呛,就让李大郎把家里的驴车赶上。

“啥时候有空,啥时候再送回来。”李家老爹这样对李大郎说。

李大郎就同意了,和李家老爹一起拴了车,车上铺了些干草。李家老爹本来还想要铺个褥子,李家小妹就不大乐意,因为那褥子平常都是她坐的,她心里嫌淑慧。

李大郎看见自己妹子撇嘴,就不想让自己妹子不高兴。

“还用啥褥子,这一会工夫就到了。”李大郎就说,然后就让淑慧坐到车上去,他自己在车辕子上坐了。

车辕子上铺了一个厚厚的垫子,那是李家老爹用的。李大郎就坐上去,并不想着把这垫子让给淑慧。

两口子就这么着离开了柳树坎儿。

他们来的时候,坐的是带轿子的那种马车,人家马车里还给准备了炭炉,所以并不冷。可回去这驴车上面就没有任何遮挡。

李大郎不觉得怎样。他刚才还跟李家老爹一块喝了酒,觉得身上热乎乎的,屁股地下也不冷。

淑慧坐在车上,却是另外一番光景了。她穿的棉袄棉裤,还穿了件棉裙,外面却没有别的大衣裳。

不是宋家陪嫁的时候没给她做,是都被李大郎给当当去了。

淑慧就冷的上下牙打架,尤其是屁股底下,更像是坐在冰块上一样。那一层草垫子并不厚,李家老爹扔上来的时候,也没仔细检查,里面似乎被什么给打湿了。

淑慧觉得,屁股地下都冻成了冰似的。

可能是潜意识里求生的本能,淑慧就奓着胆子跟李大郎开口:“要不,咱、咱上粉丝作坊,借辆车。”

即便是宋存礼不在粉丝作坊,知道她是宋家的淑慧,也会借辆暖和的车给她。甚至还有可能,作坊里的管事就安排人专门送他们回庆丰了。

李大郎听见了,就回头瞅了淑慧一眼。

他似乎根本就没注意到淑慧在发抖,也没注意到淑慧已经冻的发紫的嘴唇。他今天挺高兴,所以喝的多了一点。

为什么高兴?当然是为了他妹子。他妹子这才刚出去露面,还没怎样,这就有富户上门来提亲了。

不愧是他的妹子,不愧是他李家的人。

而且,妹子将来能找个好人家,他也能对他娘有个交代了。李家老娘临终的时候,曾经拉着他的手嘱咐他,让他要照顾好他妹子。

他是做哥哥的,这是他的责任。

这么想着,李大郎看淑慧,就越发的不顺眼。他们家虽然贫穷,那是还没到发迹的时候,他们家的人,可都个顶个是人中龙凤。

可惜世人见识浅薄,就因为他家里穷,他就得凑合娶淑慧这么个媳妇。

看淑慧坐

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 案件小说2阿龟婚俗验身

在那抖抖索索,畏首畏尾的样子,哪一点配做他李大郎的媳妇了!

而且,淑慧还提到了粉丝作坊,提到了宋存礼。

李大郎的怨气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就你那好娘家人。现在该知道你来柳树坎儿了吧,咋不派个车马轿子的来接你?人家真拿你当一回事!你有

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 案件小说2阿龟婚俗验身

这个脸,我可没有,还上作坊去借车!到了那儿,谁能拿正眼瞅你。就你这样,丢脸就丢在我们家,我们认了。你可别上外面丢脸,那丢的是我的脸,是我们老李家的脸。”

淑慧的眼圈就红了,眼泪在眼睛里打转。

李大郎不仅不怜惜,更不会像宋家人那么害怕担忧,他更加的气不打一处来。

“你除了会哭,你还会干啥?到了我家里,让你拿了东西,你去半天,你都拿不回来。还想让谁伺候你是咋地?你都把我的脸给丢光了,带着你,我都没脸去跟左邻右舍说话!”

淑慧就不敢哭,也不敢再提借车的事。

李大郎赶着车,出来这一会,他也觉出有些冷了,因此心中更加怨恨。

“一个娘生养出来的,你看看你,哪一点比得上你妹子。不说别的,一句敞亮话你都不会说,动不动就会哭。你们家怕你哭,我可不惯你这脾气。在我这,你别想装模作样,还想拿捏我?你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啥样!你们家姐妹好几个,就挑了最不像样的给我。看不起我们家穷呗。”

如此怨气冲天,接下来就一路数落淑慧,抱怨宋家如何瞧不起他。

淑慧一个字都不敢反驳。她只是在车上团成一团,一会想着自己可能要死了,一会又想着她还这么年轻,应该不会死。

她根本没去想宋逸山和夏氏。

在她来说,这夫妻两个,其实是陌生人。她跟他们就亲近不起来。

她却想到了淑媛,因为李大郎提到淑媛了。李大郎对淑媛怨气很大,说淑媛不好,但却又说她比不上淑媛。

淑慧却不恨淑媛了。

最后,她想到了宋老太太。

然后,她就伤心起来了。

以前在娘家的时候,宋老太太对她是很好。可自打她嫁了人,宋老太太就跟她疏远了。

她只有李大郎一个。可李大郎,根本就不管她的死活。

淑慧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李大郎却还在滔滔不绝地抱怨着宋家,说着自己的怀才不遇,根本就没去看淑慧。

快雪堂

淑媛瞧着外面的雪竟然越下越大,心里顿时盘算起来。金鹊桥上的工程只怕要停下来,得等雪停了,再清扫干净才能再次开工。砂锅居的生意倒是不怕被这雪影响到。但是其他几个工厂,还有宋家洼子那里,肯定是要被影响的。

这一件件,该如何安排,虽然有下面的管事和掌柜的直接负责,但是淑媛得在心里打个草稿。

这都是她要操心的事。

夏氏没那么多操心的,就问张妈妈,打发去接小存孝的车准备好了没有。

张妈妈说已经准备好了,让夏氏放心,因为这雪,她还打发人给学里另外送了炭,免得冻着了小存孝,接小存孝的车里也早就预备了炭炉,肯定把车子弄的暖暖和和的。

夏氏就很满意。家里这些事,有了张妈妈,是根本不用她操心的。

然后,她就想到了淑慧。

李大郎带着淑慧走了,也没跟他们说一声,那肯定就是回柳树坎儿了。

“这个天,她老公公肯定不能让他们回来,得在柳树坎儿住一宿了。”夏氏自言自语的,“明天咱要是还去兴隆庄,就把他们接过去,到时候再一块回来。”

不仅夏氏,无论是谁都不会想到,李大郎和淑慧今天会回来。他们更不会想到,淑慧命在旦夕。

喜欢重生农家小地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