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把腿开大点惩罚鞭打调教

  • A+
所属分类:牡蛎

“呐,这才对嘛!一听说房翊付出了极大代价,就这般紧张!这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嘛,我这双眼睛还能看走眼?”燕有才有些小得意,“你方才说,给我养老,是真的吗?”

“那还能有假!您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您若是救了我朋友,他肯定有重谢,他可是富贵人家。”章雅悠开始循循善诱。

“可是……”燕有才有些犯难。

“前辈有什么要求尽管提?”章雅悠笑道,又给燕有才倒了一杯酒。

“我不喜欢京城,怕遇见熟人。我年轻时就是混京城地段的。何况,我不愿意进宫做御医,我这若是进了京城,还不把我抓起来?哪有现在逍遥自在。”燕有才道。

章雅悠知道,这样的奇才往往不拘一格,逍遥自在,最受不了拘束,更不愿意循规蹈矩。

“那我若是把我朋友接了过来,就在范阳,可以吗?”章雅悠立马想了折中的办法,“或者,您到时想去哪里溜达,我们就去哪里转悠。”

“我可没时间照顾一个瘸子。”燕有才道。

章雅悠笑道:“前辈,哪里需要您来照顾,有我们呢,您只需要在一旁指点一二就好了。”

“哦,你除了让我给你朋友治腿,还想着偷学我的独门手艺?”

章雅悠道:“我也有独门手艺啊,可以和前辈交换。”

“你有什么手艺?说来听听。”燕有才立马起了好奇心。

章雅悠笑道:“前辈,我们要么出去再说,换个地方喝酒?我在这里浑身不自在,若是被人发现了,麻烦。”

“我住得地方很远,就一草庐,刮大风的话,屋顶能都掀翻。平时有钱嘛,就去住客栈,没钱嘛,倒在巷头也能睡,以地为席以天为被,多敞亮!”燕有才笑道。

章雅悠笑道:“我在后街租了个小院子,前辈不嫌弃的话,可以先住进去。我晚些时候再挪个地方,我们到时请个手艺好的厨子来,变着花样给您做好吃的。”

燕有才一愣,继而哈哈大笑:“好!就这么定了。不过,我先说好,我也不是什么病都能治,传闻医白骨活死人,那都是世人谬赞,没有依据。我最成功的案例就是治好了你。看着你这么活蹦乱跳地站在我眼前,很有成就感呐!”

“我摔得那么严重都被您治愈了,我朋友这双腿您肯定能治好。要真是治不好了,晚辈也只有感激,没有怨言。”章雅悠笑道。

章雅悠和燕有才下楼,出门的时候正好遇见卢钰在一群人的陪同下,浩浩荡荡地进了红袖招。

不知为何,卢钰见这二人经过,竟朝这个方向看了一眼,只是匆匆一瞥,章雅悠与燕有才已经出门走远了,玉凌已经安排了马车守在不远处。

“姑娘,去哪里?”

“自然是回咱们小院子。”章雅悠笑道。

这时,田英也有暗处出现,与玉凌一起驾马车回去。

到了住处,章雅悠给燕有才安排好了起居,又急忙修书一封,叫来其中一名暗卫,让他尽快回京城,务必交给仆固临泽,让仆固临泽尽快来到范阳,同时,带一车好酒过来。

末了,章雅悠又交代了一下:“可以将熙园的藏酒搬过来,就搬那种藏了十几年的。”心里默念:舅舅,对不住了,我会想办法再给您攒点好酒的。

燕有才听章雅悠这么安排,很是满意,道:“你这丫头,会做人,比那个冷冰冰的房翊有意思。不过,我医仙出手救人,那可是万金,还要看是否有缘,所以,你送我点好酒,划算的,我不会白占你便宜!”

“说什么便宜,前辈!我的命都是您救的,报答您是应该的,晚上想吃什么,我亲自下厨!”

章雅悠笑道。

“哟,还会厨艺呢?我不挑食,我就是不吃血,喜欢肉,多些肉就可以了。”

再说,卢钰这边,整整五天过去了,闹了那么大的动静,调遣了数千府军,连个影子都没抓到。

卢钰想了想进门那一刻看到的两个,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虽然章雅悠顶着一张猥琐的中年大叔脸,但是,那身材娇小、蝴蝶骨甚是好看,怎么看,都与那张脸不相配,莫非这就是易容术?

“算了,这不过是个插曲,别耽误了正经事。”卢钰道。

王行之有些不甘心,道:“就这么算了?那个臭丫头还扎了我一下呢!”

崔洵道:“是啊,我也一肚子气,我们几个何时在范阳这么吃瘪过?简直是忍无可忍!老鸨,老鸨呢!”

一个徐娘半老、满头珠翠的女人急忙跑了进来,进了包厢,对着众人恭敬地福身行礼,道:“各位公子,有什么吩咐?”

“上次我让你查那个琴师的身份,都有眉目了吗?”

鸨母道:“回崔公子,我已命人把所有与这琴师有往来或者说过话的人都叫过来问话了,但是,并无可用的信息,她交给我们的手实牒件也是假的。那个明月,我叫人拷问了,说是根本不认识那个琴师。”

“不认识?那就是多管闲事了。把那个明月叫过来。”崔洵冷道。

鸨母道:“明月受了重伤,卧床不起,您看……”

“你想找死嘛!拖上来不会吗?”崔洵恼羞成怒。

“算了,拖个半死人过来,影响心情。”卢钰淡淡开口了。

崔洵骂骂咧咧了几句,让那鸨母滚出去。

“肃王交办的事情,都办妥了吗?”卢钰问。

王行之道

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把腿开大点惩罚鞭打调教

么公在快点好舒服好爽 把腿开大点惩罚鞭打调教

“已经按着肃王的要求办妥了,信也送出去了。”

卢钰道:“想办法给太子那边送个信,让他们有个准备。”

崔洵道:“大哥,我们不是一直和肃王……”他欲言又止,知道不好讲得太过直白,道:“为何要通知太子?”

王行之思索了片刻,道:“还是大哥棋高一着,小弟知道怎么处理了。二哥不要着急,大哥这么做有他的道理,眼见着朝廷气运衰落,原本肃王与太子分庭抗礼,如今老皇帝明显倾向太子,给太子安排了很多得力的人手,太子的亲信也多受倚重,肃王已经落了下风,我们断不能将宝都压在肃王身上。”

崔洵似懂非懂,笑道:“大哥出主意,我照做就是了。”

卢钰道:“人手,三弟安排吧,别给任何人留了我们的把柄,字句什么的,销毁。”

喜欢重生贵女福气多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