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蛎子出水最佳时节!红岛码头每天300吨上岸奔向春节餐桌

汤如牛奶般丝滑浓白的生蚝韭菜汤,好吃到停不下来!
汤如牛奶般丝滑浓白的生蚝韭菜汤,好吃到停不下来!
2018年2月7日
生蚝清理方法图解 这些步骤你都知道么
生蚝清理方法图解 这些步骤你都知道么
2018年2月7日
生蚝清理方法图解 这些步骤你都知道么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永端 贾馨儒

-9℃,天气晴朗,海浪很小。

这样的天气,对于城阳红岛街道办事处西大洋社区渔民程参远而言,是个出海捞海蛎子的绝好天气。

2月5日凌晨,程参远与3名船员一道驾渔船赶赴胶州湾海蛎子养殖海域捞回1.3万斤海蛎子。他说,当下是海蛎子出水的最佳季节,气温能保证海蛎子在出水后的1个月还能存活,而眼看春节即将到来,作为渔民的他应该抓住春节市民餐桌上大量需求海蛎子的时机。

红岛渔港码头作为青岛海蛎子的最大进出港,眼下每天进出码头的海蛎子高达300吨。

出海、运出再通过粗细分拣和冲洗,这些海蛎子春节前后将走上市民的餐桌。

凌晨4点起床出海

-9℃,天气晴朗,海浪很小。

这样的天气,对于红岛街道办事处西大洋社区渔民程参远而言,是个好天气。当下是捞海蛎子的最佳季节,驾船出海捞海蛎子的头天,他最关心的就是天气。

“寒冷,可以多裹些衣服。”程参远告诉半岛记者,“但是浪大了就不敢出海了。”

按照与其他3人的约定,2月5日凌晨4点,程参远就起了床。起床后的程参远在家里麻利地吃了早饭,并带上了一大水壶热水,开上他的小面包车在漆黑的夜里向红岛渔港码头驶去。

4时40分的渔码头,探照灯在闪烁,此时,前夜岸边停靠的一些渔船上已经亮起了灯,也有的渔船已经启动了马达徐徐离岸。

将面包车停在渔港内的程参远提着他的水壶和手电来到了岸边,将拴船的缆绳使劲拽了一把,之后一个箭步迈上了船帮并借势跳进了船舱里。

他提着手电,走进驾驶室启动了船上的马达。他要在其他3名船员到来前以预热发动机和检测渔船发动机的性能。4时50分后,与程参远一起出海的车启军、青福和赵丕高也陆陆续续来到了渔船上。

5时许,拴在岸上的缆绳解开。52岁的赵丕高一下迈上了渔船,40多米长的渔船开始离岸。

夜色笼罩大海,渔船上的探照灯直刺胶州湾海域。船到之处,探照灯下荡漾的海水波光粼粼。

这天,程参远的渔船要载着4人,到胶州湾海域的海蛎子养殖区域。

程参远说,他的海蛎子养殖区有700多亩地的面积。

木船在凌晨的严寒中向目的地进发。此时的车启军、青福和赵丕高在船舱里穿上了水服和水靴,52岁的青福还时不时将头上的棉帽裹了又裹。

当天预报的气温是-9℃,但在海上,有海风和海水潮气作祟,船员会感觉格外寒冷。

往往是,同一条船上的船长、船员执行同一件任务时,话语很少。一路上,4人同样少于言语。

5时40分许,渔船按照原计划到达了海蛎子的养殖区域。

程参远说,当天收获的海蛎子是2年前放养的,2年生的海蛎子已到了收获季节。

当渔船在海域停稳时,两人一组开始向海内撒网。

5日的早上潮水不高,水温约为3.1℃。程参远扔下的蛎子网落水深度大约只有5米。如果涨潮严重的话,大网落入水底将达6米。 在将两个大网撒入海水后,渔船又启动了马达,开始在养殖区域拉网。

“网在水底,这样就可以将海底的海蛎子‘捕捞’的网上。”车启军表示,“等网上的海蛎子积聚多了,再将连带着海蛎子的大网拖到船上。”

1多0分钟之后,第一网开始出水。出水后的网上挂满了满满的海蛎子,随着大网被拽入船舱,这些海蛎子被抖落在了船舱内。大网随之又被撒进了大海。

程参远忙着驾船拖网,而车启军和青福则忙着将抖落在船舱内的海蛎子用铁锹铲了装进网兜内。

“一网上来就有上百斤的海蛎子。”程参远说,“今年我家的海蛎子与往年相比更肥。”

程参远说,海蛎子的肥瘦主要取决于海蛎子种放养的多少,两年前他在这片海域放置的海蛎子种比较少,所以今年的海蛎子个大。

随着第一网海蛎子的出水,船上的4人也开始忙活起来。从拖网、提网到海蛎子入船舱再被装入网兜,4人一刻也不能闲着。

渔船在养殖区域拖着大网转来转去,海蛎子被一网一网提出了海面。

时长一分一秒推移,出水的海蛎子在船舱内越聚越多。

上午9时许,出水的海蛎子已经堆满了船舱。

“一网兜有七八百斤重。”程参远说,3个小时里,总共捞起了约1.3万斤海蛎子,装了60多个网兜。

上午9时10分许,一切收拾妥当之后,载着1.3万斤海蛎子的渔船破浪开始返航。

程参远在驾驶舱内凝视着远方驾船,晴空下的渔船向着红岛渔港码头的方向缓缓进发。

批发海蛎子的还有不少外地客

自进入这个冬季以来,渔港码头上的保安,已经习惯了码头从早上6点到上午10点之前的“宁静”。

一名保安告诉记者,隆冬加上即将到来的春节,眼下出船打渔的渔民相对少,一年四季而从红岛渔港码头出发的绝大多数的渔船主要目的是捞海蛎子和贝类,所以这个季节更是以捞海蛎子居多。

“从这里捞海蛎子的渔船,几乎都在早上6点全部出港。”这名保安说,与渔船靠岸时的热闹场面相比,10点之前的渔港码头显得“静悄悄”。

9时的码头上,没有进出船只,连进出码头的车辆都没有。偌大的码头,西侧只有两名工人在修船,而东侧的船舶停泊区,也有寥寥数名工人。

当天的海风,将渔港码头墙头上的几根野草吹得左右摇摆,一群海鸥在阳光下的海面上低翔。

9时50分,伴随着一辆小货车的到来,寂静的码头被打破。

这辆车厢上方加了铁网的小货车径直驶向了码头南岸,并在岸边停了下来。车上的司机没有下车,而是坐在车内边吸烟边遥望着远方。在这名司机的5公里之外,就是青岛跨海大桥。

这名司机手里的烟抽了没有几口,又有一辆小卡车驶进了渔港,并快速奔向南岸。眼下,渔港宁静不再,车辆陆续驶来。

显然,这些车辆是来渔港等待即将上岸的海蛎子的。

岸边的车辆越来越多,被水泥铸就的宽阔的码头显得拥挤起来,一些渔民也纷纷拥向码头,还有一些妇女的胳膊上还挎着篮子。挎篮子的妇女是来捡拾码头上遗落的海蛎子的。

原路经过50分钟的航行,当程参远的渔船赶到码头时,已经上午10时许。程参远的渔船靠岸时,岸边已经停靠了两艘满载海蛎子的渔船。

渔船停靠安稳,赵丕高第一个从船上跳下岸,并将缆绳拴到了岸上的一个柱子上,以控制船在海面上的摇摆。

还没有等赵丕高跳上船,码头上的一个升降机已经将挂了4个铁钩的铁链子落到了船舱里。

车启军和青福见状后,拽过铁钩并将铁钩钩到了装满海蛎子的大网兜上。此时,岸上的升降机拽着4网兜海蛎子上升,升到一定高度后再行转移,仅仅10多秒钟的功夫,4网兜海蛎子就落在了停靠在岸上小卡车的车厢内。等待在车厢内的两人开始将网兜松解,短短2分钟的时长,4网兜海蛎子被倒进了车厢内。

“一个网兜内有近200斤的海蛎子。”程参远告诉记者,“四网兜海蛎子在700斤以上。”

船舱内被钩起的海蛎子,源源不断地落入岸上的车厢内。

此时,整个渔港码头上已经喧嚣起来,汽车的马达声、升降机的起吊声,人群的呼喊声,还有摩托车的喇叭声。见渔船靠岸,成群的海鸥也纷纷前来凑热闹,想必这些海鸥是来乘机寻食。岸边渔船上的海蛎子还没有卸完,远处海面上三三两两的渔船正向港湾驶来。

保安告诉记者,这个季节的红岛渔港,在天气允许的情况下,每天都会有十几甚至几十艘满载海蛎子的渔船靠岸。

程参远所驾渔船的旁边,年轻渔民赵培高正站在码头上,手拿记账本抬头眼盯着被升降机拽到半空中的3网兜海蛎子的电子秤。

“3包530斤。”卸货人站在车厢内对着赵培高大喊。

赵培高伸长了脖子,睁大了眼睛仔细看了一眼:“这哪里是530斤?明明是536斤。”

“哦哦哦,536斤。”车厢里的人笑着大喊,“你站得远,看得倒真仔细。”

而在港口的西侧,一辆更大的渔船正在将海蛎子装进一辆来自连云港的大型货车上。一辆来自日照的父子俩同样在西侧向小卡车装海蛎子。

半小时之后,程参远船舱内接近一半的海蛎子被卸到了车厢内。

满载海蛎子的小卡车,出了渔港码头向分拣区飞奔。

此时,满载海蛎子赶回渔港的渔船越来越多,有些卸完海蛎子的渔船则离开了渔港,还有一些渔船则在远处等待靠岸。

年关捞海蛎子供应市民餐桌

货车司机赵现提同为西大洋社区的渔民,他在胶州湾海域养了20多年的海蛎子,从渔港码头到海蛎子的分拣区,赵现提已经驾驶着这辆小卡车在5公里的这段公路上奔跑了多年。

赵现提的车速很快,他将这车海蛎子送回分拣区之后,再返回码头将船上的其他海蛎子送回分拣区。

5公里车程他用了不足10分钟。当他的车驶进分拣区时,已在这里等候的分拣区负责人从一个铁皮屋内走了出来。赵现提驾驶着小卡车在分拣区转了个弯,将满车的海蛎子卸了下来,之后他又下了车爬上车厢用铁锹将没有完全落地的海蛎子铲下了车,关上车门的他驾车又向渔港码头飞奔。

赵现提的小卡车刚靠岸,升降机上的铁钩又抓着船上的网兜送向车厢。

岸上,进进出出的是小货车和行人;岸下,进进出出的渔船。

在另一艘刚靠岸的渔船上,一名渔民将一大网兜海螺提出了船舱。

海螺刚被提上岸,就被岸上的人流围住了。

“卖不卖,多少钱一斤?”看着刚出海的硕大的海螺,人流里有人询问。

“你若是要的话,30元一斤。”渔民说。

“30元有些贵了,25元吧。”

“你若是都要了就25元一斤。”渔民说。

“要了。”

渔民从兜里随手拿出一个电子秤称了,12斤。

问价的行人交了钱提着海螺,驾车走了。

有渔民告诉记者,在养殖区域捞海蛎子的过程中,一些海螺会随着海蛎子被捞上来,海螺的价格比海蛎子要贵,他们一般会将海螺分拣之后单独出售,如果捞上来的海螺较小,他们则将这些小海螺扔进海内继续生长。

一个小时之后,程参远渔船上的所有海蛎子全被装进了小卡车,小卡车载着海蛎子再次向分拣区驶去。

此时的赵丕高则拿了一个水桶,将落在船舱内的一些海蛎子拣了起来。这些没有被送走的海蛎子,对于赵丕高而言,是一顿极好的下酒菜。

一旁的程参远则将散落在船舱内的网兜进行梳理并放好,等待下次再用。

中午12时,当绝大多数满载海蛎子的船只靠岸卸货时,程参远已经完成了当天的捕捞。正午的阳光里,伴随着海风和海鸥的鸣叫,他的渔船将要靠岸,等待次日出海。

今年52岁的程参远有着7年的海蛎子养殖经验。

程参远告诉记者,他当天捞的海蛎子已在胶州湾海域养殖了2年,2年生的海蛎子可以出海,但1年的海蛎子太小,不能出海。

程参远说,冬天的海蛎子是最肥的季节,而当下又是年关,为了供应岛城市民年前年后的餐桌,自入冬以来他的绝大多数时长都在养殖区域捞海蛎子。

“所有的海鲜,海蛎子是离开海水之后寿命和保鲜时长最长的。”程参远说,“出水一个月都死不了。”

从早上4时到中午12时的8小时里,程参远和其他3名船员结束了一天的捕捞。

每天300吨海蛎子上岸

“别看一大网兜一大网兜的海蛎子被运走,”程参远说,“实际上这些运走的海蛎子有近80%的是废品被拣出来,5斤海蛎子只有1斤才能吃。”

“这八成的废品多数是贝壳。”程参远解释,“除了贝壳外,还有一部分死蛎子。”

“我承包的海域,今年能产100万斤海蛎子。”程参远表示,这些“毛”蛎子的价格向外批发为4毛钱每斤,今年算下来毛收入约40万元,除去开支,收入还是很可观的。

渔船靠岸,仅是海蛎子走上市民餐桌的第一步。

当赵现提将第一车海蛎子运到分拣区时,10多名头裹围巾、手戴橡胶手套的妇女,很快来到了分拣区,开始对海蛎子进行分拣。

记者在分拣区发现,坐在堆积的海蛎子旁的每名妇女,手里都拿着一把小斧头对海蛎子进行敲打。

“把这些贝壳分开,再把废蛎子扔掉。”一名妇女说,分拣海蛎子不是一个复杂的活,但必须得用心分拣,因为绝大多数的海蛎子都是废品。

海蛎子被细分完毕之后,则被集中放到冲洗区。海蛎子在冲洗前还要在冲洗区再被分拣一遍。分拣两遍之后的海蛎子就可以进行清水冲洗了。

“一方面是将海蛎子外表的泥沙冲洗掉,另一方面是在冲洗之后,可将海蛎子进行分类。”这名妇女说,冲洗之后的海蛎子更能分辨出大小,大个的海蛎子能卖出更高的价格。

事实是,在分拣区绝大多数的海蛎子被简单冲洗后,装进蛇皮袋子被商贩买走。这些商贩买走了海蛎子,之后再对大小不一的海蛎子进行分拣,对大个的海蛎子进一步清洗,最终走上市民的餐桌。

“这个码头一天运出约300吨海蛎子。”渔港码头一名工作人员称。

盛产于红岛的海蛎子除了供应青岛餐桌外,也有山东滨州、日照和江苏连云港等地的商贩前来收购这里的海蛎子。

“连云港也产海蛎子,但红岛产的海蛎子更受连云港市民欢迎。”一名连云港的商贩告诉记者,他们将这些海蛎子运回连云港分拣后再出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