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楼里学长要了我 看看镜子里我们俩的结合

  • A+
所属分类:牡蛎

带着对严子枫的恨,带着对此子无耻的唾弃和厌恶,众人纷纷拿出了自己看家的本领。

“不!碧垓救我!”

严子枫的惨叫声被淹没在众人“你去死”的咆哮声里。

碧垓身影一动,似乎提前察觉了严子枫的窘境,但真小小又是扬声一喝:“你……是谁?”

以我法将“我”的力量提升到残阳落枫的极致,真小小凝视碧垓双眼,面对它杀伐夜青的眸光,坚定地问出了一句。

你,是谁?

对,我是谁呢?

碧垓瞬间被一浪接着一浪的问道声给吞没了。

“又是个这坑死人的道法!又是这个!”严子枫吃过我法大亏,甚至在我法幻境中看到过被万人唾弃,在云台上被天凉四大宗师联手剜去传承印记之苦。

他既憎恶真小小这离奇的术,又对这门古怪的神通充满了极大的恐惧。

不!

不要让碧垓想起,她是谁!

严子枫的眼波在震动。

他还记得自己养好伤回归残阳落枫的那一日。

他见这个世界百废俱兴,人修妖修平等结契,天地樊笼已被打开,再也不将修士拘束于紫骨……紫骨之上,还有黑骨,银骨,银骨之上是仙阶,是天仙,真仙,玄仙,太乙与大罗!

早知道如此,他为何要离开此界?为何要毁灭自己的故土?

他会在此地成就仙王,成就最繁荣的香火世界!

感觉到了天地之力对自己的憎恶与排斥,他愤恨地想要毁灭,想要夺取,但此间大罗仙人太多,他竟无法与之匹敌!

这是什么鬼世界?

小小一方地,竟能孕育那么多大罗!时间流速还与界外不同!他愤怒地在残阳落枫边陲游荡,直至不小心床入一枚荒芜的木星。在那又长又深邃的地道内,听到一声极是迟疑的问询声。

“子风,是你吗?”

一只可怜兮兮的木妖,向他伸出了自己的手。

“对,我是子枫。”他厌恶地看着那肮脏的木妖,但眼底的厌恶,很快就被震惊

教学楼里学长要了我 看看镜子里我们俩的结合

所取代,因为他储物袋内,一件远古遗宝突然发光,还有那木妖手指紧紧握着他手腕,传来的惊人威压!

在那改写人生的那一天。

他知道了什

教学楼里学长要了我 看看镜子里我们俩的结合

么是九缺圣人!

胧!极!空!寂!枯!裂!癫!净!痴!

凡踏永恒路者,皆避不过九缺之境,胧境失去肉体,神通无法自如发出。极境肉身法宝,但仙力丧失!空境遗忘一切。寂境对一切事物失去感知。枯境失去皮肉。裂境灵魂四处分崩。癫境狂放不自自我。净境最为神秘,就连为了介绍九缺的远古遗宝都未说清。痴境只对一件事感到痴迷,犹如丧失自我一般浑浑噩噩。

九个缺境,听上去都似生死劫一般,或强力不知运用,或彻底失去身为一介强者的攻击,防御能力!

听上去没有哪个稍微好过一点点,皆是死胡同!

若是让严子枫选,他干脆不要九缺,安安心心去搏一个仙帝就好!干什么非要把自己整得失心失智甚至丧失五感和记忆呢?

喜欢万兽朝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