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的味道千千万,吃到嘴里才是真|不负好食光

潮式腌虾,素有“潮汕毒药”之称,弟哥教你做
潮式腌虾,素有“潮汕毒药”之称,弟哥教你做
2018年1月20日
靠海吃海,带你全面认识生蚝
2018年1月20日
想象的味道千千万,吃到嘴里才是真|不负好食光

想象的味道千千万,吃到嘴里才是真|不负好食光

对有些味道的记忆并非来自亲口品尝,譬如牡蛎。

记得上学时读过莫泊桑的《我的叔叔于勒》,“富翁”于勒叔叔竟落魄到靠卖牡蛎为生,这让原本对他寄予厚望的主人公一家惊慌失措——作者巧妙讽刺了“资本主义社会人与人之间赤裸裸地金钱关系和冷漠的人情”。

不知大家是否和我一样,读课文时忽略了资本主义的阴暗,而对“吃牡蛎”的桥段印象深刻。

“一个衣服褴褛的年老水手拿小刀一下撬开牡蛎,递给两位先生,再由他们递给两位太太。她们的吃法很文雅,用一方小巧的手帕托着牡蛎,头稍向前伸,免得弄脏长袍;然后嘴很快地微微一动,就把汁水吸进去,蛎壳扔到海里。”

想象的味道千千万,吃到嘴里才是真|不负好食光

当时,生活在北方内陆的我,脑补着贵妇人吃牡蛎的画面,却怎么也想象不出味蕾是怎样一番体验。越是浮想联翩,牡蛎的味道就愈发美妙绝伦。

长大后才知道,课文里让人垂涎的牡蛎就是生蚝,在北方也被称作“海蛎子”“蛎黄”。

但无论是妈妈做的海蛎子豆腐汤、干炸海蛎子,还是烧烤排挡里的碳烤生蚝、蒜蓉生蚝,总觉得比起于勒叔叔开启的“那个牡蛎”差了些味儿。

去年冬天,威海的同学寄来一箱乳山牡蛎,让吃惯了冷冻和干瘪牡蛎的我和孔先森对“鲜美”有了新定义。

这些牡蛎是头天刚刚从深海打捞上来的,打开包装箱,浓浓的海水味儿扑面而来。撬开一个牡蛎壳,里面的肉肥美多汁,还在微微颤动。

大火蒸过后饱满的牡蛎肉散发着浓郁的鲜香,不需任何调料直接吃就已让味蕾感到巨大满足。

我和孔先森当即决定,乳山牡蛎要成为明年知时酱的备选产品。

想象的味道千千万,吃到嘴里才是真|不负好食光

了解以后才知道,乳山牡蛎真是大有来头。

乳山市,隶属山东省威海市,地处北纬36°到37°之间,是公认的牡蛎黄金生长带。加之长达200公里的辽阔海岸线,大陆架宽阔延展,海域潮流通畅,使乳山境内海区均达到国家一类海水水质标准;水温和盐度适中,境内东西两侧各有一条大河入海,为海区提供大量的营养盐和丰富微生物,造就了乳山牡蛎个头大、肉质饱满、入口爽滑、汁液鲜美的独特品质。

如果你向乳山人询问牡蛎,他们一定会说:临近的荣成、文登的海蛎子都不如乳山海蛎子好吃,乳山海蛎子是甜的,可以生吃。

今年11月,我们动身前往威海乳山,期待品尝到于勒叔叔手中的那一味“鲜美”。

11月的乳山海边,海风已有些凛冽刺骨,海浪击打着礁石,阳光照耀下的清澈海水折射出幽蓝的光,让人觉得冷寂而萧瑟。

就在这冷冰冰的海水下面,成千上万的牡蛎正处在它们蚝生中最肥美健硕的阶段。

虽然当地朋友热情推荐了几家牡蛎加工厂可以代理发货,但我们还是打算亲自去寻访一番。

想象的味道千千万,吃到嘴里才是真|不负好食光

我们驱车沿着海岸线一路走下去,海边的渔村、码头分布着大大小小的牡蛎养殖合作社和生产加工企业,真是深刻体会到牡蛎对这座海滨小城的产业意义。

原本仅靠捕鱼为生的周边渔民,曾因近海捕捞收获甚微而生活拮据;现如今,牡蛎的养殖和加工不仅带来了持续收益,还增加了就业机会,渔民们的生活得到很大改善。

经过几天的考察斟酌,我们选择了一家位于乳山海阳所挂子场村的牡蛎养殖合作社。

与他们合作,首先是看中这里远离市区和重工业园区,海域洁净;更重要的是,几次到访都亲眼看到他们对品质和规格的严格把控,高压水枪清洗、机器称重、人工拣选——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牡蛎分装的标准化。

想象的味道千千万,吃到嘴里才是真|不负好食光

渔民们清晨出海打捞,渔船要在海上行驶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牡蛎生活的深海区。

原本想要跟随渔船体验打捞牡蛎,没想到被合作社的侯大哥严词拒绝:“出海捕捞可不是好玩的,距离岸边几百米的深海区,风浪更大,水深危险。我跟着去一趟都得晕船晕半天!”

我们只好守在岸边,眼巴巴地等着渔船满载而归。

打捞回来的牡蛎,首先会被倾泻在岸边。这时的牡蛎都是两三个连在一起并夹杂着砂砾,工人们用斧头把它们一一劈开,去掉空壳和附着的沙石,然后送到合作社的加工厂进行下一步清洗及分装。

我们选择的合作社有高压水枪设备,用海水将牡蛎表面的杂质、藻类等清洗干净,还能保证牡蛎的鲜活。再经过称重分拣流水线和人工拣选,一个个牡蛎这才开始打包装箱。

想象的味道千千万,吃到嘴里才是真|不负好食光

分拣牡蛎的渔民一边称重,一边用开蚝刀随机撬开牡蛎检验肥度。

牡蛎的饱满程度真是让我吃了一惊——比手掌略小的牡蛎壳里,满满都是牡蛎肉,肥嘟嘟的,在阳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

更让我吃惊的是,这位渔民大哥直接把牡蛎肉削下来,呲溜一下吃进了肚子。

看我目瞪口呆的样子,一旁工作的大哥大姐全都笑开了花:“你们内陆人只知道做熟了吃,我们在海边都是捞上来就吃,就个大饽饽才香呢!”

咔嚓——大哥又开了一个更肥的,递给我说:“你敢吃吗?尝尝!”

想象的味道千千万,吃到嘴里才是真|不负好食光

虽然看着这么一大坨颤巍巍的蚝肉心里还是有点发憷,但想象了这么多年的“于勒叔叔的牡蛎”,如今终于送到嘴边,我怎能错过?!

横下一条心,接过沉甸甸的牡蛎,模仿书中贵妇人的动作头向前伸、用力一吸,把牡蛎肉和汁水一起吸到嘴巴里——

先是海水的微咸在口中蔓延,随后便是牡蛎的鲜甜,浓浓的汁液刺激着舌根不断分泌唾液,滑嫩的牡蛎肉在口腔里打了个转儿就滑进了喉咙——简直鲜得睁不开眼睛。

原来,于勒叔叔的牡蛎,是这样的美味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