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糟蹋女学生好紧好爽 粗大烫进出腿间粉嫩屁股

  • A+
所属分类:牡蛎

林朔把老爷子请出来,倒不是指望老人家在战斗中帮什么忙。

老魁首去世后被猎门老六大家追授一尺殊荣,那是猎门最高荣誉,可他的能耐,到底还是在九寸九的高度上戛然而止。

今时今日的林朔,其实已经超越他了,所以打架这事儿,有没有老爷子在场一个样。

至于问这个女人一些关键情报,那也不能指望老爷子的话术会那么神通广大,毕竟对方是个女魃人,语言估计也是南美当地的土著语言,老爷子正宗南派说书人的腔调她未必识货。

关键是三尺定魂定着呢,人家也说不了话。

所谓让老爷子亲自询问,其实就是一个交代,当年老爷子死得不明不白,如今儿子总算把人拿到了。

这其中的节骨眼,林乐山生前那是七窍玲珑心,死后心里也照样跟明镜似的,没识林朔这个茬儿,瞟都没瞟地上的女人一眼,只是看着自己儿子点了点头:“你如今这副气象,比起你娘当年是不差了。”

听到老爷子这一句夸奖,林朔心里又欣喜又难过,感觉挺复杂,鼻子有些发酸,眼泪得憋住了才没淌下来。

“爹,您稍微等等,我给您拿盒烟去,顺便接个人过来。”

话音刚落,林朔和地上的这个女人就消失了,然后过了一会儿,两人又再次出现,于此同时林朔身边还多了一个人。

小五,武媚娘。

林家这位五夫人,如今身上的能耐算是几位姐妹中最差的,不过她毕竟是西王母意识的一部分,有常人不具备的能力。

公公和儿媳妇之间这算是第一次见面,林朔免不了给双方介绍介绍,同时林朔也给老爷子敬上烟。

小五之前过门的时候,林朔已经通过追爷跟老爷子传过话了,把这位儿媳妇的情况说得很仔细。

小五动作也很利索,扑通就跪下了。

林乐山赶紧搀扶:“哎呦不敢,皇帝跪我,折寿。”

“嗐。”林朔轻声嘀咕道,“您现在这情况也不怕折寿。”

“什么话。”林乐山瞪了儿子一眼,“人有阳寿鬼有阴寿,我还等着跟你娘团聚呢,你小子别咒我。”

“您这也不是什么好话啊。”林朔翻了翻白眼,“我还想我娘多活几年呢。”

“人言鬼语掰扯不清。”林乐山一脸嫌弃,暂时不理会林朔,而是和颜悦色地对小五说道,“儿媳妇,林朔把你叫过来,是干什么来的呀?”

“回公公的话……”小五话说到一半,林乐山摆了摆手,“你这女皇帝嘴里叫公公,我听着怪别扭的,换个称呼。”

“哦。”小五莞尔一笑,“回爹的话,我来是帮林朔读取这个女人记忆的,这样就能知道它们到底意欲何为,还有您大孙女的真实身份。”

林乐山皱了皱眉,问林朔道:“我大孙女怎么了?”

林朔叹了口气,自己也拿出一根烟来点上:“一言难尽。”

“那行,儿媳妇你先办事。”林乐山把林朔招到一边去了,“咱爷俩说会儿话。”

……

在自己亲爹面前,林朔心里那点城府也就扔到一旁去了,趁小五读取那女人记忆的工夫,把家里的情况跟老爷子汇报了一遍。

老爷子听完一脑门子官司,看着林朔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怎么林家交到你小子手里,变得这么乱呢?”

“能力有限,水平不高。”林朔无奈道,“事情就这么着了。”

老魁首抽了一会儿烟,这才说道:“我不在人世,林家的事儿你自己做主,我就不给你出什么主意了。只提醒你一条,你自己的身后事要提前安排好,别回头你人没了家里抓瞎。”

“爹。”林朔无奈道,“别人这么说也就算了,您是亲爹,就不能盼我点儿好?”

“我现在是鬼,你指望我能说什么好话呀?”林乐山翻了翻白眼说道,“也就只能给鬼话连篇了。”

“嗐。”林朔只好说道,“我每次做买卖之前,都会安排后事,这次也不例外。”

“那就行。”林乐山说道,“凡事都要做好最坏打算。”

父子俩紧接着又闲聊了一会儿。老爷子主要是询问,问一些故人之后的情况。

比如章进贺永昌等人,听完林朔描述之后,他也不会发表什么意见,只是一根一根地续着烟。

一边跟老爷子聊着,林朔同时也在关注小五那边的进度。

小五本身是没有炼神修为的,所谓的记忆读取,其实只是把对方的记忆数据上传到西王母的意识中,让西王母去分析判断,然后再转译过来,这个过程需要一些时间。

父子俩大概聊了有二十分钟,小五那边完事儿了。

林家五夫人走到近前,对林乐山说道:“爹,问出来了。”

“嗯,说吧,我听着。”林乐山应道。

这个女魃人的身份,之前的所作所为,包括潜入人类世界的目的,小五说得很仔细。

然后第一句话,就让林朔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因为这个女人并不是女魃安全官。

“她是女魃安全官麾下两个副官之一。” 小五介绍道,“在三千年前,她就已经出现在人间了。她在人间的身份,是南美洲当地海妖信仰的神使……”

……

地底下猎门老魁首重现人间,林家五夫人又被林朔当做第五个救兵搬了进去,这些事情地面上的苗成云和楚弘毅二人是无从知晓的,也没工夫去了解。

因为就在林朔进入地底神庙不久,两人没聊一会儿,眼前就出了状况。

整个山寨的人,正在逐渐苏醒。

神庙门口的九个祭祀,苗成云暂时还能用炼神手段摁着,外面这些人隔着远就没办法了。

楚弘毅听着木楼外的动静,问道:“你不是说,这些人到了晚上才会醒吗?”

苗成云看样子也纳闷,掏出了怀里之前装僵尸灯芯的塑料袋,嘀咕道:“难道这玩意儿还有保质期,这是过期了药性变了?”

“现在是琢磨保质期的时候吗?”楚弘毅翘着兰花指急道,“赶紧动手啊,别等他们明白过来,先下手为强。”

“那你说,林朔出来之后,看到一地死人,他会不会扣我工钱?”苗成云问道。

“总魁首按说不至于。”楚弘毅说道,“不过我估计你师妹干得出来。”

“那你去动手吧,我替你掠阵。”苗成云说道。

“瞧你这点出息。”楚弘毅翻了翻白眼,这就要出门杀人。

结果楚魁首身子刚刚启动,苗成云忽然神色一变,伸手把这人摁住了:“你等会儿。”

“又怎么了?”

“情况不对,你在我身边待着别动。”

苗成云说完这番话,右手一捏手印,顿时山寨上空风云突变,天色马上暗了下来。

楚弘毅见状急得抖愣手:“天还没黑呢,你愣是给整黑了,外面人这下得全醒。”

“外面什么情况顾不上了。”苗成云眼睛死死盯着木屋里躺着的九个祭祀,“先解决眼前这几个再说吧。”

苗公子话音落下,阳八卦的攻击蓄势也已经完成,手印一砸,同时唤出了九道雷霆。

楚弘毅只觉得眼前陡然白光一片,耳边轰然巨响。

这幢挑高十米的木楼,一下子就被从天而降的雷霆给劈碎了。

九道雷霆同时打在地上的九个祭祀身上,这一下外焦里嫩,楚弘毅都闻到烤肉味儿了。

“对付九个躺地上的,你至于这么大动静吗?”楚弘毅问道,“我过去扭断他们脖子不就完了?”

“你现在可千万别靠近他们。”苗成云神色凝重地说道,“否则你这条小命那是说没就没。”

“不是,啥意思?”

“你自己看。”

说话间,楚弘毅就看到地上九具黑乎乎的身体,明明没了生机,却开始动了。

这九具身体的动作,出奇地一致,就跟在跳机械舞似的,卡着节奏,一节一节撑起来了。

楚弘毅亲眼目睹这种景象,就只觉得背后冷气直冒,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惧意,口条也不顺了:“这这这……这是什么?”

“是什么我还不清楚,总之他们很强,我的幻术已经失效了。”苗成云正色说道,“老楚,不如你先走,我拖他们一会儿。”

“我一魁首还能听你这个三寸家族家主的命令?”楚弘毅说道,“你听我的,你有风火跃迁,自己走,我在这儿替总魁首守着。”

“你守个屁啊!”苗成云是真急了,骂道,“就你这薄皮短血的家伙,单对单还行,群殴你就是个棒槌!赶紧自己滚,否则我把你揍晕了送走。”

楚弘毅这摇了摇头:“得了,咱就别矫情了,估计是谁也走不了,你看看天上。”

苗成云注意力全放在附近的九个祭祀上,修为到他这个程度,对手什么实力自然是有感觉的。

这九个家伙,每个都不好对付,今天这场战斗,搞不好得开阴八卦的死门才行。

这会儿被苗成云被楚弘毅一提醒,抬头瞄了一眼,心就沉了下去,得,死门看来是不得不开了。

木楼已经被之前的雷霆劈碎了,雷击术的余威未消,天上依然乌云滚滚。

而就在这乌云之下,苗成云就只觉得密密麻麻都是人。

这些人,都在天上悬停着,乌泱泱一片,总数得有近万个。

山寨里被僵尸油灯放倒的人,这会儿都已经上天了,就跟一张天罗地网似的,围住了苗成云楚弘毅两人。

或者说,围住了地下神庙的入口。

苗成云苦笑了一下:“老楚,我敢肯定,这绝对不是僵尸油灯的效果。”

“你就别提你那破灯了!”楚弘毅翘着兰花指骂道,“准备拼命吧!”

……

喜欢禁区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