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 A+
所属分类:牡蛎

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反正不管自己怎么进场都会被怀疑,那么索性,直接将自己的身份给做实。

两人一愣,完全被龙飞的回答给惊呆了。

就连一同前来的徐初秋也是一脸的无语。

这太直白了,这种话当初跟他说,他不会有任何怀疑。因为他们的思维之中,这个世界不存在谎言。

可是到了星盟,这里的人都有审判之眼。

就算是真的,肯定也会有不少的麻烦。

“救世主?你是认真的?”其中一个守卫说道。

“本质上来说我应该相信你。可最近世界出了叛徒,他们创造谎言,所以我必须要对你的话保持怀疑。”另一人也说道。

“正常。不过你们没有这个资格。我需要见你们这里收握权杖的人,唯有他可以。”龙飞没有和两人争辩很多

而就星盟来说,手握权杖的人,才是最核心的那一个。

当然,这也不是龙飞的核心目的。龙飞想要接触的,是最高层次的神盟。

只是这星盟才是首当其要的一环。“虽然我们的世界不分尊卑,但是星主不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 星主大人德高望重,就算是我们遇到,都如朝圣。你现在身份不明,我们根本就检查不到你的身份,不可

让你见星主。”

“对,虽然你现在看起来很一般,而且没有任何力量,但我们不可能放任任何一丝有威胁的可能。所以你不可能轻易进去。”

两人正想说道,对龙飞有着一种本能的怀疑。

徐初秋默然一叹。

他早就已经想到是这个结果。

两位大哥,我姐姐受伤了,我想要进去看看。这位是我姐的恋人,所以要一同前往。”徐初秋说道。

龙飞一愣。

这是自己被占便宜了?

好端端的,自己怎么就成了别人的恋人。

损失大了。

“你确定?”那人略带疑惑的问了一句。

但是身体却很自然的闪开一条路,显然对于徐初秋的话他们还是信任无比的。

龙飞心中极为无奈,这还真是被区别对待了。

叹息一声,龙飞心中也没有了其他想法,不论怎样,反正现在能够进去,才是至关重要的。

片刻之后,在其中一人带领之下,两人进入星盟之内。

说实话,一进入其中,龙飞就感觉自己是一个另类,格格不入。这里人的装扮,清一色的都是战甲。

但这战甲不同于他在外面世界所见,并不会有任何的累赘和笨拙,反倒是和他们的身体极为契合。就好像是融为一体一样。

相比之下,龙飞这一身轻装,显得就太过另类了,甚至说完全独树一帜,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而龙飞的出现自然而然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无数人的眼神之中都出现一种看另类的眼神。

龙飞出现的仿佛是给他们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一样,他们竟好像发现了新物种一样,死死的盯着龙飞。

不夸张的说,那目光一个个恨不得将龙飞给剥开。

这种目光让龙飞感觉很不爽。

这是什么人啊?怪怪的,不会是叛徒联系的那个世界吧?”

“有可能,据说那个世界是无数年前被镇压的修行文明,而此时的装束,就很像。”

“那他是怎么进来的,还敢来我们星盟,不怕被镇压吗?”

无数窃窃私语的声音出现。

所有人脸上都充满好奇之色,对于龙飞的到来极为不可思议。

徐初秋也察觉到了这一点,脸上也是跟着紧张起来。

“飞哥,这边。”

徐初秋连忙打断。

他也不想让龙飞被当做猴子一样来围观,及时开口为龙飞解围。

众人也才注意到徐初秋。

“你是什么人?”有人问道。

显然,对于徐初秋他们也是极为陌生的。

“我姐姐身受重伤,是有人通知我来这里的。”徐初秋目光有点拘谨,这样的势力他也是第一次见到,甚至有点不敢面对这些人的目光。

龙飞看在眼中,微微摇头。

这世界走了岔路。

他越发肯定,所谓大同只是一个谎言。

屏蔽了人性,压制了本我,只是一味的追求一种良善。但其实骨血之中,人性压制下去的一面,依旧还在

如果某一天无法压制的话,这世界会崩溃。

恍惚之间,龙飞直觉告诉自己,他进来这里的目标可能就跟这里有关。

压制下去的恶,终将爆发。

而一旦爆发,将更变本加厉。

一念及此,龙飞心中叹息一声。

这是人性,不可逆转。

任何一个世界都是这样。

极致美好的背后,必然是千疮百孔,死气沉沉,而极致黑暗的背后或许希望之火燃烧,等待燎原。

这就是所谓的否极泰来,物极必反。

“你姐?徐半夏?”有人反应过来,脸上表情忽然变得怜悯起来。

看到这神色,龙飞心中也是咯噔一声。

难道真的已经发生了意外?

一个不好的念头浮现心头。

虽然说和徐半夏还不算熟悉,可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能有个栖身之所,毕竟还是她给的,龙飞也不想对方发生意外。

“对对,我姐就是徐半夏,现在我姐怎么样了?”徐初秋紧张起来。

“你还是去看看吧。诶,这一次……”

一人回应,而他们大多数人都低下了脑袋,一个个脸上写满亏欠和悲伤。

徐初秋一看,哪里还忍得了,直接顺着那人指着的方向狂奔过去。

龙飞也看了过去。

“姐!”

还没等龙飞走过去,一声嘶吼就从徐初秋的口中爆发出来

龙飞脸上一沉。

声音表现出太多,不用想问题肯定就很严重。

不由分说,龙飞直接探头过去。

这一看,连龙飞心中都不淡定了。

此时的徐半夏真的已经快要身死,整条手臂都被撕了下来,小腹上更是有一个巨大的血洞,惨不忍睹。

而在徐半夏身边,还有不断不可描述的机器,在散发着不同能量,正在救治。

不过在龙飞看来,这都是无济于事。

“姐,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啊!”徐初秋大哭,根本无法按接受这结果。“你不要着急,星语大人已经联系月盟那边,那边很快就会派遣过来秘药,肯定不会有事的。”这时那边又有说道。
“那是藏在司徒鈎越手臂手掌之中的宝物吗?”

“难道…这就是楚枫斩断,司徒鈎越的目的?”

圣光白眉发出惊呼。

同时,殷韧大师一言不发,可看着楚枫的眼眸,却越发深邃。

你就是依靠这个,来使你的血脉之力变强的,你也正是凭借它,才能布置出如此厉害的阵法。”

楚枫握着那水晶体说道。

而他这一番话,更是证实了圣光白眉的猜测是对的。

楚枫从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斩断司徒鈎越手臂,警告他这么简单

楚枫要的,是他手臂里的东西

但在此之前,在场这么多界灵大师,都没能发现,司徒鈎越手掌中藏着这样的宝物。

楚枫竟然发现了。

这样的感觉,简直让在场之人,感觉快要窒息。

这个来自祖武天河的年轻人,观察力之敏锐,已经凌驾于他们之上。

甚至在此之前,他们几乎没有一人,能猜到楚枫真正要做的是什么。

他们…如司徒界灵门的人一样,被楚枫所欺骗了。

“家主大人,这楚枫…简直比传闻还要厉害,我们……”

诸葛家的众人也慌了,一个个的都看向了诸葛家主。

毕竟他们先前使诈是得罪了楚枫。

可是这样的天才后辈,他们怎能得罪?

现在看到楚枫的表现,再联想到楚枫竟是他们的敌人,他们便感觉背脊发凉,十分不安。

不过相比于其他人,诸葛家家主倒是相对淡定一些,对着众人轻轻的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示意他们不必惊慌。

至于楚枫,也不理会众人如何看待自己,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那蓝袍女人

“这位前辈,你的这座宫殿的确了得,它确实能够将小辈的结界战力拉到相同水平。”

“因为它比拼的,本来就不是结界战力,而是结界血脉。”

“我想每个界灵师,都有结界血脉,只是大多数界灵师的结界血脉太弱,所以大家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但在这里,依靠这个宝贝,便能够将界灵师的结界血脉唤醒,并且释放而出。”

“所以在这里,结界战力结界阵法都不重要,只有结界血脉够强,才能战胜对手。”

“但是你们,根本没有给予我们这个能够唤醒结界血脉的宝贝。”

“相反…司徒鈎越还将此物藏在掌心之中,用隐藏阵法将其隐藏。”

“原来司徒界灵门所谓的公平,就是欺瞒众人。”

最好笑的是,刚刚好像还有人说我卑鄙,真不知道,卑鄙的是谁呢?”

楚枫手握那水晶体,很是讽刺的看着那蓝袍女子

大胆。”

司徒界灵门的许多人,都是目露杀意。

“不用这样看着我,你们吓不到我。”

可楚枫却淡淡一笑,他从出手那一刻就意识到,今日司徒界灵门的人,不会轻易放过他。

事实上,若不是他以智取胜,刚刚就已经被司徒鈎越所抹杀。

“真是想不到,祖武天河竟然出现了这样一个小辈。”

“你说的没错,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要公平的对决,我们来这里,可不是来找你们切磋的,我们来这里,是来羞辱你们而已。”

“就比如这诸葛家,有什么资格留下司徒奇的传承?”

蓝袍女子说这话的时候,还特意看向了诸葛家一眼。

不过诸葛家,根本没有在意蓝袍女子鄙夷的目光,毕竟从一开始,这蓝袍女子就没有看得起过他诸葛家。

他们此时内心最为难以置信的,是楚枫所说的话,蓝袍女子竟然直接承认了。

原来诸葛飞鸾失败,并非是司徒鈎越真的强大,而是他的掌心,藏着那个能够在宫殿内,唤醒结界血脉的宝物。

这终于解释了,为何司徒鈎越布置的阵法如此厉害,为何他此时释放的结界血脉如此恐怖。

都是那宝贝,是那宝贝和宫殿的结合,给予了本不属于它的强大力量。

倘若诸葛飞鸾,也有那样的宝物,那么诸葛飞鸾,也许就不会败。

若是技不如人,他们能够承受,可若是对方以这种方式取胜。

他们不服!!!!

“大人,我诸葛家如此敬你们,你们为何还要如此待我们?”

诸葛家家主对蓝袍女子问道。

他的声音之中,终于出现了一抹怒意。

“因为什么,因为你们就是一群废物,想贪占司徒奇的传承,你们有这个资格吗?”

“现在没空理你们,和你们的账,等一下再算。”

蓝袍女子的眼中,不在是鄙夷,还涌现出了一抹寒意。

这让诸葛家的所有人都是不寒而栗。

他们处处忍让,就是想要息事宁人。

可蓝袍女子,似乎并没有打算,轻易放过他诸葛家,这让他们意识到,他们的忍让,只是徒劳。

于是诸葛家的众人,都看向诸葛家家主,似是在等待着什么命令。

当然,诸葛家众人的反映,蓝袍女子岂会察觉不到,只是她根本不予理会。

此时蓝袍女子,已经将目光,投向了楚枫。

“诸葛家虽然没用,但你倒是给了我一个惊喜。”

“若是愿意加入我司徒界灵门,我司徒界灵门会给你更好的资源,甚至以后待你成长起来,可以让你来统领这东域。”

蓝袍女子对楚枫说道。

“统领东域?”

此话一出,莫说诸葛家众人。

就连殷韧大师,以及圣光白眉等人,脸色都是有所变化。

这一句话,已是透露出了司徒界灵门的野心。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你在说什么,让他加入我司徒界灵门?”

“他哪里有这个资格?”

“我现在,就灭了他。”

然而,蓝袍女子的话,却是使得那司徒鈎越勃然大怒。

他说话间,磅礴的结界血脉,已是向楚枫冲击而去。

气焰滔天,所向披靡。

那等景象,简直犹如可怕的恶魔,欲要吞没人间。

就像是狂暴的飓风,吹向站在山巅的蝼蚁。

可面对这样的景象,楚枫却是丝毫不惧。

他站在原地,甚至还丢掉了自己手中那把结界刀刃。

直到那磅礴的气焰靠近自己,楚枫才用那握着水晶宝物的手掌握成拳头,随后一拳轰出。

轰——

只是这一拳,竟将那磅礴的气焰,硬生生的轰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有一股力量,正在穿过那磅礴的气焰,直奔司徒鈎越而去。

见状,司徒鈎越想尽办法拦阻挡那力量。

可是根本无法阻挡,无论他怎么催动自己的结界血脉,都是阻挡楚枫一拳所轰出的力量。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力量,向自己冲击而来。

呜哇——

终于,司徒鈎越,被那股力量击中。

但他并没有口吐鲜血,也没有粉身碎骨,他看上去完好无损,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

可是很快,他便失去了控制自身的力量,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紧接着又趴在了地上。

就连他开口的话语,也是十分虚弱。

“为…为什么会这样?”

他很是不甘心,眼前的结果是他所无法接受的。

“这就是那至宝的力量吗?”

“当楚枫小友也拥有同样的至宝,便具有了碾压性的实力?”

“这样说来,若是飞鸾也有这样的至宝,必然也不会输。”

看着楚枫,拿到那水晶宝物后,如此轻松的就击败了司徒鈎越。

诸葛家的众人,开始替诸葛飞鸾感到可惜。

他们觉得,诸葛飞鸾若有那宝物,必然也可以击败诸葛飞鸾。

“唉,何必呢。”

“我都说了,若继续,只会让你更加难堪,你非是不听。”

此时,楚枫来到了司徒鈎越身旁,看着趴在地上的司徒鈎越,楚枫摇头叹息。

可是他的这些话,却是让司徒界灵门的人气的咬牙切齿,那种眼神,恨不得将楚枫大卸八块。

毕竟趴在楚枫面前的,可是他们的天才少爷啊。

但是相比于其他人,那蓝袍女子的眼中,却有了不一样的光芒。

“这位小朋友,你叫楚枫是吧。”

“既然都拿到了那血脉唤醒石,又身在这小辈界斗殿之内,何不也将你的血脉释放出来。”

蓝袍女子对楚枫说道。

“你很想看?”

楚枫问道。

“对,我很好奇,你的结界血脉,是什么样子的。”

“我也很期待,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惊喜。”蓝袍女子妩媚的笑道。

此时她看楚枫的目光完全变了,没有了之前的高高在上,反而更像是在向楚枫示好。

“既然如此,那我就满足你。”

“今日,就让你司徒界灵门的人看一看。”

“我东域界灵师的实力。”

轰——

话落,一声巨响自楚枫体内传来。

楚枫身体,同样释放出磅礴的气焰。

那气焰太过磅礴了。

司徒鈎越释放的气焰,只是覆盖了那宫殿的十分之一,便已让众人惊叹不已。

可是楚枫所释放的气焰,却瞬间吞噬了整座宫殿。

并且整座宫殿,都开始剧烈颤动起来。

那种感觉,就像是这座宫殿,都无法将那气焰容下一般。

而楚枫所释放的气焰,不仅散发着极为神圣之感,还散发着一股压迫感。

来自灵魂深处的压迫。

在场的所有界灵师,都感受到了这种压迫。

这就像是,一直成年的野狼,看到了一只猛虎的幼崽。

哪怕野狼体型有着较大优势,可是那种来自血脉深处的压迫,却也会让它对猛虎幼崽产生恐惧。

这是…来自血脉的压制。

而眼下,在场的所有界灵师,都在楚枫所释放的气焰之中,感受到了这种压制。

他们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他们与楚枫的巨大差距。

这不仅仅是天赋的差距,还是来自血脉的压制。

这…便是楚枫的结界血脉!!!

若不展现,倒也罢了,一经展现,这天下界灵师,都要俯首称臣!!!

这…便是王之血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