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录目 贺朝谢俞c到哭

  • A+
所属分类:牡蛎

苏乐的声音越发的小,他的意识已经完全被祸根胎控制了。

那祸根胎四下看了看,然后先把手伸向了苏家的年青人。

那些人的头顶也开始慢慢地长出了羊角了,羊角穿破头皮,让他们每个人都变得血淋淋的,样子极为的恐怖。

看着那些人的样子,苏朋昌一脸心疼说:“是我害了你们,孩子们,是我害了你们,对不起,对不起!”

说着,苏朋昌对着苏家的年青人全部跪了下去。

而那些真人、道人修为的苏家人,则是散的更远,他们每一个的眼神都十分的迷茫,显然已经不知道何去何从了。

见状,我就对着那些人说:“苏家还有弟子列的席位,你们还是荣吉的人,我现在以荣吉大朝奉的身份命令你们,全部扯到苏家本部的外围去,守好各个通道,防止有心之人浑水摸鱼。”

那些苏家人愣住了,也不知道该不该听我的。

苏朋昌就大声说:“听大朝奉的。”

那些人这才仿佛有了主心骨,四下散去。

苏家年轻一代的天师,除了苏夜,全部被殉情祸根胎给控制了。

接着祸根胎一勾手,那些年青人的冥体纷纷离开了他们的身体,在祸根胎的控制下飞向了苏乐。

这苏乐也要融合祸根胎?

见状,李成二抽出巫器匕首,一个纵身上去想要阻止。

可他刚冲上去,苏歌的身体便对着李成二扑了过来,李成二抬脚一踹,苏歌被踹飞。

“嘭!”

苏歌的身体直接摔在地上,然后一动不动。

她死掉了。

他不是被李成二摔死了,而是被苏乐抽取了冥体,导致魂魄枯竭而死。

我的同伴们也是纷纷涌上去想要阻止苏乐,可还是太迟了,苏乐控制几个年轻人的身体飞出去,拦下众人的同时,所有的冥体已经重合到了他的身上,并且开始在他的体内开始融合了。

见状,苏朋昌大怒道:“苏乐,你个混蛋。”

苏乐的身体纹丝不动,看都不看苏朋昌一眼。

苏朋昌继续大喊,我就对苏朋昌说:“别喊了,那不是苏乐,而是祸根胎。”

苏朋昌看着我道:“宗大朝奉,让我出手吧,解开我的气脉,让我杀了他!”

我摇了摇头说:“你现在是荣吉的犯人,你没有资格动手。”

听到我这么说,苏朋昌一脸的不甘。

我继续说:“苏家只是被我口头去了天字列的门庭,还没有正式的文书下来,现在苏乐杀的人,还是我们荣吉的人,所以他的命,由我们荣吉来收。”

我的话音刚落,李成二挥着巫器匕首再次冲了上去,同时他麒麟外周天也开启。

在李成二手中的匕首逼近苏乐的时候,苏乐手一伸,之前苏朋昌掉落在地上的一把长剑就飞到了他的手中,然后“当”的一声挡住了李成二的巫器匕首,同时苏乐的身后也是出现了一头黑气缭绕的山羊外周天。

那山羊直接对着李成二撞了过去。

麒麟的角和山羊的角也是“嘭”的一声碰撞了在一起。

此时夏薇至和他的尸新娘也已经绕到了苏乐的身后,他们各自握着短剑,对着苏乐的后背刺去。

苏乐见状,猛地推开李成二,然后挥剑向后斩来。

“当当!”

夏薇至和尸新娘的偷袭瞬间被苏乐化解了。

李成二和他的麒麟外周天也是向后退去

乱小说录目 贺朝谢俞c到哭

再看苏乐的修为,已经硬生生拔高到了中段天师的水准。

见状,我就说了一句:“这苏乐化为了祸根胎,却还能用你们苏家的神通,也是厉害,还有刚才平地捡剑的动作,是御物之术吧,不是陶家的,而是暗三家中段家的千刃之术,当初在国外收留苏乐的,是段家的人吧。”

苏朋昌点了点头。

苏乐那边击退了李成二、夏薇至之后,直接把目光投向了我这边。

他手中的长剑指向我说了一句:“荣吉!”

那声音有点像是老山羊的鸣叫之音。

我皱了皱眉头。

再看,苏乐身后的山羊祸根胎已经“呼”的一声向我这边冲了过来。

高政开了八门遁阵,然后一个箭步冲出,对着山羊直接打去一拳,同时闷哼一声:“坤卦,土御——盾!”

尘土配合着高政的气息在他面前形成一个盾牌,三米多高的黑山羊直接一头撞在了盾牌。

“嘭!”

高政向后退去数米,嘴角已经开始淌血。

高齊此时从侧面冲了出去,他同样开着八门遁阵,他用的巽卦的风,一道道风刃对着山羊外周天的身体就斩了过去。

“轰轰轰!”

风刃虽强,可山羊外周天的防御力也是不弱,声响很大,却没有伤到外周天。

高政慢慢地说了一句:“遁阵外发,我果然还是不擅长。”

高齊那边打完了风遁,然后向后退到我身边看着高政说:“用你擅长的方式就好,不用为了配合我。”

高政点了点头。

此时邵怡也是冲过来,给了高政一颗药丸说:“吃了它,可以让你的气脉舒服一些。”

弓泽狐的话,也是走到我的身前,鲁班尺微微动了几下。

我道:“小狐狸,这次就不要请神术了,一个小祸根胎而已,还不值当把你的师祖叫出来。”

弓泽狐点了点头。

此时李成二那边就说道:“这祸根胎你们都不用出手了,交给我和老夏了,其实我一个人就够了,就是有点麻烦。”

山羊外周天被高齊、高政击退之后,苏乐那边再次用老山羊嘶叫的声音说了一句:“荣吉!”

看样子,这祸根胎和我们荣吉积怨已深。

而我也是把薛铭新给我的手机扔给了李成二,这上面的资料,全是殉情祸根胎的弱点。

李成二接过手机看了看,然后又扔给了夏薇至。

夏薇至看了一眼,又把手机扔还给了我。

我则是看都没看,直接还给了薛铭新。

薛铭新问我:“你不看一眼吗?”

我说:“不用了,胜负很快见分晓了。”

薛铭新问我何以见得。

我道:“我看到苏乐的身命体征正在下降,虽然它的身体被祸根胎控制,可祸根胎本身并没有自己的生命力,它的生命体和苏乐是连在一起的,苏乐死,意味着祸根胎本身也要死,葛西安的这种通过移植复活祸根胎的办法,还不太成熟,或者说,祸根胎在苏乐身体里待的年限还太少了,还不能离开苏乐单独存活。”

“苏乐舍弃生命想要完全释放祸根的企图,恐怕是要失败了。”

李成二那边也是说道:“而且它的弱点我和老夏也已经看了,得手是迟早的事儿。”

殉情祸根胎的弱点,就在于它的额头,它是撞墙而死,死穴也生在额头位置。

不过它的额头又有一双犄角保护着,想要绕过犄角,直接打在额头上,也不太容易。

说话的时候,李成二再次指挥着麒麟祸根胎冲了上去。

山羊外周天丝毫不避讳自己的弱点,低头就对着麒麟撞了过来。

“嘭!”

它们再次撞到一起,因为犄角的关系,麒麟还是直接撞到山羊的额头上。

李成二手中的武器匕首带着一丝金线,“嗖”的扔了出去,直接劈向山羊外周天的额头处。

山羊脑袋一歪。

顶开麒麟的同事,羊角也是“当”的一声撞飞了李成二的巫器匕首。

李成二猛拽手里的金线,巫器匕首回到他的手中。

而夏薇至和尸新娘则是对着苏乐的本体冲了过去。

苏乐挥舞周中的长剑也和夏薇至、尸新娘激斗连起来。

“当当当……”

苏乐的剑法也有一定造诣,竟然暂时拖住了夏薇至和尸新娘的进攻。

而李成二这边,也是和山羊外周天暂时斗的旗鼓相当,不分伯仲。

难以看到他们的胜面。

我心里则是清楚,无论是李成二,还是夏薇至都没有用全力。

他们在等苏乐和祸根胎的身体变弱。

苏乐身体内的冥体融合效果也不是很好,他有几次挥剑的时候,身体都哆嗦了起来。

见状苏朋昌说了一句:“我和三个长老一起修行多年,对彼此的冥体都极为熟悉,而且我们修行的时候,也是可以往能够融合的方向修行,苏乐和其他人没有一起修行过,更没有往融合的方向的修行,这万一融合失败,就会爆体而亡的!”

“冥体,可是魂力修来的,威力巨大!”

我没有说话。

苏夜那边有些紧张地抓住苏朋昌的手。

薛铭新则是叹了口气说:“苏乐败的有些仓促啊。”

我说:“那是因为他准备不充分,我们荣吉这次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若是再晚来几个月,情况怕就不一样了。”

“也幸亏牺牲的那两位荣吉的监视官发现了苏乐身上的问题,要不然,苏家真就要出大事儿了,荣吉将会名誉扫地。”

他羞愧地低下了头。

这个时候苏乐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祸根胎被吓了一跳,然后拿起手机当成暗器对我砸来。

我接住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名字是——岳心怡。

喜欢天字第一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