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汉眼里的小桃花若欢 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 A+
所属分类:牡蛎

婠婠领取蓝小蝶的红包。

看到这一幕,群员们都笑了。

不过,也没去@婠婠,而是依旧在围绕着名剑八式与名剑方面交流,因为他们都知道,一旦婠婠知道领红包是多么爽快之后~~~

那么很快就会忍不住,加入其中的。

红包这玩意儿,真的有毒!!!

······

《大唐双龙传》世界。

婠婠已经闭关数日,但却依旧无法去除‘心魔’,脑海中那个古怪的界面依旧在,同时聊着一些她全然看不明白的话题。

这些心魔还会玩角色扮演了?!

想引我入魔?!

婠婠本就是魔门天骄,这脑补能力当然是不弱的,同时也对这‘心魔’避如蛇蝎。

可是随着时间推移,这心魔非但没被自己驱逐,反倒是愈演愈烈???

这让婠婠不解。

没道理啊!

虽然自己修行的是天魔大法,本就容易滋生心魔,但天魔大法早已完善,诸多前辈也遭遇过各种心魔,该如何对付、驱逐心魔的记载,自己都已经背的滚瓜烂熟。

但就没遇到过这种心魔!

更没遇到过这种无法驱逐,甚至还会愈演愈烈的心魔。

这找谁说理去?

经过慎重思考之后,婠婠觉得自己是遇到了一种全新的心魔,再结合那些心魔聊天的内容推断~

她明白了。

“哼,原来是想让我堕落其中,领取这所谓的红包?”

“若是我没猜错,一旦我忍不住去领取这所谓的红包,就会堕入心魔,逐渐被心魔掌控,产生幻觉,认为自己实力增强,从而被逐渐迷失心智,荒废修炼,甚至最后沦为魔头吧?”

“还真是狡猾的心魔!”

婠婠嘴角翘起:“但我婠婠岂会如你所愿?”

“既然是一种全新的心魔,所有前辈的记载都对付不了你,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如何!”

“我已看穿你的一切,就是领取红包又能如何?!”

她翻到上面蓝小蝶发出的红包,也就是蕴含归元秘籍与千年玄火龟龟胆功力的红包,点击领取!

同时,婠婠彻底做好准备,抱元守一,谨守心神!

她要先入局,再出局,以此破除心魔!

若是不知道这心魔的运作方式,她还会迟疑,但既然想明白了,还迟疑什么?

直接上便是!

但···

想象中领取红包之后,心神所遭受的冲击未曾出现半点。

反倒是自己丹田之内。

轰!!!

如同开天辟地、天翻地覆!

海量功力席卷,瞬间将她的丹田撑大一倍有余!

哗啦啦!

内力游走于奇经八脉,将经脉粗暴拓宽的同时,也在不断滋养、修复···短短几分钟而已!

婠婠便可确定,自己功力,近乎提升了一倍!!!

从这里,也就能看出她们大唐双龙传世界的武道有多么惊人了。

此刻的婠婠还没有真正在外面闯荡,便已经有这么惊人的功力,当她们成长之后又该多猛?

但婠婠现在想的,却全然不是这些。

她···

懵了。

“怎,怎么回事?”

绝美的脸庞上满是震惊:“我,我没防住?!”

这一瞬间,她全然没觉得自己是真的变强了,而是下意识认为,自己没有守住心神,被心魔入侵了!

否则怎么会有这种错觉?

“好厉害的心魔!”

婠婠牙关紧咬:“竟然能在我不知不觉中得手,甚至到现在我都察觉不出半点异样。”

“但很可惜,这也太假了!”

“什么红包能让我的功力瞬间提升一倍?”

“师尊为我醍醐灌顶吗?”

“简直是笑话!”

她不信!

不信自己能瞬间变强这么多,坚持以为,自己的心神已经被心魔影响,出现了幻觉、错觉。

“你影响不了我!”

“我绝对不会相信!”

“哼!”

恰在此时,巧合到来。

她师尊传信:“婠婠,速来,让为师看看你的闭关成果,若是不错,为师有重要之事让你去办。”

“是,师尊。”

“···”

婠婠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出。

“心魔?”

“哼!”

“我现在便去与师尊交手、切磋一番,是否真的变强,一试便知,就你这小小的心魔,也敢乱我心神?!”

她银牙紧咬,始终让自己保持‘清醒’,很快前往师尊所在之处,随即,两人交手。

倒也没外人。

就是他们师徒二人,因此出手时,没什么顾忌。

祝玉妍很淡定。

如今天下纷争再起,关于邪帝舍利的争夺,也将再一次引动腥风血雨,不过现在才刚刚露出一个苗头而已,因此她也不急。

更未曾想过由自己出手。

而弟子婠婠,便是她最看重的人。

若是婠婠如今的实力合格,让她出去历练一番,也能迅速开阔眼界、增强实力,何乐而不为?

所以才有此切磋。

至于担心···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难道婠婠还能把自己击伤不成?

笑话!

若真能把自己击伤,自己‘阴后’这个名头,也就别要了,多修炼这几十年,难道都修炼到狗身上去了?

绝无此种可能~!

她单手轻抬,对婠婠轻轻颔首:“出手吧。”

“师尊,得罪了!”

婠婠深吸一口气,一边压制脑海中杂乱的‘心魔’,一边出手。

天魔分身!

她甚至阴后祝玉妍的厉害,所以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直接以天魔分身围攻。

只是···

这一分,她懵了。

自己原本只能勉强分出两个分身而已,现在???

四个,还不怎么勉强!

一瞬间,一本尊、四分身,五个自己,把师尊给围了???

这???

婠婠傻眼儿,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办了。

祝玉妍也懵啊!

虽然美其名曰‘考核’,但实则对于自己这个徒弟,她是知道的,天赋很好,假以时日,绝对会成为远超自己的强者。

但那是未来,不是现在啊!!!

所以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为师我,现在全力以赴也就只能分出五个分身而已,结果你唰的一下,就四个???

当然,这里指的是能发挥一定战力的分身数量。

如果只是为了迷惑敌人,那倒是可以成片成片的分出来,但祝玉妍能看不明白?

婠婠这些分身分明就是有实战能力的‘真货’,绝非样子货啊!

可这???

到底怎么回事?

我在做梦吗?

她她她,怎么办到的?

师徒二人大眼瞪小眼,都懵了。

阴后祝玉妍是不解,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婠婠则是不敢置信,她知道自己能分出来两个,但这多出来的两个是什么鬼?

她脑子里一直在告诫自己,领红包什么的,都是假的,所以从来没往那方面想过。

因此···

她更懵!

“等等,难道是···幻觉?”

“是了,肯定是幻觉!”

“好你个心魔,竟然如此诡异,不但能影响我的心神,还能让我产生幻觉,我岂能饶你?”

“嗯?师父的表情···是看出来我状态不对劲,被心魔所扰了么?”

“如此也好,让师尊仔细了解我的心魔,或许,可帮我将之驱逐。”

想到这里,婠婠深吸一口气:“师尊,弟子···可是要全力以赴出手?”

祝玉妍嘴角一抽。

这叫什么话?

我不要面子的吗?!我检验你实力,你不全力出手检验个什么?好哇,我明白了!

好你个小丫头,竟然膨胀到这种地步了吗?认为师尊我都不是你对手,怕把我打伤???

岂有此理!

这也未免太小瞧你师尊我了!

这一刻,祝玉妍也顾不得震惊了,当即双目一眯,道:“自然是要全力以赴!”

此时此刻,在祝玉妍看来,婠婠绝对是动用了什么魔法,让自己的实力在短时间内暴涨,或是步入歧途,走了歪路!

否则怎么可能分出四个能实战的分身来嘛!

这分明有问题!

就让为师打醒你,让你知道回归正途!

嗯···‘魔道正途’也是‘正途’嘛!

“那师尊,弟子得罪了。”

婠婠也顾不得那么多,话音落下,便全力出手:“天魔音!”

本尊加分身,五个婠婠同时实战天魔音,这等音波功可以迷惑敌人,甚至可以让敌人自尽、乃至于被操控,沦为傀儡。

不过祝玉妍也会这些武学,且实力终究比婠婠更强一分,因此,她倒是没被操控,但也觉得格外难受。

甚至,触不及防之下,挨了一记狠的!

浑身气血滚滚万用,喉头一点,差点忍不住喷出一口老血!

好不容易才强行把那口老血吞下去,而后施展更强一分的天魔音,将婠婠的天魔音压下、破招。

但同时,祝玉妍心中却是更为震惊,脑瓜子嗡嗡作响。

她···

她怎么办到的???不仅仅是天魔分身而已,就连天魔音也强到这种地步?

脑子里,全是问号!!!

不对劲!这是真的不对劲啊,我这徒弟什么时候强成这样了?就算是她天赋的确堪称逆天、毫无疑问的超越自己也没这么夸张啊!

这到底怎么回事?

祝玉妍懵的厉害,但手上的功夫却不慢,对于天魔大法她比现在的婠婠还要精通,自然不会低挡不住。

但就算如此,她也发现自己几乎要动用八成,乃至八成半的力量,才能将这些攻势消弭于无形。

这就很可怕了!

多修炼几十年,却几乎要动用全力才能挡在婠婠的攻势?!

不是!

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是我太菜了?还是你太强了?

还是说我这个阴后在做梦?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全然想不明白啊!

不过祝玉妍仍然是逼格满满,毕竟自己身为师尊,纵然心中对自己徒弟的实力有千般震惊、万般不解,脸色也不能变!

你得特么得装啊!

不然脸往哪儿放?

甚至接下这一招之后,祝玉妍还一脸淡然的轻飘飘开口:“嗯,不错,婠婠,你这一招,胜过为师当年,为师果然没有看错你,再过上十几年,只怕便要全面胜过为师了。”

嗯!

再过上十几年。

祝玉妍这么说,自然是为了逼格,咱当老师的不要面子的嘛?

可是听在婠婠耳中,却又全然不一样了。

嘶!

不愧是师尊,当真强大,这攻势我自己都震惊呢,结果师父轻描淡写就接下了,还说胜过她当年?

婠婠一琢磨。

嘿,明白了!

“师尊不止一次说过我的天赋比她更好,也不止一次说过我的进步比她当年更快,如此说来,我本就胜过她当年吧?”

“所以,这果然是心魔让我产生了幻觉吗?”

“感觉自己的分身更多、天魔音也强了近乎一倍,可实际上都只是错觉而已,莫说是现在的师尊,就是当年的师尊,也只是强出了些许而已,所以师尊才会这般淡定吧?”

好嘛!

两个人都不知道咋回事。

师父在硬装,哪怕是装不动了也不能承认,不然脸往哪儿放啊?

说好了考核弟子,结果被弟子震惊甚至打懵?

那她这个阴后还这么混?

弟子呢,则是一脸懵逼,然后通过自己的脑补,得出‘完美答案’,完全看不出半点毛病。

有什么不妥吗?

没什么不妥!

一切都合情合理,没有半点毛病。

只是,这直接导致,婠婠觉得自己的实力跟之前没两样,之所以’特效‘暴涨,都是因为心魔,一切都是幻觉。

所以···

她彻底放开了!

留手?抱歉,什么叫留手?

就自己这点渣渣实力,跟师尊相比那是天差地别,差的太远太远了,就这还留手?那岂不是让师尊以为自己的实力就那样,从而看轻了自己?

这如何能行?

必须全力出手!

天魔大法,全力以赴!

轰!!!

’特效‘瞬间铺天盖地,魔影重重!

魔音无孔不入,诡异且恐怖,甚至夹杂着不详。

有恐怖的大魔头宛若铺天盖地,像是要吞噬一切、毁灭一切。

有万千美男曼妙而舞,动人心魄,足以让任何女子都为之心动。

emmmmm····

这是天魔舞,只不过被婠婠改良了一下,幻化出诸多男子,毕竟师尊是女子,总不能让一群美女幻影跳艳舞去勾引自己师尊吧?神经病啊!男人就不一样了。

而这,便是目前婠婠真真意义上的全力以赴!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融合音波功(天魔音)、魅术(天魔舞)、幻术(天魔幻象)以及那些恐怖魔头的’魔法攻击‘还有自己本体藏在其中,伺机而动的物理攻击。

换作以前的话,婠婠必然是做不到这一步的。

如此全力以赴,超出了她的实力范畴。

可现在,不但能做到,甚至还能轻轻松松地做到。

只是,这一点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还以为自己是被心魔幻觉所影响,这一切都是假的!

嗯,其实自己的攻击跟以前一样,不咋滴。

看师父那淡定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这样没错!

瞧着祝玉妍那淡定的脸色,婠婠如此安慰自己。

只是···

她就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到,此刻的祝玉妍哪里是淡定?

完全就是看懵了好吧?!

······

这?婠婠她到底???

发生了什么?!

祝玉妍满脑子都是问号,甚至此刻还在嗡嗡作响,真的是怎么都搞不懂,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会出现眼前这一幕?

将天魔大法中的各种手段施展到如此完美的程度,相互配合,形成天魔领域···

这一招,就是自己,都有些勉强啊!

虽然那是因为自己破了身,无法将天魔大法发挥到极致,可自己毕竟多修炼几十年,功力比婠婠不知道强了多少,可这,这???

“!!!”

祝玉妍未曾开口,却突然一个哆嗦,感到通体发寒!

随即才幡然醒悟,自己此刻已然被困在了天魔领域之内,失去婠婠的踪迹了,根本不知道她在哪里,但却知道,她必然藏在那些天魔幻影之中,时刻准备出手。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祝玉妍对这一切同样很清楚。

但也正因为清楚,才觉得亚历山大。

想要破掉,有多难!

“这丫头!!!”

惊愕之余,祝玉妍却全然没有半点兴奋,反倒是满腔怒火。

“孽障啊!!!”

“明明天赋过人,远超我当年,就是将天魔大法练到完美境界都不在话下,可却偏偏走这等歪路,实在是岂有此理!!!”

此时此刻,在祝玉妍眼中,婠婠必然是走了歪路了。

正常修炼怎么可能这么快?

啥?修炼魔功进度本来就比正道功法更快?

怎么,我阴后祝玉妍修炼的难道不是魔功???

那婠婠进步这么快的原因是什么?

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服用了功力暴涨的丹药,或是使用了某种拔苗助长的密法,可以让功力在短时间内暴涨。

看似这些密法和弹药很厉害,可实则,却无一不是以损害自身根基为代价,才能让功力暴涨。这会直接导致将来的最终成就大幅度降低,绝对是拔苗助长、因小失大的决定。

而且因为功力暴涨,不是自己一步步修炼来的,还会导致空有一身功力而无法完美掌控,战斗力也远不及同境界之人···

总之,这种做法就是歪门邪道、是步入歧途!

除非是到了真正需要生死相搏的时刻,否则谁会吃这种丹药、用这种密法啊?!

可你婠婠只是跟师尊切磋而已,便如此???

“岂有此理!”

祝玉妍差点气到喷出一口老血,再也不迟疑,面对满天魔影,她···脸红了。

“···”

万千绝世美男啊!!!

曼妙而舞啊!!!

还没穿衣服啊!!!

就是闭上眼睛都能看得见,像是直接在自己脑子里跳啊!!!

这尼玛超级加强版逆后宫之术,谁能顶得住?

也就是自己定力过人,否则早就那啥了好吧?毕竟这种‘歪门邪道’的手段,对付实力越强的人,越是有效,而很不巧,自己就是那个实力高强的人~咳咳咳。

吸溜···

擦了擦嘴角,祝玉妍直接动用九成力量,就差拼命了,终于是将这一切平息。

但就算如此,祝玉妍也感觉浑身剧震、经脉都疼的厉害,而后接连后退数步,每一步落下,周围都会发生剧烈爆炸···

她倒是没事了。

周围的景观却是遭了血殃,直接变成废墟···

“竟然还是小巧了她这一击的威力!”

祝玉妍站定,瞳孔猛的一缩,这才发现,婠婠的战力,竟然已经几乎与自己持平了。

或许最多也就是自己多那么一招玉石俱焚的绝招而已。

可这,这也未免太!!!

到底是什么丹药,或是密法,能让她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强到这种地步?若是后遗症不算严重的话,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

不,绝不可能!

祝玉妍很快将自己脑海中的念头甩出:“这依旧是歪门邪道,有损未来,绝不可取!”

随即,她看向有些懵的婠婠。

婠婠懵啊!

自己这么把师尊打退了?

而且看起来好像师尊还有些勉强,都无法完美卸力,导致周围景观都炸了???

这···到底咋回事啊这?

“师尊,您没事吧?”

“没事!”

祝玉妍轻轻拂手:“我能有什么事?”

“就只有这样吗?这便是你全力以赴的实力?”

祝玉妍很清楚,以婠婠现在的’境界‘,方才那一招’几合一‘就已经是极限了,不可能还会威力更强的绝学。

所以,她已经想好处理办法。

先给一棒!

表示看不起,然后再说教。

你这歪门邪道不可取!

谁让你误入歧途的?快快道来,巴拉巴拉。

什么都已经想好了。

甚至都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那便是,婠婠之所以误入歧途,乃是被其他魔门或是正道之人所诓骗!

若是如此···

那自己说不得要查处一切,而后大开杀戒了!

“这···”

这是自己的全力以赴吗?

是啊!

可是···

师尊为什么会这么说?

难道她看不出来?

不,不可能,师尊实力那么强,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我已经全力以赴了?难道,她是发现了什么?

等等!

心魔!!!

师尊是发现了我的心魔吗?

所以,她其实是看出了我的心魔,知道我现在被幻觉所累,以为自己可以很强,甚至变得更强???

“我明白了!”

婠婠瞬间全都想’明白‘了。

没错!

师尊就是在提醒自己啊,提醒自己既然已经被心魔幻觉所累,陷入其中,那便干脆将其全部激发出来,让自己变得’更强‘。

至少在自己的幻觉之中变得更强~

至于为什么师尊会这么做。

想来,必然是师尊已经知道我这种心魔该如何消除了吧?

或许是欲消心魔,必先入魔?

明白了,全都明白了!

“师尊,我还可以更强!”

婠婠目光灼灼,万分灵动。

哎呀,自己真是太笨了,居然要师尊说到这个地步才反应过来。

至于师尊为什么刚才会后退,那自然是为配合自己而演戏啊,否则就自己这点实力,在年轻一代中或许算是不错的,但是跟师尊一比又算什么呢?根本就没有对比的资格呀!

而且,我记得群里还有好几个红包没领的吧?虽然都是心魔的小伎俩,但想来我领取之后,所看到的幻象、所产生的幻觉都会更严重,所以,说自己可以更强也没错吧?

只是···

她这模样,这话语,直接就给祝玉妍整傻了。

啥???

还能更强???

你确定?!?

“···”

祝玉妍懵,但却不能怂。

心中想着,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有多强,哼,待将你镇压,定要查出一切!

嘴上却道:“是么?不错,不要留手,全力以赴,让为师看看,如今你的到底实力如何。”

“是,师尊!!!”

嘶!!!

全力以赴!!!

刷刷刷!

······

婠婠领取红包,获得音波功-套餐。

婠婠领取红包,获得··

恶汉眼里的小桃花若欢 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

婠婠领取红包···

群内。

一连串的小字接连浮现,都是婠婠领取各种红包,且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内,便将可以领取的红包领了个遍。

包括但不限于曹雄、天龙帮众的内力、音波功、名剑八式等···

“妥了。”

看见群信息,林彬没吭声,但心里却很清楚,已经妥了,不会有任何毛病。

没有人能抗拒红包的魅力,哪怕是古灵精怪的绝世美女婠婠也不例外,而且拿人的手短,或许不久之后,就能去大唐双龙传的世界耍一耍了,那里的机缘,可是比新仙鹤神针世界还要强得多啊~!

群友们也大致是这般想法。

同时很好奇,为何师妃暄还没动静?

她们分明是同一个世界的啊!

只是,他们谁都没想到,婠婠竟然直接把聊天群当作了心魔。

把红包,当成是心魔的’具现化’、心魔的手段了。

此时此刻,还以为自己在心魔的幻觉影响之中呢~~~

······

“这心魔!”

感受着脑海中突然多出来的记忆,而且都是极为高深的武学,还有依旧惊人的功力入体···

婠婠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若是我不知道这是心魔、是幻觉,感受着如此真实的记忆和功力,只怕瞬间就会沉沦其中,将聊天群奉若神明吧?”

“可惜!”

“我已经洞悉一切,这一切我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想影响我?”

“区区心魔,可笑可笑!”

轰!!!

将杂念压下,婠婠直接放任自己被‘幻觉’影响,爆发出此刻真真意义上的巅峰内力!

狂风呼啸,风云变色。

就是天上的乌云,都被瞬间吹飞了。

呼啦啦!

以婠婠为中心,大风席卷。

祝玉妍发丝飞舞,几乎被吹掉满头秀发。

然后···

她又一次懵了。

这???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就在自己眼前,婠婠的功力暴涨了?

难道是她以前一直都在隐藏实力不成?可这怎么可能啊?

这不合理!!!

“师尊!”

婠婠却在此刻开口:“得罪了,才是我真正的全力以赴,请师尊指教!”

她目中满是期待,不是对于自己实力的期待,而是期待这一次自己的师尊能解决自己的心魔,毕竟她自己是真的没办法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祝玉妍身上。

然后···

吸···

“啊!!!”

轰!!!

天魔音加狮吼功加天残地缺音波功加新仙鹤神针世界诸多音波功···

瞬间而已!

恐怖的幻象成片,将祝玉妍拉入其中,但幻象之中,还夹杂着刀光剑影、妖魔鬼怪!

各种恐怖攻势同时绞杀,太恐怖了!!!

魔音阵阵,时刻要让祝玉妍沉沦其中。

狮吼功震荡,足以让人身受重伤,哪怕是祝玉妍都难以抵挡。

剑气、刀罡、要么鬼怪,各种攻势,有的堂堂正正,有的阴险诡异···

明明只是一声吼而已啊!

但却夹杂着音波震荡、内力碾压、幻象、魅惑之术、剑气、刀罡、诡异攻击···

“这?!”

祝玉妍脸色大变,这一刻,却是再也绷不住了。

这不正常!!!

轰!

她瞬间爆发,再也不敢有任何轻视,十成?

她甚至在这一刻动用无上密法,提升自身极限,动用了十二成功力去抵挡、去对抗!

可结果···

咚!

当那恐怖的景象消退。

祝玉妍身上的衣物,已然成了破破烂烂的碎布条,就是关键部位,都有些许外泄。

周遭的假山、假水,诸多园林景观···

彻底消失不见。

直接全都没了!

一道巨大的裂缝,从婠婠身前,近乎一直绵延到视线尽头。

而祝玉妍,便在这裂缝之中。

噗!

祝玉妍面色惨白,猛然喷吹一口鲜血。

“师尊???”

婠婠彻底愣住。

这???

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也是幻觉???

嘶!

这心魔竟然如此恐怖,竟然让自己出现这种幻觉,认为自己一击将师尊打成了重伤?

“我没事!”

祝玉妍的身体猛然晃了几晃,那为数不多的碎布条都快全掉了。

雪白的肌肤很是惹眼。

她开口,竟然喷出一阵青烟,强装淡定道:“婠婠,你的进步不小,很不错,我这一尊分身,都快扛不住了,有为师当年的风范。”

什么误入歧途?

什么歪门邪道?

什么说教???

现在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如果这是歪门邪道,只是在短时间内就能暴涨到如此实力,把自己虐成这样···

那自己又算什么,笑话吗??

哪里来的脸说教啊?!?!

甚至别说是说教了,脸都丢尽了好吧?口口声声说让徒弟全力出手,结果人家出手之后,只是一招就把自己干成了这样!!!

内伤!!!

还是重伤啊!!!

歪门邪道?抱歉,如果这是歪门邪道,我也想要好吧?

只是,师父的颜面还是要的,所以她现在急中生智,表示自己这只是一尊分身。

虽然漏洞百出,但总不能说你厉害,师尊跪了吧?

无奈之举!

但婠婠一听,确实瞬间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师尊果然是厉害无比,一尊天魔粉身便有如此实力,婠婠还以为自己又出现幻觉了呢。”

这不就说得通了吗?

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呀!

祝玉妍:“···”

她心乱如麻。

脑瓜子嗡嗡的!

“嗯,你且回去吧,考核结束了,为师这一尊分身已经快要消散,等之后,为师有事情让你去办。”

“恭送师尊。”

婠婠抱拳一拜。

再一抬头,祝玉妍已经’没了‘。

“嗯,果然是分身么?看来这个幻觉也没那般惊人。”

······

祝玉妍专属的密室之中,她踉跄而入,随意扯了一件衣物披在身上,遮住自己暴露的身躯,接着,却是一张口,再度喷出数口黑血!气息都瞬间萎靡不振了。

“好···好强!”

“她,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难不成是生吞了邪帝舍利不成?!”

祝玉妍当然知道这不可能,但这一切都太离奇了,婠婠的实力怎么可能这么强?

除了邪帝舍利,祝玉妍想不出其他可能,纵然再匪夷所思···

“嗯?”

“似乎还有一种可能,那便是传说中的战神殿、战神图录!”

“可这,比邪帝舍利还要不可思议。”

祝玉妍震惊的厉害。

“罢了,无论如何,先疗伤再说其他。”

“否则,我若是久久不出去,只怕婠婠难免会怀疑。”

毕竟自己可是说了,分身消散,本尊很快会去找她吩咐一些事情,如果久久不现身,这不就有问题了么?

想到这里,她有些肉疼,从一旁的柜子上取下一瓶丹药,倒出一颗。

“···”

“这疗伤圣药,我已经只剩下三颗。”

“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肉疼,难受!!!

忒难受了啊!

一口吞下之余,祝玉妍苦笑连连。

“恐怕我是唯一一个考核自己徒弟,结果却被徒弟打成重伤,还需要服疗伤圣药的人吧?”

“···”

这特么找谁说理去?

简直是匪夷所思!

······

交手之地。

祝玉妍走了,婠婠却还没走。

不是在这里等祝玉妍,而是觉得奇怪!

“幻觉吗?”

看着周围被自己破坏的‘地形’,她满脸迷茫。

以自己的实力,可以破坏地形,但绝对破坏不到这种程度,这里现在别说是废墟了,直接是‘犁地三尺’啊!!!

泥土都飞得不知道哪儿去了。

还有这大坑!

看起来像是被自己用音波功给轰出来的,自己的正常水准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不可能将地形破坏成这样才对,所以,果然是幻觉吗?

直到···

刷刷刷!

数道身影迅速冲来。

从服装上,婠婠认出了她们。

阴葵派负责处理内部事务的人,可以看作执法队。

只是,她们此刻全都面色凝重,在赶到这里,瞧见婠婠和此地场景后,更是脸色大变。

“圣女!”

她们纷纷行礼,而后焦急道:“圣女您比我们来的更快,可曾看见是哪个贼人将此地破坏成了这幅模样?”

“可是大胆鼠辈闯强闯我派?”

婠婠:“···”

“是方才我与师尊切磋造成,不用紧张。”

“啊?!”

“切···切磋?!”

她们傻眼儿。

甚至想说,我们读的书少,你别骗我们!

切磋能搞成这样???

你们咋切磋的啊你们?!咋地,犁地吗?

婠婠本想说完便走,但见她们的表情,再回想到今天所经历的一切,却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感觉很多地方都有些‘刻意’,好似自己强行圆回来的一样。

但是,问题出在哪里呢?

她想不明白,不由眉头紧皱。

“等等!”

婠婠突然反应过来,深吸一口气,目光锐利的看向众人:“你们能看到此地被破坏了许多?”

执法队众人:“···???”

尽皆懵逼。

婠婠一句话,给他们所有人都整的不自信了。

这啥情况啊这?

看不到?

我们又不是瞎子???

不,这特么就算是瞎子都能感受得到啊,这泥土的味道!何况走上去踩一脚不就知道了么?

“这个,回圣女的话,自然是能看

恶汉眼里的小桃花若欢 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见的。”

“那你们说说,此地破坏成什么样了?”

执法队众人:“···”

到底啥情况啊这?

圣女得失心疯了?

她们此刻郁闷的很,却也不敢说,只能老老实实的描述此地被破坏的情况。

一来二去。

婠婠一边听,一边与自己看到的景象做对比,结果却发现,跟自己看到的一模一样!

啥意思???

不是幻觉?

还是说,这些执法度弟子也是自己产生的幻觉,目的就是心魔为了让自己彻底相信所谓的聊天群、红包,并让自己沉沦其中???

大概是了!

“好胆!”

婠婠呵斥一生,瞬间动手,她要确认,眼前这些人,到底是真的,还是自己所产生的错觉?!

不过,她也留了个心眼,未曾动用全力,只是随手一击。

然后···

“圣女手下留情啊!”

彭!

噗!!!

温热的鲜血喷洒,婠婠脸上都是!

哪怕她留手,那些执法弟子也是被打到大口喷血···

而这温热,与真实的触感,让婠婠彻底回过神来。

“这、这???”

她震惊无比:“这种感觉,竟然是真的?!”

“这怎么可能!?”

喜欢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