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想要吗 做作业play朝俞

  • A+
所属分类:牡蛎

玉皇大帝想要将自己的手抽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

方也许的掌心就跟有吸力似的,将他的手死死的吸住。

这感觉何其熟悉,方也许当时套路他强行和他结契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

简直一模一样到让他崩溃。

玉皇大帝的表情在这一刻仿佛带上了痛苦面具,不管不顾的猛甩手,他已经没有旁的念头了,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将方也许的手给甩掉。

只可惜,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这样的感觉更不是第一次了。

方也许的掌心就像是有吸力的吸盘一般,紧紧的吸住他的手,半点没有能让他挣脱开的意思。

同时,又是一个契约之盘浮现在二人面前。

玉皇大帝能看到的,只有这个盘,方也许却可以听到系统的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上古誓言契约缔结完成,”

方也许鲜少有听着系统提示音觉得自己通体舒畅的时候,此时,方也许简直觉得系统提示音就是天籁之音。

兴奋之余,方也许对着玉皇大帝春风得意的抛了个媚眼。

手一抖,玉皇大帝的手被他嫌弃的甩在一边。

玉皇大帝搓着自己的手掌心。

表情更是嫌弃的跟什么似的。

什么身为三界至尊的包袱,什么身为玉皇大帝的威严,他已经全然顾不得了。

那副嘴脸,简直和被踩了尾巴的猫没什么分别。

“你他娘的又算计我。”

瞧瞧,连粗口都爆上了,一开口又是国粹。

只不过方也许都已经是老油条了。

他会害怕这区区两句国粹?

明显就是没可能的事情。

方也许不但不怕,反而还嬉皮笑脸的对着玉皇大帝挥挥手。

“哎呀,话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嘛,什么就叫算计?我什么时候算计过你,都是兄弟!”

玉皇大帝被方也许气的简直连五官都要移位了。

肉眼可见,玉皇大帝捏着自己的手,就像被人糟蹋了的良家妇女一般,他浑身都在哆嗦!

就连在说话的时候,嘴唇子都在抖!

“你他娘的还好意思说?你不算计我,我能和你做兄弟?你不算计我,我那个世世代代累积的宝库能被一次性掏空?你不算计我,这个什么鬼誓言契约是什么东西!”

玉皇大帝就差没在原地打转了。

盯着方也许的眼神更是!

杀心大起!

方也许自己也是很佩服自己的勇气了,在

小东西+想要吗 做作业play朝俞

玉皇大帝明显充满杀意的目光中,他居然还能面不改色的开口。

啧啧啧,这人是谁,这一往无前的勇气。

连他自己都佩服。

方也许不仅敢说话,还敢嘚瑟的伸出右手食指在玉皇大帝的面前得意的晃了晃。

“都说了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你咋还越说越难听了呢。我那叫套路,不叫算计,再说了,和我结为兄弟,你吃亏了吗?你明显就没吃亏啊,你好好想想,要不是和我拜把子成为兄弟,你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为突飞猛进?”

玉皇大帝的五官明显已经开始朝着它们不该在的地方移位了。

方也许却还在喋喋不休的继续说。

“做人嘛,啊不,做神嘛,怎么也得稍稍有点格局,你不能光想着自己失去了什么,你也要想想自己得到了什么。”

方也许一边说,一边还做出那个节节攀升的手势。

方也许做这种动作是想让自己的表述更生动形象一些,更便利于玉皇大帝的理解。

然,他如此接地气的表演落到玉皇大帝眼里,就变成了赤裸裸的挑衅!

玉皇大帝激动的情绪,逐渐的变的平静下来。

就在方也许以为玉皇大帝已经将他接地气的解释听进去了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一点和和谐二字格格不入的声音。

那声音类似于谁在捏自己手指关节的声音。

方也许的视线缓缓朝着玉皇大帝的手的位置看过去。

果不其然,这声音就是从玉皇大帝的手关节发出来的。

方也许顿觉这势头不妙。

玉皇大帝的目光这会已经开始左右摇摆了。

他在寻找。

寻找看周围有没有旁观者。

还好,一来是他这两天心情不好,二来是他在方也许手里吃亏都已经吃怕了。

生怕自己身边的人亲眼看到方也许是怎么坑他的,传出去有损他这个天界之主的颜面,所以在见方也许之前,他已经将周围的人全部支开了。

此时,四下无人。

玉皇大帝的目光扫描完四周之后好像突然之间想明白了点什么。

周围连个目的证人都没有,此时不揍方也许更待何时!

玉皇大帝的五官突然之间就不扭曲了。

目光盯着方也许猛地狞笑一声!

方也许顿时有种自己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求生欲让他本能的后退两步,同时伸出双手示意玉皇大帝稍安勿躁。

“别别别,都是兄弟,咱有话好好说。你看咱们两个都是绑定在一起的,你揍我你也会受伤,那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真的没必要,你说是不是?好兄弟就应该相亲相爱的嘛!”

玉皇大帝又是一声狞笑。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你想多了!”

话毕,玉皇大帝猛地朝着方也许扑来。

方也许迅速闪躲。

两个人在结契的契约捆绑下,实力不相上下,所以即便玉皇大帝已经拼尽全力,却依旧连方也许的一片衣角都摸不到。

方也许在玉皇大帝的手下跑的游刃有余。

两个人一追一跑,完全还原了童年时期那个叫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好在凌霄宝殿的空间足够大,这样追赶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局促的感觉。

不过在这偌大的空间里跑来跑去的,没一会方也许也累了。

于是,为了省力一点。

方也许找到一个躲避玉皇大帝的好办法。

凌霄宝殿的两边有八根撑着天花板的盘龙柱。

方也许毫不犹豫的开始环柱走。

一边走一边嘴巴还不闲着。

“我跟你说,咱们最好还是有话好好说,契约都已经结了,兄弟也拜了,按你们神仙常说的说法,这就叫因果,是机缘,你命中注定有我这么一劫,挣扎也无用,揍我一顿更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喜欢三界代理神请大

小东西+想要吗 做作业play朝俞

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