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时老板解开我胸罩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 A+
所属分类:牡蛎

足利义辉死了,足利将军家怎么样了?京都幕府怎么样了?近幾斯波领怎么样了?

义银在关东,拿着她给的御剑耀武扬威,充着大尾巴狼,她自己反倒在京都被三好家偷了家。

有没有搞错啊!

短暂的伤感之后理智回归,义银顿时懵了,他苦心谋划的战略构想都随着足利义辉的死亡而崩塌。

足利义辉死了,幕府必然要经历一场大洗牌,身处山城国南部的近幾斯波领,不可能置身事外。

义银在关东开拓基业,所有的名分与势力,都建立在足利义辉给予的御剑重开关东侍所之上。

斯波家复兴才二年功夫,近幾斯波领立足未稳,他就来到关东。关东攻略更是刚开了个头,根基浅薄。

这时候,义银很需要来自河内源氏嫡流的名分加持。足利义辉的御台所这个招牌,实在太好用了。

他忽然有一阵深深的失落感,总有那么几个人,失去才知道她有多么重要。

随着足利义辉的战死,义银所有的战略规划瞬间崩溃,千头万绪涌上心头,最后化为一个问号。

怎么办?我以后该怎么办?

一旁的上杉辉虎却是另一番感受,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向石田三成身后的直江兼续。

直江兼续见主君投来询问的目光,鞠躬说道。

“三好大逆一事千真万确,第一个传讯的是斯波家明智光秀大人。

消息刚才抵达直江津之时,我们也不敢相信。三好家竟敢弑君,太过骇人听闻。

但之后,堺港的高田阳乃大人,近幾斯波领的尼子胜久大人,前田利益大人都发来急信。

甚至北近江浅井长政殿下,敦贺郡的朝仓景纪大人,也传来警讯,我们才认定此事确凿无误。

大熊朝秀大人与直江景纲大人认为事关重大,命令我和石田三成大人放下手中所有事务,快马加鞭赶来小田原城,向两位主君禀告。”

上杉辉虎越听越相信,足利义辉真的死了。她高兴得忍不住想要仰天长啸,真是天助我也!

足利义辉被杀,斯波义银与她的婚配之事当然就此终止,再无一男两嫁,僭越君上的道义隐患。

关东攻略顺利,越后大军一路打到小田原城之下,只要降伏北条家,关东大势可定。

迎来事业爱情双丰收的上杉辉虎,几乎按耐不住狂喜。要不是最后一点理智警告自己不能笑,她此时都要载歌载舞起来。

足利义辉是幕府将军,自己的关东管领是她第一个承认的,斯波义银又是她未过门的丈夫。

深受将军恩泽的上杉辉虎,她这时候绝对不能露出一丝窃喜,否则就是禽兽不如的畜牲。

前有知遇恩,旁有未亡人,她怎么可以笑呢?除非忍不住。上杉辉虎终于忍不住嘿出一声,赶紧用一阵剧烈的咳嗽来遮掩。

这一阵咳嗽声,也惊醒了正在思考问题的斯波义银。他茫然看向身边一脸古怪的上杉辉虎,猛地醒悟过来,寒意自尾椎骨冲上头颅。

天哪,没有了足利义辉这个借口,义银发现自己再没有充足的理由拒绝上杉辉虎的爱意,这次真要出大事了!

他面色铁青,冷冷吐出一句。

“回去,回去说话。”

义银掉头就走,让上杉辉虎好一阵尴尬。

她面上发烧,觉得自己真不是人,这时候怎么可以笑出声来,还是在斯波义银面前。

他刚刚死了未婚妻,自己小人得志的模样真是丑陋不堪,一时无地自容。

上杉辉虎干咳两声,强装镇定对石田三成与直江兼续说道。

“走吧,回去说。”

一行人无声踏雪回营,皆感叹世事无常,乱世之中尊贵如足利将军,都难免遭遇不幸。

漫天鹅毛四方飞,银装素裹似奔丧,长夜大雪述命运,刹那天地换人间。

———

小田原城内居馆,北条氏康身处静室之中。

只有在无人的时候,她才敢露出自己的疲惫。外间看来威武不屈的相模雌狮,只是她鼓舞人心士气的伪装。

形势远比想象的更严峻,虽然利用外部强烈的威胁,暂时压住了北条家内部的矛盾,一致对外。

但随着双方力量的迅速失衡,北条家面对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十万大军在相模国的北条核心领地上肆虐,这是什么概念?双方在佐野领展开决战的总兵力,都没有超过三万战兵。

虽然十万关东联军的水分很大,大多是辅兵。但此时的北条家也是精锐尽失,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依靠守城苦苦支撑。

冬季大雪总算被北条氏康盼来,可形势依然没有好转,只是减缓恶化的速度而已。

关东大旱,粮食歉收。

这次响应上杉辉虎号召,前来相模国参战的关东武家,其实大多是在自己领地吃不饱饭,借以大义之名掠夺北条家领地,就粮于敌。

大义,多少罪恶假汝之名。

北条氏康不觉得关东联军能攻破小田原城,能通过糟践领地崩溃北条家的人心。烧杀抢掠只会增加仇恨,让北条家内部更加团结。

她害怕的,是北条家持续不断的失血。

越后一方与北条家的战场,已经从上野武藏一带的缓冲区,杀到相模国的小田原城下。一场围城不难解,但之后呢?

越后国内的冬耕春耕不受影响,夏收秋收之时,北条家也不可能绝地反扑,打过越后山脉侵入越后国。

当双方的较量,始终在北条家的领地上翻来覆去。长此以往,实力削弱凋零,北条家又能撑多久?

关东武家心向越后,越后的实力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强。而北条家一次次被入侵,人心会麻木,士气会低落,最后走向瓦解。

北条家中大多数人,担心的是眼前的十万大军围城。而北条氏康深谋远虑,更加绝望于未来。

她需要一场大胜,类似越后大军在佐野领获取的那种淋漓尽致之胜利,来彻底扭转颓势。

而此时的北条氏康,看不到一丝反扑的机会。她叹了口气,怀念起北条武田今川三家联盟的盛况。

若是三家联盟还在,武田家和今川家都会出兵来救。上杉辉虎又有什么胆子常驻小田原城下,耀武扬威。

北条家战略优势的崩溃,都源于那个男人,斯波义银。

是他,在川中岛合战后,与武田晴信达成了妥协,使得武田家掉头南下,攻入骏河国,撕毁三家盟约。

是他,为上杉辉虎梳理越后内部,一手镇压一手利诱,把越后武家集团收拾得服服帖帖,拧成了一根绳。

是他,搞出北陆道商路,让北陆道替代动荡的东海道,成为关东关西的主要物流路线,用商利团结北陆道,让越后从越中泥潭脱身。

最后,还是他搞出板甲姬武士,在佐野领的平原上,以关东侍所的重装兵团击溃北条精锐,把北条家彻底拉入无底深渊。

北条氏康发现自己犯得最大的错误,就是小看了这位来自近幾的御台所。是她轻视这个男人的存在,才导致局势的失控。

要不是斯波义银的运筹,上杉辉虎的势力绝不会膨胀到令人绝望,无法抗衡的地步。

从他来到关东的那一刻,上杉辉虎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上杉辉虎。

这位越后之主摆脱了内部的纠纷,摆平了越中的泥潭,与武田家达成妥协。最后,越后大军南下关东平原,一战击溃北条大军。

北条氏康越想越绝望,她发现未来的一切已然脱离自己的掌控范畴。不论怎么努力弥补,都无法阻止局势恶化。

除非。。除非斯波义银与上杉辉虎闹翻,越后双头政治出现动荡崩溃的重大政治危机,否则北条家不会再有翻盘的机会。

门外的雪越来越大,狂风卷着雪花往纸门上狠狠碰撞,呼啸声不绝于耳。北条氏康左思右想不得出路,黯然闭上了双目。

难道,北条家注定要亡在我的手里?北条三代励精图治,开拓关东的霸业,就将在此谢幕?

北条氏康老泪纵横,无声呐喊。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

正当北条氏康躲在室中暗自垂泪,为北条家无法逃避的厄运而唉声叹气,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她冷静得抹去脸上的泪痕,深深呼吸平复自己的心境。不论心中如何绝望,她还是北条家的主心骨,不能让外人看见自己的颓废。

在她做好心理准备的一瞬间,拉门被恭敬得敲击了几下。

“怎么回事?我说过要静思片刻,无事不得打搅。”

门外传来北条氏政急促的声音,说道。

“母亲大人,我有要事禀告。”

北条氏康心中一凛。

北条氏政正在城中布置防务,她匆匆敢来,难道是守城之事出了问题?

“进来吧。”

“嗨!”

拉门打开得太快太大,门外的风雪率先冲了进来,将几盏烛火与屋中央的火盆瞬间熄灭,寒风扑面让北条氏康一时睁不开眼。

北条氏政心情焦躁,忍不住骂道。

“八格牙路!你们这些混蛋会不会做事!”

门外的侍男们伏地磕头,惊恐得看着暴跳如雷的现任家督,恳求原谅。

北条氏康喝道。

“吵什么!不是说有要事吗?赶紧进来说话!”

北条氏政眼角一抽,指了指跪地不起的侍男们,骂道。

“滚开!”

她进屋之后拉上门,想用火石点燃盆火,颤抖的双手几次没有成功。好不容易点上火,她想再去点亮烛火,却被北条氏康一把抓住。

北条氏康将女儿按回榻榻米,面对面贴得很近。火盆的炭火炸起几个火星,把她的衣袖烧穿一个小洞。

两人的面孔随着火光阴影,忽明忽暗。北条氏康紧紧盯着自己的女儿,感受到她难以自抑的颤抖,

洗澡时老板解开我胸罩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冷冷问道。

“到底出了什么事?”

北条氏政干巴巴咀嚼几下,咽了口唾沫,吐出六个字。

“三好大逆弑君。”

北条氏康的瞳孔瞬间收缩,连同她的心脏也承受不了这个爆炸般的消息,只觉得胸口一疼,直愣愣往前扑倒。

北条氏政大惊失色,赶紧扶住她,喊道。

“母亲!母亲您怎么了!”

“闭嘴!”

北条氏康脑中嗡嗡作响,心口绞痛

洗澡时老板解开我胸罩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面色狰狞对女儿骂道。

“不要大呼小叫,冷静!”

她急促得呼吸,头上渗出无数冷汗,北条氏政小心将她扶回原位,紧张看着她。

北条氏康不能出事,她是北条家的主心骨。在此危难之际,她如果倒下,北条家真会分崩离析,彻底完蛋。

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北条氏康忍痛说道。

“给我热水。”

北条氏政从火盆上的吊锅中取出水来,用茶杯双手奉到母亲的面前。

北条氏康颤巍巍接过水杯,轻轻咪了一口。热水下肚,她的头脑也随之重新运转起来,问道。

“说,到底怎么回事?”

北条氏政低声说道。

“您知道走东海道商路的商队,今年被北陆道那伙人用商战打得满地找牙,大多改投北陆道商路了。

但总有几家商人把对方得罪太深,不得不继续走东海道,与我们合作。”

北条氏康缓缓点头。

在北陆道商路崛起之前,东海道商路是关东关西的主要商业物流通道。

骏河国骏府城的地位就相当于越后果直江津,是东海道的交通枢纽,以及关东关西的分销市场。

早期的北条家是借助今川家帮衬拿下了伊豆国,用伊豆的金矿在骏府城换取关东扩张的军需物资。

北条家与东海道的商队就此建立联系,她家本就是来自京都的伊势分家,当然懂得利用商业获利。

北条氏政继续说道。

“我家商奉行入冬之前,去往堺港联络商队,探讨明年的商务。她还未走到近幾,在伊势国一带就得到了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

三好三人众上洛,强攻二条城,足利将军战死当场,近幾的幕府内外已经乱成一团。

商奉行反复确认了这个消息真实性,不敢耽搁时间,直接从伊势国上船回归本家。

她赶在冬天封港之前,回到了伊豆国,然后马不停蹄往小田原城赶,今天刚才登陆向我禀告此事。”

北条氏康仔细思索推敲,又询问了几句。在判定消息真实无误之后,她长长吁出一口气。

北条家,有救了。

喜欢不一样的日本战国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