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爸爸的几几好好吃 娇妻系列交换200篇

  • A+
所属分类:牡蛎

  夜魅片刻一愣,本能地翻身下地,几乎是同一时间,玄气打在墙上,把墙壁打出了一个洞。

  见夜魅竟然能躲过自己一掌,雪雁被彻底激怒了。

  轩灵大陆的每一个国家都尚武,尤其是名门贵族子弟,都在修炼玄气。

  安国侯府的六小姐,之所以能被皇帝封为郡主,就是因为她玄气修炼得极其好,甚至能打败国手。

  雪雁因为被六小姐疼爱,所以也学着修炼了玄气,在侯府的下人中,从没有人能躲过她的掌风。

  如今这个在她嘴里不过是个“下贱胚子”的废物,居然轻而易举地躲了过去,这简直就是对她的侮辱。

  下意识地掌风再起,雪雁抬手向着夜魅劈去。

  夜魅反应迅敏,从地上跳起,几步跳到愣着的阮氏身边,又躲过了一劫。

  雪雁见自己再次失利,小脸涨得通红,正要运气,房顶上的瓦片纷纷碎成了一小块一小块地往下掉,破落的小屋经不住雪雁掌风的力道,眼看就要塌了!

  “娘,快走!”

  夜魅奋力拉起早已经不知所措的阮氏,向屋外跑。她们前脚刚出了屋子,就听到“轰”得一声,小屋在她们身后塌了,夜魅和阮氏也一下子蹲坐在地上。

  良久,阮氏才出声:“哎呀,雪雁还在里面!”

  说着,阮氏就要冲进去救雪雁,夜魅坐在地上,一手撑着自己不倒下,一手抚在胸口,拼命喘气,喊道:“娘,等等!”

  这副身子太弱了,刚才的逃命,几乎耗尽了她的所有力气。

  “我们怎么有力气救雪雁?还是先去搬救兵吧!”夜魅不是心肠歹毒的人,但也看不得阮氏这样的“圣母”情怀。

  那雪雁也不是什么好鸟,若是阮氏去救了她,说不定还要被反咬一口。

  阮氏这才想过来,赶紧跑出去喊人。

  不一会儿,阮氏就带着几个家丁婆子赶来,等他们把雪雁挖出来的时候,雪雁已经没气了。

  随后赶来了一群男女,为首的小姑娘衣着华丽,应该就是之前提到过的六小姐。

  果然,夜婉从人群里冲了出来,看到雪雁灰头土脸的躺在地上,早已经断气,登时就抬脚踹向夜魅。

  夜魅没有防备,被这来自身后的一脚狠狠地踢到了一边,连着翻了几个滚,最后撞在墙上,才停下来。

  腥咸地血流从夜魅的嘴角边溢出,这一脚的力道里,满含了夜婉对夜魅的恨意,又怎能是纤弱的小女孩儿所能承受的!

  “魅儿!
老公的爸爸的几几好好吃 娇妻系列交换200篇

  阮氏惊呼着扑向夜魅,心疼地把她抱在怀里,仔细地给她抹去嘴角边的血迹。

  夜婉还要再上前,却被一个高大的男人身影挡住。

  “六小姐武艺精湛,怎得要和一个重伤的小姑娘过不去?”

  夜婉顿了一下,见是襄王慕容岄挡住了她,眼中的怒气稍稍减退,可嘴上仍然不依不饶:“是这个贱种害死了我最心爱的侍女,怎得不能让她偿命!”

  “婉儿,休得胡言!”为首的安国侯爷天云终于出声。

  夜天云恭敬地向慕容岄致歉:“襄王爷请息怒,小女年幼无知,臣定当好生教导。”

  “嗯。”慕容岄清了清嗓子,又斜睨了一眼重伤的夜魅,用刚好只有夜天云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这原是侯爷家事,本王不应插言。但六小姐刚受皇恩封为郡主,若今日之事闹大了传了出去,只怕不仅侯爷脸上挂不住,就连皇上也是要被非议的,毕竟……”

  慕容岄没有把话说明,可夜天云已经明白了他要说什么。

  皇上亲封的郡主,骄纵跋扈,草菅人命,有违天德。这个名声若传出去皇上,必定会严加惩办!到时候,安国侯府可就成了全天下的笑柄了。

  “下人也是人,给那个小姑娘请个大夫吧。”

  夜魅抬头的时候,慕容岄只留给了她一个背影——一身白色长衫随风飘逸,同色的玉冠绾住了如墨的长发——夜魅的心里暗暗记住了那个称谓:襄王爷!

  一众人都送了慕容岄出去,小厮抬走了雪雁的尸体,小院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

  阮氏把夜魅紧紧搂在怀里,眼泪像是决堤一般的涌出。如果说曾经她们母女还算是有个庇身之所,今日得罪夜婉,她们可能就要流浪街头了。

  倘若侯爷真得动了怒,只怕她们娘俩儿连活命都难!

  想到这里,阮氏的眼泪流得更凶。夜魅晓得阮氏担心什么,可却不知道怎么安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又能给阮氏许下什么呢?

  两人各怀心事,都不言语。

  “阮娘子,这下你可闯了大祸了。管家爷叫我来召你们去前堂,听说侯爷发了好大的脾气,正要拿你们母女问罪呢!”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厮走了进来传话。

  阮氏一听,吓得一下白了脸色,整个身子都哆嗦了起来。

  “魅儿,这下咱们可真是闯祸了。等下见了侯爷,你什么都不要说,让娘来说!”

  “娘……”听到阮氏的话,夜魅的声音哽咽了。

  前世里,夜魅从来都不知道母爱是什么滋味。兴许是老天怜惜她,才让她穿越到这个异世,让她有了疼爱她的母亲。夜魅暗自发誓,她一定不会让阮氏再受到一丁点欺负,她会好好照顾阮氏,报答阮氏。

  夜魅和阮氏到了前堂,刚要进去,屋里就飞出了一只茶碗,正正好好地砸在了夜魅身前。

  接着就听到里面传来夜婉那尖锐的声音:“下贱胚子,怎得还想进来内堂吗?”

  话音刚落,管家就出来了,一见阮氏唯唯诺诺的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指了指刚才砸碎的瓷片,嫌恶道:“六小姐让你们在这里跪着回话!”

  阮氏不敢反抗,赶紧把夜魅拉在身后,自己就要往碎瓷片上跪去。

  夜魅一把拉住了阮氏,扬头挺胸,冲着管家说道:“本小姐上跪天地下跪父母高堂,想要我跪她,没门!”

  “你找死!”夜婉一个箭步从屋子里冲了出来,抬手就要向夜魅脸上掌掴。

  有了刚才的经验,夜魅连忙躲闪,却没想到阮氏一下子挡在了她的前面。

  夜婉的掌力重重地打了下去,阮氏的半边脸都肿了起来。夜魅见阮氏被夜婉打晕在地上,狠狠地瞪着夜婉,恨不得将她撕碎。

  夜婉再次扬手,却被夜天云喝住了。

  “好了,婉儿,不要再闹了!”

  “爹……”夜婉不服气地跺了跺脚,然后跑到夜天云身边,颤着嗓音撒娇:“爹……这个贱婢害死了女儿最心爱的侍女,就是打了女儿的脸,女儿一定要出了这口恶气!”

  夜天云皱了皱眉头,他一直重视夜婉的修炼进程,却疏忽了其他,只怕将来即便是嫁入王府,也是要吃亏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大夫人沈氏也开了口:“婉儿,还是听你爹的话,万事自有你爹给你做主。”

  见母亲也这样说,夜婉治好悻悻地站到一边,眼神里却充满了杀意。

  夜天云无奈的摇了摇头,向管家吩咐:“让她们进来吧!”

  管家亲自引着夜魅母女进到内堂。

  偌大的内堂里,夜天云和正室妻子沈氏端坐堂中,下首两边都是夜天云的子女,而各房姨娘则肃立站在孩子们的身后。

  夜天云一看到阮氏的脸,眉头皱的更深,吩咐管家带着阮氏先去上药。

  见阮氏暂时没有危险,夜魅才稍稍放心,无视夜婉和沈氏那几乎要杀死她的目光,礼数周到地在夜天云面前跪下:“女儿给父亲母亲叩头。”

  说罢,夜魅便以额触地,实实在在地给上首坐着的夜天云和沈氏叩了一个响头。

  “起来吧。”夜天云不咸不淡的开口,虽然如此,不过比起以前,他的态度已经好了很多。

  然而跪在地上的夜魅却依旧一动不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